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网络综艺看青年亚文化的抵抗与收编

作者:未知

  摘  要  根植于时代技术潮流,传统的大众媒介已经日益被各大视频门户网站所取代,而面临着综艺节目同质化严重、创新力不足等诸多现状,若想“永葆青春”,网络综艺还有很长的一段路需要走。近年来,网络综艺将视野转向小众的青年亚文化,试图挖掘新领域中的新视点。文章以《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为例,探析青年亚文化的特点及被主流文化的收编过程,进而探索亚文化与主流文化的兼容并蓄。
  关键词  青年亚文化;《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
  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和人们不断增长的审美文化需求,以及观众收视习惯和收视观念的改变,网络综艺节目逐渐摆脱了传统媒介的传播限制,而视频网站也以其收视时间地点的随意性、内容的丰富性和形式的多样化,成功吸引了使用者。近年来,网络综艺更加呈现出一派鼓角齐鸣的发展态势,纵观当下综艺节目市场,有“综N代”的经久不衰,同时也不乏对于新的垂直领域的开垦拓荒,面对主流受众的不断更新迭代,各大视频网站都在为网络综艺的多样化、创新化发展积极不懈的寻找资源。
  1  网络综艺对青年亚文化的挖掘
  为探寻网络综艺的发展新风向,广大媒体从业者将视角聚焦于新的文化领域,精准把控年轻用户的收视兴趣,对青年亚文化进行了充分的挖掘。《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等一系列综艺的热映,使得原本小众的嘻哈亚文化瞬间回归主流视线。网络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有嘻哈》在微博短视频上的播放量高达80亿,近400次攻占微博热搜话题榜榜首,新京报、北京日报、China Daily等近百家报刊杂志对其进行了深度报道,除此之外,还获得了新华社、人民网、新浪、网易等各大主流网络媒体的强力推荐。2019年,《中国新说唱》热度不减,节目上线后累计21天在网络综艺排行榜中占据榜首。从第4周开始热度不断蹿升,连续累计4周成为网络综艺周榜TOP1位。嘻哈综艺的热播,向我们彰显出年轻一代对于青年亚文化的消费需求。而各大视频网站挖掘年轻用户的审美文化需求,创新节目内容,以非主流文化为表达方式,使青年人获得强烈的身份认同,正是基于对年轻用户需求变化的精准洞察,开发出青年亚文化适应当今时代的丰厚潜力。
  2  “风格”与“抵抗”
  20世纪50年代末,在二战中胜利的英国拥有完善的福利体系,资本主义空前繁盛,社会经济水平获得大幅度提高,正经历上升阶段的英国此时却兴起了拥有强烈抵抗意味的青年亚文化,摩登派、嬉皮士、朋克、摇滚,青年人以其独特的风格,不断对主流文化进行着抵抗。伯明翰学派高度重视对于青年亚文化的研究,他们将“风格”定义为一种富有意味和别具一格的符号形式,“通过风格的展示,阶级,种族,社会性别等关系都得以关注,得以传达。”他们将青年亚文化看作一种“巨型文本”和“拟语言”现象,对其风格进行解读。伯明翰学派指出,青年亚文化是对主流文化和霸权的抵抗,而这种抵抗精神来源于纷繁复杂的社会结构矛盾,文化矛盾和阶级问题。伯明翰学派的领袖斯图亚特·霍尔认为,青年人用一种特殊的表達方式和成人世界保持距离,用不同于主流价值观的观念表达离经叛道的精神,试图用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去挑战和孤立那些占有支配地位的阶级所拥有的文化“领导权”。而这种风格正是一种反霸权的意识形态;此外,从心理层面上进行分析,青年人对于风格的追求正是致力于发现真正的自我,他们在对自我的确认过程中,建构一种身份认同。嘻哈文化作为亚文化的重要分支,在发展过程中一直处于与主流文化对抗的边缘化地带,而2017年《中国有嘻哈》的热播,使得这种青年亚文化走入大众视野,2018、2019年《中国新说唱》的持续升温,更加使得嘻哈文化呈现蔓生长的态势,成为网络综艺节目中的一次媒体景观。
  3  消费主义与主流文化对亚文化的收编
