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塔归还中国领土内幕

作者: 萧方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1/view-7354801.htm  塔吉克斯坦将上千平方公里土地划还给中国,从而结束了自沙俄时期以来的领土纠纷。在现代国际环境下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两国边界争议,或许可成为中国解决边界纠纷的参照。
  塔吉克斯坦议会日前批准了一份政府间议定书,将上千平方公里土地归还给中国,从而结束了自沙俄时期以来的领土纠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证实中塔签署一划界协议,但未说明两国划界协议内容,仅表示已全面解决两国领土争议。塔吉克斯坦官方将此称为“外交上的胜利”,因为起初中国希望得到更多土地,但最终双方仅就较小的面积达成协议。但从另一角度看,塔吉克斯坦愿意归还实际控制的土地,更像是中国的外交胜利。
  归还争议地区的3.5%
  中塔存在争议的帕米尔地区古称“葱岭”。1864年签订的《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规定,中俄两国边界,“行至葱岭,靠浩罕界为界”,而帕米尔在中国境内。后1881年签订的《中俄伊犁条约》规定,中俄两国在帕米尔的边界线“照两国现管之界勘定”。但沙俄在1884年勘界并签订《中俄续勘喀什噶尔界约》时,擅自把帕米尔地区分界线的起点从帕米尔北部的阿赖岭移到了东北部的乌孜别里山口,侵占了帕米尔西北部大片领土。
  当时清政府在帕米尔问题上坚持帕米尔属于中国的立场。此后中国历届政府也都没有承认沙俄对帕米尔地区的侵占。“十月革命”后,苏联政府也承认苏中在帕米尔地区存在边界问题。上世纪苏联解体后,这一地区为塔吉克斯坦实际控制,历史遗留问题转手中塔之间。在帕米尔地区,中塔有争议的地区面积达28000平方公里,这相当于在大陆,边界问题一直是一个敏感的问题,可以看到的是,伴随着边界协议划定及一系列在边境地区增进相互信任和减少驻军协议的签署,中国漫长的陆地边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安全。
  塔吉克斯坦国土面积的1/5。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中国想将争议地区全部收回,几乎没有可能。
  在经过艰苦的谈判后,1997年中塔达成第一份《中塔国界协定》。2002年,中塔签订《中塔国界的补充协定》,塔吉克斯坦同意把靠近帕米尔地区存在争议28000平方公里土地中的3.5%,也就是大约1000平方公里的领土交给中国,从而结束了边界争议。根据《中塔国界协定》及《中塔国界的补充协定》,中塔勘界野外竖立界桩工作2006年6月即已经开始,到2008年8月全部结束,中塔共同竖立界桩101棵。据报道,中塔两国2002年签署的边界协定,塔吉克斯坦议会早已批准,1月12日提交的《中塔勘界协定》是双方完成野外勘界后确定的最终文本。
  据法新社报道,塔吉克斯坦此次归还的土地面积为1122平方公里,相当于塔吉克斯坦国土总面积的0.78%。这部分土地为无人居住的山区,因此目前尚不清楚,究竟多少人从这块土地上撤离。帕米尔山区尽管偏远,但拥有丰富的金、铀和其他资源。
  对塔政府归还中国领土,塔国内也多有反对的声音。塔反对党领袖卡比里批评说,塔政府无条件将土地送给中国,代表塔吉克外交一大挫败,并指责此协定“违宪”,称塔宪法第七条规定塔领土“神圣不可分割”。塔共产党领导人沙勃多洛夫也抱怨政府商谈协议的过程不透明,但他支持批准该协议,因为这将终结与中国长达130年的领土纠纷。
  领土“换回”边疆稳定
  从1991年开始,中国陆续解决了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老挝、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和越南之间的领土纠纷。中国与印度虽然还没有正式解决分歧,但双方围绕领土问题出现的紧张局势已有了很大缓解。在大陆,边界问题―直是一个敏感的问题,虽然相关的边界条约散见在《全国人大公报》之类的公开出版物上,但因为不了解划界前的实际状况,对划界的得失难有定论。但可以看到的是,伴随着边界协议划定及一系列在边境地区增进相互信任和减少驻军协议的签署,中国漫长的陆地边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安全。
