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做最受尊重的服务机构

作者:未知

  从“黄亭子”走出来的张杰,可谓中国知识产权行业的前辈。在1999年“下海”之前,张杰在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做过11年发明专利审查员的工作,见证了国内外企业在华专利申请走过的每一步。因此,他深知企业,尤其是中国企业需要的精髓。
  离开审查员的岗位,张杰先在律所工作了一年后,便创办了北京三聚阳光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经过多年的发展,从代理业务到诉讼业务,三聚阳光已经深谙客户所需。而多年来,很多人都知道三聚阳光代理业务做得非常好,却不知,很多知名的知识产权案件也出自三聚阳光诉讼团队。
  从阿拉丁案相识
  在多年前,本刊记者曾采访过当时还是中小型发展企业的飞天诚信公司,了解到飞天诚信与以色列阿拉丁知识系统公司专利侵权诉讼案。当时,该案被作为典型案例在企业法务沙龙中分享,此时才知道该案件国内诉讼便是三聚阳光代理的。
  三聚阳光创办初期便将做高效的、优质的申请代理服务作为公司重点,这必然是与张杰董事长审查员身份下海有很大的关系。多年的审查员工作让他颇有体会,“外国人在中国打官司,因为他们的专利申请文件写得好,所以诉讼就非常容易取得好的结果,或者说至少你无效他的专利的时候是很难无效掉的,反观中国企业,当时早期的发明专利就写两页半,权利要求两三个,维权时很难使用,还容易被对手无效,与国外申请水平差距相当的大。这些都是当时触发我想去创办一个好的代理公司的出发点。”
  九十年代末期,随着中国经济的开放发展,国外企业在华专利申请量大幅上升,除此之外,在中国的专利侵权诉讼开始出现,主要集中在国外企业在中国的维权诉讼。而在那时,三聚阳光就开始受中国企业的委托与国外企业进行抗衡。
  回想当时的情景,张杰感慨道:“因为专利的诉讼特点必然是分两部分,按照一般的民事诉讼理解就是本诉与反诉,即专利侵权诉讼和专利无效诉讼。在面临专利侵权诉讼之后,其中一个救济的途径就是把他的专利无效掉或者把他的权利保护范围缩小至不侵权,我个人参与了大量的专利无效的工作,而且几乎95%以上都是受中国企业的委托跟国外企业的侵权诉讼进行对抗,无论是法国、德国、日本、意大利,还是其他一些国家,在这个过程中会促使你更多地去认识到,原来站在审查员角度看什么样的专利申请是写的好的,什么是写的不好的,但打官司的过程中你会换一个角度思考,什么样的专利能在诉讼中充分利用,什么在诉讼中不能当武器,反过来纠正你对什么是好的专利有了一个升华的认识。”
  不断增强的实战经验,让张杰开始注重在三聚阳光团队中经验的传承。于是,从2000年左右,三聚阳光就形成了内部分享及培训的学习模式,并且让大家深刻的认识到,“好的专利申请是要能经得起专利诉讼考验的。”
  从国际专利诉讼中再学习
  三聚阳光创办成功后,随着在华业务的增多,公司代理业务及诉讼业务都有了显著变化。但与此同时,中国知识产权行业的大环境也发生着新的变化。2005年以后,中国企业在国外的诉讼越来越多,因此,三聚阳光从仅局限于国内专利诉讼或者专利的无效,随着企业客户在国外受到了侵权诉讼,也将三聚阳光拉到了国外诉讼的战场。也正是基于此原因,张杰不得不“被迫”放下多年的经验,重新走进校园学习。“到美国的马歇尔法学院进修,我算是年龄比较大的学员啦”,张杰笑谈当时的经历。
  伴随中国企业的国际化,中国市场的发展,三聚阳光的诉讼业务也迎来了新的格局。在采访中,张杰将三聚阳光经历的变化总结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即做中国企业国际专利诉讼中的后援。在国外的诉讼,因为不具备诉讼律师身份主体,三聚阳光不能出庭帮助企业诉讼,但这并不妨碍帮助企业客户正确地认识案件,咨询解决之道。并且从检索等项目上帮助企业节省费用。在采访中,张杰董事长回想当时中国企业的状况,感慨道:“当时中国企业的意识和国际企业差距还是特别大的,很多国际企业投资进入中国前,会先花一大笔钱请法律服务机构做相关投资可行性和法律风险的调查,从而避免后期诉讼的产生,但中国企业完全不同,只要国外有市场,有订单,拍脑门就敢出去,不调研市场准入门槛,不评估解当地法律风险,最后只能任人宰割。”