  伴随社会进入消费时代,亚文化在解构主流文化,建构自身认同的过程中,也亟需获得自身的经济和文化利益,这也就决定了亚文化的抵抗只体现在审美视角和生活观念中,继而呈现出一种较为温和的抵抗;但是,亚文化的抵抗过程,同时也是资本进行积累的过程,亚文化在经历与主流文化的碰撞中,与主流文化不断磨合互动,而如今娱乐至死的文化背景,也在倒逼着亚文化走入商业化的出路。伯明翰学派认为,亚文化一旦走入商业化道路,必将会抛弃先前秉持的越轨性与独立性,最终被消费主义力量和主流文化招安;伯明翰学派代表人物迪克·赫伯迪格在他的著作《亚文化:风格的意义》中指出,亚文化在发展阶段,并不会逃脱主流文化和利益集团的规划,最终将被收编,在保留其风格的基础上,转化为流行文化的一员,而收编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意识形态”的形式,另一种则是“商品”的形式。
  4  “意识形态”的收编
  对青年亚文化的意识形态进行收编,主要依靠于支配性群体,如主流媒体,司法系统等,对其进行界定,使其纳入支配阶级的“矩阵”中,剥离亚文化和特定历史语境的关系,从而使它失去特性,丧失抵抗意义;或利用大众传播媒介对信息进行加工再处理,向大众宣传本该有的社会环境,制造出一种“拟态环境”,进而运用“贴标签”的方式,使得亚文化群体边缘化,而被贴上标签的人群,会在寻求认同的过程中,逐渐被主流文化整合收编。
  《中国有嘻哈》热播阶段,歌手PGONE的一首《H.M.E》将嘻哈文化中的关键词“diss”表现到了极致,歌词中虽为嘻哈文化中惯用的言语攻击技巧,却遭到一众嘻哈歌手同伴的不满;获得冠军后的PGONE更因早年发表的一首歌曲《圣诞夜》中的歌词中,出现大量涉黄用语和涉嫌违法,受到主流媒体《人民日报》的批判,称此作品“无筋骨、缺道德”,新华网更是以“不想流芳百世,也别遗臭万年”为题目,对其进行了谴责,随即歌曲遭到下架,歌手在公众媒体上公开道歉。而反观同为冠军的歌手GAI则在节目一开始,就因其唱功和颇具中国化的歌曲向观众树立其正面形象,并在节目结束后主动下架先前发表的涉及负面思想的歌曲,迎合主流价值观;在生活方面,与圈外女友修成正果,树立良好的家庭形象;随后的演艺生涯一帆风顺,先后参与了多档娱乐综艺节目,收获各类奖项,并为多部影视作品创作宣传曲,逐渐脱离出先前设定的离经叛道的“青年亚文化身份”,不断接受主流文化的整合,在商业市场中寻求积极的发展道路。   2018年,延续了第一期热度的《中国新说唱》强势回归,新的节目名称寓意为中国将迎来全新的说唱,以此彰显出更加积极向上的一面,给观众带来更多的正能量。且与第一季不同的是,节目在开播的宣传时期,所弘扬的就多偏向于“家乡特色”“大情怀”“真挚感情”等与主流文化相切合的内容,节目第一期,全新唱作型新疆rapper那吾克热火力全开,一曲《儿子娃娃》获得网易云音乐破万的乐评,并在节目结束后获得“2019华语原创十大金曲”,歌曲被评为:“将中国民俗文化与说唱音乐做结合,以新疆方言中的‘男子汉’寓意,讲诉自己的音乐理念和生活态度。”而同为新疆歌手的艾热和来自四川的年轻歌手李佳隆合作的一首《星球坠落》,更是抢占了各大音乐软件的榜首,传唱度极高,歌曲中“想摘下星星给你 摘下月亮给你”等歌词一时间成为朋友圈,抖音等各大新媒体使用度超高的一组词句。《星球坠落》舍弃了从前观众对于嘻哈文化中的“diss”“叛逆”等印象,极尽甜蜜的展现对于伴侣的爱恋与深情,成为了2018年当之无愧的情歌金曲;此后艾热的一曲《乌云中》更加塑造出自身才华横溢而又温柔深情的正面社会形象。由此种种我们可以发现,当今时代主流文化对亚文化意识形态的收编,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途径,一是运用网络媒体的传播特性,对于亚文化的“越矩”行为大肆宣传报道,引发“道德恐慌”,使得亚文化人群发挥从众心理,利用舆论压力迫使亚文化进入主流文化的方阵,自行改变原有的“叛逆”和“抵抗性”行为,从而对青年亚文化进行消毒,收编;二是采取鼓励机制,选取亚文化角色中积极的一面进行报道,运用一种温和嘉奖的方式,鼓励亚文化人群回归主流文化的角色,进而运用“标签化”的方式,使得边缘化的人群逐渐走入主流化的“矩阵”,达到对青年亚文化的整合。
  5  “商品”的收编
  除了对亚文化的意识形态进行收编,主流文化还会通过商业化的手法對其进行整合。当今社会,我们已经进入到一个“消费文化”的时代,任何物质与精神,都将与消费挂钩,而大多数文化也已慢慢走入“文化商品”的超级市场,亚文化也无法逃脱这样的时代潮流。将亚文化与商品挂钩,使得商品更加拥有“情怀”与“个性”,而亚文化与消费的合作,也使得亚文化的宣传更加广阔,传播度更加宽阔,更加为人所接受喜爱,从而将亚文化这一小众文化纳入到大众文化的范畴。
