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透过传统打击乐发展史浅析民族打击乐的未来

作者:未知

  摘要:打击乐器是一种以打、击来进行演奏的乐器,不论是西洋打击乐还是民族打击乐,相对于西洋和中国的管乐弦乐、弹拨乐器而言,它的理论研究以及在舞台上的吸引力是难以与“旋律乐器”相提并论的,但是随着音乐文化朝着多元化的发展,打击乐器在西方的管弦乐队中,以及中国传统合奏乐体系、现代的民族管弦乐队体系中的价值大大加深,以及乐器种类的丰富,再加上传统民族打击乐逐步得以应用,民族打击乐在未来民族器乐的演奏运用上一定是愈加广泛的,它的价值和艺术魅力也将会使得大型的民乐作品的艺术色彩得以加深和丰富。笔者以四年来对民乐的学习、思考和演奏实践为基础对民族打击乐的历史、未来发展进行论述。
  关键词:民族打击乐  民族音乐  传统  发展史
  中图分类号:J6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16-0036-02
  一、浅析传统民族打击乐的历史
  民族打击乐的使用乐器以及演奏方式主要是立足于我国传统的方式及乐器本身而得以发展,比如我国汉族所使用的鼓类乐器,还有钵、镲等乐器,它们的历史是相当久远的,而最具代表性的中国传统打击乐器——编钟,则表明我国早在2400多年前的音乐形式就已达到惊人的成就,对我国的音乐考古、研究与发展也有着相当重要的意义;中国传统合奏乐——我们身在古都西安,在音乐会上也会时常看到:西安鼓乐的打击乐运用,尤其是“行乐”的演奏,将西安鼓乐的魅力显露出来,能让人们感受盛世唐朝时期长安城华丽繁荣的气象。相信在民族音乐日益成熟,专业创作的成果不断涌现的环境下,民族打击乐器在乐队中定会不断给听众带来惊喜与震撼,为民族管弦乐队未来的发展与表现不断添砖加瓦,使其日渐成熟,让这套日渐完美的、具有民族底蕴的音乐团队更成熟地走向世界舞台。
  二、传统民族打击乐的重要类别
  (一)曾侯乙墓编钟问世的意义浅析
  曾侯乙墓编钟出土于湖北随县擂鼓墩遗址,据考古发现,曾侯乙墓编钟属于战国时期的文物,距今2400多年历史,是目前出土的同类乐器中规模最为庞大、音域最为宽广、也是我国十二乐音中最早具有半音音阶关系的一套完整大型定调乐器。编钟的出土,表明了我国早在2400多年前的音乐文化所达到的惊人成就。
  编钟属于我国传统音乐中的宫廷音乐类别,编钟的出现,不仅证明我国的打击乐发展历史悠久,也为我们了解和研究传统宫廷音乐文化提供了实物史料,也标志着春秋战国时期我国的音乐文化所达到的高度水平。
  (二)丝竹乐中打击乐的运用
  丝竹乐合奏,是我国历史较为悠久的合奏形式,虽然传统的演出规模不大,一场演出最多不到20人,但是各种乐器间的演奏配合在没有指挥的情况下,依旧能将乐曲演奏得和谐和生动,打击乐器的种类丰富而各具个性,江南丝竹的轻巧细腻,广东音乐的整齐划一,福建南音的丰富多彩,潮州弦诗的灵巧多变,他们都丰富了各自乐种的演奏形式和艺术表现。
  我国的丝竹乐,是民间音乐中民族器乐合奏乐种的重要类别,传统的丝竹乐乐种有:江南丝竹、广东音乐、福建南音、潮州弦诗,还有纳西族古乐中的白沙细乐。
  江南丝竹的打击乐器规模较小,并且只是伴奏所用,并非主要使用的乐器,但是江南丝竹的打击乐却能将江南古镇那种小巧玲珑、细腻婉转的景色与格调体现出来,例如江南丝竹八大名曲中的《行街》《四合如意》《中花六板》中的木鱼,与中国传统的鼓所打击出的效果就不一样,木鱼这件乐器给人一种清晰淡雅的感觉,在聆听与欣赏的时候我们也会意识到:打击乐不一定要给人一种震撼和亢奋的感觉,在不同的音乐表演中,打击乐都将发挥着它独特而个性的艺术效果,中国传统音乐以追求和谐和写意为特点,单一的线条性与西方音乐所追求的和声性旋律不尽相同,所以我们也应当思考一個问题,那就是中国的民族打击乐在表演和运用时,特别是在一些新作品的创作中,要根据情绪表达和音乐的意象而运用好打击乐器,而对于我们学习民族打击乐器的学习者而言,也需要对不同风格的民族音乐作品有所理解,让我们民族打击乐为乐队的演奏营造更恰当的气氛。
  (三)其他传统音乐中打击乐的运用
