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除草期对白芨生长发育及品质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 要:目的:探索白芨不同时期除草对白芨生长发育与品质的影响,以确定白芨适宜的除草时期,为白芨生产提供理论参考。方法:以紫花三叉白芨为材料,设置6个处理,分别为不除草(CK)为对照,除1次(4月初),除2次(4月初,5月初),除3次(4月初,5月初,6月初),除4次(4月初,5月初,6月初,7月初),除5次(4月初,5月初,6月初,7月初,8月初)。结果:除草不同时期对白芨的生长发育有一定的影响,选择在5月初,6月初,7月初各除1次草有利于白芨的生长发育;白芨进入旺长时期,对白芨生长采取除草措施对白芨的生长发育尤为重要;不同的除草时期对白芨的农艺性状有明显的影响,在5月初和6月初除草促进根的生长,7月初除草促进茎和叶的生长发育。结论:不同的除草时期对白芨的产量与品质影响较大,应选择在4月初、5月初、6月初、7月初分别进行除草1次,能保证白芨的生长发育良好,品质优良。
  关键词:白芨;生长发育;除草
  中图分类号 S45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7-7731(2020)05-0050-04
  Effects of Different Mowing Periods on the Growth,Development and Quality of Bletilla striata
  Bai Yanrong1 et al.
  (1Kunming University,Kunming 650213,China)
  Abstract: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effects of weeding on the growth and quality of Bletilla striata in different periods. And to provide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reference for Bletilla striata production. Method: Six treatments were set up with the purple flower tricolor Bletilla striata as the material,which were not weeded(CK)as the control,except once(early April),except twice(early April,early May),except three times(early April,early May,early June). Except four times(early April,early May,early June,early July),except five times(early April,early May,early June,early July,early August)experiments. Result: Different weeding periods have a certain influence on the growth and development of Bletilla striata. In the annual growth cycle of Bletilla striata,it is advisable to choose in the beginning of May,the beginning of June,and the beginning of July each to remove grass to facilitate the growth and development of Bletilla striata. Bletilla striata entered to a prosperous period,it is very important to take weeding measures for the growth and development of Bletilla striata. Different weeding periods have a significant impact on the agronomic characteristics of Bletilla striata. In early May,weeding was to promote the growth of roots. In early July,weeding was to promote the growth of stems and leaves. Conclusion: Different weeding periods have a great influence on the yield and quality of Bletilla striata. It is necessary to choose to weed once in early April,early May,early June,and early July respectively,which can ensure the good growth and development of Bletilla striata.