  互联网的极速发展,拓宽了观众对于综艺节目的接受度与喜爱度,而伴随着观众对于网络综艺节目要求的不断提高,传统的娱乐节目已经逐渐失去观众的独宠,此时的媒体从业者们慢慢将视线转移到小众文化领域,以全新的内容亮相观众,从而使得像嘻哈、街舞、朋克摇滚等亚文化逐渐进入市场环节,借由互联网的宣传和综艺身份的包装,逐渐累积资本。
  2019年,《中国新说唱》虽已收官,但其浓厚的“说唱价值”却仍在发酵。爱奇艺自节目开播,就以付费VIP的方式增加粉丝对于选手的投票数,此外,节目火爆之后,吸引力大量投资商与赞助商的青睐,而爱奇艺顺势而为推出的嘻哈周边产品,也为节目的收益带来了不小的贡献,据数据显示,在观看完节目后,有近50%的观众购买了周边产品;除此之外,节目的火爆也助推的参赛选手自身的发展,以前活跃在“地下”的rapper选手凭借节目,往往收获超高额的经济利润和名气声望,他们之中有的被音乐公司签约,有的举办个人音乐会,演唱会,有的则获得更好的娱乐资源,进而参加多档综艺节目,收获更多数量的粉丝和人气;种种此类都在证明了《中国新说唱》的市场影响力。在大众市场层面,嘻哈文化从曾经的边缘化,到如今的常态化,各大音乐平台都将说唱榜单纳入到专门的一栏,嘻哈文化已成为消费时代中的一员。消费文化为亚文化“产品”赋予了特殊的意义,反观之,当一件商品被赋予特殊的文化意义的时候,则会带动更高的消费能力。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在亚文化的“越轨性”逐渐演变成商品的过程中,大部分风格失去了本意和价值,同时也就失去了抵抗性,当蔓延世界的商品经济把亚文化符号转化为利润丰厚的商品时,无疑也是在对亚文化进行收编。新的内容的创造与互联网的传播无可避免地和生产,消费联系在一起,从而必将削弱亚文化的抵抗力量,将其变为大众文化与主流文化中的一员。
  6  新时代潮流下的亚文化发展
  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技术革命为文化的多元发展提供了无限的可能,同时也为文化的整合带来了辽阔的空间,而天生拥有小众性的亚文化,也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它逐渐放弃了抵制阶级资本的政治意图;随着思想观念的转变和传播媒介的更新,使得亚文化与新媒介的关系变得更加密切。在后现代主义背景下,同时也受到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影响,亚文化越来越在新媒体产业、文化产业等领域扮演着重要的作用。通过不可避免的意识形态和商业收编,亚文化可以使边缘性社会群体释放出具有崭新意义的文化价值,从而滋生充满活力与创新的极具时代特色的青年亚文化风格,网络以其独特的包容性与开放性,使亚文化的类型开始转向多元,而它们不惧权威、追求特立独行的风格特点,一直都呈现出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商业反馈,而亚文化与主流文化的合作,己经在无形中推动了网络综艺越来越年轻化、创新化的发展走向。在青年亚文化以一个积极的姿态融入主流文化的同时,我们也期待着,当今世界的文化环境,能够以更宽广的胸怀,拥抱崭新的人类文明。
  参考文献
  [1]迪克·赫伯迪格.亚文化:风格的意义[M].陆道夫,胡疆锋,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4.
  [2]安迪·班尼特,基思·哈恩·哈里斯.亚文化之后:对于当代青年文化的批判研究[M].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年文化译介小组,译.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2012:27.
  [3]胡疆锋.亚文化的风格:抵抗与收编——伯明翰学派青年亚文化理论研究[D].北京:首都师范大学,200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20143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