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本家纹看日本人的宗教信仰

作者:未知

  摘要:日本是一个多元宗教并存且以礼仪为中心的民族,日本民族的宗教体现出兼容的心理特性,一个人可以同时信奉多种宗教,象征着家族身份地位的日本家纹与日本宗教信仰有着一定的联系。日本家纹数量大、种类多,是日本特色文化的产物。从日本家纹中的自然纹、動植物纹可以看出日本民族崇尚自然之情;日本家纹中的神纹、寺纹等体现出日本民族的宗教信仰。
  关键词:日本;家纹;宗教信仰
  中图分类号:B92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CN61-1487-(2019)09-0104-03
  一、日本的家纹和宗教信仰
  家纹是一个家族的标志,是为了表示自身血统、身份、地位的纹章,属于日本传统文化的产物。日本家纹起源于平安时代末期,开始时只有贵族和武士拥有家纹,公家在车饰上画上花纹,武家在战旗上描绘一些图案,以此作为名字的替代品,彰显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江户时期家纹达到鼎盛时期,一般平民也可以使用家纹,家纹实现了庶民化。二战后,日本民主主义意识增强,传统家族制度开始解体,古代家纹演变成了现代企业徽章、学校校徽等。
  日本家纹数量大。据统计,日本家纹的数量多达两万余种。由于日本的姓氏比家纹多,因此出现了很多家族会使用同一个家纹的现象。比如,木瓜纹深受日本人喜爱,很多家族都使用木瓜纹为家纹,如富永、岩城、宫、朝仓、八木、织田、有马等家族。当然也有些家族只使用特定的家纹,比如柳生家族的专用纹为地榆纹。
  日本家纹的种类多,大约有300至500种。根据取材和纹样可将家纹分为自然纹、植物纹、动物纹、器具纹、建筑物纹、纹样纹、文字纹、符号纹这八类;根据时间界限将家纹分为传统家纹与现代纹章;根据宗教信仰可将家纹分为神纹、寺纹及其他教纹等。
  日本是一个多元宗教信仰的国家。据统计,日本信仰宗教的人数是总人数的两倍之多。不难看出,日本民族的宗教体现出兼容的心理特性,一个人可以同时信奉多种宗教。
  日本宗教目前主要由神道教、佛教、基督教三个大的宗教和许多小宗教(新宗教)构成。其中,神道教是日本本土宗教,佛教、基督教及其他小的宗教,基本上都属于外来宗教。
  二、日本家纹中的宗教信仰
  (一)原始宗教信仰——自然崇拜
  日本是一个四面环海、南北狭长的岛国,地形狭长,气候类型复杂多样,且处于太平洋板块活跃地带,多火山、地震等自然灾害。早期原始人类长期生活在如此复杂多变的自然环境中,无法控制自然灾害,养成了顺应自然的习性。原始社会生产力低下,人类祈祷自然神明希望保佑五谷丰登生存下去,这就形成了早期的原始宗教信仰——自然崇拜。这在日本家纹中也有所体现。据统计,和自然相关的日本家纹所占比重较大,日月星辰、花草树木皆是古人信仰的对象。月纹就是出自平安初期留学僧人最澄带回日本的月辰信仰,膜拜月亮的魅力。藤原氏、中山氏、黑田氏、岩城氏等都使用月纹为家纹。古日本人还认为水中也寄宿有灵魂,灵魂出现就会出现水波,因此波纹也出现在日本民族的日常生活中。在战国时期,武将会将波纹绘制在战旗或武器上祈求平安,渔人也会在船上刻上波纹祈求平安。除此之外,山纹、云纹、稻妻纹、星纹、雪纹等自然现象纹都能体现出日本民族崇尚自然的特点。
  除了自然现象纹以外,皇室的家纹为菊花纹,菅原家族将梅纹视为家纹,吉野氏使用樱花纹为家纹,丰臣氏以桐纹为家纹,德川氏以葵纹为家纹,织田氏以木瓜纹为家纹等,这些植物纹也体现出日本民族对自然的崇拜之情。
  (二)神道教
  神道是唯一产生于日本本土的宗教信仰。弥生时代,日本从国外引进了农耕技术,人们从颠沛流离的生活过渡到相对稳定的农耕生活,于是产生了以地缘性与血缘性为纽带的氏族部落。人们生产生活受到自然灾害的影响,于是人们开始信仰自然,并寄托“氏族神”保护其子孙后代,于是形成了以自然神灵崇拜和氏族祖先崇拜为核心的神道教。明治维新后,日本将神道教视为其国教。素有八百万神之称的日本神道教以万物有灵论为基础,同时受到中国儒教、道教和佛教的影响。[1]这一点在日本的家纹图案中也有所体现。
