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都讲制教学法探索

作者:未知

  摘 要:古代都讲制教学由来已久,其内涵博大精深。它所传递的教学智慧值得每一位教师深入研究,继承与发扬。本文尝试探讨古代都讲制教学的历史渊源与基本概念,从现代教育理论的视角诠释其理论基础,旨在深入挖掘其教育理论意义与实践价值。
  关键词:都讲制 教学法 古代
  一、界定基本概念
  都讲制教学最早出现于中国古代汉魏时期,广泛流行于南北朝。《后汉书》三十七卷《丁鸿传》记载:“鸿年十三,从桓容受欧阳尚书,三十而明章句,善论辩,为都讲。”据史料记载,古代都讲式教学不仅应用于儒家讲学,而且也应用于佛家讲经,甚至影响到古代书院的讲学论道。
  专门论述都讲制教学的文献资料极少。较为典型的学术专著是西南大学熊明安教授所著的《中国古代教学活动简史》。此书详细论述了中国古代的教学活动,多处提及都讲制教学及其相关典故,着重阐明了都讲制教学的师生角色。此外,华东师范大学丁钢教授的《儒佛教学制度之比较研究》,全面分析了儒家讲学与佛家讲经的区别所在,阐明了特定历史环境下,都讲制教学的起源、开讲仪式与实施步骤等问题。
  都讲制,即在教学过程中,设置“都讲”,与讲师密切合作,协同教学。讲师为知识渊博的教师,主要负责讲授与辩难;“都讲”相当于助教,一般为讲师的入室弟子或得意门生,主要负责诵书与问难。“都讲”以现场问学为主,与教师交流互动;其他场外学生以听学为主,观摩自省,最终得其义理。
  西南大学熊明安教授指出:“这种教学方式是在汉代集体教学、设置都讲、相互辩论的基础上,吸取佛家讲解佛经的方法,形成的一种新的教学形式。讲授者即所谓主,依题讲述,听讲者,即所谓客,提出问题,然后相互讨论。”
  二、阐明基本程序
  宋朝的马令撰《南唐书·朱弼传》,记载了朱弼在庐山国学讲学时的情节。“每升堂讲释,生徒环立,各执疑难,问辩峰起,弼应声解说,莫不造理,虽题非已出,而事实联缀,宛如速购。以故,诸生诚服,皆循规范。”由此可见,问难论辩是“都讲”的重要职责之一,也是都讲制教学的鲜明特色,其目的在于使听学者深明义理,增强教学效果。
  儒家讲学注重师道尊严,重视开讲仪式。据魏晋南北朝的史料记载,古代儒家讲学伊始,必鸣钟集众。《学记》云:“入学鼓箧,孙其业也。”后来,书院讲学依然注重开讲礼拜。书院开讲之前,必须由山长、副讲亲自带领全体学生,到大成殿向“先师”神位四拜,然后回讲堂开讲。书院讲学有“引赞”一职,其在讲学前喊“登讲座”。讲师、副讲登讲座毕,又喊“三肃揖”,领众生致礼,然后才开始正式教学。下面阐明古代都讲制教学的基本程序:
  (一)发题,即公布讲解的主旨内容,意在使学生进一步明确知识体系,把握讲授要点;
  (二)诵读,即“都讲”课下自学,课堂诵书,汇报学习,接受监督,增强教学针对性;
  (三)升堂,即讲师位居高处,系统讲授,旁征博引,使学生逐步完善认知,通达义理;
  (四)辩难,即“都讲”代表全体学生向讲师问难,以明确是非,澄清善恶,破迷开悟。
  上文中的“发题”,又称开题,最早源自佛家讲经。当然,发题并非简单导入,其内容翔实且自成体系。据《隋书·经籍志》记载,南北朝时期出现了不少以开题为著述形式的作品,如《周易开题义》《毛诗发题序》等。
  三、诠释理论依据
  任何教学方法都是在一定的教学思想和理论指导下提出来的。从现代教育理论的视角看,古代都讲制教学是以社会学习理论、主体教育理论、交往教学理论为基础进行建构的。
  (一)社会学习理论
  社会学习又称观察学习或模仿学习,主要由四个阶段构成:注意阶段、保持阶段、再现阶段、动机阶段。在观察学习过程中,人们获得了示范活动的象征性表象并引导其活动行为。班杜拉的社会学习理论非常注重模仿,注重榜样,注重替代强化。都讲制教学设置“都讲”,充分彰显了榜样的力量,为全体学生提供了参考,明確了方向,获得了正强化。全体学生以此为鉴,反观自省,查漏补缺。
  (二)主体教育理论
  主体教育理论认为,教育的根本目的是培育和完善人的主体性,强调学生的主体参与。学生正是通过参与教学活动,在相互合作与交往中得到发展并成为社会活动的主体。都讲制教学设置“都讲”,使其代表全体学生参与课堂教学,反馈学习效果,讨论学习疑难。此法有利于激发学生的主观能动性,突出学生的主体地位,充分体现了主体教育的价值观。
  (三)交往教学理论
  交往教学理论认为,教学活动包括两个方面: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教学就是以课堂为主渠道的交往过程,是教与学的统一。学生通过交往,掌握一定的知识技能,形成一定的能力态度,人格得到一定健全。都讲制教学设置“都讲”,使其代表全体学生参与师生互动,彼此尊重,互通有无,教学相长。此法充分肯定了学生的人格尊严,突出了师生的平等地位,充分体现了当代交往教学理论。
  参考文献
  [1]丁钢.儒佛教学制度之比较研究[J].教育评论,1987,(03):51-55.
  [2]熊明安,熊焰.中国古代教学活动简史[M]重庆:重庆出版社,2013.
  [3]张华.课程与教学论[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15897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