  Key words:Bletilla striata; Growth and development; Weed control
  白芨[Bletilla striata(Thunb.ex A.Murray)Rchb.f.]是蘭科白芨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又称刀口药、连及草、紫兰等。开发利用白芨,具有很大的科学、医疗和商业价值。白芨花色艳丽,被称为中国洋兰,是一种景观植物,其干燥块茎可入药,是白芨颗粒、胃康宁胶囊、云南白药等著名中成药中的重要组成药材。提取的白芨胶即白芨多糖,可作为增稠剂、悬浮剂、保湿剂等应用于化妆品中;还可作糊料、浆丝绸、棉纱和涂料等。过度采挖导致野生白芨资源锐减,白芨已被列为国家II级保护物种,被国际自然及自然资源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   近年来,由于人们对野生白芨药材资源进行掠夺式的采收,致使白芨趋于衰退或濒临灭绝。白芨在野生环境下,受自然条件的影响而产量不稳定,要提高野生白芨的产量与质量,必须进行人工栽培种植,但是人工种植又面临品质退化,化肥超标,农药污染和种子带病等问题,并且人工种植的白芨,药效成分的种类和数量往往因地区及气候不同而异,不合理的除草现象也严重影响了药材的产量和药效成分,给品质控制带来许多困难。目前有关白芨除草期方面的研究不多,而除草对药材产量和质量有很大影响。长期以来,白芨除草仅靠经验进行,因此对白芨进行深入的除草研究迫在眉睫。本试验通过对白芨进行定期除草研究,分析除草期对白芨生长发育的影响,以期为白芨的合理除草和优质栽培技术提供依据。
  1 材料与方法
  1.1 试验材料与试验地概况 以紫花三叉白芨作为试验材料,2018年1月在云南省昆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浦新路2号昆明学院农学院内栽植紫花白芨。试验地海拔1900m,土壤肥沃,地势平坦,pH值4.5~6。气候属低纬度亚热带高原山地季风性气候,年均温16.5℃,年降雨量1450mm左右。为避免土壤环境、施肥和白芨块茎大小不一带来误差,在种植白芨前,选择比较平整的地块,土壤肥力力求均匀;同时选择大小相对一致的白芨苗,田间管理措施一致。2018年的气候条件:全年积温2869.7°C,4—8月日照时数1163.7h,降雨量为885mm,具体见表1。
  1.2 试验设计 采用单因素试验设计,共计6个处理,3次重复(表2)。
  底肥:每小区施清粪水14.4kg、普钙360g、油枯60g、K2SO4 108g。
  1.3 测定项目与方法 分别在4—8月不同时期对白芨进行除草,并分别测定白芨的株高、叶长、叶宽、白芨块茎中的多糖含量。
  1.3.1 株高 用尺子对选取的植株进行测量,从茎基部开始量到植株最高的部分,并记录数据。
  1.3.2 叶片 选取植株5片叶,测量叶宽和叶长。
  1.3.3 多糖的含量 比色法:测定多糖含量常用的方法有苯酚-硫酸法,蒽酮-硫酸法和咔唑-硫酸法[20],依据是强酸条件下多糖水解成单糖,生成糖醛衍生物,与酚类或胺类物质反应生成有色物质。在一定的波长下测定有色物质的吸光度,依据有色物质的吸光度与多糖含量的关系,可知白芨中的多糖含量。滴定法:主要是依據菲林试剂反应,首先将多糖水解成单糖,以次甲基蓝做指示剂,用标定过的碱性酒石酸铜溶液滴定,根据酒石酸铜溶液耗量计算多糖含量[21]。
  白芨块茎于烘箱内干燥2h,粉碎—称取适量白芨粉置于烧杯中,加水,置于水浴摇床浸提—纱布过滤除药渣—加5%活性炭静置30min,硅藻土抽滤—滤液浓缩至原体积的1/3—乙醇醇沉—离心分离沉淀(6000r/min,15min)—干燥。
  2 结果与分析
  2.1 不同除草期对白芨生长发育的影响
  2.1.1 株高 从图1可以看出,处理1与处理2位于同1列,即不存在显著差异;处理1、处理2与处理3、处理4、处理5、处理6位于不同列,即存在显著性差异;处理3与处理4、处理5位于不同列,即存在显著性差异。除1次(4月初)与处理1不存在显著差异的原因是:白芨在幼苗期,杂草可以起到一定的遮荫作用,避免白芨幼苗被晒伤或晒死,白芨获得短期生长良好的现象。在白芨幼苗生长初期,白芨生长速度缓慢,此时杂草的生长速度也很缓慢,较低于白芨的生长速度,降雨量和光照强和光照时数也相对较少,并相差不大,因白芨是喜潮湿温暖的阴性植物,所以不除草和除草1次对白芨生长发育的影响不大;除2次(4月初,5月初)与处理1、2存在显著性差异的原因是:4、5月份白芨幼苗开始生长,生长速度也逐步增长,杂草影响白芨生长发育,及时进行除草并适当增加除草次数,避免杂草生长与白芨争夺营养和水分;除3次(4月初,5月初,6月初)与处理5、6存在显著性差异的原因是:6月份正式进入雨季,降雨量和光照强度、光照时数也随之增加,满足了白芨生长的适宜条件,进行适当的除草,增加除草次数,防止杂草对白芨的生长造成影响;除4次(4月初,5月初,6月初,7月初)与处理6存在显著性差异的原因是:与处理5的原因相似;7月份的降雨量和光照时数全年最高,是白芨生长的最佳季节,白芨进入旺盛的生长时期,杂草的生长速度很快,增加除草的次数既能防止杂草的生长,也能从更大程度上改善白芨的生长发育情况;处理5和处理6存在显著性差异的原因是:8月份的降雨量和光照时数与7月份相比较,导致白芨苗的株高明显低于处理5,除草次数过于频繁会伤到白芨的根部,造成白芨生长停滞或生长缓慢。