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家庭伦理电视剧的演绎对比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互联网时代下各种类型的电视剧受到了观众不同程度的追捧,近年来国产电视剧中的家庭伦理剧凭借高质量的演绎和高话题度再度引发热潮。韩剧作为韩国文化的标志性文化输出,在家庭伦理剧方面也有不俗的成绩。本文通过《小欢喜》和《请回答1988》两部作品,对中韩两种文化背景下的家庭伦理剧进行对比研究,同时对国产电视剧在制作上可以努力的地方提出见解。
  关键词:中韩;家庭;亲情;社会性;电视剧;制作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9436(2020)06-00-04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互联网与新媒体使用率的提高,中韩电视剧从制作质量参差不齐逐渐向精品化制作发展转变。网络媒体的兴起,给电视传播渠道的发展带来的不仅是机遇,也是挑战。[1]好的制作即使没有颜值优越的演员,凭借高度的艺术真实、接地气的艺术演绎也能迎接挑战,受到全民关注和讨论。在中国,以家庭伦理为题材的电视剧越过了以往婆婆妈妈的狗血剧情,近年来,《都挺好》《少年派》《带着爸爸去留学》等都开始深入讨论并刻画原生家庭、中年危机、亲子关系等契合人民生活、能够引发共鸣的现实题材。韩剧中的家庭伦理剧也不在少数,豆瓣评分9.7,被誉为“神剧”的《请回答1988》从播出就广受好评,怀旧风的演绎[2]使得这类电视剧具备了不一样的色彩。本文以《小欢喜》和《请回答1988》为例,对中韩家庭伦理剧的演绎进行对比研究。
  1 中韩剧演绎的共同特色
  电视剧《小欢喜》讲述了3个备战高考的家庭,在这个过程中涉及升学压力、亲子关系、成年交际、中年危机等在现实生活中普遍存在的问题。该剧一播出便引发了全社会的广泛讨论,剧本的精良和演绎的真实使得收视居高不下。
  《请回答1988》是2015年在韩国TVN有线台播出的电视剧,该剧主要讲述了1988年在首尔市道峰区双门洞居住的5家人的故事,描绘了温暖的亲情、邻里街坊小市民传统的爱情与友情。
  《小欢喜》和《请回答1988》两部电视剧虽然制作年代和地域都有所不同,但都属于家庭剧作,在许多方面都有其相似之处。
  1.1 饱满、丰富、真实、多样的人物角色设置
  《小欢喜》和《请回答1988》在整体的人物设置上有相似之处,两剧都设置了几个特点各异的家庭,基于不同的时代背景,较全面地反映了所处社会普遍存在的家庭关系。《小欢喜》中的方圆一家,家庭关系融洽,但是儿子方一凡是“学渣”,是全剧在升学方面最让人头疼的一个孩子,其表弟林磊儿的母亲去世,父亲不管不问,成绩优异但是性格内敛;乔英子是“学霸”,梦想上南大的航天专业,但是母亲有极强的控制欲,只希望孩子上清华,且父母离异,家庭关系紧张;季杨杨的父亲位列高官,到孩子高三才回来,与儿子之间有深深的隔阂,好在母亲温柔,在父子之间一直起着软化关系的桥梁作用。《小欢喜》的人物设置在初次登上屏幕时便收获了观众对角色贴近生活认可度的好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妈”的感叹迅速引起观众的共鸣。
  《请回答1988》中设置了5组家庭,父亲替人担保受骗、生活捉襟见肘的德善一家,哥哥中彩票暴富、有“奇怪”的父亲和“彪悍”的母亲的正焕一家,丧父、妹控、成绩优异的善宇一家,单亲家庭但是有个围棋天才的阿泽一家,以及父母疏于陪伴的东龙一家。家庭情况各异,反映了1988年的韩国属于70年代小市民[3]的家长里短和青春故事。
