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红顶商人周湘云旧上海滩地产大王的收藏传奇

作者: 马小云

  周湘云( 1878年 -1943年),名鸿孙,号雪�,旧上海十里洋场的宁波巨商,地产大王,著名大收藏家。在收藏界里,他的大名始终和唐怀素《苦笋帖》、宋《淳化阁帖》等国宝紧紧联系在一起。周氏一生收藏遍涉青铜器、字画碑帖、古籍善本、名贵印石各类,尤以碑帖收藏最精。除《淳化阁帖》外,唐虞世南《汝南公主 墓志铭》也曾为周氏所藏。书画藏品中以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宋米芾《向太后挽词帖》、现藏上海博物馆的米友仁《潇湘图》最负盛名,故周湘云又名其斋“宝米室”。
  
  周氏老宅探访 媲美“远东第一豪宅”
  青海路位于今天上海广电大厦的西侧。这是一条不起眼的狭隘的小路,也是上海一条没有公交车通行的路。但它也是一条幽静、典雅的小路。因为这条狭窄的小街旁开设了好几家咖啡店和酒吧,人们可以坐在室外享受拂面的晚风,欣赏美丽的夜景。再加上广电大厦破墙透绿,透出了电视台大院里的大片绿色草坪,使得青海路的夜色显得更加开阔和通透。殊不知在这条狭隘的小路边还隐藏着一座占地2680平方米的幽静典雅、古木浓荫蔽天的四层楼的花园住宅――现岳阳医院青海路门诊部。它的主人是当年上海滩上著名的房地产商、大地皮业主,大收藏家――周湘云。
  走进周湘云的花园住宅就可以看到墙上的铁牌刻着新瑞和洋行建筑设计师戴维斯・布鲁克和格兰的名字、1937年建造。周湘云的花园住宅,不仅花园别致,住宅亦很新潮,风格上与别的花园大不相同。花园是中式的,花木扶疏而无大草坪,但幽静典雅,除了小桥流水、曲径山石之外,引人注目的是有几棵古木:一棵百年古藤,历尽沧桑蜿蜒遒劲,另两棵是百年香樟,粗壮挺拔,浓荫蔽天,为这座花园增添了几分古意。
   住宅以水平线条为主构图,体型活泼错落有致,淡绿色釉面砖饰面与庭院绿荫呼应。住宅地块狭长,当年建成时,南端为祭祖的祠堂,北端由点状的前楼和条状的后楼组合而成。它不同于别的花园别墅,那时除了外滩一带的银行大厦和洋行大楼,一般楼房里极少安装电梯,而周家的这幢四层楼的住宅建筑却是地道的西洋风格,建筑占地450平方米。楼房居然安装了当时希罕的电梯,直通房顶。虽然上上下下70多年了,但它还是依然步覆轻盈,至今仍在运作。长方形的主体建筑配以圆弧形的“船厅”计有1300平方米,当时造价40万法币,它可以与有着远东第一豪宅美誉之称的吴同文的绿屋相媲美。
  这幢昂贵的住宅曾被周湘云之子周昌善讥讽道:“人家一座华懋饭店(今锦江饭店北楼)造价也不过40万!”
  