各个处理之间显著性差异:除4次(4月初,5月初,6月初,7月初)>除5次(4月初,5月初,6月初,7月初,8月初)>除3次(4月初,5月初,6月初)>除2次(4月初,5月初)>除1次(4月初,6月初,7月初)=不除草。综上所述,5月初开始除草白芨长势明显比4月初才进行除草好,且4月初、5月初、6月初、7月初都进行除草的白芨长势比其它处理进行1次、2次、3次、5次好。因此,白芨在生长发育的年周期中宜选择在4月初,5月初、6月初、7月初各除1次草,有利于白芨苗生长发育。
  2.1.2 叶面积 从图2中可以看出,同一处理间,处理1的展第3叶、第4叶、第5叶与展第1叶、第2叶位于不同列,存在显著性差异,展第1叶与展第2叶的位于不同列,存在显著性差异,展第3叶、第4叶、第5叶位于同1列,不存在差异;处理2的展第2叶与展第3叶位于同1列,不存在差异,展第1叶、第4叶、第5叶与展第2叶、第3叶位于不同列,存在显著性差异 ,展第4叶与展第1叶、第5叶位于不同列,存在显著性差异,展第1叶与展第5叶存在显著差异,展第4叶与第5叶存在显著性差异;处理3的展第3叶、第5叶与展第1叶、第2叶、第4叶存在显著性差异,展第3叶与展第5叶不存在显著性差异,展第1叶与展第2叶、第4叶存在显著性差异;处理4的展第2叶、第3叶、第5叶与第1叶、第4叶存在显著性差异,展第2叶、第3叶、第5叶不存在显著性差异,展1叶与展第4叶存在显著性差异;处理5的展第1叶与展第2叶、第3叶、第4叶、第5叶存在显著性差异,展第2叶、第5叶与展第3叶、第4叶存在显著性差异,第2叶与展第5叶不存在显著性差异,第3叶与展第4叶不存在显著性差异;处理6的展第5叶与展第1叶、第2叶、第3叶、第4叶存在显著性差异,展第1叶与展第3叶不存在显著性差异,展2叶与展第4叶不存在显著性差异,展第1叶、第3叶与展第2叶、第4叶存在显著性差异。由此看出:除了处理1(CK)的第5片叶的叶面积最大,其余叶片都是第4片叶叶面积最大,接收光能进行光合作用的能力也较强,因此其叶片寿命最长。分析原因是处理1由于部分的杂草遮挡,在白芨生长初期对白芨苗进行遮荫,可以防止白芨苗被晒伤、晒死等,第5叶片向光生长,可以很好进行光合作用并制造有机物。   随着除草次数的逐渐增加,光照时数和强度也随之增加,导致单叶增厚增宽,叶片有明显缩短的现象;随着除草次数的不断减少,光照时数和光照强度随之减少,而叶片增长,宽度却比之前减少了。处理1(CK)的叶面积较大,其第4片叶和第5片叶的叶面积最大,第5叶叶面积为17.4cm2。(见图2)
  2.2 不同处理对白芨块茎中多糖含量的影响 从图3可以看出,处理3、处理4与处理1、处理2、处理5、处理6存在显著性差异,处理1与处理2、处理3、处理5、处理6存在显著性差异,处理2与其他各个处理间均存在显著性差异,处理5与其他各个处理间均存在显著性差异,处理6与其他各个处理间均存在显著性差异,处理3与处理4不存在显著差异。处理5中白芨多糖含量最高,其次是处理4、处理3、处理2、处理6、处理1,进行除草处理后的白芨多糖含量均高于不除草处理,过度的进行遮荫处理和不进行遮荫处理或遮荫不足都会降低白芨块茎的多糖含量。因此,在进行人工种植白芨时应选择在4月初、5月初、6月初、7月初分别进行除草1次,既能保证白芨的生长发育情况良好,品质优良,又能在一定程度上节约人力和物力。
  3 讨论与结论
  除草措施能够显著提高白芨的品质和生长发育进程,同时一定程度上提高白芨的产量。除草过程中的合理施肥,对白芨的生长发育起重要作用。在白芨的除草时期里,5月、6月、7月的效果比较显著,除草不能过于频繁也不能不除草,否则均会影响到白芨苗的正常生长发育。白芨幼苗前期可以不用除草,杂草在一定程度上能起到為白芨幼苗遮荫的作用,白芨喜阴暗潮湿的环境,过高的温度和太长的日照时数都不利于白芨的生长发育,处理不当会导致白芨苗晒伤或晒死。白芨生长旺盛期,杂草会与白芨争夺营养和水分,不利于白芨的叶片进行光合作用而制造有机物,其中,白芨的多糖含量在除草后明显提高,尤其是处理5比处理1(CK)高8.65%。与其他处理相比,处理6与处理1的叶片面积较大,原因是随着除草次数的增加,光照强度和光照时数增加。处理5白芨的株高都在20cm左右,因此,白芨最适宜的除草时期应在6月、7月左右,既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错过了最佳时期导致白芨生长发育缓慢或停止生长。在日平均气温偏高的月份,要加强白芨苗的田间管理,尤其是除草和水肥管理。一些杂草的须根与白芨假鳞茎缠绕在一起,除草时应讲究方法和次数,次数过多会伤及白芨块茎。
  参考文献
  [1]陆善旦.白及种植技术[J].农村新技术,2008(19):4-5.
  [2]杨兴文.白芨栽培技术[J].农村实用技术,2014(12):34-34.
  [3]文彬.白及栽培技术[J].农村新技术,2017(2):12-13.
  [4]张亦诚.白芨的生物特性及栽培技术[J].农业科技与信息,2007(10s):45-45.
  [5]韩学俭.白芨药用及其栽培技术[J].农村经济与科技,2004,15(10):31-32.
