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唐守正: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首席科学家

作者: 王伟新

  唐守正,湖南省邵东县人,1963年毕业于北京林学院林业系,后考取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硕士研究生,1985年获北京师范大学概率统计专业理学博士学位,同年赴加拿大新布瑞斯克州立大学博士后工作站, 1995年增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他长期从事森林经理、林业统计及数字模型计算机技术在林业中应用的研究工作,是我国森林经理和林业数学领域的学科带头人,主持或主要参加完成的科研项目多次填补国内空白和获奖:提出并设计了“航空照片数量化回归森林蓄积量调查方法”,属国内首创;主持完成的“全国用材林资源发展趋势的研究”,1986年获林业部科技进步三等奖;主要参加完成的“用于森林资源调查的卫星图像处理系统”的课题, 1988年获林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1989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主持完成的“多元统计分析方法在林业中的应用和IBM―PC系统程序集的研制”, 1991年获林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多元统计分析方法现已经成为有关专业研究生的必修课;主持完成的“我国南方人工用材林林业局(场)森林资源现代化经营管理技术”的科研项目, 1995年获林业部科技进步一等奖,1997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主持完成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我国主要人工用材林生长模型、经营模型和优化控制”,是我国第一个国家级的有关森林生长和收获模型的课题,受到国内外专家的关注;主持完成的林业部重点研究课题“二元森林生物量模型及其相容的一元自适应模型系列的研究”, 1999年国家林业局科技进步二等奖;主持完成的国家科技攻关课题“东北天然林生态采伐更新技术研究与示范课题”,为促进天然林的可持续经营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主持研究开发并享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林业统计及相关领域的数值计算软件――统计之林(ForStat),已在全国有关科研院所和大专院校推广使用,取得了很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由于唐守正勤于实践、坚持不懈的努力,使他在林业科研上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他个人也因此而受到党和政府的肯定:1991年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国家教委授予“有突出贡献的博士学位获得者”称号,1992年起享受政府专家特殊津贴,1994年被评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 1998年当选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2003年连任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2005年被聘为国务院参事。
  
  刻苦求学勤奋钻研
  
  1941年5月21日,唐守正出生于湖南邵东的一个偏远山村。1950年父亲去了台湾,母亲则携唐守正兄妹四人辗转来到北京。唐守正从小酷爱读书,尤其喜欢数学,从小学、初中再到高中,数学成绩在班里总是名列前茅。高中阶段,他还对物理产生了兴趣。他既幻想着将来成为一名数学家,也向往着成为像牛顿、爱因斯坦那样的理论物理学家。1959年,他报考了北京大学物理系。高考分数超出了北京市平均分数的一半,数学是难得的满分。但他却因受父亲的“连累”没有被北京大学录取。最后,由于多方面的原因,他被北京林学院录取了。
  在北京林学院读书的四年半时间里,他除了学好林学专业的课程外,几乎全部课余时间都用于自学数学。在数学启蒙老师符伍儒的帮助下,学习了统计专业大部分基础和专业课程。在写毕业论文时,他将学会的数学方法用于林木生长量估计,其结果得到导师的好评。大学生活是艰苦的,他每月只有8元钱的助学金。但相对于知识来说,他把钱看得很淡。有一次放暑假,学校组织唐守正等部分学生参加可挣些零花钱的勤工俭学活动,但唐守正选择了放弃,他要把勤工俭学的时间都用在图书馆里看书做数学习题上。
  1963年大学毕业后,唐守正被分配到林业部第二森林调查大队(现吉林省林业调查规划院)工作,加入了森林调查队员的行列。当时,森林调查要一个样方一个样方实地测量,工作很辛苦,他每年春末到秋初要出去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做调查,到冬季才回来,这一干就是15年。在调查队期间,他跑遍了大兴安岭,跑遍了长白山,对整个东北的森林有了全面的了解,他把全部的热情和汗水倾泻在白山黑水之中。白天搞野外调查,晚上他就看书、思考和研究森林调查的新方法。他热爱森林,也热爱数学,他要用数学方法为我国的林业事业插上一对奋飞的翅膀。在“文革”时期,唐守正挨过批判,但他却未中断对数学的痴迷。有一次,工作组要他写检查,过了两天来看他的检查时,得到的却是一大堆数学公式,就是这些数学题陪他走过了人生低迷的沼泽地段。
  如何把森调队员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是他一直苦苦思考的重要问题。唐守正充分利用工余时间,翻阅了大量的国外资料,找到了数学与林学的最佳结合点,提出并设计了“航空照片数量化回归森林蓄积量调查方法”,即直接利用航空照片和其他因子估测小班蓄积量的数量回归方法。这种调查方法是在我国首次应用与生产,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20世纪70年代,我国引进国际上通行的森林资源连续清查体系。连续清查要求测量人员在野外精确测量林木的胸高直径,并要求其测量误差达到毫米级。由于树干形状的不规则性,引发了一场关于围尺和轮尺测径哪个更精确的争论。唐守正发挥自己的数学特长,把轮尺测树和围尺测树的实际操作过程用严格的数学语言描述出来,构建了一个轮尺测树和围尺测树的理论模型。最终,唐守正从理论上论证了轮尺各向测径的平均值都等于围尺测径的理论值,从而为这场争论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学无止境 献身林业
  