  宁波穷人闯荡上海滩
  追随着历史的脚步从周湘云的父辈开始讲起:周湘云的父亲周子莲和其两个哥哥,祖居在宁波市月湖西岸的一座明清老屋里。当时宁波家道中落,过着‘一只咸鸭蛋过三顿饭’的贫苦日子。为了摆脱贫穷的苦难,发誓要出人头地,兄弟三人背井离乡,乘上了‘鸭蛋船’,先后来到上海谋生。他们悟知“生容易,活容易,生存不容易”的生活真谛,凭着勤俭、好学和聪明才智,在上海这块冒险家的乐土上摸爬滚打,很快显露了头角,各自开拓了一片驰聘的天空。
  老大周咏春到沪几年后,从上海到武汉经商,后成为了汉口德商瑞臣洋行的买办、汉口商会的会长、汉口宁波同乡会的会长,声誉卓著。老二周文涛凭着几句在外滩一带学会的洋泾浜英语,做起了“挑打”生意,就是肩挑着装有钱币的货担,向外国税收兑换钱币。后来发展到自己开店,成为上海黄浦区棋盘街一带屈指可数的大老板,开设了30多家商店。老三周子莲即周湘云之父更为突出,1861年,小木匠周子莲随打工大潮从宁波来到上海,经人介绍进入沙逊洋行的 建筑工地当了一名小工。在与洋人领班的接触中,也学会了几句“洋泾浜英语”。当时宁波人在上海做外贸生意的人不少,有一位叫冯泽夫的宁波商人就组织了其他4位与洋行做生意的宁波人合作编写和出版了一本叫《英语注解》的英语启蒙、会话手册。这本手册是用宁波方言为英文单词注音的,所以很适合稍有文化的宁波人学习英语之用。周子莲又通过学习《英语注解》,使自己的英语水平不断提高,后来他被提升为“跑楼”,这工作相当于今日的楼盘推销员。他经常出入南京路的“一洞天”、“日升楼”茶楼,向客户介绍推销楼盘。根据行业惯例,跑楼可以根据业绩按一定百分比提成。
  当年外国人在租界里购房置地的人很多,但他们直接与中国人打交道,有着语言上和办事习惯上的障碍,于是就请周子莲来为之代办,很快他代办出了名气。后来外国人在沪购买房地产时,有关买卖、营造、改建一类的业务,都委托周子莲来经营。于是他就乘机拉起了一支建筑施工队伍,为人造房子、修房子,成了一个建筑大包工头(旧称营造商人)。与此同时,他自己也趁机做一些小规模的房地产买卖,在浜北(即苏州河以北)以及南京东路和三洋泾桥(今江西中路)、南京西路一带买进若干旧房基地,逐年扩大。与中国所有农民一样,周子莲十分钟爱、眷恋土地,他取了个“莲堂”的堂名,并以“莲堂”之名收买了许多租界外的土地,后来因土地被划进租界而价格暴涨,使他成为与程谨轩齐名的华人房地产巨商。大约在1875年,周子莲又以“周莲记”之名向工部局注册成立房地产经租公司,目前所知,这是上海出现最早的这一类华人公司。
  周子莲于1890年因病去世,留下二子三女。当时长子周湘云仅13岁(生于1878年),次子周纯卿11岁,为使周家的事业能维继,老大周咏春还特地从武汉到上海帮了几年忙,使外人不敢欺负周家孤儿寡母。接着,由周子莲的夫人水春兰出来掌管家业,人称其为水太夫人。这也许是周家的福分,这个水太夫人一出场就身手不凡,不仅继承了丈夫留下的事业,还把两个儿子培养成了生意场上的好手。所以当时上海滩盛传房地产界有三位厉害的老太太,一是哈同的夫人罗迦陵,二是程谨轩(外号程麻皮)的夫人,第三个就是周子莲的夫人水春兰了。
  从周子莲艰苦创业,中间经水太夫人继续扩张,到周湘云接管家产时,已经是号称有500万的家业,在宁波旅沪人士中首屈一指的富商了。周湘云继承父亲的事业之后,他不但谨慎守成,而且又把建筑业扩展到地产业方面。他的做法和世界各大城市的地产商一样,在城市尚未充分发展之时,以低价收购市区边缘的一片农田和荒地;待市区扩展,道路延伸之后,便将地皮高价出售或建筑房屋后出售或出租。如此循环往复,便聚敛起大量财富并被称为上海的“地产大王” 。特别是他的运气好,遇上了租界地皮价格几次飞涨的千载良机。辛亥革命前后,上海租界人口大增,房地产价格随之猛涨;1924年江浙一带的难民纷纷逃难,有点钞票的人家就躲入上海租界,再次引起租界里人口和地价猛增,抗战时期更是如此,不仅江浙一带的难民,就连北京、天津的富户,包括清末和北洋军阀时期的官僚、富户、以及北方的各大银行、各大企业机构,都无不拼命地往租界里挤,把上海的房地产“炒”得火上加火。而周家拥有租界房地产业恰恰都在今延安东路、延安中路、华山路、江西路、河南中路、新闸路、南京西路一带,一下子天时地利占尽,从抗战前的1000万家产,骤升到了抗战初期的5000万。特别是周家购置的房产中有很多弄堂房子的名字带“庆”字,如:延安东路江西中路转角的吉庆里、天潼路的宝庆里、牛庄路的福庆里、湖北路的吉庆坊、山海关路的和庆里、新闸路上的肇庆里、河南北路的富庆里、厦门路的衍庆里、茂名北路的德庆里、云南南路的余庆里等。当年这些房产为他获利最多。周家全部家产已达8000万了,名列工部局华人纳税第五名。
  
