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国家大开放战略与宁波市开创对内对外开放新局面的思路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在国家大开放战略背景下,宁波如何在转型中推动开放型经济的高端化发展,构建“高质量发展”的现代化经济体系。本文分析宁波市对内对外开放的现状与问题,提出宁波市在这一新的历史时期开创开放新局面的思路与目标。
  [关键词]大开放战略;开放型经济;大开放思路
  [中图分类号]F129 [文献标识码]A
  全球范围内产业重组、要素转移、技术合作、人才流动趋势加快,国际产业转移继续深入推进,并呈现出产业链整体转移趋势。全球范围内经济开放格局客观上有利于宁波提升开放型经济的能级和层次。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发表的《开放共创繁荣 创新引领未来》的主旨演讲中,郑重宣誓新时代开启加强中国同世界交融发展新画卷的坚定信念和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因此,国家大开放战略的进一步升级将为宁波探索适合自身优势的开放新载体、新平台、新政策提供坚实基础。在国家自贸区战略机遇期,宁波进一步开创对内对外开放新局面,应树立“大开放”的理念,充分发挥港口、区位、交通、贸易、开放、市场等优势,依托区域性资源配置中心和国际贸易、国际航运、国际金融中心,准确定位、主动对接,在转型中推动开放型经济的高端化发展,构建“高质量发展”的现代化经济体系。
  1 宁波市对内对外开放的背景
  我国政府通过确立“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区、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等一系列重大战略,积极参与国际经济体系重构,国内开放战略新格局为宁波市借助港口经济优势,加快对外开放带来了历史性新机遇。
  1.1 国家对外开放战略升级
  面对日趋升级的国际经济领域的竞争优势,我国启动了新的对外开放战略,涉及开放的理念、制度、体制、政策等方面的深刻变化,主要体现为三大趋势。第一,由适应性开放转向引领性开放。我国在对外开放格局中增强主动性、影响力、话语权,在新一轮改革开放过程中,主动参与并引领国际投资贸易新体系的构建。第二,由业务层面开放转向制度层面开放。在新一轮的改革开放过程中,我国正在致力于经济体制、企业制度、管理制度等领域运行规则的变革,体现为制度性的开放。第三,由单向开放转向双向互动开放。未来中国发展要更加倚重于国内市场,可以预见,以统一市场建设来促进内需扩大和经济全球化,将是中国开放型经济体系的一项重新设计,是开放型经济的转型升级版。
  1.2 国家自贸区战略的影响及上海、浙江自贸试验区发展的带动效应
  中国未来扩大对外开放的应对策略,是以高水平的自由贸易区战略先试先行、积累经验。建设国家自由贸易试验区是党中央从国内外发展大势出发,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在新形势下推进改革开放的重大举措。宁波的经济发展基础扎实、对外开放程度高,地缘优势便于宁波借鉴先行的上海自贸试验区形成的“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不断争取和吸收自贸试验区的改革措施,建立完善、高效透明的市场体系。上海自贸区开放创新实践的复制推广、效应外溢,推动浙江自贸区的发展,宁波可率先受益;同时,宁波主动对接,在新一轮改革开放中明确方向、借鉴经验。
  1.3 “一带一路”全方位开放新格局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这是未来一段时期我国推动区域发展与区域合作方面的重大战略部署。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涵盖东南亚经济整合、东北亚经济整合,并最终融合在一起通向欧洲,形成欧亚大陆经济整合的大趋势。而21世纪丝绸之路战略则是从海上联通欧亚非三个大陸,最终可以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形成一个海上、陆地的闭环。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乃至欧亚大陆经济融合,这就是中国包容性发展战略,实现合作共赢是战略的中心思想,这也是中国最高国家战略的包容性体现。
  2 宁波市对内对外开放的现状与问题分析
  2.1 对内对外开放发展现状
  2.1.1 开放合作步伐加快。2018年6月举办第四届中国—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制定实施推进服务贸易发展相关政策。2017年宁波全市实现自营进出口总额1125.64亿美元,增长21.3%,其中自营出口738.2亿美元,增长14.3%。跨境电商交易额超过90亿美元。2016年宁波市引资规模再创历史新高,其中合同利用外资79.9亿美元,增长4.4%,实际利用外资45.13亿美元,增长6.6%。2017年,宁波市利用合同外资62.1亿美元,下降22.3%;实际外资40.3亿美元,下降10.7%。
