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青少年身体活动的家庭体育环境因素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规律的身体活动是促进青少年身心健康的重要因素,但是目前大部分青少年身体活动水平不达标,家庭环境因素是促进青少年身体活动的重要因素之一,但是对家庭体育环境系统性的研究相对不足。本研究以青少年、身体活动、家庭体育环境等为关键词在中国知网、百度学术、Web of Science、Pub Med、NCBI等数据库进行检索,并实施手动筛选,最终纳入有效文献41篇。通过对纳入文献的梳理归纳,综述分析了家庭体育环境变量与青少年身体活动的关系,研究结果显示,家庭环境中的父母因素与青少年群体的身体活动最为密切,过程性变量和非过程性变量均能预测青少年身体活动,但是影响程度未能得到准确的分析,未来推荐使用定性与定量研究对该领域系统整合。本研究对影响青少年身体活动的家庭环境因素进行了回顾、分析,提出进一步的研究建议,希望能为青少年身体活动促进研究以及采用这一理论指导实践工作提供证据。
  关键词:青少年  家庭环境  身体活动
  中图分类号:G8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2813(2019)12(b)-0200-03
  身体活动可以促进青少年身心健康,如提高主观幸福感、降低焦虑、预防肥胖和改善视力不良等。因此,促进青少年身体活动是国家公共卫生政策的一个关注点。世界卫生组织建议,青少年每周至少参加60min中到高强度的体育活动,然而80%的青少年没有达到要求[1]。
  家庭作为最初培养体育锻炼行为的重要场所,父母的榜样作用和体育态度对培养家庭成员锻炼行为、形成良好习惯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2]。过去,我们将学生身体活动的减少过多地归咎于学校体育,而忽略了家庭在培养学生锻炼行为中的重要性。
  近些年来有关家庭环境与青少年身体活动的研究也越来越多,基于体育环境、家庭环境以及国外“家庭体育环境”等文献的分析,可以将家庭环境分为过程性变量和非過程性变量[3]。非过程性变量是指相对稳定的静态家庭特征,包括3种:家庭结构、家庭收入、父母教育程度。过程性变量包括家庭中可以用于学习和娱乐的物理工具、父母与子女的互动、父母对子女的发展投资等。家庭体育环境是指影响家庭成员进行身体活动的家庭因素总和。阳家鹏将家庭体育环境的维度按照文化结构的三分法理论分为家庭体育物理环境、家庭体育行为环境和家庭体育心理环境。但是对家庭体育环境系统性研究相对不足,因此有必要对前人研究成果进行梳理,帮助我们更好地解决这一问题。
  1  家庭体育物理环境
  家庭体育物理环境是家庭中可用和易用的物理资源,具体而言包括家庭各种运动器材、电子媒介,家庭周围的运动设施等。
  有研究通过安装锻炼器械来增强身体活动,Canning[1]的研究认为在家安装跑步机,其体育锻炼的坚持性比对照组要好。Carrie D Patnode发现家庭中可用的中小型体育器械可以促进男孩中高强度的锻炼行为,但是对女孩不起作用。
  也有证据表明减少看电视次数,会显著减少肥胖水平,Cliona Ni Mhurchu、Simone A. French通过控制看电视的时间来减少久坐行为,从而达到控制体重的目的。电视只是电子设备之一,考虑到孩子们也花费大量的时间参与其他屏幕活动(电脑、手机),为了弥补不足,还有一些研究通过改变电子游戏的方式来增强身体活动。Jacob E. Barkley的研究表明,使用手机与久坐少动有关,锻炼时使用手机会降低强度。使用手机频率高的人不如其他用户健康。因此使用手机和看电视等其他屏幕方式一样,不仅导致久坐少动,而且会干扰有计划的训练。
  综上所述,家庭可以为青少年提供简易上手的体育装备,这些装备有助于促进青少年身体活动;同样,家庭也可以提供使青少年久坐不动的装备,如手机、电脑、电视等。因此,改善家庭体育物理环境可以促进青少年身体活动。
  2  家庭体育心理环境
  家庭体育心理环境主要是指父母对孩子从事身体活动的价值信念、期望信念和态度。
  Kimiecik Jay C早在1996年就探讨儿童体育锻炼信念与中高强度身体活动的关系,并且对父母、孩子信念感知的相互影响力与身体活动之间的关系进行研究。结果显示,儿童对自身参与身体活动的坚持信念能够预测其自身身体活动中的显著差异,且儿童对父母信念的认知与其身体活动无关。追踪典型相关分析表明,身体活动最显著和积极的预测因子是儿童的能力知觉、他们对任务和自我取向的认同程度;第二项多元回归分析显示,儿童对父母对他们信念的认知与自己对身体活动的信念显著相关。
  有研究显示家长的体育态度显著预测孩子的身体活动水平,Julien E. Bois发现母亲的角色塑造行为对孩子有直接的影响,母亲对孩子体育锻炼能力的信念通过影响儿童的感知能力间接影响儿童身体活动水平;父亲对孩子坚持参与体育锻炼的信念则直接影响孩子的身体活动水平,同时影响到孩子对体育能力的认知。
  综上所述,家长参与运动促进子女建立运动意识和锻炼行为,使其感受到体育锻炼是生活的一部分。但是锻炼行为的建立和锻炼行为不是同步的,这是因为它们受不同条件的限制,因此父母应对孩子建立起良好的期望信念和态度。
