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探访马六甲

作者: 伍 振

  从新加坡到马来西亚吉隆坡,途经一座叫马六甲的小城,这座小城不仅是马来西亚最古老的城市,也是马来西亚和中国最有渊源的城市:郑和七次下西洋,就有五次到访了马六甲;明成祖朱棣将汉丽宝公主下嫁马六甲苏丹。与中国有着如此久远渊源的马六甲,到底是怎样一块土地呢?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1/view-319074.htm  
  沧桑岁月
  
  从新加坡通过边境安检后就驶上马来西亚高速公路,一路上两旁的热带雨林景致令人赏心悦目,经过大约3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顺利抵达马六甲。
  历史的沧桑在这里处处彰显:一边是灯笼高挂、灰瓦白墙的中国街;另一边却是荷兰式的风车、红屋,带着欧洲中世纪的厚重。花团锦簇的人力三轮车在街头游走载客,又像是上世纪30年代的旧上海。
  马六甲城里有好几条中华街,除了入口处中国式的门楼外,街道两旁挂着中文招牌的商店鳞次栉比,徜徉其间,好像走在中国某个小城的商业街上,而马六甲著名的河村,更是酷似中国的江南水乡苏州和绍兴。
  越往深处,各式风格建筑越多,有中式、葡式、英式、哥特式、巴洛克式、拜占庭式。那些依山傍海、风格各异的古老房屋,那些蜿蜒曲折、高低起伏的窄街僻巷吸引着我,同时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我想起家乡天津也有很多异国情调的房子、街道和被分割过的租界……在马六甲的街道上,经常能看到一辆辆响着乐曲的人力花车穿行而过,很是抢眼。车上大多乘坐着来此观光的游客。而车夫多为当地的马来人和印度人。
  打开世界地图,“马六甲”只不过米粒般的“小点”,但由于它所处的地理位置紧紧扼住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咽喉,因而成为世界上通航历史最久、航运量最大的海峡之一。马六甲,原是当地一棵树名。那里原是一个小渔村,由于马六甲根据马六甲海峡东岸,地处海上交通要冲,正是其地理位置的特殊性,慢慢发展成为商业中心和繁荣的港口,1403年成为满刺加王国的都城。15世纪末,这里已经成为东南亚第一大港口和繁荣的贸易中心,来自阿拉伯、印度、中国、爪哇等地的商船云集,丝绸、茶叶、烟草、香料是主要的交易产品,而兵家也为占据马六甲海峡而争夺不休。1405年,郑和下西洋时,曾率领庞大的舰队登陆马六甲,还曾出手帮助过这个弱小的王朝,抵御北方之敌。
  郑和之后,阿拉伯和印度商人纷至沓来,在此进行丝绸、香料、烟草、茶叶等大宗货品的交易。很快,马六甲就成为远近闻名的重要港口和宫庶之邦了。但也正因为如此,马六甲古国后来遭到葡萄牙人的入侵,很快于1511年灭亡了。
  100多年后,荷兰人又通过武力,将这块宝地据为己有。然而随着国力的消长,18世纪末,马六甲最终落入了乘人之危的英国人之手。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又侵占了它。直至1945年后,历经沧桑的马六甲海峡才重归沿岸国所有。1957年,马来西亚宣告独立,马六甲结束了长达400多年的殖民历史。这段漫长的岁月和历史的沧桑,可以说在马六甲俯拾即是。比如市中心的葡萄牙广场、荷兰红屋、维多利亚喷泉等,无一不在向游客们述说着那一段段的历史。
  