  [5]黄永亮.元江县野生白芨人工驯化栽培技术初探[J].林业调查规划,2013,38(3):124-126.
  [6]陈紫钢,桑子阳,覃少吾,等.白芨高产栽培技术研究[J].林业实用技术,2013(6):57-58.
  [7]张伦梅,熊云杰,谭林彩.白芨高产栽培技术[J].现代农村科技,2011(24):7.
  [8]佚名.一种白芨的种植技术,CN 105532218 A[P].2016.
  [9]邹晖,李海明,王伟英,等.白芨栽培管理技术[J].福建农业科技,2017,48(1):37-38.
  [10]潘静.白及生态栽培技术要点[J].南方农业,2017,11(29):25-26.
  [11]熊丙全,廖相建,张勇,等.四川地区白芨优质高产栽培技术[J].现代农业科技,2017(21):90-91.
  [12]郭乔仪,普怀亭,赵坚能,等.白及四层覆盖栽培技术[J].云南农业科技,2017(1):32-33.
  [13]张秀玥,李明荣,周勇. 不同除草期对白芨产量及品质的影响[J].耕作与栽培,2008(3):38-39.
  [14]张秀玥,李明荣,张启东,等.不同微肥施用量对白芨产量及品质的影响[J].贵州农业科学,2009,37(2):31-32.
  [15]不同生长调节剂对白芨无菌萌发及成苗影响[J].基因组学与应用生物学,2017(2):784-790.
  [16]罗光辉,艾传惠,周奇,等.白芨不同播期试验研究[J].现代农业科技,2015(10):80,86.
  [17]马晓渊.农田杂草抗药性的发生原因与治理[J].杂草科学,2002(1):5.
  [18]张泽溥.我国农田杂草治理技术的发展[J].植物保护,2004(2):28-33.
  [19]罗丽,许春艳.泸水县林下紫花大白芨仿野生种植与应用前景分析[J].绿色科技,2016(21):45-47.
  [20]芮海云,吴国荣,陈景耀,等.白芨中性杂多糖的分离纯化与结构分析[J].安徽农业大学学报,2004,31(1):30-33.
  [21]武桂娟,刘泓雨,苏晓悦,等.白芨多糖对大鼠应激性溃疡作用机制的探讨[J].中医药学报,2011,39(3):39-41.
  [22]崔向磊.白芨多糖的结肠生物可降解性与抗溃疡性结肠炎活性研究[D].苏州:苏州大学,2012.
  [23]吴婷.白芨多糖及其硫酸酯对丹皮酚的包合及包合物的理化性质与生物学活性的比较研究[D].南京:南京师范大学,2008.
  [24]夏向文,李欣,冯敢生,等.介入途径下中药白芨提取物作为基因递送载体的可行性[J].中华放射学杂志,2009,17(7):1832-1835.   [25]李川,李二星,刘洋,等.白芨实生种子的快速繁殖技术[J].贵州农业科学,2016,44(8):105-108.
  [26]和寿星,徐中志,薛润光,等.白芨无菌播种育苗技术[J].云南农业科技,2010(6):38-39.
  [27]Yongkweon Y,Hyunkyung K. Effects of pseudobulb size and planting depth on the growth and flowering in Bletilla striata.[J]. Horticulture Environment & Biotechnology,2000,41.
  [28]Han L,Cui A,Shao X. Effect of Planting Density on Growing Development Traits and Yield of Scutellaria baicalensis[J]. Northern Horticulture,2015.
  [29]Chi S H,Li J. The SWOT Analysis and Popularize Countermeasures of Bletilla striata Germplasm Resources[J]. Heilongjiang Agricultural Sciences,2014.
  [30]Garrido EMPJ,Cerqueira AS,Chavarria D,et al. Microencapsulation of caffeic acid phenethyl ester and caffeic acid phenethyl amide by inclusion in hydroxypropyl-β-cyclodextrin[J]. Food Chem,2018,254:260-265.
  [31]Hai J,Chen ZQ,Deng DF,et al. Transvenous treatment of a complex cavernous sinus dural arteriovenous fistula secondary to balloon embolization of a traumatic carotid-cavernous fistula[J]. Chin Med J(Engl),2006,119(21):1846-1848.
  [32]韋卡娅,刘燕琴,秦静,等.白芨组培外植体的筛选研究[J].中国现代中药,2008,10(5):13-14.
  [33]李雨晴,杨嘉伟,王康才,等.白芨种子无菌萌发特性[J].江苏农业科学,2015(4):253-255.
  [34]曹婧,李婷,包彩云,等.白芨组培苗移栽驯化技术研究[J].内江师范学院学报,2015,30(4):39-41.
  (责编:张 丽)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15604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