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心理护理对癌痛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干预效果

作者:未知

  【摘 要】 目的:研究分析在癌痛患者的护理中应用心理护理对其焦虑情绪以及抑郁情绪的干预效果。方法:选取2018年7月至2019年7月本院收治的80例癌痛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按照数字随机分组法将其平分为两组。观察组(n=40)在常规护理的基础上实行心理护理干预;对照组(n=40)采用常规护理措施。对比两组患者护理前后焦虑自量表评分以及抑郁自量表评分。结果:观察组患者与对照组患者护理前焦虑自量表评分以及抑郁自量表评分差异并不明显,不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护理后焦虑自量表评分以及抑郁自量表评分差异显著,统计学意义成立,P<0.05。观察组患者护理后的VAS疼痛评分与对照组差异显著,统计学意义成立,P<0.05。结论:癌痛患者在护理过程中应用心理护理干预能够明显缓解患者的不良情绪,有利于患者提高患者的护理依从性,更好地缓解疼痛症状。
  【关键词】 心理护理;癌痛患者;焦虑情绪;抑郁情绪;干预效果
  癌痛是所有癌症患者均需经过的一个极为痛苦的过程,也是绝大多数癌症的重要临床表现。尤其对于中晚期癌症患者而言,其发生癌痛的概率可达80%以上[1]。过度疼痛对患者的生活质量有着极为严重的影响,因当患者存在焦虑、抑郁等不良情绪,可阻碍其对疼痛感知的控制,简单来说,患者的不良情绪会加重患者的疼痛,过度疼痛同样会使患者的消极情绪加重,这种恶性循环需要及时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进行干预[2]。本次研究主要分析了癌痛患者的护理中应用心理护理对其焦虑情绪以及抑郁情绪的干预效果,以下为详细研究报告。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本次研究对象为2018年7月至2019年7月本院收治的80例癌痛对象,按照数字随机分组法将其平分为两组。观察组中,男患19例,女患21例,患者平均年龄为(53.14±6.12)岁,平均病程为(1.13±0.54)年,其中包含肺癌患者10例,肝癌患者12例,胃癌患者10例,结直肠癌患者3例,胰腺癌患者2例,其它癌症患者3例;对照组中,男患20例,女患20例,平均年龄为(53.56±5.98)岁,平均病程为(1.07±0.58)年,其中包含肺癌患者10例,肝癌患者10例,胃癌患者11例,结直肠癌患者3例,胰腺癌患者3例,其它癌症患者3例。本次研究符合医院伦理委员会要求,并通过审批。所有研究对象均通过影像学、细胞学、病理学检验等确诊;美国东部肿瘤协会一般状态评分(KPS)超过30分;均存在不同程度疼痛症状;预计生命时长大于3个月。两组患者均对本次研究知情且已签署研究知情同意书,经对比两组患者的一般资料差异并不明显,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可以进行对比研究。
  1.2 护理方法
  对照组患者采用常规护理措施,主要措施为:1)对患者的疼痛情况进行评估;2)根据医嘱给予患者相关止疼措施;3)建立疼痛档案;4)观察记录药物干预后患者的疼痛缓解情况。
  观察组患者在常规护理的基础上进行心理护理干预,主要措施为:1)建立相关护理小组,组员需包括心理咨询评估专业人员,由专业人员对患者的心理状态进行评估,并根据评估结果、家庭生活情况、认知能力、文化程度以及职业发展特点制定相关护理措施[3];2)加强与患者之间的沟通,及时舒缓癌症患者治疗过程中出现的不良情绪,通过讲述成功案例,帮助患者建立战胜疾病的信心;3)多倾听患者的主观感受,耐心细心地解答患者提出的问题,增强患者对疾病的了解;4)帮助患者建立轻松愉悦的治疗环境,通过此形式加强患者的心理暗示,提示患者的心理承受能力。
  1.3 观察指标
  1)通过焦虑自量表及抑郁自量表评价患者护理前后不良情绪的变化情况,焦虑自量表评分高于50分,则提示患者存在焦虑,SDS评分高于54分则提示患者存在抑郁,评分越高提示患者的焦虑、抑郁程度越重。2)通过视觉模拟评量表(VAS)对两组患者护理前后的疼痛程度进行评分,最高10分、最低0分,8~10分为持续的、剧烈的疼痛,同时伴随脉搏、血压等波动;6~7分为持续的、强烈的疼痛,需要用药才能改善;3~5分为持续的中度疼痛,会影响睡眠,用药后得到缓解;1~2分为间歇性疼痛,无需用药;0分为无疼痛。
  1.4 统计学方法
  将两组研究结果录入SPSS 18.0软件进行相关数据处理,计量资料行t检验,用(±s)表示,计数资料用百分比(%)表示,行χ2检验,P<0.05表示统计学差异成立。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护理前后焦虑自量表评分以及抑郁自量表评分比较
