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合并高血压与醛固酮肾素的研究进展 ?

作者:未知

  【摘要】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OSAS)的发病,通常与醛固酮肾素有关,在发病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同时,OSAS通常合并高血压等疾病,具有明显的流行病学及特点。同时,该病可表现为很多不同的中医证型,患者均会体现出不同的症状特点。研究表明,OSAS合并高血压,与醛固酮肾素也有着较大的关系。基于此,在临床治疗中,应当充分考虑到这些问题,采取合理有效的治疗方法,以提高疗效,促进患者康复。
  【关键词】OSAS;高血压;肾素;醛固酮;中医证型
  【中图分类号】R544.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ISSN.2095.6681.2020.3..03
  OSAS是一种比较常见的睡眠障碍性疾病,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和工作压力的不断增大,其发病率也随之提升。目前有很多研究表明,該病的发生通常和很多心血管性疾病因素有关,特别是高血压病,因此二者容易合并发生。不过,关于具体的发病机制,并没有完全明确[1]。现代医学研究证实,在OSAS合并高血压的患者中,其体内醛固酮肾素活性剂组成成分可能有所改变。中医研究方面也发现该病通常可体现出不同的中医证型[2]。所以,能以此为切入点展开研究,对OSAS合并高血压进一步深入认识和了解,从而为疾病的治疗提供依据。
  1 OSAS和醛固酮肾素的关系
  OSAS属于结构紊乱性疾病,在临床上比较常见的,中年及以上患者比较容易多发,男性发病率高于女性,老年患者由于咽部软组织松弛、咽旁肌肉脂肪沉积等,发病率会有所增加[3]。据统计,在年龄超过65以上的美国居民当中,OSAS的男性发病率约在28%,女性发病率约在19.5%。很多研究都表明,在OSAS的发病中,以夜间睡眠过程反复间歇性低氧状态的发生为主要的病理生理特征,而反复低氧复氧会对机体内分泌机制产生刺激,同时将醛固酮肾素系统激活。醛固酮肾素对于人体体液平衡、电解质平衡、血压稳定等调节方面的生理作用是不容忽视的[4]。其中,肾素对血管紧张素原发挥作用,使其转化为血管紧张素Ⅰ,继续受到血管紧张素转换酶的影响,形成血管紧张素Ⅱ,其与受体相结合,进而对醛固酮产生刺激,发挥相应的生理作用。
  OSAS患者由于上呼吸道反复塌陷,造成间歇性低氧,在动物模型实验中,均会提高醛固酮肾素水平。相关研究中,在低氧环境下放置大鼠7天,发现血管紧张素转换酶、血管紧张素Ⅱ及其受体水平均显著提高[5]。由于OSAS患者长期处于缺氧、复氧的交替状态,与单纯缺氧状态相比较,对机体交感神经兴奋会有更大刺激,进而促进肾小动脉收缩及肾血流量减少,从而过度激活醛固酮肾素。此外,肥胖的人发生OSAS的几率更高,主要是脂肪细胞在体内大量堆积,会对血管紧张素原直接分泌,进而对醛固酮分泌产生刺激[6]。
  2 OSAS合并高血压的分析
  2.1 OSAS合并高血压的流行病学
  OSAS在夜间容易发生睡眠结构紊乱、高碳酸血症、低氧血症等,进而出现相应生理病理变化,造成多脏器损害等。相关研究表明,OSAS和不同的心血管疾病之间,有独立相关性,其与高血压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7]。据统计,OSAS患者中合并高血压的患者约为50%左右,而高血压患者中合并OSAS的也有30%左右,特别是难治性高血压患者,发生OSAS的几率甚至能达到70-80%。相关研究表明,OSAS患者比普通人更容易患上高血压,因而也是出了家族史、体重指数、年龄以外的又一个高血压独立危险因素。如果患者每小时发生呼吸暂停低通气指数在5次以上,比5次以下的患者更容易患上高血压,而且随着次数的增加,高血压患病率也会提升。另外,难治性高血压患者发生OSAS的几率,比原发性高血压患者高出30%左右[8]。
  2.2 OSAS合并高血压的主要特点
