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茶北引:产业扶贫的现实困境及路径优化

作者:未知

  摘要:南茶北引在企业自选择理论作用下,改变区域单一的种植结构,调整区域产业布局,提高农业生产效率,促使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引致农村经济从低质数量型向高质量效益型转换,拓展单一产品向多重高附加值的关联产品或产业需求延伸。本文在阐述南茶北引意义及南茶北引与产业扶贫关系的基础上,分析南茶北引在产业扶贫中存在的未进行科学规划,顶层设计缺乏、参与力量薄弱,经营主体单一、投资结构固化,创新动力不足、集体经济发展滞后、区域合作融合度不够、金融支持实体经济不够等现实困境并提出相应的路径优化方案。
  关键词:南茶北引供给侧结构改革产业扶贫高质量发展
  一、引言
  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把精准扶贫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打好的三大攻坚战之一,作出了新的部署。从脱贫攻坚任务看,未来三年,还有3000万左右农村贫困人口需要脱贫。脱贫任务将越来越艰巨,尤其是民族地区的脱贫攻坚更加任重道远。2018年3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强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标志性的指标是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打好脱贫攻坚战,关键是打好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战,关键是攻克贫困人口集中的乡(苏木)村(嘎查)。”作为内蒙古的第一人口大市赤峰市来说,行政村共有2057个,其中以农业为主体经济方式的农村有1709个,牧区嘎查(村)是348个。连片贫困地区比较集中,贫困问题相对其他民族地区而言较严重。2018年仅有林西县实现了贫困县摘帽,尚有7个贫困县未摘帽。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要采取更加有力的举措、更加精细的工作,瞄准贫困人口集中的乡(苏木)村(嘎查),重点解决好产业发展等问题。”
  产业是民族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产业扶贫是以输血的方式提高造血功能,通过发展产业尤其是特色产业,实现民族地区脱贫攻坚。南茶北引是北方高原山区和高寒地区发展特色产业的创新体现。随着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不断发展,经济新常态、新发展理念为我国经济发展注入新活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济增长方式由高速度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HJ1.8mm]展阶段的转变、经济增长动力由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的转换、产业结构由中低端向中高端的转化等进一步引致生产要素配置更加科学合理。南茶北引的推进和实施对民族地区产业结构调整,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农业转型升级导引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改变单一的产业模式,延长农业经济发展的产业链,为民族地区脱贫攻坚开创了新方案,从而使民族地区在经济发展中实现赶超,缩小与发达地区的经济发展差距。
  二、文献综述
  李博和左停(2016)在其《精准扶贫视角下农村产业化扶贫政策执行逻辑的探讨----以Y村大棚蔬菜产业扶贫为例》一文中指出,产业扶贫实施前的权力主导和弱势吸纳,实施中扶贫资源的股份化运作以及实施后的事本主义共同导致以合作社为依托的产业扶贫功能的式微。最后,产业扶贫以项目为核心追求的短、平、快逻辑形塑了产业发展的非持续性。许汉泽和李小云(2017)研究指出,在产业项目申请阶段容易出现“精英捕获”与“弱者吸纳”,在产业进行中易遭遇由逆向软预算约束带来的“政策性负担”以及规模化经营不善等问题。最终在产业完成之后有面临着后继维护的缺失与农民生计系统的损害。王春萍和郑烨(2017)着重分析了产业扶贫研究历经的四个演进阶段:初创期、探索期、爆发期和深化期,并描述了研究的整体发展脉络所沿着的四条轨迹,即产业扶贫主体由政府主导逐渐演变为政府主导、市场力量、社会参与并重。孙久文和唐泽地(2017)研究指出,产业扶贫是贫困地区实现“内生性”增长的关键,是将扶贫问题由“输血式”扶贫转向“造血式”扶贫的重要途径。