  2.1.2 境外投资高速增长。宁波市对外投资核准中方投资额从2007年的1.46亿美元增至2017年的39.1亿美元,10年时间翻了近27倍。境外投资主要市场为亚洲地区,2017年全市对亚洲地区核准中方投资额27.56亿美元,占全市总额的70.5%。境外投资主要方式为项目增资并购。国内投资合作继续扩大。宁波市国内招商引资实际到位资金由2006年的120.1亿元增长到2017年首次突破千亿元,达到1040.7亿元,其中浙商回归实到资金825.6亿元,增长34.9%。
  2.1.3 战略平台加快布局。宁波“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获省政府批复。中国-中东欧“16+1”经贸合作示范区写入《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布达佩斯纲要》,海上丝路贸易指数正式发布并列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果。实施《宁波都市区开放发展和一体化发展行动方案》。积极参与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建设,加快构建多式联运物流服务体系。获批全国第二批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城市。
  2.2 对内对外开放的优势条件
  2.2.1 机场港口吞吐量巨大,交通网络发达。由于港口、机场和地理位置等优势,宁波初步形成了海港、空港开放,铁路、高速公路贯通的立体交通网络,使投资硬环境进一步改善,为宁波开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宁波舟山港2017年货物吞吐量10.1亿吨,成为全球首个十亿吨大港,连续九年位居全球第一。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2460.7万标箱,居世界第四、全国第三。   2.2.2 建立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发挥产业集聚效应。作为浙江省大宗商品交易“一个交易中心、两个交易平台、多个交易区、一批储运配送基地”的总体布局中的两大交易平台之一,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的发展,有助于发挥宁波港口资源优势,扩大物流能力;也是宁波克服资源瓶颈,优化产业结构,转变发展方式的战略性途径。
  2.2.3 海关特殊监管区类型齐全,“三区”基础设施建设成熟。宁波地区拥有宁波保税区、宁波出口加工区等我国所有的特殊区域类型,为进一步提升对外开放的层次和水平提供了一个特殊政策平台和业务拓展平台。
  2.2.4 “宁波帮”遍布世界各地。海外宁波籍人士众多,分布于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他们活跃在工商界和各个领域,特别是在航运、贸易、金融业中地位更是举足轻重。
  2.3 对内对外开放面临的瓶颈问题
  2.3.1 人力资源和创新能力相对不足。到2017年底,宁波人才总量达到219.6万人。纵向看,宁波人才数量增加和质量提升较快,但横向看,与上海、天津、杭州、苏州、深圳等城市相比,研究与开发(R&D)经费支出占地区GDP比值明显偏低,严重影响宁波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
  2.3.2 自然资源和环境约束强化。宁波是一个经济大市,但是一个资源小市,在经济增长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增长与资源的矛盾:经济扩张加剧土地、能源以及水的紧缺状况,又导致劳动力等生产资料价格不断上涨,而这又反过来制约经济的增长。与此同时,高增长带来高消耗,高消耗又带来高排放,引致巨大环保压力,制约了经济的发展。
  2.3.3 产业结构升级发展的路径依赖。块状经济是宁波发展的优势,但这个优势中却隐含着劣势。宁波的块状经济主要是制造业,宁波工业化进程中形成的块状经济,事实上遵循的是用无限扩大产能来追求绝对利润的赢利模式。这使得宁波发展长期依赖于制造业,或者说产业发展产生严重的路径依赖,导致宁波的区城产业结构升级调整困难。
  2.3.4 同类城市发展带来的竞争压力。对外开放政策优势陆续消失,上海自贸区、浙江自贸区和舟山海洋经济新区的设立,再加上國家政策友持重点开始向中西部地区转移,使宁波原有的开放优势弱化。此外,宁波现代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城市功能相对较弱,在与周边城市竞争中易造成人才和资源外流。
  资料来源:各市R&D经费支出占GDP比值来自各市《关于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摘要)》,其余数据来自各城市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3 宁波市新时期开创开放新局面的思路与目标
