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0~3岁少儿图书的出版机遇与出版策略

作者:未知

  摘要:儿童的早期教育决定着中国下一代的整体教育水平和人口素质,0~3岁的婴幼儿时期是儿童体智能发展的关键期,早教的核心在家庭。如何将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理念和少儿图书出版相结合,响应国家号召,开发符合0~3岁婴幼儿智力发育特点的早期教育类图书产品,将成为近几年出版工作者的主要任务之一。0~3岁少儿图书出版同时面临着机遇与挑战。
  关键词:0~3岁; 早期教育; 少儿出版
  一、0~3岁少儿图书的出版机遇
  (一)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政策的颁布
  2010年7月,国务院发布《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其中着重指出要“重视0至3岁婴幼儿教育”;2012年4月,教育部发布《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开展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试点工作有关事项的通知》,表明教育部已经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列入教育发展总体规划之中。
  (二)0~3岁少儿图书市场的需求增强
  当下,80、90后已经进入育龄阶段,他们自身大多接受高等教育,能够认识到早期教育的重要性。虽然2010年以来,我国一直在努力构建婴幼儿照护和早期教育服务体系,但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的核心依然是家庭。作为早教的重要工具之一,婴幼儿图书一直在稳步发展。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的开卷数据报告中显示:2017年少儿图书市场规模同比增长21.18%,2018年同比增长13.74%。其中针对0~3岁婴幼儿的低幼启蒙、绘本和卡片挂图三个类别,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不错过宝宝的每一个关键期”刺激了年轻家长们的购买力,为0~3岁少儿图书市场的带来了巨大的市场需求。
  二、0~3岁少儿图书的出版策略
  (一)0~3岁少儿图书必须尊重婴幼儿身心发育特点
  0~3岁婴幼儿时期是人的一生中发育最为迅速的时期。经研究表明,婴幼儿4岁时的大脑体积与成人的大脑体积基本相同,人脑皮层单位体积内的突触数目却可以达到成人的2倍。在这一时期,婴幼儿对于外界信息的接收能力非常强大,0~3岁婴幼儿的生长发育是以月龄计算的,那么这一时期的图书出版物就应该符合婴幼儿的月龄化特点。比如针对0~1岁的出版物要侧重于感知觉的发育特点;给2~3岁幼儿出版物则要偏重习惯、规则的建立;而对于2~3岁的幼儿则要更倾向于语言和社会交往方面的内容。只有尊重儿童科学的发展观,才能出版符合该年龄点婴幼儿阅读特点的图书。
  (二)读者对象以婴幼儿和家长并重
  0~3岁少儿图书的阅读主体不应该仅仅是婴幼儿,而是家长和婴幼儿。0~3岁少儿图书市曾引进过许多国外的优秀少儿图书或理念。比如大家都非常熟悉的视觉激发卡片。但是为什么要给0~6个月的婴幼儿看视觉激发卡片?要如何给婴幼儿使用视觉激发卡片?每天几次?每次几分钟?这些具有指导性的内容在很多图书产品中都是欠缺的。0~3岁少儿图书必须要有“说明书”。这里的“说明书”不仅仅是给家长的阅读指导,更是通过出版物传递给家长的科学的早教理念。
  (三)注重0~3岁少儿图书产品的创新性和趣味性
  0~3岁的婴幼儿经常对图书进行各种“破壞”——撕、扯、拉、咬、拆……一本新书可能分分钟就面临阵亡的危险。但实际上,这些行为是婴幼儿认识书的前奏,是阅读能力出现、发展、提高的基础,是正式阅读前的准备运动。婴幼儿把书当成玩具,尤其是1岁之前的感知觉的发育期,他们对图书有兴趣,想知道自己拉扯之后图书会发生什么结果。因此,出版工作者需要更加重视少儿图书的创新性和趣味性,比如撕不烂的布书、撕不烂的特种纸书、发声书、触摸书等,吸引宝宝的注意力,激发婴幼儿阅读的兴趣。
  (四)严把0~3岁少儿图书产品的质量安全关
  婴幼儿的身心安全最为重要,0~3岁的少儿图书产品势必要在安全性上严格把关。比如,去除边角设计,保护婴幼儿的眼睛和小手不会被书角划伤;坚持绿色印刷,提高图书印制质量。2012年3月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启动了“北京市绿色印刷工程”,这将对婴幼儿图书出版物的印刷质量监管起到了有效的推广作用;拒绝小颗粒部件。由于3岁之前的婴幼儿容易误食小颗粒物品,因此在0~3岁的少儿图书中应避免出现过小的拼图块、贴纸、珠子等可能导致风险的部件;对于0~3岁的少儿图书产品中配置的发声器、塑料部件等均要通过国家3C认证……
  三、结语
  俗话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婴幼儿早期教育对幼儿智力发育、习惯养成、未来人际关系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而婴幼儿图书产品作为家庭早期教育的重要手段在当下出版市场中面临着巨大的机遇与挑战。出版者应该做好出版策略,为每一个中国家庭贡献出科学的、系统的、有意的0~3岁少儿早期教育出版物,为构建婴幼儿照护和早期教育服务体系添砖加瓦。
  参考文献:
  [1]中商情报网:《2018年中国早教行业市场前景研究报告(全文)》http://www.askci.com/news/chanye/20181225/0956591139176.shtml
  [2]洪秀敏,陶鑫萌.改革开放40年我国0~3岁早期教育服务的政策与实践[J].学前教育研究,2019(2):3-11.
  [3]鲍秀兰.0~3岁儿童教育的重要性[J].实用儿科临床杂志,2003(4):243-244.
  [4]H.鲁道夫·谢弗(H.Rudolph Schaffer).儿童心理学[M].电子工业出版社,2016.
  [5]张佳音.0—3岁“宝贝启蒙”行动[J].办公室业务,2019(5):181-18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7311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