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电影《嘉年华》的叙事风格

作者:未知

  摘要:《嘉年华》叙述了一起少女性侵案件及之后家庭与社会的反应。其冷静克制的叙事策略、真实沉郁的叙事镜头和丰富多元的象征隐喻等叙事元素都为观众的思考提供了切入点。本文将分析《嘉年华》模糊少女性侵案件中的施暴场面,运用了情节留白的叙事策略,多元展现的镜头语言与大量具有象征意义的叙事元素,以此来探究导演的电影叙事风格和用影像引发观众对性侵案件、女性身份地位更广阔社会思考的期望。
  关键词:《嘉年华》;叙事策略;镜头语言;象征隐喻
  前言
  《嘉年华》由文晏执导,讲述的是两名少女小文和小新在被刘会长性侵后,她们周围的父母、老师、医生与警察等不断地给她们带来二次伤害的事件,以及目睹这一事件整个过程的酒店打工少女小米从沉默到后来交出证据、逃离的一系列变化。导演冷静克制的叙述策略与大量象征隐喻性的视觉符号都增加了影片叙事的艺术张力,传达着导演的思考。
  一、冷静克制的叙事策略
  《嘉年华》的叙事十分简洁而克制,带有一种冷静的疏离感。在情节上,影片一开头就直接简洁地记录了性侵案件,从汽车驶进酒店院子,刘会长登记入住,开了两个房间。后来刘会长进入女孩的房间,画面就直接到了第二天早晨,两个女孩醒来,衣衫凌乱,到隔壁一听发现早已没有人。镜头再一切,两个女孩在教室外面罚站,老师训斥,顽皮的男同学偷拍并发照片传到班群里。小文与男同学争执,被推倒在地露出大腿内侧的淤伤。父母带两个孩子到医院检查身体,性侵事件暴露了。整个过程中没有刘会长性侵过程的镜头,但是观众都了然发生了什么。
  不同于同题材的韩国电影《熔炉》,《嘉年华》的导演刻意模糊了刘会长性侵两个女孩的镜头,冷静客观地诉诸结果,没有渲染大量性暴力的场面来煽动观众的情感,而是运用了一种极为克制含蓄的叙事手法。正如《嘉年华》导演自己在采访中所说的:“我想展示的不是性侵的暴力,而是这件事情发生之后社会的反应。”因此《嘉年华》叙事中避免了煽情,而是着重刻画事件发生后,孩子的父母和警察、医生、律师、酒店经理等社会上的人的表现,希望用他们给孩子们带来的二次伤害来引导观众去反思少女性侵案件。所以观众看完《熔炉》会流泪,而看完《嘉年华》更多的是唏嘘。
  “文晏审慎地使用情感,在克制与含蓄背后,文晏聚焦女性的个体体验,揭露出了社会残酷的真相,让观众清醒地審视与回味。”
  二、沉郁真实的叙事镜头
  “摆脱传统摄影的冰冷,摒弃斯坦尼康的平滑,选择手持、肩扛摄影机富有生命律动的摇晃与游移,通过把控画面运动与节奏,将一个呼吸吐纳俯仰可拾的主观视角引入叙事。”《嘉年华》中多使用长镜头和手持镜头。导演文晏大量地使用了长镜头,减少了在画面选择方面给观众造成的主观影响,利用镜头客观真实地展现了整个事件,让观众自行用视觉感官进行判断,而在这真实之中她也恰到好处地加入了手持镜头,酝酿着人物细腻的情感。比如在影片第44分55秒处,小文被母亲粗暴地剪去头发后离家出走投奔父亲,这里就有一段的长镜头,以摇镜头记录了小文来到父亲门前叫门未果只得离开的孤独与无助,后来小文走到了海边的梦露雕像旁,在暗色调的夜空中,导演在用长镜头真实地展现了小文行走的过程外,拍摄小文蹲在雕像旁时还有手持拍摄的轻微晃动感,让观众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仿佛就在一旁感受着小文的形影相吊。导演用镜头强调了记录的真实,同时在镜头语言的使用上通过酝酿人物情感更增强了叙事的效果。
  而影片中的镜头语言也为影片的叙事与导演女性意识的表达提供了另一种方向。在小文第一次妇科检查的医院走廊长镜头中,镜头聚焦在被打耳光后的小文痛苦的表情,画外音是母亲与小新父亲在争吵。这也使得展现小文心灵遭受创伤的主观女性视角沉郁又疏离。
  同时在整部影片的色调与光线的设置上,多使用冷色调和自然光,尽量避免在光线上给观众带来主观情感引导,更多的是保持了旁观者的疏离与客观。
  三、象征隐喻的叙事元素
  好莱坞女星玛丽莲·梦露一直以来都是性感、美丽的代名词,而影片更是将她的雕像作为成熟美丽的象征,同时也是被动的、被伤害的象征。导演娴熟地将梦露雕像作为一个象征物化与观赏女性的符号嵌入影片之中。
  雕像的第三次出现是在小米被老板辞退后心情烦闷来到梦露雕像下方,却发现在梦露的腿上脚上都被贴上了各式各样的小广告,她想要撕去,却不能做到。此时的梦露雕像隐喻着被伤害和侮辱的女性形象,这些小广告象征着商业资本对于女性的占据与伤害。这也与商会刘会长对于小文和小新的性侵现实相照应。小米想要撕下小广告也为她后来向律师提供关键性证据埋下了伏笔。
  雕像第四次出现是工人们在夜晚开始动工拆除梦露雕像,他们将梦露的脚割开,焊割内部狰狞的钢筋。这次对梦露雕像的彻底拆除,也与之前刘会长勾结无良警察与医生制造假证,并召开新闻发布会企图洗脱罪名相互动,表现在男权控制下的社会对女性的操控与摆布。梦露雕像最后消失在了夜空中,小文在离新闻发布会一墙之隔的检查室里独自啜泣,而小新甚至完全被父母与医生蒙在鼓里。这个社会给予女性的是性别与地位上的阴霾。
  梦露雕像最后一次出现在小米砸断具有象征束缚与桎梏的锁链后骑车逃跑的公路上。被男权社会控制的,曾经代表着物化女性符号的梦露雕像在渐行渐远的卡车上,而小米在其后伴随着快节奏的背景音乐骑车飞驰而过,摆脱了沦为暗娼的命运,奔向了未来。这两者的相遇也象征着女性意识的觉醒,不再作为一个任人摆布的符号。
  四、结语
  《嘉年华》中巧妙地使用了象征物化女性的梦露雕像作为贯穿全片的叙事元素与影片的情节形成互动,使影片被赋予了导演更多的思考。同时作为一部揭露社会现实的纪实电影,《嘉年华》以冷静客观的口吻诉说着整个事件与事件发生后社会的态度,既用丰富多元的镜头语言真实地展示,又克制含蓄地在情节处留白,略去性暴力的场面,不煽情,在余韵处引发观众的思考,思考公众应该如何看待,如何面对少女性侵案件。或许仅仅靠《嘉年华》一部电影并不能真正地救赎被伤害的那些孩子,打破男权社会下女性被物化与损害的坚冰,但是《嘉年华》相比于过去的社会现实题材的电影能够拥有女性觉醒并反抗的意识,同时作为性侵这样的敏感题材的电影能在院线上映已然是一种社会的进步。
  参考文献
  [1]曹保平.电影中的隐喻与象征[J].电影艺术,1987(5).
  [2]李岩.《嘉年华》:性别政治的符号互动 [J].当代电影,2017(12).
  [3]于帆.《嘉年华》:复杂世界的清澈呈现[J].电影艺术,2018(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6355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