  基于文章写作角度考虑,对国外产业扶贫的研究主要选取研究理论。舒尔茨(Schultz)的改造传统农业理论,舒尔茨认为改造传统农业的出路就在于寻找一些新的生产要素作为廉价的经济增长源泉。改造传统农业的关键在于引进新的现代农业生产要素,这些要素可以使农业收入流的价格下降,从而使农业最终成为经济增长的源泉。速水佑次郎的借用技术理论,发展机制潜在于表面的落后之中,一旦这种机制被开发出来,发展中国家就有可能实现赶超目标。发展中国家应当实现政府与企业家之间对产业政策和信息分享,这是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条件之一。罗森斯坦-罗丹(Resestein-Rodan)的大推进理论,推进理论的核心是外部经济效果,即通过对相互补充的部门同时进行投资,不仅可以创造出互为需求的市场,解决市场需求不足而阻碍经济发展的问题。纳克斯(RNuskse)的平衡发展理论,该理论认为,落后國家存在两种恶性循环,即供给不足的恶性循环和需求不足的恶性循环。平衡发展理论的出发点是为了促进产业协调发展和缩小发展差距。
  三、南茶北引的意义及南茶北引与产业扶贫的关系
  (一)南茶北引的意义
  1南茶北引构建中国茶叶种植的新格局。中国的茶叶可以追溯到先秦时期,何人最早种茶却没有记载,而吴理真被认为是有确切文字记载以来的最早种茶人。在四川省雅安市蒙顶山,吴理真种下了七株茶树。因此,蒙山是人工种茶最早的地方,吴理真是中国乃至世界最早进行茶树人工栽培的实践者,是世界上第一位种茶人。2010年在内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王爷府镇于家湾子村种植茶树获得成功,自此“南茶北引”改写了内蒙古自治区没有茶树种植的历史。这也是中国茶叶史上的一件大事,尤其是在中国北方寒冷区域种植茶叶成功其意义重大,构建了我国茶叶种植的新的地理格局。
  2南茶北引开拓产业发展的新空间。南茶北引试种成功这本身就是中国茶叶史上的一件大事,人工栽培也结束了内蒙古自治区无茶树的历史。茶产业自身及其所衍生的产业可开拓产业发展的新空间。茶产业与赤峰市休闲旅游、全域旅游融合发展、茶产业与健康养老及养生协同发展、茶产业与红山文化的耦合发展、茶产业带动餐饮业提档升级、茶产业拉动县域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茶产业为区域旅游注入文化动力和文化新内涵、茶产业与巴林石文化产业协同发展、茶产业与蒙元文化产业互动发展等都将开拓产业发展的新空间。   3融入“一带一路”,打造中国北路边茶。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不断发展,内蒙古已加快形成“北上南下、东进西出、内外联动、八面来风”的对外开放新格局。内蒙古与蒙古国“草原发展之路”和俄罗斯的跨欧亚大通道建设进行无缝对接,在推进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的同时,共建北亚经济圈。商贸互通在历史上中蒙俄就没有间断过。茶文化向外的陆路传播可达蒙古国和俄罗斯。据史料记载,到了18世纪初期,中国茶叶就直接经蒙古国销往俄国。 陆羽图解茶经[M],海口:南海出版公司,2007年月第一版,36页。赤峰市发展茶产业可促进与蒙古国、俄罗斯的茶文化交流,并通过此陆路进一步到达欧洲,加强与欧洲的商贸往来。
  本文首次提出“北路边茶”,北路边茶的概念主要是相对于南路边茶而提出来的。南路边茶主产地在四川,其主要原产地是四川省雅安市。南路边茶主要是黑茶,即藏茶或砖茶。既然赤峰市喀喇沁旗和宁城县已生产出绿茶,那么随着茶叶种植结构的变化,也可生产黑茶。基于这点考虑首次提出北路边茶的概念(这一概念可能值得商榷),将赤峰市打造成为中国北路边茶生产基地。
