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有一种力量叫感动

作者:未知

  每次回顾我的电教生涯,都会想起那段与困难作斗争的岁月。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中组部要求各地形成“以省级复制”为主的供片体系。广西电教在基础薄弱的情况下,是“没有条件创造条件”硬上的。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1/view-343910.htm  我永远都忘不了第一次录制《广西党员电教》的情景。那是一个星期天,我们土法上马,用几块有图案的窗帘做背景,在拥挤的机房里布置了一个简陋的演播空间。高兴而来的主持人看到这种情况,嘴上没说什么,低落的情绪却让我们有几分尴尬。正式开拍时,又出现麻烦。由于没有冷光源,我们用做照明的是两盏一千多瓦的碘钨灯,主持人不一会就被烤得汗水淋漓,脸上的妆都冲掉了。只好暂停,让主持人补妆。反复几次后,主持人的心情愈加不好,台词也背不下来了。只好用初号字把台词分段打印好,放在摄像机镜头下方,让主持人看着说。刚录下几段,由于照明灯温度太高,遮盖在灯罩上的调色纸突然着火了。在现场照顾的同事小欧“噌”地一下就跃了过去,把正在燃烧的纸张打到地上扑灭。
  不足二十分钟的节目,折腾了整整半天,最终还是完成了,如期播出。那种千方百计化解难题、想方设法创造条件的奋斗激情,那种看着自己的辛勤劳动终于经受住观众考验的欣慰,至今萦绕在心头。就是在这样的心情下,我走过了条件十分艰苦的最初几年。
  每次回顾我的电教生涯,我都会想起那些曾与我并肩战斗的电教同仁。
  1994年夏,广西发生特大洪灾。当时柳州电教中心只有一个人,就是主任和干事一身兼的覃华权。他扛着三十多斤重的摄像器材,辗转几百公里,奔走在抢险一线。为了抓拍更加真实生动的抢险场景,他下到齐腰深的洪水里拍摄画面,失足滑进了一个漩涡里。职业的本能使他迅速把摄像机高高举起。直到别人把他救出来,摄像机一直都被他高高地举着。当他肩扛一箱素材带发着高烧出现在编辑室门口时,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接过录像带便上了编辑台,一连干了两个通宵。
  还有已经长眠于右江红土地的廖志强,他是原百色地区电教中心的干部,深深地爱着电教事业,直到身患绝症,卧床不起,仍然念念不忘自己的职责。记得那天我去医院看望他,他紧紧地拉着我的手说:“我太喜欢干电教了,只是能力有限,身体不争气,没把工作做好,有一些设想也没能实现,很遗憾。等我好了,我一定能做出成绩来。”可是,没过几天,他便带着对电教事业的眷恋和没来得及实施的计划,离开了人世。
  每次回顾我的电教生涯,我都会自问自答:你为什么喜欢电教?因为,我在这个岗位上,付出那么多青春和热血,经过那么多铁血和豪情,见过那么多忘我付出的同仁。那些付出的青春,让我感受到了创造着的光荣和工作着的美丽;那些经过的豪情,让我懂得人生的使命和生存的价值;那些忘我的同仁,让我接触到了平凡中的伟大和平淡中的崇高。
  
  (作者为广西区党委组织部组织员办公室副主任)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34391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