供给侧改革背景下辽宁医药产业提升对策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以辽宁省医药产业为研究对象,分析、总结供给侧改革背景下辽宁医药产业存在的问题,并从提高研发能力、调整产业结构、促进产业集聚等方面提出提升辽宁医药产业相关对策。
  关键词:供给侧;医药产业;对策研究
   中图分类号:F062.9   文献识别码:A  文章编号:2096-3157(2019)14-0102-02
  一、引言
  2015年11月10日,习近平主席首提“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李克强总理在“十三五”《规划纲要》编制工作会议上提出从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发力,促使企业迈向高端。由此,供给侧改革成为当下我国经济政策的核心。
   供给侧改革在于提高供给产品质量,用改革的方法调整经济结构,实现经济稳步增长。而对于产业而言,供给侧调整更多侧重于提升创新实力,调整资源配置以提高产品质量,扩大有效供给。当下,“供需错位”已经成为我国各个行业发展的最大障碍。而辽宁作为振兴东北经济发展的核心省份,医药产业作为辽宁支柱产业,供给侧改革应成为促进产业发展的强大推力,因此,辽宁医药产业供给侧改革亟待全面深化和加速推进。近年来,辽宁医药产业发展迅速,但是在不断发展的同时也面临很多的问题,企业缺少创新能力导致产品技术含量太低,企业研发投入太少、研发能力差,缺少高端产品,企业规模小,实力弱。从地理位置来看,辽宁省拥有丰富的医药资源,但是资源分配不均使得各个医药企业发展严重失衡。由此,提高研发能力、调整产业结构、促进产业集聚对提升辽宁省医药产业有重要的意义。在此背景下,本文深入探讨辽宁医药产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提升辽宁医药产业相关对策和建议。
  二、供给侧改革背景下辽宁医药产业存在的问题
  1.研发投入不足,缺少创新能力
   对于医药产业而言,研发能力是其保持市场竞争力与可持续经营发展的基础。从国外的研发資金投入状况看,国外大型医药公司的新药研制投入占销售利润的15%左右,我国医药企业的研发投入一般不超过3%。而辽宁省的研发资金投入远低于国内平均水平,2016年辽宁省医药制造业新产品开发经费支出为47789万元,仅是排名第一的省份的5.6%,与国内其他医药强省差距甚远,研发资金的短缺导致辽宁省医药产业研发能力成为产业发展的重要短板。此外,全省大部分的研发经费来源于企业内部,融资渠道单一。受到研发资金的限制,省内多数医药企业缺少自主创新能力,中小型医药企业便采取低价格、高产量的策略抢占市场,重生产而轻研发,使其发展陷入恶性循环,同时阻碍其他医药企业的自主创新发展。
  2.产学研模式尚不成熟,缺少研发人员
  产学研结合即产业、学校、科研机构相互配合,发挥各自优势,形成先进的一体化系统并在运行过程中发挥其综合优势。近年来,产学研模式在辽宁省医药产业中迅速发展,但产学研体系尚不成熟,没有形成良好的产学研合作环境,产品研发效率低下,成果转化能力弱。虽然省内高校众多,但是重点医药高校较少,高校与企业的联系不密切,无法形成良好的产学研氛围。医药产业由于其高技术性的特点,就决定了其从传统研究到产业化再到商业化的过程缺一不可。而辽宁省高校与企业在缺少联动的状况下,导致高校到企业人才转化率低。加之近几年人才流失严重、老一辈研发人员的退休,更使得医药产业研发人员出现巨大空缺。
  3.产业结构不合理,资源分配不均
  合理的产业结构是医药企业长期健康发展的根本,而辽宁省医药产业存在产业结构不合理和产业延伸度不足的问题。辽宁医药产业结构主要以化学制药产业、生物制药产业、中药产业和医疗器械产业为主。其中化学制药产业占医药行业比重最大约65%,而中药产业的平均资产却不足生物制药产业的1/4,主营业务收入不足化药产业的1/6,整体产业结构极为失衡,而在资源分配方面,辽宁省却是有名的中药产地,中药材资源十分丰富,根据第三次全国中药资源普查,辽宁省有中药资源370科1679种,中药材的自然储量高达6万吨。但是省内医药企业却以生产化学原料药为主,具有巨大发展前景的现代中药比重少,没有充分发挥地方资源优势,开发程度低。
  4.企业规模小,实力弱
  辽宁省医药企业规模整体呈现“小、散、乱”的特征。2015年辽宁省医药制造业企业数量216家,入围2015年医药工业500强企业仅有两家分别是沈阳三生制药有限责任公司和东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分别位列85名和98名,由此可见,辽宁省医药企业整体实力较弱,缺少龙头企业的带动作用。尽管省内已有百余家企业通过了GMP认证,但是其余多数企业规模小、生产条件差、管理水平低,且分布散乱,无法取得规模效益。