  (1)稻纹。由于稻作受自然影响较大,日本人每年祈祷丰收的祭祀有田植祭、稻祈祷、初穗祭等。稻纹大约有五十多种图案,以抱稻居多,稻纹主要为稻荷神社的神官及氏子所用。[2]67除了稻荷神社还有很多神社也将稻纹视为神纹,最典型的是京都的伏见稻荷大社,祭祀的主神为神宇迦之御魂神,掌管米之生长。使用稻纹的神社还有滋贺县的筑摩神社、德岛县的一宫神社、静冈县的丸子神社、宫城县的竹驹神社等。[2]67
  (2)梅纹。梅纹以梅花的形状为基础分为梅花纹和梅钵纹两类。梅纹和天神信仰有着很大的关联,祭祀的是学问神菅原道真。菅原道真被左大臣所害,被流放太宰府之时特别喜爱梅花,他死后出现了一系列奇怪的自然现象,天皇认为道真一定是含冤而死,于是为他平冤。之后的天满宫为了纪念道真,将他生前最喜欢的梅花纹视为天满宫的神纹。信仰天神大人的其他人也将梅纹视为家纹。使用梅纹为神纹的还有东京的汤岛天神、龟户天神,京都的北野天宫、福冈县的太宰府天满宫等。将梅纹视为家纹的家族也有百十余家。
  (3)杉纹。杉树在日本被视为特别的树木,因其四季青葱,被认为灵力充沛,因此各地都有尊崇杉树的习惯。古时候,人们用杉木所制的神依板敲打,以此祈求神灵降临,所以很多神社都栽种杉树。杉纹在战国末期就已成为家纹,使用杉纹的神社有奈良的大神神社、滋贺县的建部神社、福井县的白山神社、福冈县的高仓神社等。
  (4)葵纹。据说在京都的贺茂神社,别雷天神降临时,神社会选取深山里的葵叶装饰祭坛,以祈祷并等待神的到来。[2]317于是,葵纹成了贺茂神社的神纹。战国时代,将葵纹视为家纹的有三河国的松平、伊奈、岛田氏等,但当德川家康当上将军后,其他家族怕引火上身,故换掉了家纹,于是葵纹成了德川家族的专用家纹。除了贺茂神社使用葵纹外,还有京都的松尾大社、东京的日枝神社、岛根县的松江神社等。   (5)樱纹。说到日本都会提及樱花,樱花不仅是日本的国花,更是日本精神的象征。尤其是樱花飘落时的高洁姿态与武士精神有着一定的相似性,因此全日本的护国神社几乎都将樱纹视为神纹。将樱纹作为神纹的,还有神奈川的镰仓宫、千叶县的小御门神社等。
  以上列举的五种家纹均为植物纹,都与日本的固有宗教——神道教有着一定的关联,无不体现出日本民族自然神灵崇拜和祖先氏族崇拜的习性。植物纹中还有竹纹、柏纹、梶纹等均为神纹,传说中竹是连接人和天神的桥梁,早在平安、镰仓时期,竹子就已经作为图案印在衣服、日常用品和车饰上了。竹是神灵喜欢的植物,所以在热田神宫、真清田神社、春日山神社等都将竹纹视为神纹。柏在日本也被誉为神木,在举行大尝祭时,会使用柏叶盛装食物,伊势神宫使用柏叶测运势,所以很多神社也会将柏纹视为神纹,使用柏纹的神社有伊古奈比咩神社、西宫神社等。银杏的生命力很强,被看作是子孙繁荣和长寿的象征,也被认为是神灵的化身,因此很多家族都将银杏纹视为家纹,德川家族在葵纹之前也是将银杏纹视为家纹。在日光东照宫和松应寺中都可见银杏纹。当然,不仅植物纹中体现出了日本神道教信仰,从其他类家纹中也能看出日本人的神道教信仰。比如动物纹中的鹤纹、鸠纹、龟纹、龙纹等。在日本,鸠被誉为和平的使者,是八幡神社的御史,滋贺县的柏木神宫、长滨八幡神宫等都将此纹视为神纹。除此之外,还有器物纹中的镜纹、扇纹等,纹样纹中的龟甲纹、巴纹等,建筑纹中的千木纹、鸟居纹等。
  (三)佛教
  佛教并非日本固有宗教,是公元6世纪由朝鲜从中国传入日本,其间存在接受和反对的两种态度。圣德太子通过颁布《十七条宪法》和建立法隆寺等确保了佛教的基础地位;奈良时代古代佛教达到鼎盛时期,出现了“奈良六宗”;室町时代佛教开始衰败,现今日本信仰佛教的人数众多,已经超过信仰神道教的人数。
  在日本家纹中寺纹也比较多,其中卐纹、轮宝纹和莲纹被称为三大寺纹。除此之外,还有茗荷纹、佛具纹、桐纹、菊纹、藤纹、牡丹纹、松纹、文字纹等。
  (1)卐纹
  “卍”字发音为“wan”,在梵文中意为吉祥之意,是古代印度宗教的吉祥标志。它象征着阳光、慈悲、神圣、自由等,这些正是佛教思想的体现。"卍"字有两种写法,一种是右旋转,一种是左旋转,在日本主要用的是左旋转。早在室町时代,卐纹就开始作为寺纹使用。卐纹是应用最广的寺纹,很多地图上都用卍来标记寺庙。使用卐纹的寺庙主要有京都的地藏院、东京的浅草寺、京都的八桥寺等。
  (2)轮宝纹