  郑和与马六甲
  
  在马六甲,我遇上一段郑和用生命书写的历史。1405年7月,明朝航海家郑和率领舰队和大批海员,从江苏启航,顺着东北季风沿海南下到过南洋和东非30多个国家。他先后七下西洋,历时30年,是中国早期的友好使者之一。由于马六甲地处南洋与印度洋要冲,是东南亚的商业中心,也是东西洋水陆交通枢纽,它是郑和船队开往东南亚以西地区的必经之地,郑和七下西洋曾五次到过马六甲。由于郑和船队庞大,每次出使西洋人数近3万,历时一年半以上,需装载大量粮食和其它货物。为了便于远航,需在远航途中建立一个固定的物资转运站。而当时中满两国关系又十分亲密,马六甲港便成了郑和船队中转货物和候风停泊之要地,郑和船队也给这里带来中国的文化和丝绸等。当地至今仍保留着纪念这位中国伟大的航海家的“三保山”,山下有一口“三保井”,南面还有“三保亭”。此亭里供着三保公泥塑像。
  当车子经过三保山时,闯入人们眼帘的是绿草如茵的山坡中那些布满了灰色石块砌成的坟墓,据说这里有12000多座坟墓,是海外最大的中国人墓群。它见证着华人在马六甲的历史。
  围着三保山转过来即到达三保庙的山门。三保庙,也叫郑和庙,是当地华人为纪念郑和于1673年建成的。这是一座典型的中国民族建筑,据说为保持其正宗,所用砖瓦建材全部采自中国。庙内有郑和坐像,上挂“郑和三保公”横幅,门柱的对联上书:“五百年前留圣迹,四方界内显英灵。
  庙前院内有一口井,名三保井,是马来西亚最古老的水井之一。据传为郑和所掘,又传是当年苏丹为汉丽宝公主所掘,故又称“苏丹井”,井水味道甘美,天旱不涸,在无自来水之前,是全城唯一饮用水。
  
  殖民地印迹
  
  从三保庙出来后乘车穿过繁华的闹市,停在荷兰广场。荷兰广场虽然不是马六甲历史的起点,却是现在游客畅游马六甲的起点。那耀眼的是基督教堂和荷兰红屋,将广场围了起来。广场不大,位于马六甲河旁的一块小三角地带,如果没有喷水池,更像是一个普通的街边花园。喷水池在广场中心,一个小小的喷泉,英式风格,造型雅致,名叫维多利亚女皇喷泉,建于1904年,是为纪念英国维多利亚女皇而建的。喷泉四周,是几个小小的花园,它们同喷泉一起,共同构成了广场的主体。广场一侧临着交通要道,其余两侧被一个鲜红的荷兰风格的钟塔、一幢称为“荷兰红屋”的荷兰殖民时期的红砖建筑和教堂环绕着。荷兰红屋曾是荷兰总督的住处,建于1650年,据说是亚洲现存最古老的荷兰建筑。时过境迁,荷兰殖民不再,红屋也就成了历史建筑,肩负起述说历史的任务,成了马六甲历史博物馆。
  广场另一侧是基督教堂。教堂是马来西亚目前仍在使用的最古老的教堂之一,建于1753年,是荷兰人为庆祝统治马六甲100年而建的。教堂被细细地漆成了鲜红色,正门的外墙上部凸出一个纯白的十字架在阳光下发出神圣的光,其半圆形的立面上是一个中间镂空的塔形墙,镂空部位挂着一口钟,非常醒目。同样为朱红色的国家青年博物馆前面是一条宽阔的走廊,走廊外面是拱形的门,一个接着一个,线条优美,排列规则有序,带着强烈的古典主义色彩。
  离开教堂和广场,下一个目标是圣保罗教堂。一路走去,远远就看见了山脚下那座碉堡。碉堡称为圣地亚哥碉堡,又叫圣雅各门。葡萄牙人1511年占领马六甲后,绕山修建了一座城中之城――圣地亚哥古城,用以保护欧洲移民。城墙内有一座城堡、两座宫殿和五座教堂。1670年荷兰人来争夺这块殖民地时,用炮火轰毁了这座城堡。400多年过去了,斑驳残缺的城门和断壁残垣上,仍遗留下当年被焚烧过的痕迹。穿过城门,拾阶而上,崎岖的阶梯旁不时出现几棵参天大树。走过短短的几段阶梯,就到了一座无顶建筑,这就是圣保罗教堂。圣保罗教堂是欧洲人在东南亚修建的最古老的教堂。它与圣地亚哥城堡同时建成,与城堡用的是同一种建材,教堂几经战乱,现已面目全非。走进教堂,到处是断垣残壁。1521年一位死里逃生的葡萄牙人怀着对圣母玛丽亚的感激,修建圣保罗教堂,才使今天的马六甲有了旅游的点睛之笔。
  我翻不动近500年的历史之书,只能在历史的隧道中遥想从前的繁华。一群西方人离开家园,远渡重洋,到这里安营扎寨,繁衍生息,传播道义,用中国传统观念来衡量是匪夷所思的。我猜测,圣保罗教堂是他们排解孤独和与家乡沟通的精神家园,海洋的波涛会将每天教堂的钟声传到他们生命的发源地吧。
  当我们坐在玻璃密闭的旅游大巴离开马六甲时,窗外宁静的生活更象一幅隽永的画,让人仔细品位和咀嚼……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31907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