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牡丹亭》对女性情欲的认可和诗意书写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郭晓婷 冷纪平

  摘要:传统封建伦理道德回避女性情欲,女性是作为男人的财产而存在的。因此,在古代文学作品中,涉及性爱描写的时候,要么强调女性的美丽,把女性当成男性的凝视对象去创作;要么丑化女性情欲,将女性写成淫妇,强调女性情欲带来的灾难性后果。阳明心学盛行时期,虽然很多文人强调“情”的力量,但他们强调的实际上是男人的情欲。汤显祖在创作《牡丹亭》时,看到了女性情欲的存在,也从道德上肯定了女性情欲,还用诗意的文字美化了情欲。这种对事实的承认和尊重,是《牡丹亭》最为伟大之处,也是大量女性读者为之痴狂的原因。
  关键词:女性情欲 物化 伦理否认 美学认可 情死
  《牡丹亭》之所以是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并不仅仅是因为它用美丽的文字赞美了爱情,而是它冲破了封建伦理道德的限制,看到了女性情欲的存在并且尊重它,认可它,用诗意的语言描述它。正是这份尊重和爱护,使得《牡丹亭》问世之后,便拥有了很多女性读者,许多才貌双全的女子痴心于此,甚至付出了生命,她们实际上是在用生命酬报汤显祖的“作传”之恩。
  一、封建伦理道德对女性情欲的否认
  封建伦理道德对女性情欲持一种回避和漠视的态度。所谓“发乎情,止乎礼”,指的是男人的情欲,并不包括女人。早在周朝男人眼里,女人就是远比男人低劣的一个物种,甚至可以说是一件物品,一种财产,可以作为礼物随便赠送。
  比如,公元前562年,晋悼公兴师伐郑,郑国派人赠送女乐十六人及其他礼品给晋悼公以求和。晋悼公受礼后又以女乐八人赠送给功臣魏泽作为奖赏。这种做派并不局限于古代中国,近代西方也有类似的思想。伊格尔顿说:“女人是对立面,是男人的‘另一面’,她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是个有缺陷的男人,她主要被赋予一种否定男人基本原则的价值。”a女人未婚的时候是娘家的财产,婚后是婆家的财产。她就像一件物品一样被转让,被保存。年轻美丽,出身高贵,生儿育女就是这件物品最大的价值。这并非中国特有的现象,而是一个历史进程。“母权制的被推翻,那是女性的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失败。丈夫在家中也掌握了权柄,而妻子被贬低,被奴役,变成丈夫的奴隶,变成生孩子的简单工具了。”b
  至于女人自己是否喜欢结婚,是否愿意嫁给丈夫,这根本就不在封建社会的考虑范围之内。《礼记》云:“男女无媒不交,无币不相见。”c“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孟子注疏》卷七)一旦女人的情欲觉醒,她就有可能爱上丈夫之外的男人,这对婚姻的稳定性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威胁,也严重影响了丈夫的所有权。万一她偷情生下别的男人的儿子,这将是对整个婆家财产的偷盗。因此,封建伦理道德认为女人的情欲是非常危险的,封建男权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扼杀女人的情欲。
  “淫妇”是对一个女人的终极辱骂,宗族有权力杀死偷情的女人。“为了保证妻子的贞操,从而保证子女出生自一定的父亲,妻子便落在丈夫的绝对权力之下了;即使打死了她,那也不过是行使他的权力罢了。”(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所谓的“好女人”是没有情欲的,《礼记》对女子的管理严苛到不近人情的程度,就是为了防范女人产生情欲。“男女不杂坐,不同嗉希不同巾栉,不亲授,叔嫂不通问,诸母不漱裳。外言不入于阃,内言不出于阃。女子许嫁,缨。非有大故,不入其门,姑姊妹女子子已嫁而反,兄弟弗与同席而坐,弗与同器而食。”(《礼记正义》卷二)未婚女子不能见到年轻男人,已婚女子要和丈夫之外的男人保持距离,包括她们的兄弟。这一原则在明清两代贯彻得尤为彻底。不仅官方意识如此,连对民间女子的教育也时时刻刻渗透着对情欲的防范。“女子守身,如持玉卮,如捧盈水,心不欲为耳目所变,迹不欲为中外所疑。然后可以完坚白之节,成清洁之身,何者?丈夫事业在六合,苟非渎伦,小节犹足自赎。女子名节在一身,稍有微瑕,万善不能相掩。”d
  明代中后期以来,随着工商业的发展,市民阶层壮大,程朱理学信条受到质疑,社会各阶层开始正视情欲。上至明武宗、明世宗和张居正等统治阶级的代表人物对房中术的热衷,下至市井细民对春宫图、春药等色情用品的追捧,人们不再讳言自己对性的兴趣。阳明心学兴起之后,思想界中也有很多学者开始肯定人的情欲。李贽的观点相当有代表性:“盖声色之来,发于情性,由乎自然,是可以亢辖们慷致乎?故自然发于情性,则自然止乎礼义,非情性之外复有礼义可止也。”e李贽认为情欲是自然而且合理的。明代色情小说盛行,文人士大夫不以谈房中术为耻,《金瓶梅》也在这种社会思潮下诞生。但细读起来,这些色情小说在渲染性行为的时候,强调的是男人的感觉,并没有关注女人的感受。女人只有两种形象出现在色情小说里:一是被描绘成年轻美丽的性符号和性工具,承载着男性的凝视和情欲;二是被丑化成潘金莲那样的淫妇,因为不可遏制的情欲带来了灾难性后果。潘金莲因为淫荡,毒死武大郎,害死李瓶儿,直接导致西门庆丧命。这个人物的存在就是为了告知世人,女人的情欲多么恐怖,会导致家破人亡的可怕后果。从这两方面来看,色情小说作者对女性情欲的态度依然是否定和恐惧的。这种态度与封建伦理道德完全一致,只不过前者是描绘展示,后者是说教预防而已。
  二、《牡丹亭》对杜丽娘情欲的认可
  汤显祖与李贽为忘年之交,同何心隐关系密切。何心隐提出:“性而味,性而色,性而声,性而安逸,性也。乘乎其欲也,而命则为之御焉。”f热爱美色,热爱生命,是人的天性。人应该尊重自己的欲望,生命只是承载欲望的马车。汤显祖接受了何心隐对欲望的认可,同时提出了自己的至情论。他在《牡丹亭》题词里写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g这份情不是指纯粹精神领域内的感情,而是灵肉合一的情欲。更难得的是,大部分思想家在谈到情欲的时候,未曾有意识地分别男女,而汤显祖则以平等的眼光看到了女性情欲存在的合理性和独特的美感。
  《牡丹亭》里,汤显祖对女性情欲是认可的、尊重的。杜丽娘是大家闺秀,承受着那个年代所有大家闺秀都应该承受的封闭教育。汤显祖把情欲放在一个千金小姐身上,本身就是一种尊重的态度。看看同时代其他色情小说作者,有意无意地把淫妇的出身安排得很低微。比如潘金莲、庞春梅是奴婢出身,嫁人之后也只能做妾,而且不止嫁了一个丈夫。仿佛真正的千金小姐是同情欲不相容的,只有卑贱的女人才能当淫妇。换句话说,情欲和尊贵的身份不相容。就像《金瓶梅》里吴月娘和潘金莲吵架,骂道:

nlc20220513175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431313.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