  轮宝纹是器物纹的一种,是古代佛教中转轮圣王手中的感悟七宝之一,是蕴含真理之物,在战场上有威慑四方、降服敵人的力量。印度是佛教的发源地,轮宝是佛教的象征,因此在印度的国旗上也有轮宝图案。据记载,日本最早的轮宝纹出现在奈良县的药师寺,此外,滋贺县的延历寺、京都的本隆寺、千叶县的成田山新胜寺等都将轮宝纹视为寺纹。
  (3)莲纹
  印度的传说中提到“佛陀诞生时莲花会盛开来宣告佛的诞生”,印度人认为西方极乐净土的中心是神圣的莲池。[2]328因此,日本很多寺庙的寺纹都是莲纹。现今,京都的不动堂明王院、京都的大觉寺、石川县的持明寺、冈山县的本觉寺等都将莲纹视为寺纹。
  除此之外,因菊纹为天皇家的家纹,故只有跟皇家有关的寺院,如京都的庐山寺、泉涌寺、青莲院等将菊纹视为寺纹;藤纹是藤原氏的家纹,很多和藤原氏相关的寺庙使用藤纹为寺纹,如常乐寺、念佛寺、崇太院等。还有很多寺庙将法螺、打板、锡杖等佛具作为其寺纹使用。从这些寺纹中,都能看出日本人的佛教信仰。
  (四)基督教
  基督教是目前日本三大宗教之一。基督教在日本的传播可追溯到日本战国时代,明治维新后,基督教再次随着西学涌入日本,影响至今。[3]由于基督教传入日本时间较晚,且经历了从接纳到全面禁教的命运,因此和基督教相关的家纹很少,仅有十字架纹。这是以基督教中的十字架作为图案的纹章,只有信奉基督教的教徒,才会用此作为家纹。
  (五)儒教
  日本的儒教并非其固有宗教,是自中国传入日本的,对日本文化及日本人的行为习惯等都有很大的影响。日本家纹中的太极图纹、圆纹、天地纹等都和儒教有着一定的关联性。太极八卦图是来自于中国古代儒家论述万物变化的重要经典——《周易》中用的八种基本图形,是以同圆内的圆心为界,画出相等的两个阴阳鱼表示万物相互关系。随着儒教在日本的发展,出现了以太极图为图案的家纹,使用此家纹的有安罔氏、肥后氏、川畑氏等。天地纹是以天圆地方为图案的一种家纹,表示的是天地之大的含义。在日本家族中,中尾氏、古森氏、中村氏、丰田氏、山岸氏等使用此纹。圆纹是一个圆形图案,代表了阴阳二元和天地人和,用孔子“仁”的思想解释,是思想圆满的意思。[4]
  除此之外,日本还有神佛习合信仰(将日本本土的信仰和佛教折衷,再习合形成一个信仰系统,一般指的是日本神道和佛教发生合一的现象),这在日本家纹中也有所体现,如巴纹、鸠纹。巴纹是由护肘上的花纹演变而来,形状是音符形,多见于神纹。很多神社都把巴纹作为神纹,如京都的八坂神社、石清水八幡,纪伊熊野神社等,同时,在法隆寺、东大寺、药师寺等寺庙也使用巴纹图案。鸠纹。鸠是和平使者,是八幡宫的神使,八幡神社中供奉的是八幡大菩萨,而八幡大菩萨就是神道与佛教混合的结果。
  日本家纹作为日本传统文化的特色产物,在日本文化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家纹不仅存在于古代日本,也存在于现代社会。随着明治新姓的增加,家纹也增加了,家纹不仅仅是作为一个家族的象征,现代社会各都道府县、公司、学校等都有自己独特的纹章标志。如奈良县的县章是在樱花中加入“奈”字,三菱公司的社章是“三菱”纹,早稻田大学将“稻穗”作为学章等。因此,家纹不只是日本传统文化的产物,也是日本现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参考文献:
  [1]赵蕤.从日本人灵魂观看其宗教信仰[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2009(11).
  [2](日)丹羽基二.家纹事典[M].孟靖译.长春: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1.
  [3]李子捷.三十年来中国日本宗教研究[J].日本研究,2010(2).
  [4]段元春.日本家纹的发展历程以及对日本现代标志设计的影响[D].山东工艺美术学院,2017.
  作者简介:刘樱(1986—),女,湖南桑植人,硕士,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日本文化与翻译研究。
  (责任编辑:朱希良)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9937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