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对湖北产业经济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 要】 湖北受新冠疫情影响巨大,经济恢复会晚于全国。预计一季度湖北GDP无法实现正增长。本次疫情对湖北第三产业影响最大,第一、二产业次之。包括汽车产业在内的部分产业值得关注。
  湖北受新冠疫情影响巨大,总体看,疫情会对湖北第一、二产业供给侧造成冲击,对第三产业需求侧形成挤压。
  一、疫情对第一产业的影响
  湖北是农业大省,2019年湖北农林牧渔业总产值6681.9亿元,增长了3.3%,比上年提高0.2个百分点1。疫情发生在气温较低的春节期间,本不是农忙的时间。随着2月下旬春耕的开始,疫情的影响开始突显。2月27日,湖北疫情防控指挥部发文,明确疫情防控和春耕生产两手抓,尽可能减少对春耕生产的影响。3月5日,农业农村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提到湖北的农资供应有难度,已成立农资保供专班,动员全国的力量来保障湖北的春耕农资需求。我们预计疫情影响有限。疫情对全省畜牧业影响较大,家禽和生猪的饲料及后续销售都遭遇运输难、运输贵问题。
  二、疫情对第二产业的影响
  2019年全省工业经济高开稳走,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7.8%,高于全国2.1个百分点 1。2019年湖北外贸依存度仅为8.6%1,对比全国的外贸依存度为32.5%[1]。可见湖北经济外向度极低,产业链以区域性产业链为主。究其原因,湖北的工业生产主要处于产业链中上游,价值链中低端,无法直接出口。
  汽车制造业:汽车制造业是湖北的第一大支柱產业。东风集团及相关企业已在武汉形成相当规模的汽车产业集群,比亚迪、吉利、上汽通用也在武汉布局有工厂。全球前20大零部件生产商中有一半以上都在武汉生产零部件[2]。除武汉外,襄阳的东风日产、十堰的东风小康、宜昌的广汽传祺,随州的专用车都形成了地区的产业集群。截止2018年底,湖北汽车制造业规上企业1482家,汽车产业主营业务收入6663亿元[3]。湖北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湖北规上汽车零部件企业有1300多家[4]。
  截止3月5日,东风日产、启辰、英菲尼迪已经复工了,东风本田(湖北三家工厂,产量占到49%)、神龙是预计在3月10日后复工[5]。疫情给去年本就不景气的给汽车制造企业雪山加霜,而且部分品牌轿车将湖北作为重要的销售区域,短期在供给和需求两端都受到冲击,同时也给产业链上的中小零部件企业带来很大的生存压力。根据国际商报的消息,本田汽车零件制造商F-TECH 已经决定用其在菲律宾的工厂取代武汉,以生产制动踏板。
  非金属矿物制品业:主要包括水泥制品、砖瓦、石灰和轻质建筑材料、玻璃及玻璃制品、陶瓷制品、耐火材料制品,属于高耗能产业。这些企业不仅受到复工难的影响,还受到运输范围的限制。比如湖北黄石的华新水泥,在华中和西南地区均有工厂。由于湖北多地已经对高速公路实行封闭,所以企业至少在短期内会减少在湖北的水泥产量。
  农副食品加工业:依托于湖北第一产业,农副食品加工业是全省部分地区的支柱型产业,比如著名的潜江小龙虾、恩施富硒食品等。这些企业虽然也面临复工难的问题,但疫情只减少了企业的库存,没有减少居民对加工食品的需求。企业会在复工后加紧生产,相应的损失能够得到弥补。
  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湖北是华中地区重要的石油和化学工业基地。“十二五”期间,石化行业经济总量保持年均19.4%高速增长。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928亿元,居全国第6位。对这些传统的化工企业,受疫情最大的影响是原料和产品的运输。尤其是已经开始的春耕是用肥高峰,全省的化肥企业在省内外(尤其是省外)的销售会受到影响。
  芯片产业:武汉两大芯片厂——长江存储、武汉新芯主打的存储器产品是电脑、手机等产品硬件配置升级的核心。两家工厂在疫情期间未中断生产,产品已经顺利通过特殊申请管道,持续正常出货[6],但已适当下调了一季度产能。因为产能扩充涉及到大量的设备采购、安装、调试,疫情期间无法得到相应的技术支持,所以产能扩充进度受到影响[7]。
  面板产业:武汉作为是面板产业聚集地,面板领域的国内三强企业——京东方、TCL华星、天马微电子均在武汉设有工厂。面板的生产制程特殊,生产线全年需不间断运行,且生产需在恒温恒湿的封闭中进行,给疫情防控带来很大的困难。根据IHS markit测算,湖北面板产能162.5K/月,估计疫情期间会减产一半。
  光通讯产业:作为全球最大的光纤供应链聚集区,武汉拥有全国五大光纤生产商中的两个——长飞光纤光缆、烽火通信。这两家企业在湖北的光纤预制棒产能占到全国的35%,全球的20%。算上荆州的凯乐科技,这三家企业的光缆产能占全国21%,全球11%。业内相关公司都有1-3个月的库存水平,所以短期影响有限。光纤作为5G建设的重要资源,行内整体向好,两家企业受到的影响是暂时的,长期经营不会受到影响。
  三、疫情对第三产业的影响
  湖北2019年实现第三产业增加值22920.6亿元,增长7.8%1。疫情对第三产业的冲击,自一月下旬持续整个一季度,预计还将延续到二季度。疫情对旅游、餐饮、住宿、交通运输、房地产销售等行业产生较大负面影响,而对“线上经济“和保险等行业则产生相对有利的影响。
  旅游、餐饮、住宿业:根据2018年一季度湖北旅游业收入983亿[8]推算,全省一季度旅游业收入损失在700亿元以上(考虑了1月20日前的旅游收入)。受到居家隔离影响,餐饮门店基本全部关门,一季度产值可谓断崖式下滑。全省住宿业中旅游饭店所占比重超过一半,疫情期间除被征用酒店经营有保障,其他酒店几近关门歇业。旅游、餐饮、住宿业的需求都有时效性,一旦损失,无法完全恢复。
  交通运输业:2019年一季度,湖北交通运输业经济增加值为671.72亿元,占一季度GDP 7.37%1。疫情期间,严格的交通管制使得全省客运和货运都受损严重。湖北运力恢复远远迟于全国,但解封后会很快恢复。
  房地产销售:2019年一季度湖北房地产经济增加值591.36亿元,占一季度GDP 6.49%1。房地产的销售和中介业务基本停滞。作为高周转行业,销售周期的延长会让房企资金回流变慢且增加房企的融资成本。预计全省房地产销售从二季度开始逐渐恢复。
  【注 释】
  [1] 来源:国家统计局
  [2] 《新冠肺炎对湖北的影响有多大》,商业周刊中文版
  [3] 《湖北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优势与挑战》,叶璿
  [4]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5]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等采访报道,撰稿人整理
  [6] 来源:国际电子商情
  [7] 来源:经济观察报
  [8] 来源:央视网
  【参考文献】
  [1] 《新冠肺炎对湖北的影响有多大》,商业周刊中文版
  [2] 《湖北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优势与挑战》,叶璿
  [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等采访报道,撰稿人整理
  作者简介:余琳(1966.9-),男,汉族,湖北潜江人,学士,主要从事银行前台业务。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26133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