  4区域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发展茶产业是北方少数民族地区产业经济从同质性向异质性转型,挖掘区域经济发展的新引擎。茶对于北方少数民族地区来说是其特色经济的体现,是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突破点。发展茶产业是种植结构科学化调整,引致生产要素科学合理流动,不断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新改革,对实现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同时,为产业扶贫提供新方案。可借鉴国际经验,新供给创造新需求。借鉴美国拉斯维加斯和大西洋城等落后地区通过发展旅游休闲产业脱贫,日本通过“一村一品”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归根结底,就是在产业扶贫过程中,茶这一特色产业对区域经济发展的新引擎的构建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5创新驱动形成新集聚。从县域经济角度看,在内蒙古县域经济发展中,宁城县2016年生产总值为18266亿元,在内蒙古103个旗县区中居于35位。喀喇沁旗2016年生产总值为7567亿元,在内蒙古自治区处于第75位。从产业结构的角度看,宁城县是“二、三、一”,喀喇沁旗为“三、二、一”。按着产业经济演变规律,其变化呈现“一、二、三”→“二、一、三”→“二、三、一”→“三、二、一”。由此可知,宁城县属于第三阶段,喀喇沁旗属于第四阶段。尽管如此,两个旗县的生产总值都较低。提升县域经济的综合实力需要捕获新的经济增长点,而茶葉产业具有很强的产业关联性,按着法国经济学家萨伊(JBSay)所说的那样:“将资源从生产力和产出较低的领域转移到生产力和产出较高的领域”。以茶产业为中心形成新的集聚。新产业新集聚衍生诸多新业态。变单一维度的生产模式为多重维度的生产方式。在创新驱动中使“南茶北引”形成新集聚。
  (二)南茶北引与产业扶贫的关系
  在理解“南茶北引”时,需要从“茶、茶产业、与茶相关联的产业、与茶产业型关联的产业”四个层面来解读南茶北引。与产业扶贫的关系也需要从微观层面、中观层面、宏观层面来分析。民族地区的特色产品、特色产业是其资源禀赋的重要载体。民族地区的脱贫攻坚脱离不开对特色产品、特色产业的品牌塑造,优化资源配置进行动能转换,引致低端产业“腾笼换鸟”或转型升级,壮大主导产业和新兴产业,重塑经济地理产业新结构,从而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
  南茶北引构筑区域品牌,为产业扶贫提供不竭动力。南茶北引试种成功后,所生产出来的“蒙古绿茶”具有一定的区域品牌知名度。区域品牌与区域知名度及区域经济竞争力之间呈现正相关的关系。区域经济竞争力在区域品牌的作用下其综合实力不断提升,反过来区域经济竞争力则会引致区域经济不断发展。从这个角度讲,南茶北引将助力产业扶贫,也就是可使民族地区实现脱贫攻坚。南茶北引过程中,民族地区对原有产业结构进行了调整,顺利完成承接产业转移,进一步优化区域经济结构,淘汰低层次产业,为中高端产业腾出发展空间,促进生产要素科学合理流动,实现帕累托最优。
  党的十八大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共享、开放”五大发展理念,南茶北引符合五大发展理念的要求。民族地区的地域环境、生产经营环境、文化环境容易使民族地区在区域经济发展中进入“比较优势陷阱”。避免陷阱则需要新理念和新路径,南茶北引的开拓性创新,不仅进一步激活美丽乡村的经济细胞,而且为乡村振兴发展提供鲜活动力。随着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向前发展,城乡差距将不断缩小。在工业反哺农业的同时,城市化经济将反哺乡村经济,本地化经济将不断提升,这为产业扶贫创造必备的前提条件。南茶北引与产业扶贫将呈现良性互动的关系。在传染机制的作用下,民族地区的创新氛围将不断提升,产业发展中更加容易接受来自发达国家及发达地区的空间知识溢出,地区经济将进入共享经济阶段。
