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陈明仁起义部队叛逃风波

作者: 整理/王中天

  1948年7月,蒋介石派程潜回湖南任省主席,目的是为了借助他在湖南的声望,削弱桂系势力,避免白崇禧将华中与广西老巢连成一片。
  10月,陈明仁到武汉任国民党军第一兵团司令。不久,白崇禧便将陈明仁的第一兵团调往湖南,想利用这名原守四平的名将控制湖南局势,并利用他来牵制程潜。
  1949年2月18日,陈明仁一到长沙,便拜访了程潜,并出示了蒋介石命他监视程潜的密令,表示“愿意听从指挥”。原来,1923年,程潜在孙中山陆军大本营讲武学校任校长时,陈明仁前去投考,被破格录取,二人师生之谊甚是深厚。
  
  一、虽然程潜、陈明仁通电起义,但事情远未结束
  
  湖南地下党通过多次做工作,认为策动程、陈二人起义的时机已经成熟,便动员程、陈二人写个“备忘录”,正式向中共表明态度。程潜二话没说,即撰写了备忘录,并在上面签字。陈明仁怕泄露秘密,又担心中共忘不了四平的旧账,没有在“备忘录”上签名。
  6月30日,毛泽东收到“备忘录”后,马上电示四野,陈兵湘鄂边境,以策应湖南局势,同时选调袁任远、李明灏二人赴武汉,参加湖南解放工作。程潜当讲武学校校长时,李明灏是教育长,二人共事多年,关系非同一般。那年陈明仁投考,本已过期,也是这个李明灏报告程潜后,陈明仁才得以录取。
  7月4日,毛泽东亲笔复电程潜:“只要决心站在人民方面,反美、反蒋、反桂……敝方均能谅解……”
  程潜接到毛泽东的复信,十分振奋,表示要“坚决按毛主席的指示去做。早日实现和平”。这时国民党方面已经有所觉察,敦促程潜到广州任考试院院长。程潜婉言谢绝后,于7月21日,离开长沙,远赴邵阳,以暂避风声。
  关于陈明仁不在“备忘录”上签名,又不断高唱反共调子的情况,毛泽东说:“当年陈明仁是坐在他们的船上,各划各的船,都想划赢,这是理所当然的。我们会谅解。只要站过来就行了,我们还要重用他。”
  中共地下党组织派去的谈判代表也再次重申我党“既往不咎”的一贯政策。这一切,让陈明仁安下心来,明确表示说:“起义大事,绝不变更。”
  7月中旬,白崇禧曾制定了“破坏军事设施和铁路、桥梁的实施计划”,要炸毁长沙的生产、生活设施。27日,白崇禧退到衡阳后,再次命令陈明仁将新墙河至渌口间的14座铁路桥炸毁,限30日完成。这些命令,陈明仁都没有执行。
  国民党方面感到不对,加紧拉拢陈明仁。7月30日,正式任命陈明仁为湖南省主席和湖南绥靖总司令部司令。8月1日,又派国防部次长黄杰、政工局长邓文仪这两个陈明仁的黄埔同期同学,携带重金和蒋介石的亲笔信去游说陈明仁。黄、邓二人走后,陈明仁有些犹豫,明确向中共提出“希望保留兵团司令职位”。
  8月3日,程潜致电中共方面,提议设立中国国民党湖南人民军政委员会,由他领导;设立中国国民党湖南人民解放军司令部,由陈明仁领导。虽然这两个机构的名称实在不伦不类,可毛泽东还是复电程潜,表示同意。
  眼看大功告成,可8月4日上午风波又起。这天的《湖南日报》刊发了“湖南十万军队放下武器,向傅作义看齐”的头版消息。新闻记者显然没搞清起义、改编、投降几个概念中的区别。陈明仁看完报纸,勃然大怒:“长沙仗还没打,怎么能与北平相比呢!”
  正在这时,去四野谈判的代表回来了,他们把接管长沙市的和谈草案6条递给陈明仁。陈明仁看后,马上也提了6条,内容包括:暂不交出岳麓山、暂无法配合作战、推迟交出省政府、推迟整编等。
  李明灏与中共其他代表紧急磋商后答复陈明仁,除“不交出岳麓山”一条外,其余中共方面均能接受。
  当日下午,程潜、陈明仁等30多名国民党军政要员通电起义。接到起义电,毛泽东致电嘉勉:“诸公率三湘健儿,脱离反动阵营,参加人民革命,义声昭著,全国欢迎。南望湘云,谨致祝贺。”
  虽然程潜、陈明仁通电起义,但事情远未结束。接下来,就掀起了一场起义队伍叛逃的风波。
  