  多年的实践使唐守正深深地感到,自己掌握的数学知识还不能满足实际需求,于是就想继续深造。恢复研究生招生考试时,他的年龄已经超过了报考年龄。1978年一天早晨,唐守正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忽然听到广播里说报考研究生的年龄放宽至38岁,唐守正听到这个消息非常兴奋,他觉得这是命运留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他决心一搏。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被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概率统计专业录取了,师从数学家严士健教授,攻读概率论与数理统计专业硕士学位。对于这次机会,他格外珍惜,把全部时间、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学习之中。三年之后,他顺利通过了硕士论文答辩。他撰写的《自旋变向过程的可逆性》硕士论文解决了数学领域一直没有解决的难题,在《数学学报》上公开发表,受到了国内外数学界的一致好评。
  1981年获得硕士学位后,唐守正又回到了他热爱的林业战线,走进了北京香山附近的中国林科院的大门。不久又继续师从严士健教授攻读博士学位。当博士生那几年是唐守正最忙、最累的几年。在单位,他是林业部重点科技攻关课题的主持人;在北京师范大学,他是攻读博士学位的学生。白天干课题凌晨看书,天天忙到凌晨一两点钟。用废寝忘食来形容他的工作、学习情况并不夸张。读博士期间,他主持的林业部重点课题“我国用材林发展趋势的研究”,提出了预测大面积森林资源动态的广龄转移矩阵模型,并首次对我国用材林资源及发展趋势进行了预测。1985年,他完成了《多维无穷粒子系统马尔科夫过程的一些理论问题》的博士论文,顺利通过答辩,戴上了黑色的博士帽,成为我国林业界的第一位数学博士。
  唐守正并未就此止步。1985年秋天,他从枫林尽染的香山脚下飞到了枫林环抱的加拿大新布瑞斯克州立大学,接受国际林学界的考验。他是新中国赴加拿大的第一位博士后。他的抵达被列入当年加拿大的林业记事中。一年的时间很快就在紧张、繁忙中度过了。唐守正交出了一张张高水平的答卷。他提出的“利用随机限制模型方法改进材积方程估计”,经验证可以提高外业工效30%。当他把用历史资料改进材积表的精度的研究结果交给加方研究人员时,对方情不自禁地称赞:“唐,你真了不起。这个问题我们研究了多年没有结果。”后来,该论文在国际林学权威杂志《森林科学》发表后受到广泛好评。这所大学邀请他留下来继续搞科研,但他谢绝了加方的挽留,按期回到祖国。他说:“我的事业在中国。”回国后,唐守正确定了自己今后的研究方向――林业统计与森林经理学。
  身为中国林科院资源信息所森业经理与林业统计研究室主任、博导的唐守正知道,科研重要,培养人才同样重要,甚至比科研更重要。因此,唐守正将相当一部分时间花在了培养人才上。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和马虎,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诚实,这是唐守正经常对年轻人讲的一句话。对于年轻人,他认为重要的是培养他们的科研素质,教给他们研究的思路和方法,给他们创造公平竞争的机遇。他为年轻人组织专题研讨班、英语业余学习班。在研究课题中,他带着年轻人干,教给思路和方法。年轻人解决了难题他会兴奋不已,遇到了问题,他就和他们一起解决。他要求年轻人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几年来,室课题组每个年青人都独立写出了论文,他所带的研究生都以优秀成绩获得学位。在分享成果时,他严格遵守谁干谁上名的原则,年轻人和他之间排名时,往往也是你推我让。就这样,他所领导的研究室多次被评为先进集体。
  
  言传身教家庭美满
  
  唐守正不仅在事业上取得了非凡成就,而且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他的家庭2001年还被评为中央国家机关妇委会授予的“五好家庭”称号。虽然家务和工作很繁忙和劳累,但唐守正夫妇互敬互爱,相敬如宾。唐守正的夫人李希菲是中国林科院资源信息所研究员,她非常支持爱人的工作,家中的一切事务经常是她一人承担。唐守正工作很忙,经常晚回来,但一到家就下厨房找活干。在他们的教育影响下,3个儿子都非常懂事,深知对于父母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工作,从小就学会了做饭洗碗、买菜取奶等。每当一家人共进晚餐时,每个人都会谈起自己周围的新闻。面对物资的丰富和社会上金钱的诱惑,全家人认为:比金钱更重要的是信任和真情。每个家庭成员都愿意脚踏实地地走好人生的每一步。
  唐守正夫妇非常重视对孩子的道德培养和教育。他们也希望自己的孩子学有所成,但他们认为拥有健康的人格对孩子更重要,如对社会和家庭的责任感,做人正直善良和富有爱心等。孩子们的第一榜样是自己的父母,因此为了孩子,当父母的也必须严格要求自己。多来年,对于义务献血、社会捐助等公益事业,唐守正夫妇都积极报名参加并付诸行动。1992年前后,唐守正家中经济虽然较紧张,但当国家号召捐助“希望工程”时,一家人都同意节俭些资助一个失学的孩子。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唐守正的孩子们也希望像别的孩子那样,能穿上名牌运动衣、运动鞋,玩上游戏机。可唐守正教育孩子们说:“要武装外表,只要有钱,用不了半天就可以满足,如果要武装自己的头脑,却非一日一夕之功,需要每日积累,直到永远。学生时期要多跟别人比学习,将来自己挣钱,穿什么都不晚。”就这样,孩子们在过年有了压岁钱时,也没有舍得去买想要的名牌运动衣、运动鞋,而是选择了储蓄或买收录机。现在,唐守正的三个孩子都在美国获得了博士或硕士学位,已在国外参加工作。
  家庭的美满和一个个荣誉、一个个重要职务,给唐守正带来的是崇高的职责。当今世界科技飞速发展,人口、环境问题形势严峻,各国都在寻求可持续发展之路,森林作为全球生态系统的主导系统,林业的可持续发展义不容辞地成为实现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前提和基础。唐守正院士正以饱满的工作热情努力工作。他带领着研究小组立足本职,放眼世界,为出成果出人才而努力奋斗。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