  1.2 亲情主导的情感趋向和充满正能量[4]的时代叙事
  亲情是家庭伦理剧主要涉及的情感元素,在《小欢喜》和《请回答1988》这两部剧中,亲情是主导的情感趋向,同时也涉及少年在青春期萌动的爱情和纯洁质朴的友情,长辈之间不需言说的友情、邻里情也在这两部剧中带给观众温暖治愈之感。《小欢喜》里不善言语、行事一板一眼的区长季胜利,作为“空降父亲”,会为了拉近与儿子的距离,主动体验他并不理解的儿子的爱好——赛车,而季杨杨在得知妈妈患癌可能会脱发之后,经过一开始的无助、慌张和不知所措,为了帮助妈妈一起战胜疾病毅然而然地剃了光头。韩剧《请回答1988》里,强势傲慢的姐姐宝拉参加了游行示威活动,在被逮捕之际,她的妈妈慌张地在雨中毫无逻辑地为她求情,全然不顾自己布满血迹的脚趾和淋湿的一身。与亲情有关的画面在两部剧中一直频繁出现,尽管表现方式不一,但是我们都能够感受到在这之间温情的流淌。
  一个是2019年的中国国产热播剧,一个是2015年的韩国本土剧,在描绘感人至深的亲情时,两剧都不忘通过点点滴滴的叙事来宣扬优秀的传统美德和时代追求的正能量精神,就连普通的对话也能让人悟出平凡生活中的真谛。[5]《请回答1988》里孩子的每日问候、邻里之间的相互尊敬体现了尊卑有序、以礼待人的传统美德,德善的爸爸会充满歉疚地向德善诉说“爸爸也是第一次当爸爸,我女儿稍微体谅一下”,让我们知道初为人父人母的家长们不为人知的小小苦恼。《小欢喜》里的童文洁对待已逝姐姐的儿子犹如亲生,把他接到身边细心抚养,面对刘静大把地脱发,她和宋倩会装作不知,但是细心地為她煲汤调养。大人与孩子之间有无数不同的纽带将他们相互联结,每一处联结都折射出平淡微小却动人的人性之光,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被它打动,受它影响,并为之思考。
  2 中韩两剧演绎的不同特色
  作为优秀的家庭剧,两者在人物设置、情感趋向等方面有其相似之处,但是受时代、文化、地域等的影响,也存在许多不同之处。
  2.1 指向性不同
  每一部电视剧的制作都有其目的,虽然作为家庭剧,《小欢喜》和《请回答1988》都重点刻画了亲子关系,展现了感人的亲情、友情、爱情等,但两剧在制作的指向性上有根本的不同。
  《小欢喜》聚焦的是一群面临高考的家庭,它通过高考季这样一个全民关注的热点来反映中国的教育现实问题,引发社会对家长教育问题、亲子关系等的讨论,具有一定的严肃性和教育性,[6]有很高的社会现实讨论度。电视剧展现了当代中国家庭父母和孩子如何应对高考这样一个人生的重要节点,同时更多地借由高考这样一个话题,延伸到家庭、婚姻、成长、职场等众多社会性文本[7]。它是家庭轻喜剧,但是在喜剧的表面下,更深刻地触碰到中国现代社会的成年人在亲子关系、家庭教育等方面不愿揭露但又囿于其中、倍感压力的教育和情感的怪圈。在满足大众精神需求[8]的基础上,电视剧将这样的痛点戏剧化而又合理地呈现出来,在引起共鸣的同时也能带动人们的思考,在某种意义上具备一定的引导和启发作用。中年危机、亲子隔阂、抑郁症等本应该是一个又一个沉重的故事,通过电视剧的特殊呈现,观众一开始会对这些在现实中确实存在的事表示唏嘘、抒发感慨,[9]激发对自身的哀怜,之后并不会有太多情绪沉淀,对观众来说,第二天依旧是要打起精神好好应对的一天。《小欢喜》将这种社会性焦虑搬上荧屏,目的不是强制地批判和警示,而是一次精神按摩,是对社会存在问题“启动”的软化模式。   《请回答1988》则与《小欢喜》不同,它并不是为了对社会问题进行一定程度的反映而制作的一部电视剧,并没有那么强烈的“社会性”,只是用细腻的镜头刻画了双门洞胡同里生活的5个家庭的故事,是对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韩国不起眼的小市民之间发生的一个又一个搞笑、感动、治愈而琐碎的生活日常的描绘。故事平淡,所述皆是鸡毛蒜皮,但是却是那代人所有青春记忆的再现和记录。