  目前,很多研究都证实了OSAS和高血压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是高血压一个重要的危险因素。此类疾病具有很多特点,其实发生难治性高血压的一个重要因素,有超过一半以上的OSAS患者,在昼夜之间血压出现反杓型血压特点。此类患者血压水平会在夜间出现反复一过性增高,随着呼吸暂停,会表现为周期性升高,在呼吸暂停结束刚刚恢复通气时达到最高值[9]。根据OSAS严重程度,能够对高血压严重程度加以体现,患者合并发病,比单独[10]发病更容易出现靶器官损害,OSAS越严重,损害也越严重。在普通人中,交感神经为白天主导,迷走神经为夜间主导,所以昼夜血压会有节律变化,一般在上午6-10点,下午4-8点在最高水平,夜间血压通常比白天要低[11]。但是OSAS患者在夜间由于反复出现低氧、复氧的状态,过度激活交感神经,所以夜间比白天血压更高。相关研究表明,OSAS患者在夜间收缩压下降较低,且明显高于普通人。还有研究证实,这种血压改变情况,将会影响患者的生命质量。OSAS疾病严重程度,通常也会影响血压非正常情况的严重程度[12]。
  2.3 OSAS合并高血压的中医证型
  根据中医研究表明,OSAS合并高血压可能具有不同的中医证型,其中常见的主要包括痰湿证、血瘀证、阴虚证、阳亢证、肝火证、阳虚证等。其中痰湿证最为常见,主要症状表现是身体困重、形体肥胖、胸胁满闷、痰多色白、呕恶纳呆、脉象濡滑、舌苔白腻等[13]。痰湿的形成主要是由于津液运化失司凝聚,这一类症候要素的特点是黏滞重浊。一般是因为饮酒无度、过食肥甘,进而伤及脾胃。脾失健运,水谷精微不得输布,积聚日久,进而酿湿生痰。痰湿聚集会对气机正常运行造成影响,导致气机升降时常,痰湿在气道阻滞,进而出现夜间打鼾、呼吸暂停、反复憋醒等症状。另外,痰浊上扰、蒙蔽清窍,进而出现眩晕的症状。因此,痰湿是OSAS合并高血压的一种常见证型[14]。血瘀证也比较常见,症状表现通常有脉涩、结、代或无脉。眼周、齿龈、唇部、面部等紫黑。少腹急结、经期腹痛、月经紊乱、色黑合并血块等[15]。舌体瘀点瘀斑或舌质紫暗,舌下静脉曲张等。此外还有阴虚证,五心烦热、超热盗汗、舌红少苔、口干舌燥、耳鸣目眩、脉象细数[16]。阳亢证,膝软、腰酸、头痛、眩晕、五心烦热,以及健忘、耳鸣、失眠、心悸、脉弦细数、舌红少苔。肝火证,头晕头痛、舌红苔黄、面红目赤、口干口苦、烦躁易怒、脉弦细数等。阳虚证,畏寒肢冷、腰膝酸软、舌淡苔润、面目虚浮、夜尿频多、脉象沉迟等。   3 OSAS合并高血压和醛固酮肾素的关系
  3.1 OSAS合并高血压和肾素
  目前已有很多研究证实,高血压患者靶器官受损程度,将会受到肾素、醛固酮等因素的影响。不过,对于OSAS患者来说,其体内肾素水平的变化,在不同的研究中有着不同的结果[17]。例如,有研究表明在OSAS患者中,血浆醛固酮的水平上升,但抑制了血浆肾素的活性,因而肾素降低。还有研究提出,对于OSAS患者和非OSAS患者,血浆醛固酮水平及血浆肾素活性都没有明显差异,因而肾素水平没有明显变化[18]。但也有研究证明,OSAS合并高血压的患者,比单纯高血压的患者,其血浆醛固酮水平、血浆肾素活性都要更高。还有研究表明,对于OSAS合并高血压的患者,在排除了腰围、体重等混杂因素之外,呼吸暂停低通气指数和血浆肾素活性之间,有正相关的关系[19]。
  3.2 OSAS合并高血压和醛固酮
  血浆醛固酮水平如果提高,将容易引起体积膨胀、钠潴留等情况,使氧化应激、炎症反应等增加,对于高血压、内皮功能障碍、胰岛β细胞功能受损、胰岛素抵抗等都有促进作用。当前有研究表明,OSAS患者中,很多都合并高醛固酮血症,特别是合并难治性高血压的患者更加明显,同时OSAS严重程度也会影响血浆醛固酮水平[20]。相关研究显示,OSAS患者合并醛固酮增高症的几率约为20%左右。还有研究将难治性高血压患者,划分为OSAS低危与高危患者,对其24h醛固酮排泄量、血浆醛固酮水平、血浆肾素浓度进行监测,结果表明在OSAS高危患者中,发生醛固酮增多症的几率明显高于OSAS低危患者[21]。还有研究选取难治性高血压患者,对血浆24h尿醛固酮排泄量、血浆醛固酮水平、血漿肾素浓度进行监测,同时采取24h动态血压监测、多导睡眠监测等,结果显示近30%的患者有醛固酮增多症,近80%的患者有OSAS,而高醛固酮血症患者中,合并OSAS的患者则达到了80%以上[22]。
  因此,可看出OSAS和高血压之间存在密切联系,同时血浆醛固酮水平和OSAS严重程度相关。有研究发现,采取醛固酮拮抗剂、肾上腺切除术等方法治疗醛固酮增高症,能够使OSAS严重程度降低[23]。对于OSAS患者的治疗,临床上也建议将持续气道正压通气作为初始治疗方法。同时,除了这种治疗方法以外,还可使用醛固酮拮抗剂辅助治疗,或是对持续气道正压通气不耐受的高血压患者,也可采取醛固酮拮抗剂的方法替代治疗,均可取得良好的效果[24-28]。
  4 小 结
  综上所述,OSAS合并高血压的患者,对于醛固酮肾素均有着显著的影响,可以通过这些指标判定疾病严重程度。在治疗中注重对醛固酮肾素的控制,有助于疗效的提升。
  参考文献
  [1] 赵芳玉,王亮亮,赵红丽,等.糖尿病合并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疑难病例一例报告[J].新疆医学,2018,48(3):334-335.