  3.1 总体思路
  在新的战略开放期,宁波进一步开创对内对外开放新局面,应树立“大开放”的理念,充分发挥港口、区位、交通、贸易、开放、市场等优势,依托区域性资源配置中心和国际贸易、国际航运、国际金融中心,准确定位,主动对接,在转型中推动开放型经济的高端化发展,构建“高质量发展”的现代化经济体系。特别是要以实现沿线国家的互联互通作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主要方向,全面推进宁波深度参与“一带一路”国家开放战略。
  开创开放新局面的思路要点:一要完善顶层设计,从全局上、整体性,打通发展、开放链条。二要内外并举,实行对内和对外的全方位开放。三要全面融入全球化,不仅是制造业的全球化,也要加快推进服务业的开放和全球化。四要聚焦重点领域,实现开放新突破。包括大宗商品、制造装备产品的进口贸易;文化、金融等领域的服务贸易。五要重点打造梅山新区、中东欧“16+1”经贸合作示范区、中国(宁波)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等开放试验平台;印度、东南亚等重点贸易区域的开拓;与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对接;等等。
  3.2 具体目标
  3.2.1 顺应海陆经济发展规律,着力构建港口经济圈。港口是宁波的最大资源,开放是宁波的最大优势,是新形势下宁波把最大资源和最大优势发挥到极致的最佳途径,就是构筑港口经济圈,这也是新时期重塑开放经济体系优势的根本抓手。从结构来看,港口经济圈由核心层、支撑层、辐射层组成。核心层主要指宁波和舟山的这片海域、海港和宁波空港;支撑层包括海铁联运、无水港等纽带环节;辐射层主要是在“一带一路”,即长江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更远甚至达到包括丝绸之路在内的“一带两路”。
  3.2.2 实施城市国际化系统工程,提升开放门户功能。城市国际化水平衡量着一个地区对外开放的综合程度,事关城市在改革开放中的地位和长远全局,因此,城市国际化必须作为新时期宁波对外开放的发展方向。基于宁波的地理区位环境,宁波城市国际化的途径,考虑通过国际贸易、国际金融、国际航运等开放型经济的发展模式创新,打造国际一流强港、总部基地、国际贸易物流中心等特色名片,努力成为对亚太地区国际资源配置有独特影响力的门户城市。
  3.2.3 紧贴国家开放战略重心,加强与“一带两路”沿线城市合作共赢。宁波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合作,重点应放在发展海铁联运上,因为腹地城市的国际集装箱海铁联运需求潜力巨大,而宁波可以利用深水良港、电子口岸大通关、与铁道部合作基础良好、宁波集装箱海铁联运已成为“国家物联网重大应用示范工程”等组合优势,让丝绸之路腹地城市的贸易量更多地通过宁波海铁联运来实现。宁波参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基础条件优越,也具有现实利益和广阔前景,应依托港口资源和海洋经济载体,打造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支点。考虑到上海等沿海城市与长江中上游城市的经济联系已经占据一定优势,宁波与长江经济带的合作,重点以宁波承担进出口通道角色,通过构建海铁联运为主、水水中转为辅的物流通道,以及走出去建立基地,实现与长江经济带产业链互动。
  3.2.4 练好转型升级内功,推动开放型经济可持续发展。只有充分整合开放型经济资源,形成适应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趋势的新模式,才能有效解决宁波外贸可持续发展乏力、内外贸转型困难、引进外资后劲不足等制约开放型经济发展的难题。能否做到这一点,重塑开放型经济新优势,关键取决于企业在国际经济运行框架下是否拥有相对领先的产品、市场、技术和资源,处于相对有利的价值链国际分工地位。鉴于此,新时期,宁波要创新开放政策体系,深入推进面向国际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海关特殊监管区等平台建设,为企业、资本、技术等要素融入到世界经济循环的价值链高端环节创造条件。开放型经济转型升级的方向是以质换量,抓手是结构调整,要鼓励企业开发新市场、新产品、新业态,寻求某些领域占据制高点优势,推动建设国际贸易强市,实现开放型经济重点突破和跃升。
  [参考文献]
  [1] 邱金岳,吴红艳.“一带一路”背景下宁波舟山港与中东欧四港投资合作的思路与对策[J].宁波经济(三江论坛),2017(10).
  [2] 中国人民大学课题组.宁波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思路对策研究[J].宁波经济丛刊,2015(0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898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