  二、白崇禧策反,陈明仁虽然没闲着,可已经控制不了部队,长沙起义部队叛逃大半
  
  白崇禧得到程、陈长沙起义的消息,简直气疯了。程潜起义,在他意料之中,但自已待陈明仁不薄,是自己在其落魄之际,拉了他一把,可陈明仁却忘恩负义,几乎把他推入了绝境。因为长沙陷落,使白崇禧的“湘赣防线”不攻自破,衡阳直接暴露在解放军面前。
  白崇禧是有名的“小诸葛”,他迅速采取了三条措施:一是于8月5日、6日两天,连续派飞机对长沙、湘赣、邵阳等地进行轰炸和扫射,抛撒传单,进行策反。二是急调黄杰任第一兵团司令,收容该兵团叛逃的官兵,重新组建第一兵团。三是令第三兵团副司令王景宋指挥第二三六师和第一七六师,由衡阳向邵阳及其东北地区疾进,以挽救湘西危局。
  白崇禧投下的那些传单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其主要内容是诬蔑中共方面假和平,真战争,程主任和陈司令已被“共匪”拘禁,林彪就要打过来,缴第一兵团的枪,如此等等。传单上还列出了升官加爵的筹码:“有带一连官兵到衡阳报到者,见官加一级、赏银洋500元;带一营官兵到衡阳报到者,见官加一级,赏银洋1000元;第一兵团警卫营长能把陈明仁挟持或处死,可官晋三级,赏银洋1万元……”传单最后还指明,叛逃的队伍应向衡阳方向汇集。
  国民党第一兵团系湖南和平起义前夕新近组建,其官兵与陈明仁并无深远的历史关系,再加上陈明仁通电起义前并未与部将通气,第一兵团的将领没有一个在通电上签字,下层官兵更加不明真相,看了传单都信以为真。
  4日下午,程潜的侄子,副师长程杰来到师部,发现师部已经乱成一锅粥。师长曾京见他来了,指着一张报纸说:“‘程潜、陈明仁将军率部无条件放下武器,投向人民’,这是怎么搞的!让我怎么控制队伍!”
  参谋们也议论纷纷:“程主任和陈司令都被共产党扣押了,几天来下落不明。共军要缴我们的械……”
  程杰感到事关重大,急忙赶去长沙,找程潜和陈明仁汇报情况。曾京也安慰师部人员,不论什么情况,都要等程杰回来。
  程杰回到长沙警备司令部时已是晚上,整个城市一片漆黑,白崇禧炸毁了长沙的供电设备。“部队快乱了,飞机撒传单,特务造谣,还有报纸上说我军投向人民……”程杰通过密码电话对陈明仁说。
  电话那头,陈明仁的声音很奇怪,似乎非常小心:“你快回去,代表我给各军、师长打电话辟谣。”
  “这样恐怕不行,司令必须火速发出告官兵书,或亲笔写信给各军、师、团长,才能安定军心。”
  “今晚来不及了,我尽量快一点按你的建议办。”
  程杰对陈明仁的答复很不满意,情况如此危急,一分钟也拖不得啊。可他不知道,在陈明仁接电话的时候,他身边也出了大乱子。警卫兵团部的那个团,被团长吴祖伯拉走叛逃了。这是第一次大规模叛逃的开始。
  程杰刚回到自已的部队驻地,就听到激烈的枪声。经查明,是军部在袭击二营阵地,二营被迫自卫还击。很明显,军部也要叛逃了。事后,程杰才知道第一○○军军长杜鼎下令将张汉辉团夹在军部直属队中间,向南开进,自已这边一打,张汉辉乘机将部队拉上山,脱离了军部。
  枪声未息,军部情报科长毛世厚打来电话,急匆匆地说:“良公(陈明仁)受了共产党的骗,签完字就被软禁了。警卫良公的吴团长听说良公被扣,4号晚上就把全团拖跑了。熊新民副司令官代表良公与中共谈判,他看到情况不妙也跑了。驻湘潭、湘乡的七十一军也是4号晚上逃跑的。您也快跑吧!”
  那边军长杜鼎接过电话,说:“不是我们不愿跟司令官走和平之路,而是共方太不讲信义,扣押了陈司令。4日的《湖南日报》说我们无条件放下武器,这不是要我们缴械吗?投降的事我是不干的!队伍一定要拉走。”又命令程杰立即率部南开。
  程杰急忙辟谣,还没说两句,对方已经挂断电话。
  陈明仁虽然没闲着,可已经控制不了部队了。8月7日,他发表了《告全体起义官兵书》揭穿各种谣言,号召一致奋起奔向光明前途,造福桑梓,且勿误入歧途,受骗上当。但仍无法阻止属下倒向白崇禧。8月7日,长沙起义部队已叛逃大半,南逃部队包括十四军军部和十师、六十二师及六十三师1个团,共6个团,七十一军军部及八十七、八十八两个师共6个团,一○○军及军部十九师3个团、一九七师1个团,共4个团。总计4万余人。起义通电中所列30多名将领大部叛逃。
  