  一段时间后,随着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中特别在美国,涉及到301、337条款的知识产权诉讼不断增多,不仅中国企业开始寻求解决之道,中国政府相关部门也开始加强对中国企业知识产权方面的培训。于是,和企业一道,三聚阳光进入了发展中的第二个阶段,即,做中国企业国际化的知识产权辅导员。从国家知识产权局到地方知识产权局,从宏观政策方面都已开始协助企业加强知识产权业务培训,开始指导企业进行知识产权分析,做知识产权战略的布局和预警分析,三聚阳光从北京市知识产权局开始开展对企业海外知识产权预警的活动的第一年就作为企业的指导员,连续参加了七八届,帮助即将开展国际业务的企业从产品和服务走出国门前就把出口目标国的知识产权的陷阱和壁垒调查清楚,并找到应急应对方案,为中国企业国际化理清障碍。
  第三个阶段,即,做知识产权繁荣期的守护者。作为中国知识产权行业发展的亲历者,张杰这样形容这两年国内知识产权诉讼案件的发展:“这是我的脑袋想不到的”。除了专利、商标申请大幅度增长外,张杰主要强调了另一变化现象。现在的知识产权诉讼中,原被告一方有涉外或者涉外因素的,可能不到20%,剩下的是中国企业和中国公民、企业之间就知识产权侵权和保护问题进行的一些争议和诉讼。这也预示着中国社会发展转型期的到来,全民创业,万众创新已落在实处。
  从坚持到尊重
  从最初公司创办时的一人单打独斗,到在发展初期的十几个人,再到今日的百人知识产权律师团队。从最初的作为中国企业国际维权的后援,到今日,公司代理的发明专利平均授权率达93%,专利无效、诉讼胜诉率达80%。“天下第一刀”专利无效诉讼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成立后审理的第一案;飞天诚信公司与以色列阿拉丁知识系统公司专利侵权诉讼案;国电富通公司与意大利Magaldi公司“锅炉除渣系统”印度专利侵权诉讼案;代理深圳通则公司“带特制用户识别卡的移动台式电话机”专利无效行政诉讼案;请求宣告江苏乐希公司“便携式一次性动态密码生成器以及使用其的安全认证系统”发明专利无效案;汉王科技与日本WACOM公司“手写板技术”发明专利无效案;请求宣告意大利系统股份公司“一种用于上釉和装饰的旋转机器”发明专利无效案;请求宣告默沙东公司“氮杂环六肽类的制备方法”发明专利无效案;请求宣告罗赫诊断器材“冷冻干燥的稳定的单克隆或多克隆抗体药物制剂”发明专利无效案。一个个案例,在我们看来可能只是文字,但对于三聚阳光的诉讼团队而言,这些都是他们的里程碑。
  现在,张杰董事长已很少再亲自接案子上庭,大部分业务都已由张建纲总经理执行管理。虽然不在第一线,但常年来的团队培养和磨合,让大家对于公司理念的理解和执行是统一的。
  张杰在记者采访中评论自己,“我是一个纠结的人”。张董热爱体育运动,尤其喜爱滑雪、羽毛球等,说话语速快,性格直爽,是个快人快语的急性子。但对于专利代理和律师行业,缜密、谨慎、深思熟虑似乎才是“正道”。但这样的两面都集于张杰一身,开庭时,哪一份证据资料必须摆在哪个位置,庭前必须要做哪些工作,上庭桌上放一张写着大大的“慢”字,随时提醒自己语速慢下来。这些细致的习惯张建纲总经理在带领团队时,一直延续着,已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习惯。在采访中,张建纲也表示,他个人很多处理案件的习惯都受张董影响较深,并且将这些习惯言传身教到团队的成员。在团队凝聚力及专业能力提升方面,三聚阳光一直保持着一如既往的热情,张建纲表示,我们希望能够将三聚阳光团队踏实、认真、专业的工作态度在团队中延续并保持。
  除了好的工作习惯外,张董还定下了作为知识产权律师工作“五满意”的目标,作为自己和团队追求标准。即,第一让自己的委托人满意,那代表律师发挥自己的专业能力,对该案件尽心尽职了。第二要让审案法官满意,那是对你专业能力和职业能力的肯定。第三要让对方律师满意,能够让对方律师佩服你的专业能力和得到对手的尊重。第四,还要让对方当事人满意,不仅佩服你的专业能力和职业能力,还要让对手理解你对证据和法律的运用,输得心服口服。第五,让自己满意,客观、严谨、经的起后续法律程序和历史的检验。
  将“五满意”作为诉讼团队的目标,其实难度非常大,这远远超出了追求案件数量和排名的目标。这需要整个团队,潜心钻研,不急不躁、不受外部利益诱惑与干扰的去修行。当做到“五满意”了,也便实现了三聚阳光为自己定义的价值观中,成为“最受尊重的知识产权服务机构”,得到了整个行业和客户的认可和尊重的目标。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