  观察组患者与对照组患者护理前焦虑自量表评分以及抑郁自量表评分差异并不明显,不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护理后焦虑自量表评分以及抑郁自量表评分差异显著,统计学意义成立,P<0.05。见表1。
  2.2 两组患者护理前后疼痛VAS评分比较
  观察组患者与对照组患者护理前VAS疼痛评分差异并不明显,不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护理后VAS疼痛评分明显低于对照组,统计学意义成立,P<0.05。见表2。
  3 讨论
  癌痛患者常伴随不同程度的心理障碍,且其可导致患者的生理机能进一步紊乱、免疫能力进一步降低,严重影响着患者疾病恢复以及生活质量,需要医护人员加强对该症状的关注与干预[4]。精神心理疗法也是癌痛患者治疗措施中极为重要的一项,有针对性的心理护理干预是该治疗方式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心理护理干预通过支持性暗示,通过科学性的语言与患者进行沟通,暗示其疾病有所好转;解答疾病相关问题[5-6];倾听患者内心深处的想法与顾虑,并及时进行心理干预;加强与患者之间的沟通等方式,调整患者的心态,帮助患者建立战胜疾病的信心,有助于提高其对癌痛的忍受能力[7-9]。
  本次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患者护理前焦虑自量表评分为(62.11±4.97)分、抑郁自量表评分为(62.34±5.34)分;对照组患者护理前焦虑自量表评分为(62.08±4.81)分、抑郁自量表评分为(62.22±5.26)分。观察组患者与对照组患者护理前焦虑自量表评分以及抑郁自量表评分差异并不明显,不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护理护理后焦虑自量表评分为(44.31±5.26)分、抑郁自量表评分为(45.33±4.36)分;对照组患者护理后焦虑自量表评分为(56.78±5.97)分、抑郁自量表評分为(55.64±5.62)分。观察组患者护理后焦虑自量表评分以及抑郁自量表评分差异显著,统计学意义成立,P<0.05。另外,经过护理观察组患者VAS疼痛评分从(8.73±0.62)分降低至(3.32±0.27)分,比对照组降低幅度大,统计学意义成立,P<0.05。提示,与单独常规护理相比较,加强心理护理更有利于改善焦虑、抑郁症状,减轻疼痛。
  综上所述,癌痛患者在护理过程中应用心理护理干预能够明显缓解患者的不良情绪,有利于患者提高患者的护理依从性,更好地缓解疼痛症状。
  参考文献
  [1] 王淑英,林晓娥,刘俊娥,等.集束化护理干预措施对癌痛患者的生存质量及心理状态的影响[J].河北医药,2016,38(17):2703-2705.
  [2] 李敏,安媛,张涛.规范化癌痛护理干预对癌痛患者焦虑、抑郁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2017,02(11):149-150.
  [3] 邓利秾,王羽,李坊铭,等.规范化护理干预对癌痛患者心理与生活质量的影响[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6,13(10):136-138.
  [4] Wang L,Zou T,Sun y,et al.Effect of nursing intervention on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with advanced malignant tumor [J].Journal of Bengbu Medical College,2017,42(04):532-535.
  [5] 刘萍,刘利,郑炜.全程疼痛护理干预对直肠癌癌痛患者负性情绪和服药依从性及爆发性疼痛的影响[J].中国肿瘤临床与康复,2018,(02):163-164.
  [6] 栗彦伟,王明琴.癌痛护理对39例癌症患者焦虑与生存质量的影响[J].河南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8,30(04):408-409.
  [7] 张怀英,周杨阳,杨柠溪,等.护理干预大剂量阿片类药物治疗晚期癌痛患者不良反应的效果评估[J].现代医学与健康研究电子杂志,2018,02(20):126,133.
  [8] 潘佳颖,童莺歌,柴玲,等.护理权限内非药物镇痛措施在癌症疼痛护理中的应用研究进展[J].护理研究,2018,32(22):3492-3495.
  [9] 成诚,华净.持续改进癌痛管理质量护理在癌症患者中的应用效果[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8,15(19):108-11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32178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