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人物与长安都城的确立

作者:未知

   公元前202年,一只小小蝴蝶的翅膀忽而一扇动,就将一个草根人物送到了历史的关键位置。都城长安,因为这个草根人物的出现,而进入了中国和世界的视野与历史。
   这个人应该与这座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古都一样,是不朽的。然而,2000多年之后,走遍长安城的每一个角落,都不曾发现这个人的任何足迹。这是一个不曾被史学家详细记载的小人物,这是一个没有任何靠山的平头百姓。他,便是娄敬,一位不显于外,曾经的一介戍卒,却几乎决定了大汉帝国初期一系列重要国策的人物。
   娄敬在历史上出现得着实奇怪,出场也堪称意外。他可谓乱世奇才,却生卒年不详,我们只是在司马迁的《史记》中看到寥寥几笔,但也足以令这个戍卒名垂青史了:
   “娄敬,齐人也。汉五年,戍陇西。过洛阳。”
   娄敬,身为一名齐人,却一直戍守陇西,汉五年(公元前202年6月),娄敬从被征调去的陇西郡(今甘肃临洮)来到洛阳。此时的娄敬,一副西北人的打扮,且很是落魄:穿着破旧的衣袄,拉着大车。
   一介戍卒,却极关心时政。娄敬听说汉高帝刘邦就在洛阳,而且决定要将帝都定在洛阳,他做出了一个改变自己人生命运和一座都城命运的决定。
   此时的娄敬,扔掉了拉车子的横木,去拜见了同是齐人的虞将军。娄敬对虞将军说,他要求面见高帝刘邦。作为同乡的虞将军,看到娄敬穿着破旧的衣袄,好意劝娄敬:你不能穿成这样去见高帝,我给你找件好点的衣服换上。
   娄敬谢绝了虞将军的好意:我如果本就穿着华丽的衣服,那我就穿华丽的衣服去见高帝;我现在穿着破旧的衣服,那我就穿破旧的衣服去见高帝。
   公元前202年2月3日,刘邦在定陶称帝,当月,从定陶来到洛阳。三四月间,汉高帝刘邦在诸侯大臣的簇拥下,住进了洛阳的南宫。赢得了楚汉战争的汉王朝,第一个问题就是准备在哪里建都。
   在踌躇满志的群臣们看来,首都非洛阳莫属,洛阳是周朝建国之初所建立的东都,周平王东迁后即位于洛阳。
   都城是一个帝国政权的中枢和心脏,为国之根本,选得妥当与否,直接关系着天下的兴亡和长治久安。定都,绝非一个简单的首都选址问题,它还关系到人心所向、统治安全、资源分配。
   穿着破旧皮袄的娄敬,在虞将军的引荐下,竟然就面见了汉高帝刘邦。刘邦却从穿着落魄的娄敬身上,感受到不凡的气质。同时,刘邦大概也想到娄敬的衣食住行肯定成问题,所以刘邦先赐给娄敬食物。待娄敬吃完,刘邦才询问娄敬所来何为?
   娄敬直言不讳地问:陛下定都洛阳,是不是要与周朝比较一下兴盛?
   这正是刘邦心中所想。刘邦自然说:然。
   娄敬斩钉截铁地说:不定都洛阳。娄敬对比刘邦取得天下和周朝取得天下的不同之处,从历史、地理、军事、民心等方面,陈述不宜建都洛阳的原因。这令刘邦意识到,立都城的确不只是地利的问题。纵使洛阳有千般好,在尚且不能保证安全的情况下,立洛阳为国都还不是最理想之选。
   娄敬又详细论证了建都关中的重要意义,他的核心其实就是一个:选择立都关中是明智之举。
   定都是件大事,刘邦遂召集群巨商议。刘邦的手下“群臣皆山东人”,全都不愿定都关中,“争言周王数百年,秦二世即亡,不如都周”。这让高帝刘邦迟疑不定。
   退朝后,刘邦私下询问他一向非常信任的谋士张良。张良从洛阳和关中的地理形势着眼,为高帝刘邦做了详尽分析。
   张良言:夫关中左肴函,右陇蜀,沃野千里;南有巴蜀之饶,北有胡苑之利。阻三面而守,独以一面东制诸侯;诸侯安定,河渭漕挽天下,西给京师;诸侯有变,顺流而下,足以委输;此所谓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也。娄敬所说是也。
   再合理的历史决策,假如没有人以坚定的意志强力推动,那也是不可能实现的。刘邦力排众议,决定就采纳娄敬、张良的建议,“即日车驾西都关中”。汉五年八月,刘邦正式迁都长安(今陕西西安市西北)。
   小人物娄敬,大胆倡议定都关中,表现出的智慧和才能,深得高帝刘邦的赏识。刘邦对娄敬做出了两个封赏:一是赐娄敬姓刘,让贫困的娄敬有了家族的尊荣;二是刘邦给了娄敬一個封号:奉春君。
   汉王朝初始,选择建都长安,是巩固政权具有重要意义的步骤。在这个问题上,固然说明娄敬胸怀全局,颇具政治眼光;另一方面也不能不说刘邦慧眼识人,择善而从,不以人废言。
   作为后来的西安人,在追思娄敬、感恩娄敬的时候,如果能在这座古都城的某个地方,见到有关娄敬或是娄敬为这座都城所做出的丰功伟绩的碑文,或是有一座实感强烈的娄敬塑像,让更多的西安人,更多来到西安的人,了解这座古都城与娄敬的关系,了解历史上有这样一个影响历史走向的功臣,该是多么必要啊!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12724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