  民族打击乐的历史丰富多样,除了上述的类别外,还有笔者未曾亲身实践过的,比如十番锣鼓中的“荤锣鼓”和“素锣鼓”,我国的说唱音乐中,鼓词、弹词类的音乐,包括我们经常听的西安鼓乐。除此之外,还有民间的器乐合奏,例如韩城围鼓、山西八大套、少数民族音乐中的打击乐元素,我们再继续深挖具体的器乐史,比如苗族人就将鼓这件乐器视为神物,他们非常尊重这件乐器,还有过不少传说。可见打击乐的历史相当之丰富。
  戏曲是我国传统民间音乐中的一个重要形式,戏曲这门艺术被树为世界三大古老剧种,与古希腊悲剧和印度梵剧齐名,是我国音乐文化的瑰宝。在戏曲音乐中,打击乐被称之为“武场”,戏曲的打击乐节奏型是相当强的,而且戏曲的打击乐难点在于:在没有谱子和指挥的情况下,要在一段长时间的剧目中为演唱者做好伴奏,还要与“文场”中的旋律乐器做好配合,难度相当之大,更可以从此看出,打击乐不仅应用形式多样,而且难度相当之大,表现性也相当之强。
  在我国不同形式的音乐表演中,打击乐起到了不同的色彩效果,在不同的音乐文化中,打击乐所表现的效果也不尽相同,由此可见我国的打击乐历史相当久远,文化也相当深远。民族打击乐的学习,笔者可能现在只接触到了皮毛,还没有领会其精髓,除了在今后的学习中要提高技巧外,也许对传统文化的学习和领悟也是今后演奏与实践中的必修课。
  三、浅析当代民族打击乐现状   当代的民族打击乐现在还处于不断发展的阶段,但是近几十年众多民族器乐协奏曲的诞生,民族打击乐器在乐队中发挥的作用也是相当重要、表现相当之丰富,而且也颇具意义和价值。例如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这首作品是我国第一部西洋乐协奏曲,其中乐队里的打击乐就没有使用西洋打击乐,而是使用了民族打击乐,在具体表现中,民族打击乐属于单击式,不像西洋打击乐双击式演奏,这样将打击乐部分所表现的音乐意象表现得十分清晰,而传统打击乐的打击方式也将我们民族的个性展露出来,在一个使用西方的配器与演奏形式的作品中,乐器的使用上采用中国元素,这也使得《梁祝》的民族色彩更加浓烈;当代著名二胡协奏曲《长城随想》所使用的打击乐也是相当使人震撼的,《长城随想》与《梁祝》有所不同,《长城随想》是使用民族管弦乐队协奏的形式,而民族打击乐也使得作品的民族色彩更加浓烈。
  现代的民族打击乐,是依托于传统打击乐而不断发展的,运用在乐队中,与民族器乐的配合也是相当和谐的,因为他们都是中国音乐艺术成百上千年的文化产物,不管我国的民族管弦乐队是否成熟,不管民族打击乐的形式是否丰富,但是在如此庞大的乐队中要想使乐器之间的配合产生震撼力、显出独特的个性,那就一定要立足于传统,在传统基础上来创新发展。前不久在一本民乐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是关于讨论低音提琴是否适用于民族管弦乐队,就此笔者对民族管弦乐队的乐器选择的看法如下:
  在多元化音乐的影响下,我们要探索多种发展途径,但是不可改变、也是必须坚定的一点——必须要立足于建立中国音乐思维的民族管弦乐队的基础上来发展我们的乐队。乐队中运用西洋的弦乐器来使得音乐表现更为丰富,但是打击乐部分一定要有中国的传统乐器作为支撑,在立足传统的基础上推陈出新,让更多的打击乐器,在更多、更好的民族音乐作品中绽放它特有的光芒、散发其独特魅力,让傳统音乐创造更高的审美价值。
  四、结语
  四年的学习,让笔者在这个相对冷门的专业中,探寻到了传统的价值和意义,民族打击乐随着音乐多元化的发展而更具艺术价值和魅力,尤其是在民族管弦乐队中,打击乐器所衬托出的艺术效果使得我们的民族音乐更具魅力和艺术价值。在今后的演奏生涯中,可能笔者需要提升的不是专业技巧,而是对更多乐器的学习和理解,以及对传统乐器的深入了解。在毕业之际,笔者要感谢学校的培养,感恩老师的教导,更要感激民族器乐所传递给笔者的能量,它的丰富性是笔者一生学不尽的,而它的魅力则需要我们不断去感悟和体验,只有深入到传统的世界中,我们今后的民族音乐表演才会更加具有表现力和文化价值、才能使我们今天所创造的经典成为明天的优秀传统文化。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01057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