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现在的科索沃是啥样

作者: 孔寒冰

  普通人关心天下,往往盯住正在发生发展的热门大事,兴奋一阵子也就扔到脑后了。1999年的科索沃就曾是这样一个热点,由它而起的北约轰炸南联盟事件一度让人关注,中国驻南使馆被炸更是激起了巨大的反美浪潮。15年过去了,而今的科索沃怎样了,少见有人提及。怀着种种疑问,今年5月,笔者遍走科索沃的东西南北,广泛地接触了政治家、学者、阿尔巴尼亚族和塞尔维亚族的普通民众,深感科索沃仍是一个政治文化内涵十分丰富的地方,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
  许多国家没有承认科索沃独立
  科索沃在塞尔维亚西南部,南接马其顿,西南与阿尔巴尼亚交界,西北为黑山,面积10000多平方千米,人口近200万,主要城镇有普里什蒂纳、普里兹伦、米特罗维察、佩雅、吉兰等。
  在1999年科索沃战争之前,科索沃是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南联盟)塞尔维亚的一个自治省,而在这之后名义上虽属塞尔维亚(2006年黑山独立后,塞尔维亚单独成国),实际上已由联合国托管,管治者是联合国科索沃临时行政当局特派团 (UNMIK)。在国际社会斡旋下,2006年科索沃与塞尔维亚就科索沃地位问题进行谈判,但因分歧较大无法达成一致。2008年,科索沃单方宣布脱离塞尔维亚,独立成国。塞尔维亚宣布绝对不放弃对科索沃的主权,但承诺不会动用武力阻止。国际社会对科索沃独立的态度也不一样。“科索沃感谢你”(www.kosovothanksyou.com)网站宣称,截止到2014年5月,已有108个国家承认科索沃为独立国家。但是,除塞尔维亚之外,包括中国、俄罗斯、希腊、罗马尼亚、西班牙在内的许多国家仍然没有承认科索沃是独立主权国家。为了更好地了解情况和有针对性地开展工作,早在2006年12月,中国在普里什蒂纳设立了一个办公室,隶属于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名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办公室”(Office of the Embassy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联合国、北约和欧盟的卵翼
  总体上看,现在的科索沃处于在联合国政治协调、北约军事保护和欧盟财政支持下构建国家的过程当中。
  在政治层面上,根据2008年宣布“独立”之后不久生效的新宪法,科索沃实行多党议会民主制。议会是最高权力机构,四年一届,共有120个议席,其中100席属于阿尔巴尼亚族,10席属于塞尔维亚族,其他民族占10席。在2011年2月选出的第一届议会中,科索沃的两个主要政党――科索沃民主党(PDK)和科索沃民主联盟(LDK),分别获得33个席位和27个席位。前一个政党成立于1999年,其背景是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因与南联盟对抗而“大名鼎鼎”的阿族武装――科索沃解放军。后一个成立于1989年,领导人是主张以和平方式追求科索沃政治独立的鲁戈瓦。同时入阁的还有几个小党。曾是科索沃解放军创建者的雅库伯・克拉斯尼奇出任“议长”,哈希姆・萨奇出任“政府总理”。就在笔者到科索沃的前几天,科索沃议会宣布解散,并将提前举行大选。民主党的一位领导人、议会第一副议长哈利蒂和民主联盟议员拉马,都是在其党团会议的空余时间与我见面交谈的。如今大选结果已出,还是民主党居首,得票率为30.4%,将获得37个议席;民主联盟次之,得票率25.24%,30个议席。目前组阁事宜正在商讨之中,关于组阁权的争论也热火朝天。新政府可能得到7月底才能出来。
  科索沃也有“总统”,由议会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选出,任期五年。在2010年底进行的选举中,B.帕佐利当选为“总统”。但是,由于党派斗争,2011年3月“宪法法院”裁定这次选举因过程违宪而无效。最后,在美国驻科索沃“大使馆”的协调下,各党派同意选举时任科索沃警察总署副署长的A.亚西亚加为“总统”。实际上,这位“总统”不过是美国摆在科索沃政坛上的“花瓶”,其资历和影响都无法与“议长”和“总理”相比。
  经济萧条到处可以看出来