  2016年7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宁夏银川主持召开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明确提出,“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必须长期坚持下去”。南茶北引离不开东部地区帮扶西部地区,这种帮扶不仅体现在生产技术方面也体现在资金方面。南北帮扶、东西帮扶规避产业扶贫过程中的现实壁垒。南方和东部地区可为北方和西部地区提供先进技术,使北方和西部地区在生产技术和科技技术方面缩短学习时间,为北方和西部地区实现跨越式发展创造必要的条件。先进技术直接运用于产业,有利于北方和西部地区实现产业转型升级,原有产业提档转换。引致新供给创造新动力,化解过剩产能,提高供给质量,使产业发展在扶贫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因此,南茶北引这一新业态可化解产业扶贫过程中的供给老化现象,直接接受发达地区的先进技术,降低民族地区产业成本,提升产品市场竞争力。从区域合作空间和区域合作动力角度讲,南茶北引为产业扶贫注入新动能。改变区域经济发展的固化结构,从粗放型经营方式向集约型经营方式转化、从单一产能发展方式向复合型高附加值发展方式转型、从非规模的小农经济向集聚式的合作共赢经济转变、从只注重经济效益型向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型转变、从封闭经济向开放经济转变。最终,建立健全产业扶贫的动力机制,使农村成为“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四、南茶北引在产业扶贫中的现实困境
  产业扶贫终极目的是让贫困者脱贫,产业扶贫的参与主体包括地方政府部门、企业、社会团体、社会参与力量。南茶北引在产业扶贫中的现实困境来自政府层面、企业层面、社会层面、村集体经济层面和农民自身层面。
  (一)未进行科学规划,顶层设计缺乏
  通过调研发现,喀喇沁旗和宁城县所种植的茶叶有一定的市场需求,与同类产品尤其是南方部分地区的茶叶相比较而言,赤峰市所生产的茶叶有其独特的品质。但是,单一企业的经营行为和个体经营者独立经营行为的资金瓶颈问题,制约了茶叶产业的发展。尽管是新产业,其演化路径曾出现偏移。地方政府部门未在恰当时间进行科学规划和顶层设计,支持或者扶持茶叶产业发展。这就表明政府部门在政策层面较缺失,导致县域经济失去了发展其他部类主导产业的机会。
  (二)参与力量薄弱,经营主体单一
  南茶北引主要是企业家和当地的试种者,单纯的企业及个体人的生产经营下,凸显其参与力量的脆弱性和薄弱性。企业家在创业过程中是以经济利润为轴心的。这符合经济基本原理,理性的经济是以获取经济利润最大化为目标的。参与力量薄弱导致其抗击市场风险能力降低,随着经营过程中困境的不断涌现,自信心和创业动力呈现边际效益递减的状况。
  在区域锁定效应的作用下,民族地区经济发展中的路径依赖现象,使南茶北引的经营主体表现出其单一的一面。在本地化经济的视域下,贫困主体脱贫意识不强、脱贫动力不足,最终形成贫困惰性。认识上的误区衍生短期投资与长期回报的矛盾将屈从于“贫困的现况”。而社会力量仅注重短期经济效益而不愿冒风险获取长期经济效益,致使要素难以聚集,集聚效应难以发挥应有作用。政府部门参与程度不够,导致区域产业难以形成规模经济,区域品牌难以塑造。关联企业对产业演化路径认识不充分,产业演化则为集群中已有企业和衍生企业的市场和应用的多样化创造了新机会。 让·博西玛(荷兰),让·马丁(英国),演化经济学手册[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年11月第1版,257页。但是关联企业裂变所衍生的新企业与原有企业对新兴产业缺乏融合度。最终,创新驱动的主体落到单个企业和个体人身上,参与力量的薄弱性,经营主体的单一性使南茶北引陷入困境。
  (三)投资结构固化,创新动力不足
  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现实的存在,使县域下的农村经济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固定化的模式,在經济发展方式上明显呈现小农经济思想居于主导地位的状况。重视短期经济效益忽略长期经济效益、认识不到创新驱动固守传统农耕、察觉不到空间经济演化突变而恪守地理格局的非嬗变。再者,农业产业及种植结构的同质性在认知锁定效应和技术性锁定效应作用下,跟随经济表现显著,创新经济严重不足。再加上长期所形成的区域文化及在区域文化指引下所构成的特殊区域能力,都导致捕获区位机会的缺失。最终,投入结构固化,创新动力不足,代际贫困延续,产业扶贫将成为空中楼阁。
  (四)集体经济发展滞后
  喀喇沁旗王爷府镇于家湾子村和宁城县三座店镇苏家窝铺村都曾发展茶产业。在南茶北引过程中,主要是企业家和个体人在支持生产经营活动。企业的困境和个体人资金的有限性导致南茶北引生产中矛盾显现。此时若村集体经济介入参股,可以进一步缓解生产中的困难。也能够使茶产业生产经营活动延续。但是北方民族地区乡村经济不发达,村集体经济发展滞后,导致对新兴产业注入内生动力不足。究其原因,小农经济的落后性及小农思想的局限性致使区域经济文化难以衍生先进的创新文化,也很难实施以众筹模式夯实村集体经济的经济力量。村集体经济的不发达将导致难以发展产业经济。