  三、陈明仁无力回天,与程潜联名致电林彪,要求四野出兵弹压叛乱
  
  一向自负的陈明仁受到了重重一击。他知道单凭自已已经无力回天,于是,7日夜,与程潜联名致电林彪,要求四野出兵弹压叛乱。
  林彪、邓子恢、肖克、赵尔陆等四野首长当机立断:以第四十九、四十六、四十军和二野第十八军迅速追歼和争取叛军。林彪等人虽然对陈明仁在谈判过程中优柔寡断、要官要权略有微辞,但此时帮助陈明仁摆脱困境却毫不含糊。
  追歼作战迅即展开。8月9日,天降大雨,天地难辨。四十六军一三六师经过强行军,截住叛军一部。
  10日继续追击。到了晚上,一三六师在笙塘铺附近与敌人遭遇,师长曾雍雅、师政委徐光华判断对方仍是长沙叛军,于是决定围歼敌人,随即进行部署,展开了兵力。不料,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敌人却先发动了反攻。虽然敌人的反攻被打退了,但通过敌人的攻防有序,火力也不弱,可判断出与以往所遇敌人不同,与前天追上的那些仓皇而退的叛军更不可同日而语。
  我军很快查明,一三六师面对的不是长沙叛军,而是白崇禧的主力部队之一的第四十八军。更危险的是一三六师附近没有我军部队可以增援。敌四十八军军长张文鸿本想趁机吃掉我一三六师,但由于我军及时调整了部署,敌人的阴谋没有得逞。
  12日,四十九军取得追歼敌九十军暂一师的胜利。军长钟伟不等林彪批准计划,便令一四六师乘胜向永丰、界岭方向追击,一四五师随后跟进。这时,白崇禧的主力第七军已进至永丰、界岭以南地区集结,准备迎接长沙叛军,反攻追击的解放军。林彪本来不愿意让叛军与第七军会合,无奈叛军跑得太快了,解放军追上他们已经不太可能。
  四十九军的一四六师由于追击过快,在永丰西南的青树坪、界岭一带与敌七军打起了遭遇战。仗打得十分激烈。第七军是白崇禧的王牌军,16日,白崇禧得知第七军的正面不过是万把人的一个师,便决心吃掉对方。他命令部队从四面围攻,师长王奎先指挥一四六师广大官兵拼死抵抗,战至黄昏时分,我救援部队赶到后,一四六师才冲出包围圈。这一仗,一四六师元气大伤,牺牲1000余人,负伤2000多人。
  救回一四六师后,追歼长沙叛军的作战结束。四野转入休整的同时,开始着手集中精力对起义部队进行整编。
  叛逃事件发生后,陈明仁心里十分不安。他写信给程潜诉说衷情,程潜亲笔回信慰勉,劝他不必介怀。8月13日,林彪、罗荣桓等人来电称:“近闻部属中,有一二执迷不悟,从中策动哗变。此并无损于将军之功勋,更无从影响大局之胜利,徒陷彼等自身于绝路耳!切勿因此事焦急。”陈明仁接电后,感到极大的安慰,更决心为全国的解放贡献力量。
  参加湖南起义的部队在8月4日通电发表之前,共有7.7万人,平叛之后只剩下3.6万人,还不到原来的一半。经过双方和谈代表商定,陈明仁部于8月14日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陈明仁为兵团司令员,李觉、魏镇、傅正模、唐生明、王劲修为副司令员,仍保留3个军9个师的建制。
  8月9日,林彪、邓子恢致电陈明仁,请其率部自长沙地区东渡湘江至浏阳、醴陵地区休整。9月29日,四野总部再次致电中央军委,鉴于现有人数,建议将陈明仁兵团改编为1个兵团2个军6个师。此时,程潜、陈明仁均已赴京参加第一届政协会议,毛泽东当面征求陈明仁的意见,陈明仁表示同意。
  10月20日,四野前委根据中央指示,正式下达整编命令,将陈明仁部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1兵团,司令员陈明仁,政委唐天际,文建武、王劲修、傅正模、唐生明、魏镇任副司令,参谋长由文建武兼任,政治部主任方正平。下辖五十二、五十三两个军。五十二军由王劲修兼任军长,杨树根任政委,下辖二一四、二一五、二一六三个师。五十三军由彭杰如任军长,王振乾任政委,下辖第二一七、二一八、二一九三个师。
  叛军的最后结局是:第一兵团所属第十四军军长成刚,第七十一军军长彭锷,第一○○军军长杜鼎,原第一兵团副司令熊新民、刘进等,先后率部分师、团叛逃到邵阳、湘乡、衡阳等地,与参加起义的第一兵团所辖六十三师和湖南省保安司令部第一、二、三师发生多次战斗,双方伤亡数百人。许多叛逃的低级军官和士兵,自动脱离叛军逃回长沙,参加到起义部队中。同年10月,成刚部被我人民解放军在武冈县附近全部歼灭,熊新民与杜鼎所率叛军,亦被人民解放军在广西龙州附近大部被歼,并活捉了熊新民及七十一军副军长鲍志鸿等高级军官。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