  2.2 电视剧文本的矛盾和冲突性的差异
  对家庭伦理剧来说,矛盾和冲突是剧情延展的必备条件。两部电视剧的文本在这一层面有明显差异。
  《小欢喜》中,宋倩和乔英子这对母女是剧中较为压抑的存在。母亲是严厉的物理老师,一心希望女儿上清华北大,有极强的控制欲,女儿是外人眼中乖巧懂事的“学霸”,但是并不想随母愿上清华,而是一心想着去南大学天文,平时与母亲的交谈也是小心翼翼。乔英子在宠溺的父爱和令人窒息的母爱间徘徊,数次与母亲发生歇斯底里的争吵,也数次激化了父母之间原本就僵硬的关系。在电视剧的后面,乔英子甚至以跳海相逼来逃离母亲宋倩的管制。长期失眠、无精打采,乔英子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最终被确诊中度抑郁。仅从这一个家庭我们就可以看出电视剧《小欢喜》存在的强烈的矛盾冲突,这种矛盾冲突是现代社会普遍存在的焦虑[10]、郁闷、烦躁等致郁的情感的体现,大悲大喜是观众感受冲突的直接表现。
  而讲述青春记忆的《请回答1988》没有强烈的对立矛盾的展现,用细节构建日常生活,人物之间不会有处于两极的情感对立关系,所有的情感渲染都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轻易就能触动观众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两部剧都运用了现实主义的写实手法,但是《请回答1988》所传递的情感更加温和、细腻和真实,[11]它产生的共情效应相对于《小欢喜》来说在情感的回馈上要平和许多。
  3 结语
  面对日益发展的电视剧市场,国产电视剧要作出改变,首先要贴近生活、符合实际、避免“假大空”。近年来的电视剧非常容易受到诟病、遭到“吐槽”,最常见且最为普遍的一个原因就是电视剧情节浮于表面,以吸引关注、制造颠覆性[12]来提高收视率,过分理想化,往往忽略了生活常识和细节。
  其次,电视剧要基于时代背景,进行文化的正能量输出。文化是包容的,传递的价值观是积极向上、富有正能量的,这是跨越民族、语言、国别的共同追求,也是艺术的永恒价值。中国作为有悠悠五千年历史的大国,拥有数不清的文化特质和传统美德,国产电视剧要充分发挥这一优势,在演绎电视剧主题的情况下,使中国优良文化以一种更加新奇、有趣的形式对外传播。[13]
  最后,国产电视剧可以与韩方在电视剧领域加强合作,相互借鉴。不同于中国电视剧经过完整的后期制作再搬上荧屏,韩剧是边拍边播,通过已播出的剧集获得受众反馈,进而对接下来的拍摄内容进行调整和改进。受众需求[14]成为韩剧制作周期内的重要一环。国产电视剧在考虑受众需求这一方面仍需作出改变,以艺人的人气、资本的推动为基础来制作电视剧并非良策,也非长久之道。电视剧产业之间若能进行资源的共享或互换,也是一种合作的新方式。双方既可以合作拍摄完成制作,也可以从两国角度出发,分开制作,不仅可以互相学习,还可以为优秀电视剧的发展拓展更多的思路。[15]
  《小欢喜》和《请回答1988》两部作品都是以家庭、亲情为主线,在共鸣点上前者是高考和教育,后者是青春美好,凭借不落俗套的剧情演绎和扣人心扉的话题呈现,都获得了良好的口碑。当前,电视媒体在向观众传递信息时,观众已经出现了审美疲劳的现象,电视剧市场同质化现象严重,缺乏创新性和原创性[16]已是沉疴。而这两部电视剧许多地方都劈开了朽木,摒弃以猎奇、低俗内容吸引眼球的方法,满足了受众的真正需要,在创作和演绎上都有了进步。
