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重庆空战中的郑海澄

作者: 王晓华

  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日本人,生下的孩子是混血儿。突然有一天,中日两国开战了,身在日本学飞行驾驶的孩子何去何从呢?应该是一个艰难的、残酷的抉择……   1944年1月19日,清晨,山城重庆大雾弥漫。白市驿机场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之中。飞行员郑海澄起得很早,他心里很着急,又是一个大雾天,又没法起飞。一连几天,常规的飞行训练都停止了。
  太阳出来了,云雾之中透出光来。郑海澄迫不及待地爬上战机,跃进座舱。机械师劝他:“再等等吧,等雾全部消散。”
  “不能再等了,等雾全部散去,日本敌机就有可能空袭,再说,这架飞机刚刚从修理厂出来,不试飞磨合,怎么能执行任务?”
  郑海澄毅然决然发动了战机,在跑道上滑行,越来越快,刹那,飞机的轮子腾空,越来越高,机腹下的轮子收了进去,翱翔蓝天……
  郑海澄,一个有着中国血统和日本血统的年轻人,生于1916年10月28日。
  父亲郑钺1906年留学日本攻读法律,追随孙中山参加同盟会,辛亥革命胜利后,回国在上海复旦大学任教,1919年应于右任之邀出任陕西靖国军一等秘书兼军法处长。1927年4月,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郑钺历任中央法官惩戒委员会秘书处机要科长、中央特种刑事临时法庭审判员、江苏高等法院第二特区分院检察官、山西省高等法院第一分院院长、福建省高等法院第一分院首席检察官、江苏省高等法院第二特区分院首席监察官等职。抗战爆发后,他留守上海租界“孤岛”坚持执法,不畏汪伪集团的恐吓,拒绝与日军合作,拒绝出任伪司法部长。
  郑海澄的母亲木村花子也是位了不起的女陛。1911年她在东京认识了还只是穷学生的郑钺,支持他从事反清革命,婚后她不顾家人反对,随郑钺来到了中国,并取了个中国名字叫郑华君。
  1936年,20岁的郑海澄和18岁的弟弟郑南阳联袂赴日本留学。海澄进名古屋飞行学校学习飞行。该校创办于1913年,是一所民营航空学校。三个月后,郑海澄在掌握了一些简单的飞行原理和操作技术后,于同年12月毕业。之后,他又留在日本继续深造。其弟南阳在东京成诚学院学习日语,准备报考医学院。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很快演变成中日间的全面战争。身处敌国的郑海澄兄弟,在日本人眼中突然成为敌人,他俩受尽日本人的欺辱与谩骂,决心回国参加抗战,保卫祖国。但日本政府严禁中国留学生回国,尤其是学习飞行的学员更被严格控制起来,郑海澄等也遭到“同学”监视。幸亏其母术村花子和亲戚帮忙,以重金买通一名经常往返日本的船长。木村花子赴日探亲,带着孩子和亲朋去郊游野餐,其间海澄将平时骑的摩托车借给那位负有监视任务的“同学”,之后只身混入了那艘轮船,于10月初到达上海。
  11月上旬,中国军队在淞沪前线失利,日军占领上海。新婚不久的郑海澄去了香港,转道昆明,报考国民政府空军军官学校。空军军官学校就是原来的笕桥中央航空学校,由于淞沪前线中国军队的败退,该校奉命西迁,辗转到柳州,后来又到昆明。郑海澄报名入驱逐机科学习战斗机驾驶,目的就是要在蓝天上与日本飞机进行格斗。
  其时,国民政府对飞行学员的资格审查特别严格,郑海澄是从日本归来的,而且又有日本血统,对他的甄别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且波折颇多,迟迟不予批准。为此,郑海澄非常痛苦,但拳拳爱国之心,使其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直到1941年,他才终于被批准进人空军军官学校第十一期驱逐机科学习。毕业后先后奉派到空军第26中队、第3大队第32中队、空军第4大队第24中队担任飞行员,多次执行重要任务,升至中尉三级。
  郑海澄投身抗战,留下了远在上海的双亲和弟妹,还有在娘家的妻子程氏和1岁多的儿子国基。他的二姐郑苹如为中统刺杀大汉奸、汪伪特务头子丁默邮而牺牲。父亲郑钺因丧女之痛,心情悲痛,身患癌症,终于1943年4月8日逝世。
  弟弟郑南阳在一次外出时,遇到日本兵在马路上戒严。他用日语与对方交涉,说自己是个医生,有病人需要他出诊,请准予通过。这时来了个日本军官,见郑南阳一口流利的日语,很高兴地说,现在日本军队正需要像他这样的人去做军医。郑南阳心里很害怕,于是去了反战人士花野吉平处商量对策,花野最后将郑南阳送到沈阳躲避了一阵。等风声过去,郑南阳才秘密返回上海,他也帮助中统搜集情报,为抗战默默贡献一份力量。
  镜头又拉回1944年1月19日。, 郑海澄驾机上天不久,四周的云层又涌了过来,绵绵密密、重重叠叠地将他的飞机包裹起来。飞机在浓云中颠簸、摇晃,郑海澄紧握操纵杆,努力保持飞行的高度,挣扎前行。突然,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新修不久的发动机突然在空中停了他试图重新发动,却没有成功。危急之中,他只得牙一咬、心一横,冒险迫降。待飞机钻出云层,已经接近地面,他再拉操纵杆,但一点反应都没有,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机头触地,燃起熊熊大火。郑海澄被人从机舱里救出时,已经身亡。
  烈士的遗体埋在重庆黄山航空烈士陵园第54号穴。
  郑海澄离世后,郑家的日子更为艰难。儿子国基才两岁左右,外婆把他送回上海奶奶家抚养,妈妈离他而去。幼时的小国基因营养不良身体瘦弱,个子又小,和奶奶、表姐生活在一起。他不敢出去和别人家的孩子玩,成天呆在家里。奶奶就经常给他讲岳飞抗金的故事听,并说:在日本只有最优秀的青年才能参军报国,为国家做贡献:你的爸爸是一个军人,他也是最优秀的人。
  7个月后,即1944年8月7日,郑海澄的战友,他姐姐郑苹如曾经的恋人、时任空军第5大队副大队长的王汉勋,也不幸殉职。
  1944年6月,日军发起长衡会战。很快长沙失陷。从6月22日起,日军主力包围了衡阳,守军在军长方先觉的指挥下,顽强抵抗,到8月上旬已经弹尽粮绝,能够吃的东西包括草根、树皮都吃完了,饥饿的士兵有的甚至拿不起枪来。他们每时每刻都盼着援军和空投物资。8月7日上午,王汉勋偕同队副唐元良、通讯长吴之骅等,由云南需要驾驶运机到湖南衡阳上空,给守军投送紧急补给弹药和粮食。至湖南芷江县属绥宁上空,因天气骤变,视线不明,飞机撞山失事,王汉勋等不幸殉职。奉颁三等宣威奖章、六等云麾勋章,追认空军上校。时年32岁,生前有战功6次。
  迭经丧女、丧夫、丧子之痛的木村花子后赴台湾。1966年1月5日,80高龄的木村花子在台北与世长辞。蒋介石赠送的挽联上有“教忠有方”四个大字。
  有人这样评价郑家:郑钺守节,苹如尽忠,海澄成仁。郑母明义。一门忠烈。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