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谈《局外人》中的“惩罚”与“规训”

作者:未知

  [关  键  词]惩罚;规训;荒谬
  《局外人》是法国作家加缪的作品,是存在主义的代表作品。默尔索是《局外人》这部作品中的主人公,是一个生活和工作中的“局外人”。从福柯关于监狱和惩罚的观点入手,通过“以监狱为基础的惩罚机制事实上行驶着一种规训化的权力,制造出驯服的肉体,而且这种规训体系本身就是统治阶级维持秩序与纪律,用以更有效地压迫底层阶级的工具”这一观点,对《局外人》主人公默尔索的经历进行分析,旨在揭示现代规训技术的监狱管理的荒谬性以及惩罚制度对人从无罪到有罪的摧残。
  一、刑罚的“人道”
  福柯提出,“惩罚应该是一种制造效果的艺术。”在现代社会中,以酷刑为主的惩罚逐渐被以监狱监禁为基础的惩罚代替,从福柯的绝对确定原则和共同真理原则来看默尔索的受审过程,不难发现受审过程的荒谬以及刑罚人道化背后的一种“精心计算的惩罚权力经济学”。一方面,当默尔索与其律师初次见面,律师首先了解的是默尔索的私生活,而不是案件本身。默尔索的私生活和他对母亲的态度违反了社会要求“仁慈”的原则,他被排斥了,站在自己律师、证人以及整个社会的对立面。以律师为代表的惩罚体系的惩罚目的,出发点偏离了意外杀人事件的本身,而是用默尔索对母亲的态度及自己和玛丽的关系这一所谓“人道”规范角度出发去审判他。另一方面,失手杀人的审判结果却由默尔索母亲之死及他和玛丽的关系而决定。刑罚的人道,便是社会设定的要求“仁慈”的游戏规范,即:任何不在他母亲葬礼上哭泣的人,都有可能被处以死刑。
  二、“溫和的”规训方式——监禁
  福柯在《规训与权力》中,提出了“政治解剖学”的概念,“它规定了人们如何控制其他人的肉体,通过所选择的技术……使后者不仅在‘做什么’方面,而且在‘怎么做’方面都符合前者的愿望”。在封闭的空间里,即监禁与隔离的方式,制造出驯顺的、训练有素的肉体,从而对人体进行具体的政治干预。《局外人》中的默尔索在预审过程中经历了严格的监狱纪律,当默尔索回答说不需要找律师时,却被告知“法律就是法律,如果您不找律师的话,我们会为您指派一个”。律师与默尔索的交流,由于没有听到默尔索讲述自己在母亲葬礼上流泪,便生气地走了。当他在法庭上为自己辩解时,律师拒绝他发言说“您不说话的效果会更好”,统治阶级用规范化裁决,对身体进行规训,这种规训处罚所特有的惩罚理由,便是不规范和不符合准则。规训的目的是让每一个人都认识到,惩罚不仅是理所当然的,而且是符合他自己的利益的,每一个人都在惩罚他人中看到对自己的好处。对于作为规训社会象征与标志的监狱来说,福柯将规训现代社会的作用进行了无情的批评,并揭露了现代规训社会统治阶级阴险、狡诈的丑恶面目。
  三、启示
  在既定的社会准则下,人的命运是未知的,是不可控地被裹挟着的。默尔索并没有真正侵害谁的利益(射杀阿拉伯人是由于防卫过当),但法庭的审讯从不调查杀人案件,而是千方百计把杀人和他母亲之死及他和玛丽的关系联系在一起。“惩罚”与“规训”就是一种可以把个人既视为操作对象又视为操作权力的特殊技术。司法机构以其固有的逻辑,利用被告过去偶然发生的一些事件把被告虚构成一种他自己都认不出来的形象,用社会意识代替默尔索的自发的意识,契合了福柯的规训化的权力观。《局外人》作为存在主义的代表作,默尔索是荒谬人物的典型代表,他的荒谬不仅体现在他对生活、对工作的荒谬上,现代社会“惩罚”技术的监狱管理模式、以及惩罚制度对人从无罪到有罪的摧残也为默尔索的荒谬形象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参考文献:
  [1]胡颖峰.规训权力与规训社会:福柯政治哲学思想研究[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2.
  [2][法]福柯.规训与惩罚:监狱的诞生[M]. 刘北成,杨远婴,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9.
  [3][法]阿贝尔·加缪.局外人[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8.
  作者简介:陈晨(1993—),女,内蒙古呼和浩特人,蒙古族,硕士研究生,欧美文学方向。
  作者单位:内蒙古师范大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00319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