  电视媒介担负着一定的社会职责,作为极具社会舆论导向性的传媒介质,更要注重品质。[17]国产电视剧经过不断的发展,在现今互联网时代,粗制滥造、仅凭噱头来提升收视率的剧集早已经被淘汰。在网民言论自由,各大网站、公众号纷纷兴起的时代,[18]电视剧越来越注重口碑的传播。国产电视剧要做到收视和口碑齐丰收,不仅要注重经济效益,也要看到真正推动其发展的文化效益和社会效益。只有这样,电视剧产业才能不断发展和进步。
  参考文献:
  [1] 阮立,韩潇潇,王莹.美国华语电视发展状况研究[J].对外传播,2018(09):72-74.
  [2] 张路.中韩家庭伦理剧对比性研究——以《生逢灿烂的日子》和《请回答1988》为例[J].北方传媒研究,2019(02):83-85.
  [3] 孙悦.青春,请回答——2015年韩剧《请回答1988》解读与赏析[J].牡丹,2016(08):34-35.
  [4] 古晓磊.国产老牌综艺节目的困境与发展[J].艺术评鉴,2019(17):167-168.
  [5] 翟彩敏,郁子笛,张文娜,吴星炆,丁奕奕.艺术电影中的江苏方言文化传播[J].艺术评鉴,2019(17):171-172.
  [6] 阮立,沈浮郡.东北抗战的史诗呈现——评电视剧《东北抗日联军》[J].当代电视,2016(01):38-39.
  [7] 陈守湖.互联网语境下社会性文本的镜像呈现——以电视剧《小欢喜》為例[J].中国电视,2019(12):29-33.
  [8] 尤旖芸.传播学视阈下庄子生态美学思想在慢综艺中的体现[J].大众文艺,2019(14):178-179.
  [9] 杨思怡.从大众传播角度分析标题党现象[J].大众文艺,2019(15):194-195.
  [10] 刘昕瑶.匿名社交软件对大学生社交活动的影响[J].大众文艺,2019(15):255-256.
  [11] 张文超,刘沫潇.从韩剧《请回答1988》看电视剧与跨文化传播[J].西部学刊,2017(02):34-36.
  [12] 万丽唯,阮立.颠覆性的满足:爱情类网络自制剧的受众研究[J].新闻知识,2018(08):42-45.
  [13] 阮立.美国华语电视经营发展研究[J].戏剧之家,2018(32):98.
  [14] 尤旖芸.基于受众角度探究国产电影的发展方向——以《我不是药神》为例[J].戏剧之家,2018(31):57-58.
  [15] 王莹.国际传播背景下美国华语电视节目研究[J].戏剧之家,2019(16):89-90.
  [16] 朱可璇.真人秀电视节目公益元素运用分析——以《白钟元的小巷餐厅》为例[J].戏剧之家,2019(30):107-108.
  [17] 熊瑛,黄同予,刘倩,王倩,陈泽郡.受众视角下的经典影视作品翻拍现象[J].艺术评鉴,2019(17):163-164.
  [18] 阮立.新闻、数字公民与数据监控[J].东南传播,2018(08):75-77.
  作者简介:袁宇晶(2001—),女,江苏泰兴人,南京林业大学本科在读,研究方向:电视剧产业。
  指导老师:阮立(1987—),男,江苏南京人,研究生,博士,南京林业大学广告系讲师,研究方向:国际传播。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24022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