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书故我在,渐行渐珍惜

作者:未知

  中国书法有中国文章所没有的一种旁若无人的特质:字从心出,人就是这样;心借字形,法就是这样。书法,常见性情,有人诚恳恭敬、天真烂漫,有人特立独行、不拘一格,有人仰天大笑出门去,有人战战兢兢进屋来,有人桀骜不驯,有人规规矩矩,有人放肆泼辣,有人内敛斯文……
  我出生在甘肃甘谷的一个农村,家家户户屋子里都会挂中堂画,这是一种风俗。我们家也算是书香门第,家风淳朴。印象最深刻的是家里大门上写的“耕读第”三个字。字是颜体,饱满方正,浑厚雄伟。这三个字,自幼就铭刻在我的记忆深处,后来随着阅历和知识的丰富,逐渐理解其意。 “耕”即自食其力、努力劳作,“读”乃求知上进,“第”即门第。像耕田一样勤奋读书,像读书一样认真耕田。“耕读传家”,是家乡的一种风气,一种由衷地敬重“耕田”“读书”“孝悌”的淳朴信仰。
  我小时候性格比较内向,喜安静。我大学是学美术的,与书法结缘应该是大学期间开设的书法课程,很怀念大学期间学习书法的日子,跟小伙伴们一起写字的岁月很开心快乐。非常感恩我的启蒙老师赖起凤先生,初学书法时遇到了一位好老师,对我们非常认真负责。大学期间学习书法,初学汉隶,以《乙瑛碑》入手,后学“二王”一路,又学颜真卿、苏轼、黄庭坚等,但在学习中浅尝辄止,也没有任何方向,就这样一直写着,我自知自己没有什么太大天赋,可是有什么关系呢?书法陪伴我度过了一段安静而美好的大学时光!
  由于近几年学校对书法越来越重视,我很幸运成为书法教师中的一员,我还是放不下对书法的热爱,就像要找回失去的朋友,我想重新出发。
  2017年,我开始在由全国著名“书坛姊妹”李淑燕、李淑娟创办的翼品书屋学习书法,老师针对隶、楷、行、草分不同阶段讲解,从用笔到笔法,每一种书体都尝试学习和临摹,还会请名家开展讲座。我很快就全身心投入其中,一段时间进步较快,可能是大学时期的基础还在。老师偶然间看见我朋友圈的一幅章草作品,说我写得不错,让我主攻章草。其实在这之前我对章草也是一知半解的,然后从临帖开始,如皇象《急就章》,陆机《平复帖》《月帖》,章草确实很高古。皇象的《急就章》就好像江南的女子温婉动人,而陆机的《平复帖》就好像北方的汉子粗犷,然而我更喜欢后者,也许是西北人的原因,喜欢陆机《平复帖》这种淳朴、厚重、涩涩的线条。渐渐地,书法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而且是最美好的那一部分!只要我拿起毛笔,便觉得整个世界都能安静下来,其他的烦恼也能慢慢淡出心底,整个人随着毛笔在驰骋游弋,好不逍遥,好生自在!也许这就是书法艺术的魅力所在,令太多人为之痴迷,为之改变!
  我向来是守规矩的人。之所以喜欢章草,是因为那自然率意、漫不经心的古典气质常常让我心旌摇荡。这或许是一种互补,使我在穿越中放纵自己。沉浸在古人的笔墨中,规范着自己的手笔。有时神思恍惚,仿佛自个儿就是古人身边的书童,看着笔在他们的手中挥舞,忍不住蘸着先贤们剩下的余墨写下一段诗文。这当然不能叫创作,只是一种追慕。当然,人生漫长,写字不易,不可能一帆风顺的,但也正因为有了那些为之费尽心思却依然写不好的感伤,才有了点滴进步之后的喜悦与满足。这个过程也悄悄地塑造着我的人生观,让我享受着坚持的美好、探索的喜悦。
  日子还是那个日子,但因有了书法的陪伴,生活变得有了企盼,企盼着明天快点到来!赏心悦目也好,自得其乐也罢,因为写字,身边的一切都在变得更好。也愿所有喜欢书法的人们,能够永远沉浸在书法艺术带给我们的无限美好之中!
  白蕉《兰题杂存》 尉姣洁/作
  县先生不生绿化香花之今日也。落山新花昨入盆,细香在室宅外闻,赏花莫忘养花人,寻花更有翻山人,为君送香入城去,此意比花谁有情?没有什么高不可攀,莫说得她奇奇怪怪,送给你一阵香风,可有助于你思想生产。她头上看何人?默尔之后,忽思握管回环,具疾风迅雷之势,不禁腾掷叫。
  《世说新语》一则 尉姣洁/作
  谢安年少时,请阮光禄道白马论,为论以示谢。于时谢不即解阮语,重相咨尽。阮乃叹曰:“非但能言人不可得,正索解人亦不可得。”
  尉姣洁简介:
  尉姣洁,女,1992年出生于甘肃甘谷,翼品书屋成员,兰州十九中教育集团木塔巷校区书法教师。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甘肃省妇女书法家协会会员,甘肃省青年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品入展“堯香酒杯”全国书法展、甘肃省第五届“张芝奖”书法展、甘肃省第三届青年书法家学术提名展、甘肃省第六届妇女书法展等,并在全国、各省市书法系列展中获奖入展,有论文数篇发表于国家级书法专业报刊。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11413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