  追求风雅 爱上收藏
  周湘云居住在如此现代化的洋房里,但骨子里对大清王朝和传统文化,还是极为怀恋的。由于清代遗风余绪的影响,周湘云在光绪后期,曾花了4万两银子,向清王朝“捐”了一个“上海即补道”的官衔。周湘云本是房地产商人,本来也并不真想当官,捐个官主要为抬高身份,便于结交官场上的人罢了。他捐官后,的确是认识了不少清末名流,如康有为、梁鼎芬、宝熙、端方、吴昌硕等人,他们常在一起茗茶,讨论诗书字画,鉴赏交流他花巨资买来收藏的文物古玩。 光绪皇帝"驾崩"之后,因周湘云政治上是个守旧派,曾亲自与梁鼎芬、刘翰怡等遗老去崇陵(光绪寝陵)种树,还捐了一大笔钱报效清王室。据说因此一举,他就从四品上海即补道的蓝顶子,又官升一级,升到了三品,“大红顶子”官服到手。所以周湘云在1908年就是一个“红顶商人”了。周湘云的道台一衔称为“观察”,后来他自号“雪�”,因他小名阿杏,杏花盛开如雪,故以“雪�”为号。从此上海滩地产界及海内外玩古董的行家们,莫不知“雪�观察”其人了。
  几年后辛亥鼎革,周湘云那套官服和大红顶子再也派不上用场,却成了收藏品。这桩逸闻轶事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追求风雅往往成为某些富商们炫耀自己财富的共同表现。由于周湘云文化根底浅薄,不会吟诗作对、咏赞风月,便只能在收藏古玩和艺术品上下功夫,这样既能显示自己的“品位”,又能炫耀财力,还能保值增值,可谓一举三得。他那新颖别致的洋房里,殊不知曾是一座小型的精品博物馆,他的古物收藏在上海滩乃至全国都算得上是一大家,只不过他在收藏上的名声常被他房地产上的名声遮盖而已。他当年与一些清王室遗老遗少们颇有交情,这对他的收藏事业极为有利。他收藏着数百件三代青铜器、历代著名的字画以及瓷器、田黄石章、古碑拓帖等。
  周湘云收藏的青铜器中有很多阮云台(元)、曹秋舫(载奎)的旧藏。如西周器齐侯�,原为曹秋舫旧藏,后归吴平斋,吴筑“抱�轩”收藏此器,何绍基为之书匾额。后来吴氏又获得一只,故改其居曰“两�轩”,仍由何绍基题匾。周湘云花了两万两银子从吴平斋手中买下一只,一时传为海上豪举。
  另有阮元家的“家庙四壁”,均为收藏有序的青铜精品。周湘云收藏了数枚珍贵的田黄石。其中,由朵云轩上门收购的一尊田黄罗汉像非常珍贵,其质地滋润,刻工精良,流线有序,均属罕见,从此这件田黄罗汉像便成了朵云轩藏品中的一件珍品。重4两4钱,下面配有一白玉莲花座。罗汉盘腿而坐,右手握着金刚杵,左手持一拂尘,两鬓须髯依稀可辨,神态十分安详;罗汉膝边伏着一兽,状如雄师,仰视罗汉,神态生动。背面有阴文行书款“玉璇”二字。据考证, 这尊罗汉像可能是一组群像的佚散之物,距今已有三百年了。周湘云还出重金2000银元请了晚清民初中国著名的篆刻大师张楫如(西桥)先生为他刻扇骨一把,上书钟鼎文。后被国民党要员张静江的堂兄张石铭见了赞赏不己,他也出同样的酬金请张楫如仿刻一把。
   碑帖收藏中最负盛名的是唐・虞世南的《汝南公主墓志铭》、唐・怀素的《苦笋帖》、宋・米芾的《向太后挽辞》、宋・赵子固手卷、元・赵孟�手卷、明・董其昌临《淳化阁帖》10卷等,多为当年两江总督端方的旧藏。周湘云在世时知其侄子周退密最嗜石刻,爱好书法,曾取出全部拓本让其欣赏,其中不少汉碑均是拓本的上乘。周湘云古画则有元・黄公望的《富春大岭》残卷、元・王蒙的《春山读书图》、明・文�明的《湘君夫人图》等,至于石涛、冬心、新罗等之作,更是难以计数。
  
  光华其外 生活简朴
  周湘云虽然住着古雅、新奇、现代化的豪宅,还拥有丰厚的房地产业,又加上一号牌照的汽车在客观上的广告效应,更使周家身价百倍。但是周湘云本人生活上很朴素,几十年始终是宁波人节俭持家的老作风。他平时布衣布褂,脚穿布底鞋。他的太太施彤昭,也是节约惯了的,平时连肥皂头(指用剩了很小的肥皂碎块)也舍不得扔掉,总是把它们捏在一起,或是泡成肥皂水,下次再用。在他家的冰箱里经常放着咸菜、黄泥螺、臭豆腐、臭冬瓜……在没有客人来的时候,这些全部是他们日常食用的宁波土菜。
  1943年,周湘云去世,享年65岁。周湘云谢世之后,周家不再买进古物字画。但他的夫人施彤昭恪守夫业,家中的藏品迟迟没散出于市场。
  解放后,这些藏品陆续散去,有的归入国家博物馆,由文物界一代宗师徐森玉先生亲自鉴定收购;两只西周的齐侯�和《苦笋帖》归上海博物馆;米芾的《向太后挽辞》及文�明的《湘君夫人图》归故宫博物院。藏品全部散尽之后,家中曾保留一份完整的目录,可惜在“文革”中已化为灰烬。
  当年脍炙人口的房地产老板周湘云的故事,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被人们忘却。他的那些带有“庆”字的里弄房产,有的也尘飞烟灭,为新的建筑物所代替。但原来鲜为人知的周湘云的收藏,如今在博物馆内又再现辉煌。今人应该感谢这位收藏家,他给后人留下了中国文化的历史。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