  在这次游走科索沃期间,我感触最深的还是它经济的低迷和民众生活水平的低下。按国际汇率,2011年科索沃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为64.52亿美元,人均3534美元。考虑到近一半的人在海外工作,科索沃的国民生产总值(GNP)要高于GDP。尽管如此,科索沃的经济萧条还是到处可以看出来。没有能够支撑国民经济的企业。笔者游走科索沃的东西南北,几乎没见过什么像样的工厂。站在普里什蒂纳的高处山坡上,能看到的只有一个规模不大、冒着浓烟的火力发电厂。城市里最多的是卖杂品的小商店、小咖啡馆,路边最多的是少见有车加油的加油站和拆解旧汽车的小作坊。由于经济增长无力,难以创造出足够多的就业机会,科索沃的年轻人多半都到西欧找发展的机会。结果,有效的生产力大量流失,本地的经济发展更加缺乏动力。大到政府开支,小到街心公园,都需要外部特别是欧盟的资助。2013年,欧盟援助了科索沃7000多万美元。
  在这样的经济形势下,科索沃的失业率一直徘徊在50%左右,据说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数比例高达37%。一般来说,生活在城镇的人可以维持基本生活,极端贫困的人主要居住在偏远之处。大学毕业生中能够找到工作上班的很少,一些人只好在家族小微型企业工作,有的则不得不到快餐店当服务员。在普里什蒂纳的步行街,在普里兹伦的老城,到处可见年轻人或中老年人三五成群地坐在街上的咖啡馆,一杯一欧元的咖啡加上免费的白水、一包廉价的香烟,没完没了地聊大天。我问当地的朋友,没有工作,这些人以何维持生计呢?他告诉我,除了政府少许接济之外,最重要的经济来源是亲友们从海外汇来的钱,平均每个家庭每年能有400欧元左右的侨汇。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科索沃阿族的家族观念比较强,相互扶持是一种常态。不过,近年的欧债危机,西欧经济的不景气,大大地减少了科索沃侨汇的流入量。在东部小城吉兰,街道边上站了一排中青年壮汉,每人前面摆着一些用大可乐瓶装着的鲜牛奶在卖,但买者寥寥。在沙拉山的名胜景点,在非常大而且装饰很漂亮的餐厅吃饭的人很少,我们埋单时服务生连200欧元的现钞都找不开。至于到处可见的小摊小贩,他们手中的货物就是全都卖出,实际上也没有多少钱。
  建构真正的独立国家还很难
  去科索沃之前,笔者对科索沃的安全保障心中无底,甚至还制订了许多个人的“应急预案”,但实际上从入境到游走各地再到出境都很顺利。至少在表面上,应当说科索沃社会秩序还是良好的,安全上是没有问题的。不仅如此,科索沃人的文明程度并不低,在机动车让人、热情助人、服务周到等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并不逊色。但必须提及的是,科索沃阿族和塞族在国家、历史、文化和宗教等方面仍无认同,相互积怨甚深。笔者分别与两族的许多政治家、学者、大学生和普通民众做过交谈,从没有人说对方的好话,都强调科索沃是自己的,敌对情绪十分明显。两族之间所以冲突少有发生或者可控,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国际社会的干预。科索沃的安全局势全靠联合国维和部队来维持。在科索沃各地,人们很容易看到北约各国的部队。印有KFOR(科索沃维和部队)字样的军车不时地从公路上疾驰而过,一群一伙的北约士兵也到处可见。科索沃境内的许多塞族名胜也都处于北约部队保护之下。
  在对外关系层面上,科索沃虽然自称有100多个国家承认,但在国际舞台上的实际活动空间有限,接纳它的只有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少数较为知名的国际组织,成为欧盟和联合国的成员仍是遥不可及的事。同塞尔维亚的关系更是直接制约科索沃与国际社会接近的程度。近两年来虽然开始对话并有些进展,但要真的实现正常化还是困难重重。
  现在看来,科索沃独立成国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但在各方面离建构成真正的独立国家还有很远的路要走。透过民众的眼神,可以看到他们虽然对科索沃成为独立国家充满了信心,但对如何能成为一个真正独立国家又很迷茫。毕竟科索沃现在居于西方的卵翼之下,处在国际政治的风口浪尖,纠结在过去与现在、历史与文化的冲突当中。
  (作者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09~2012年曾在本刊长期连载“寒冰走苏东”系列文章)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