  三、供给侧改革背景下辽宁医药产业提升对策
  1.加大资金投入,提高研发能力
  加大研发资金投入,促进自主创新。医药产业具有高投入、高风险、高收入的特性,研发资金的投入则是产业研发能力的根本保证,也是医药产业能够可持续发展的源动力。研发资金投入问题,应该从企业和政府两方面解决。从企业角度,医药企业应建立医药研发专项基金和专门的研发机构,以增加研发资金投入比例,打破以往资金分配的旧模式,探索以创新基金为主导的新模式。从政府角度,政府应建立医药行业创新专项基金,按照企业研发投入的一定比例给予补助,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引导企业加大自身研发投入。对于融资渠道单一这一问题,政府应减轻对医药企业融资渠道的限制,拓宽企业融资渠道,建立健全多元化融资体系。
  2.完善产学研体系,加大人才培养力度
  建立健全产学研体系,是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的必经之路。就辽宁省而言,省内拥有中国医科大学、辽宁中医药大学等重点医药高校和多所研究机构,医药企业应与其密切联系,构建产学研合作平台,将高校和研究机构的科研实力、高技术人才和企业本身的经济实力相结合,激发企业创新活力,提高创新成果的转化效率。此外,在产学研合作平台的基础上,建立产学研信息交流平台,解决产学研体系中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实现医药信息资源共享。在企业、高校和研究机构的联动作用下,强化校企合作,建立高校人才输送企业的“绿色通道”。此外,企业定期组织员工开展培训,进入高校、科研机构进行学习,建立有效的考核机制,对成绩优异者予以奖励,建立健全员工培训体系。   3.调整产业结构,推进产业升级
  化学制药产业是辽宁省传统的优势产业。目前,辽宁省化学药品占销售额70%以上,但是多以低附加值、低利润、高污染的仿制药为主,高端产品比例低。一方面,医药企业应该采取仿创结合的经营策略,以仿制药为基础,加快新药研发速度,逐步实现从仿制药到创新药的转变。另一方面,企业应重视市场需求的变化,准确把握产品定位,努力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产品。辽宁省中药材资源丰富,盛产众多药材,比如人参、细辛、五味子等。辽宁省应充分利用良好的自然资源和地理优势,建立现代化中药材种植基地,改进加工工艺,提高中药材利用率。此外,辽宁省应对各大中药生产基地实施GAP管理原则,规范药材种植工艺,严格把控药材质量,实现中药材从以价取胜到以质取胜的转变。生物制药的核心在于技术水平,同时其盈利能力极高。因此,省内医药企业应与研究机构、高校进行密切合作,形成一体化的产学研体系,辅以引进国外高端技术,增加生物制药的研发能力。从整体上平衡产业结构,合理利用产业资源,推进产业创新升级。
  4.促进产业集聚,实现规模效益
  遼宁省医药企业规模有“小、乱、散”的特点,医药企业力量分散,无法取得规模效益。为此,辽宁省应根据区域特点整体规划,打造以沈阳、本溪、大连为首的特色医药产业集聚区:首先,沈阳市作为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核心城市,工业发达,应建立以沈阳市为中心的化学制药企业集聚区。其次,本溪市被誉为“药都”,中药资源丰富,建立以本溪市为中心的中药企业集聚区。最后,大连市为省内最发达的城市,应建立以大连市为中心的生物制药企业集聚区。集聚区资金、技术、人才高度集中,骨干企业牵头,中小企业共享资源,以迅速获得规模效益。
  参考文献:
  [1]庞立君.吉林省医药产业竞争力评价研究[D].吉林大学,2009.
  [2]刘源.吉林省医药制造业竞争力评价研究[D].吉林大学,2015.
  [3]朱民田,张思文,徐为群.供给侧改革背景下辽宁省医药制造业产业创新升级之研究[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8,20(02):18~20.
  [4]张意龙.尽快提升医药产业竞争力[J].医药世界,2002,(02):40~42.
  [5]360百科.产学研用[EB/OL].2019-4-1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6284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