  此次塔吉克斯坦交还中国的土地,仅相当于争议土地的3.5%。而在此前与中亚另一接壤国哈萨克斯坦的划界过程中,中方也做出让步。在与中亚三国长达3300公里的边界线中,中哈边界有1770公里,因此中哈两国成为率先解决边界问题的最早的中亚国家。1994年,中哈签署《中哈国界的协定》,除双方未协商一致的两个有争议地区的界点,其他界点均确定。1997年,中哈签署《中哈国界的补充协定》。这两个协定以法律形式解决了中哈边界除察汗鄂博、夏尔希里两块争议区以外的所有争议区的国界划定问题。1998年,中哈签署了《中哈国界第二补充协定》,中哈边界问题得到全面彻底的解决。据俄《观点报》报道,哈萨克斯坦在划界过程中归还T407平方公里的土地。不过也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哈归还的土地不足有争议地区面积的50%。
  吉尔吉斯斯坦是中亚第二个和中国彻底解决边界问题的国家。据大陆《当代世界》发表的文章,1996年中吉签订《中吉国界的协定》,1999年签署《中吉国界的补充协定》。经双方的协商,双方对务宗图什河地区进行划分,在全部2844平方公里争议地区中,东南部860平方公里划归中方,占全部争议区30%,其余1984平方公里归吉方,占全部争议区70%。
  近年来在边界划分过程中,让人感觉比较“公平”的还是中俄关于黑瞎子岛的划分。黑瞎子岛的面积有350平方公里,为抚远三角洲的一部分,是中国当年与苏军浴血战斗守卫的珍宝岛的500倍,几乎与上海市的崇明岛一般大小。1929年中东路事件后,黑瞎子岛一直由苏联及后来的俄罗斯所控制。
  2004年,中俄双方最后签定《中俄国界东段补充协议》,就分割抚远三角洲达成一致,原则上决定平分,中国收回部分约为170多平方公里,相当于7个澳门的面积。位于中塔边界的帕米尔地区多为无人居住的山区,拥有丰富的金、铀和其他资源。但这次回收,是两国经过40多年的艰难谈判才达成的。   在现代国际环境下'解决历史遗留的领土问题是非常难的,通过武力的方式已经不被国际社会接受,通过谈判恢复历史边界则常常陷入互相扯皮的境地。中日之间的钓鱼岛问题、南海问题,日俄之间的北方四岛问题等,都是现实的例子。此次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两国边界争议问题,或许可成为中国解决边界纠纷的参照。
  中国进入中亚步伐加快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证实中塔签署此划界协议。他说:“根据两国平等协商结果,依照国际法条文,全面解决两国领土争议。”洪磊更表示,在与塔吉克斯坦解决领土争议后,未来中塔双方将可进行更大规模的合作与交流。在中国与中亚国家的边界问题全部解决之后,中国或许可以抓住机会,增加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
  中亚国家由于和中国接壤,已成为中国商品进入里海地区、俄罗斯和欧洲的重要中转地。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09年中国和中亚五国的贸易额达259亿美元,而在1992年只有5.27亿美元。特别是吉尔吉斯斯坦,它希望成为通往中国的网关,来自中国的中小投资者目前在吉尔吉斯斯坦的某些经济部门已经占据重要地位。
  中亚对中国的能源安全来说,战略位置也在不断上升,新建的管道将石油和天然气从中亚的油气田输入新疆。中国希望将中亚和里海作为重要的能源后备产区,因为中东政局不太稳定,且油轮必须取道马六甲海峡,中国担心海峡有可能被美国或其他势力封锁。
  目前已有两条管道将中国和中亚国家相连,一条从土库曼斯坦向中国输送天然气,一条从哈萨克斯坦向中国输送石油。2009年,胡锦涛主席亲自前往土库曼斯坦的卡拉库姆沙漠,为这条长1833公里的天然气管道的开通转动了象征性阀门。预计到2012年或2013年,这条管道将能达到400亿立方米的满负荷输送量。
  中国是哈萨克斯坦石油行业的主要投资者,长2900公里的中哈石油管道修建分为两期,一期在2006年交付使用,到目前为止已向中国输送石油2000万吨。
  在军事安全方面,由于美国在中亚国家、印度和阿富汗部署军队或与之结成军事同盟,形成对中国的战略牵制,中国对此非常警惕。1996年,中国发起成立上海合作组织,主要目的是对付分离主义者导致的不安定局面,组织成员包括俄罗斯和主要中亚国家。
  中国还在积极推进与其他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的双边反恐合作。2003年夏天,上合组织举行了第一次军事演习。2004年1月,上合组织反恐中心成立。
  根据日前维基解密公布的美国国务院函电,美国官员还曾怀疑中国曾向吉尔吉斯斯坦出价30亿美元,换取该国能关闭境内的美军基地。而在领土问题完全解决后,相信中国与中亚国家的合作可以更进一步。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735480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