  [2] 马文霞,刘芙蓉,杨丹蓉,等.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基因多态性与原发性高血压的研究进展[J].国外医学(医学地理分册),2017,38(2):207-210.
  [3] 张思颖.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相关性高血压疾病严重程度评估指标的研究进展[J].中国循环杂志,2018,33(4):411-413.
  [4] 宗 敏,李 强,马桂伶,等.持续正压通气对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合并难治性高血压患者血压水平的影响[J].临床心血管病杂志,2016,16(5):492-496.
  [5] 高振华,陈 辉,刘 伟,等.持续正压通气对高血压合并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患者血压的影响分析[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7,22(52):117-118.
  [6] 马艳丽,马晓虎.高血压合并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患者血浆儿茶酚胺、血浆醛固酮水平的相关研究[J].宁夏医学杂志,2019,41(02):46-48.
  [7] 任冬冬,杨敏华,李艳艳,等.持续正压通气对顽固性高血压合并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患者血浆醛固酮水平的影响[J].中国全科医学,2016,19(21):2493-2498.
  [8] 刘 朋,李秀芳,李 梅,等.高血压合并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与血浆醛固酮的相关性[J].新疆医学,2017,47(6):597-600.
  [9] 闫晓娟,赵 欣,李希平,等.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对肾素和醛固酮的影响[J].中国医刊,2016,51(5):30-32.
  [10] Elgin Baylor,Archie Dees,Mike Farmer.Study on the mechanism of hypertension caused by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hypopnea syndrome[J].Journal of Cardiovascular Rehabilitation Medicine,2017,26(5):478-482.
  [11] Pete Brennan,Guy Rodgers,Connie Dierking.Association of the renin-angiotensin-aldosterone system with an arrhythmia with a depressive state[J].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osomatic Disease,2018,24(6):18-21.
  [12] Dave Gambee, Ben Swain,Steve Hamilton. Effect of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hypopnea syndrome on blood pressure in patients with hypertension grade I after entering high altitude[J].Heart Journal,2017,16(5):58-61.   [13] Vern Hatton,Barney Cable.Correlation analysis between OSAHS and plasma aldosterone levels in patients with refractory hypertension[J].Journal of Integrated traditional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Cardiovascular and Cerebrovascular Diseases,2017,15(11):1351-1353.
  [14] Joe Quigg,Lamar Sharrar,Hal Greer.Research Progress of aldosterone in patients with Hypertension complicated with Arrhythmia [J].Journal of practical Clinical Medicine,2018,22(13):134-137.
  [15] 李明艳,朱理敏.醛固酮增多症与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的关系及治疗[J].国际心血管病杂志,2017,44(4):196-198.
  [16] 李舒承,王 虹,劉 超,等.不同部位心肌梗死急性期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变化分析[J].河北医学,2018,24(1):90-95.
  [17] 詹新林.高血压患者血浆皮质醇和醛固酮水平变化与肾损害的相关性分析[J].甘肃科学学报,2018,12(3):108-109.
  [18] 徐梦丹,戴秋艳.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在心房颤动发病机制中的作用[J].世界临床药物,2018,39(9):592-596.
  [19] 施叶萍,李婷婷,吴 莉.肾衰竭合并难治性高血压患者采用血液透析及灌注治疗方案的疗效观察[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7,14(19):2955-2957.
  [20] 王 瑛,奉淑君,王仲华,等.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的分子机制研究进展[J].中国医药科学,2018,8(11):47-50.
  [21] 侯珊珊,邓义军,穆根华,等.右美托咪定联合乌司他丁对急性主动脉夹层术后RAAS系统、凝血指标、氧自由基的影响[J].海南医学院学报,2017,23(19):116-117.
  [22] 雷胜红.1例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术后并发出血的护理[J].全科护理,2018,16(7):125-127.
  [23] 马文霞,刘芙蓉,杨丹蓉,等.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基因多态性与原发性高血压的研究进展[J].国外医学(医学地理分册),2017,38(2):207-210.
  [24] 袁会玲,张晓华,杨洪霞,等.血浆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活性与原发性高血压患者靶器官损害的相关性[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8,38(24):5889-5892.
  [25] 陈贵彬,张秀红.难治性高血压病人合并OSAHS与血浆醛固酮水平的相关性分析[J].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17,15(11):1351-1353.
  [26] 王 茜,闵新文,李东峰,等.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致高血压机制探索[J].心血管康复医学杂志,2017,26(5):478-482.
  [27] 魏 丽,周 超.RAAS系统在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合并原发性高血压发病机制中的作用[J].临床和实验医学杂志,2017,16(15):1513-1516.
  [28] 李明艳,葛 茜,李 华,等.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合并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的临床特征[J].中国循环杂志,2017,32(1):125-12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23994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