  3  家庭体育行为环境
  (1)家庭体育行为环境的形式。
  家庭体育行为环境是父母组织孩子进行身体活动的互动形式,这种互动形式分为2种,一种是父母对孩子参与体育活动的要求,另一种是父母对孩子参与体育锻炼的应答。前一种是控制性的,后一种是支持性的。   父母对青少年体育锻炼支持行为主要表现:鼓励孩子参与锻炼、与孩子共同进行体育锻炼、观看孩子体育锻炼,以及和孩子一起讨论体育锻炼等。父母对孩子的限制主要是指惩罚或奖励、制度及限制3个方面。奖励或惩罚行为是指父母利用屏幕(孩子表现好允许孩子观看屏幕,反之亦然)或体育运动来奖励或惩罚孩子的行为;制度是指父母制定孩子在家或在在外进行体育锻炼的一些规定,如规定孩子体育锻炼的项目、时间和地点等;限制主要是指因为天气或其他原因限制孩子进行体育锻炼,或者是为了保障孩子学习时间而限制他们体育锻炼或玩耍的机会。
  (2)父母支持对孩子身体活动的影响。
  父母支持主要包括鼓励、榜样、为孩子提供后勤支持等。一些研究表明,父母的口头鼓励和榜样作用促进了青少年身体活动水平。Golan和Weizman为了系统治疗肥胖儿童以社会生态理论为基础研发了一个概念模型,在模型中提到:父母通过模仿适当的生活方式,通过诱导环境变化和促进孩子的健康习惯来诱导改变,即通过父母作为榜样影响孩子的饮食行为。其中最有影响的变量为:父母健康生活方式的知识及榜样、父母培养孩子的良好技能和创造适宜的家庭物理环境。Pugliese和Tinsley的元分析表明父母的鼓励行为和工具支持都可以显著影响青少年的身体活动,在此之后Nicole E. Nicksic也检验了家长对青少年身体活动的督促是儿童参与身体活动的潜在预测因素,这为前人的研究提供了证据。
  Kashica J. Webber与Lois J. Loescher将非裔父母的榜样作用对孩子健康饮食和身体活动的影响做了综述分析。综述里关于父母身体活动榜样的作用如下:个人饮食摄入和体育锻炼自律的父母拥有健康体重的孩子;父母对运动的自我效能感显著影响孩子锻炼行为;父母行为是孩子身体活动的促进因素;父母对体育锻炼信念影响孩子的身体活动;缺乏锻炼的父母间接影响孩子的体重;时间限制和环境因素是父母榜样作用的主要障碍。
  Alison M. Mc Minn和Simon J. Griffin等人对家庭因素的调查发现,父母学历、父母限制孩子步行或骑自行车外出、父母对孩子久坐时间的限制与孩子课后中高强度的身体活动呈负相关。家庭鼓励、社会支持、父母对孩子玩耍的支持与孩子周末身体活动水平呈正相关。有趣的是,卧室有电子设备和游戏控制台也与课后的身体活动呈正相关。在最终的回归分析中发现,家庭支持对孩子课外身体活动有显著的正相关,而父母的规定与限制仅对孩子课后的身体活动有重要影响。这一结果提醒我们,加强孩子体育锻炼应该考虑到合适的时间段。
  综上所述,父母的行为是身体活动的影响因素,如父母的口头鼓励、共同锻炼与后勤支持都可以正向预测孩子的身体活动。作为父母,在教育孩子方面应当以身作则,言传身教是最好的手段。
  4  结语
  本文综述了青少年身体活动的家庭环境影响因素。通过文献的综述对比,家庭体育物理环境、家庭体育行为环境、家庭体育心理环境的大部分研究正向预测青少年身体活动,如家庭运动器械、父母榜样、父母对孩子体育参与的信念等。这也提醒了父母,要想提高孩子的身心健康,家庭环境是很重要的,如为孩子提供体育器材、父母与子女共同进行体育锻炼等都可以显著增强孩子身体活动的水平。
  家庭因素一直是青少年身体活动促进的重点,不同的家庭环境对青少年的培养有着不同的影响,该研究为父母促进孩子身体活动提供了依据。通过对影响青少年身体活动的各个家庭因素综合分析发现,家庭体育环境均能影响青少年的身体活动,但是影响程度未能得到准确的分析,未来推荐使用定性与定量结合研究对该领域系统整合。
  在身体活动的测量方式上国内外方法不同。其实无论是回溯式测量还是可佩戴仪器的客观测量都不可能十分精确地测量青少年身体活动,对此,未来研究可以使用计步器。此外还有一些因素,如测量的时间、场景对青少年身体活动也有影响,如夏天和冬天的身体活动可能不同,周末节假期与平时上学身体活动也有差异。未来研究中,应实施长期的、纵向的实验设计,可以对不同季节、不同家庭类型分别进行测量比较。
  参考文献
  [1] Hallal P C,Andersen L B,Bull F C,et al.Global physical activity levels:surveillance progress,pitfalls,and prospects[J].Lancet,2012,380(9838):247-257.
  [2] 王富百慧,王梅,张彦峰,等.中国家庭体育锻炼行为特点及代際互动关系研究[J].体育科学,2016,36(11):31-38.
  [3] 阳家鹏.家庭体育环境、锻炼动机与青少年身体活动的关系研究[D].上海体育学院,201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12729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