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市13314例妇女宫颈筛查结果分析

作者:未知

  【摘 要】 目的:分析遵义市13314例已婚妇女宫颈癌筛查的结果。方法:收集13314例遵义市已婚妇女的宫颈筛查数据。结果:13314例受检者HPV感染率为9.40%,其中高危型HPV感染为92.33%;HPV感染类型依次为52型(24.78%)、16型(24.38%)、39型(9.35%)、58型(8.79%)及51型(8.71%);LCT、细胞DNA定量分析、HPV分型检测及阴道镜检查的阳性率分别为3.18%、6.99%、9.40%、56.89%,阴道镜检查的阳性率(56.89%)最高(P<0.05);其宫颈高级别病变的病理检出率分别为37.32%、38.74%、39.37%及41.17%(P>0.05)。结论:应重视遵义市妇女高危型HPV16、58、52、33及18型的防治;4种单项筛查的宫颈高级别病变病理检出率均较低,有必要进行联合筛查。
  【关键词】 遵义市;LCT;细胞DNA定量分析;HPV分型检测
  宫颈癌是目前唯一病因明确、可早期预防和治疗的恶性肿瘤。早期筛查对宫颈癌及癌前病变的诊断及治疗具有重要意义。目前“三阶梯”筛查模式已在国内达成共识,即先由宫颈细胞学和/或HPV检测筛查出宫颈癌高危人群,再行阴道镜下宫颈多点活检术,进行组织病理学诊断。但因各地区医疗诊断技术和经济水平差异,具体筛查方案尚无定论。2014年8月至2015年12月本院对13314例遵义市已婚妇女采用液基细胞学检查(LCT)、细胞DNA定量分析检测、人乳头状瘤病毒(HPV)分型检测及阴道镜检查病理学检查方法进行宫颈筛查,现将收集的数据总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4年8月至2015年12月在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妇科门诊及体检中心首次接受宫颈筛查且具有遵义市户籍的已婚妇女13314例。排除有异常阴道出血、急性生殖道炎症,既往有宫颈癌前病变和宫颈癌病史,接受过宫颈治疗及子宫全切除术患者。
  1.2 方法
  检查前1周内无性交、阴道上药、阴道灌洗及妇科检查史。所有受检者行液基细胞学检查(LCT)、细胞DNA定量分析检测及人乳头状瘤病毒(HPV)分型检测。任一项阳性时,行阴道镜检查。阴道镜检查异常时,取宫颈组织行病理学检查。
  1.3 统计学处理
  应用SPSS 22.0统计软件,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HPV感染状况
  13314例受检者共检出1251例HPV感染,HPV感染率为9.40%,其中高危型HPV感染1155例(92.33%),高危型HPV感染中831例单一型别感染、2种型别混合感染230例、3种及3种以上型别混合感染94例(P<0.05)。HPV感染类型依次为52型310例(24.78%)、16型305例(24.38%)、39型117例(9.35%)、58型110例(8.79%)及51型109例(8.71%)。
  2.2 单项筛查阳性率及宫颈高级别病变病理检出率比较
  LCT、细胞DNA定量分析、HPV分型检测及阴道镜检查的阳性率分别为3.18%、6.99%、9.40%、56.89%,阴道镜检查的阳性率(56.89%)在4种单项筛查中最高(P<0.05);其宫颈高级别病变的病理检出率分别为37.32%、38.74%、39.37%及41.17%(P>0.05)。见表1。
  3 讨论
  调查显示,我国妇女HPV感染率约20%左右,16、58、52、18、33为最常见的HPV感染亚型[1-2]。本文中13314例遵义市妇女HPV感染率为9.40%,其中高危型HPV感染率为8.68%,此数据均低于目前我国大中城市的相关文献报道。该结果是否与本地区已开展宫颈筛查多年、未进行HPV定量检测有关,尚难以确定。遵义市妇女HPV感染类型依次为52、16、39、58及51型。2009年章涛等[3]调查显示,遵义市304例妇女HPV感染亚型由高到低依次为16、52、58、18和11型。2010年杨誉佳等[4]报道,1786例遵义市妇女HPVl6型感染率最高,其次为51、18亚型。本文结果与此存在差异。综合本文和相关研究结果,提示遵义市妇女应重视高危型HPV16、58、52、33及18型的筛查。
  在LCT、细胞DNA定量分析检测、HPV分型检测及阴道镜检查4种单项筛查中,阴道镜检查的阳性率最高,这可能与阴道镜检查病例均为其他3项筛查阳性病例有关,与相关报道符合[5]。由于LCT为人工阅片,主观性较强,存在人为的检验误差,而细胞DNA定量检测由计算机阅片,HPV分型检测采用基因扩增技术仪器自动分析,因此,LCT诊断率低于后两者[6]。然而4种单项筛查的宫颈高级别病变病理检出率均较低,临床上需采用联合筛查,以提高宫颈高级别病变的诊断率。
  参考文献
  [1] 魏丽惠.HPV感染现状及在宫颈癌和癌前病变筛查中的意义[J].实用妇产科杂志,2017,33(02):81-83.
  [2] 徐晓娜,刘翔,于新娟,等.HPV分型检测在宫颈病变中的诊断价值[J].中國微生态学杂志,2019,31(08):955-959.
  [3] 章涛,娄雪玲,李彦,等.宫颈疾病HPV混合型感染的检测与分析[J].现代妇产科进展,2009,18(01):11-13.
  [4] 杨誉佳,徐敏,李欣.1786名妇女宫颈薄层液基细胞学与高危型人乳头瘤病毒DNA检测结果的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2010,25(11):1475-1477.
  [5] 李瑞敏,宋文月,段社教,等.TCT、HPV-DNA联合阴道镜检查在宫颈病变诊断中的应用价值分析[J].现代医用影像学,2019,28(06):1455-1456.
  [6] 余小琴,江蓓蕾,方勇.DNA倍体分析联合高危型HPV检测预测宫颈上皮内瘤变[J].中华妇产科杂志,2013,48(06):459-46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29177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