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创面修复材料的应用研究进展

作者:未知

  摘 要:近年来,随着新医改、新农合的全面推进,新型皮肤创面修复材料的应用发展迅猛,本文简要介绍了当前各类型的敷料性能、优缺点及其应用研究进展。
  关键词:创面修复;敷料
  
  皮肤覆盖全身表面,是人体最大的器官之一,约占体重的16%,是人体第一道防线。皮肤含有丰富的血管和神经网络,能不断地进行新陈代谢,且具有自我修复功能。[1]皮肤组织常因机械性、物理性、化学性和生物性等因素而产生损伤,这些损伤被机体修补的过程称为组织修复。[2]根据创面愈合周期,可分为急性创面和慢性创面,急性创面一般指擦伤、刀伤、枪伤、手术切口、烧伤、化学性损伤等,慢性创面指糖尿病足溃疡、腿部溃疡、压疮。对于普通创伤,一般正常机体可以自我修复,然而对于一些损伤面积过大或慢性伤口,机体自我修復无法完全愈合,则需要医疗手段介入辅助治疗。皮肤创面的修复主要包括创面清理和损伤皮肤组织功能再生,最高要求则是皮肤功能恢复。皮肤创伤愈合一般经历止血阶段、炎症反应期、增殖阶段和组织重塑阶段四个阶段。[3,4]现从皮肤创面清理和修复的角度对创面修复材料的应用进行综述。
  1 皮肤创面清创
  清创是皮肤创面修复的前提保障,原则遵循“有限清创、减小损伤”,在不影响正常组织的基础上去除创面上影响愈合的坏死组织、污物及潜在的病菌。常用的青创模式有:手术清创、机械清创、超声清创、生物清创、自容清创、酶学清创等。根据不同的皮肤创面有针对性地选择一种或多种清创方法结合,可加速创面愈合。[5]
  2 皮肤修复材料类型
  2.1 惰性创面修复敷料
  该类敷料为传统敷料,多为固体,包括脱脂棉、石膏、纱布、绷带,用于覆盖创面和防止伤口感染,对创面愈合无促进作用,仅有物理保护作用,优点是价格便宜、制作简单、可反复使用;缺点是容易产生伤口黏连,换药时造成二次创伤,延长创面愈合时间。
  2.2 交互式创伤修复敷料
  这类敷料主要包括泡沫敷料、水凝胶敷料、水胶体敷料、藻朊酸盐敷料,虽然这些敷料具有透气、隔菌或高含水量或高吸收性等特点,但泡沫敷料和水胶体敷料需要频繁换药,且泡沫碎屑易残留于伤口导致疤痕增多;水凝胶敷料易发生细菌滋生,不适用于感染和重度排水伤口;藻朊酸盐敷料能够使伤口脱水、延缓愈合,不适用于干性伤口。
  2.3 生物活性创面修复敷料
  自20世纪60年代初期Winter提出湿润伤口愈合理论,[6]皮肤创面愈合材料的开发应用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多种新型创面修复材料相继被开发出来。生物活性创面敷料主要包括:藻酸盐类敷料、壳聚糖类敷料、胶原蛋白类敷料、透明质酸及其衍生物敷料、载药类(含纳米银/生物活性玻璃/生长因子/细胞因子/抗微生物制剂)敷料、液体敷料、组织工程皮肤等。此类敷料种类繁多,多由天然材料或人工合成材料制成,具有天然生物活性成分,可维持创面局部湿润环境,拥有良好的生物相容性、生物降解性、细胞外基质大分子相似性,细胞毒性低的特点,可促进创面愈合,减少疤痕产生。虽然各种生物活性敷料在某一方面具有良好的性能,但都存在或多或少的缺陷,至今还没有一种价格低廉,各种性能都十分良好的敷料。
  3 小结
  各种皮肤创面修复材料各有优缺点,虽然较传统敷料价格偏高,但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生物活性敷料正逐渐具备取而代之的态势。同时,也有人进行了皮肤创面清创修复一体化装置系统的设计及实验研究,结合超声清创及创面修复敷料涂覆技术,为皮肤创面修复提供一种新的方案和思路。[7]目前,3D打印技术、静电纺丝技术、生物工程等技术在该领域的组合应用,在促进创面修复愈合方面,新型敷料正朝以多种优势相结合的多功能化方向发展。
  参考文献:
  [1]Chong E J,Phan T T,Lim I J,etal.Evaluation of electrospun PCL/gelatin nanofibrous scaffold for wound healing and layered dermal reconstitution[J].Acta Biomaterialia,2007,3(3):321-330.
  [2]刘辉辉,郭善禹.皮肤组织损伤修复的研究进展[J].外科理论与实践,2013(2):188-192.
  [3]Papanas N.Becaplermin gel in the treatment of diabetic neuropathic foot ulcers[J].Clinical Interventions in Aging,2008,Volume 3:233-240.
  [4]Subhamoy D,Baker A B.Biomaterials and Nanotherapeutics for Enhancing Skin Wound Healing[J].Frontiers in Bioengineering and Biotechnology,2016,4.
  [5]王肖肖,张恒术.清创术在糖尿病足治疗中的应用进展[J].中国烧伤创疡杂志,2017(4).
  [6]Winter G D.Formation of the scab and the rate of epithelisation of superficial wounds in the skin of the young domestic pig.1962[J].Journal of Wound Care,1995,193(8):366-367.
  [7]皮肤创面清创修复一体化装置设计及实验研究[D].苏州大学,201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9079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