  (五)区域合作融合度不够
  区域协调发展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赤峰市是环渤海经济圈和东北经济区的区域经济发展的主要范畴且赤峰市已完全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随着“一带一路”建设、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实施,赤峰市也逐渐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和京津冀协同发展,但是融合程度不够,在融合过程中还存在产业、行业壁垒的现象。与东北老工业基地融合发展不够,承接产业转移主要是承接产能过剩产业和淘汰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和高端产业难以向赤峰集聚;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上,赤峰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组成部分,京蒙合作由来已久。但是在与京津冀协同发展中产业发展融合度不深,也仅停留在中低端产业方面;在“一带一路”建设上,赤峰市是我国继续向北开发开放的前沿阵地,欧亚新商道的桥头堡。对接蒙古国“草原发展之路”和俄罗斯的跨欧亚大通道建设。但是在“一轴两翼”开发开放战略新格局中,东翼“锡赤通经济区”还处于培育阶段。因此,在区域融合发展中区域经济合作及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融合程度还有待于进一步加强。
  (六)金融支持实体经济不够
  产业发展中最大的瓶颈之一就是资金问题。地区商业银行、区域性银行对本区域的产业发展贷款额度较低,且在贷款审批流程上较缓慢,申请贷款难度较大。再加上对国家产业政策把握不够准确,也就是市场经济中的信息不对称的存在,也使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开展较困难。
  五、南茶北引在产业扶贫中的路径优化
  (一)科学规划,制定顶层设计
  赤峰市在产业发展规划中应制定科学的规划方案。改革开放40年来,赤峰市经济社会发展尽管取得长足进展,但是主要是粗放型的经济发展方式居于主导地位,主要依托于要素投入和资源禀赋。产业发展和经济社会发展依赖于资源型产业过于偏重,且资源类型的产业发展链条比较单一,缺少高附加值产业。而茶产业关联性比较强,赤峰市在产业发展规划上,应规划一定区域发展茶产业,制定喀喇沁旗和宁城县茶产业发展规划,并制定与茶产业相关联的产业发展规划,实现茶产业与关联产业耦合发展。
  对于赤峰市而言主要是发展茶产业与全域旅游及休闲旅游、茶产业与健康生态养生及养老、茶产业与地方民俗和民宿、茶产业与巴林石文化、茶产业与草原文化、茶产业与蒙元文化、茶产业与红山文化、茶产业与辽文化。市委、市政府作为地方经济发展政策制定者,应该制定顶层设计方案,使县域经济提档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   (二)充实参与力量,经营主体多元化
  南茶北引参与主体比较少,应充实参与力量。让乡村的农牧民真正参与其中,可以采取众筹的模式,引致农牧民参与进来。可以以土地入股也可以以资金入股,同时村集体应筹集部分资金或以集体资产及集体土地入股。扩充经营主体,首先是当地的旅游企业和餐饮企业;其次是赤峰市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所要淘汰的企业,转型经营茶产业及茶文化产业;最后是当地企业和京蒙合作企业融合发展高端茶产业。
  (三)优化投资结构,创新驱动发展农村经济
  农村的投资结构主要投资于农业,喀喇沁旗和宁城县主要是以种植业和养殖业为主。且种植业和养殖业处于家庭小规模经营阶段,未形成规模经济。种植业和养殖业的产业链条比较单一,为种植而种植、为养殖而养殖。尚未衍生其他相关联产业,仅在产业链条最低端的层面生产经营,价值市场化程度又比较低。这种情形将难以改变贫困局面,但是很容易进入“贫困陷阱”。优化区域种植结构,合理配置投资比重,改变传统单一种植模式和养殖模式,提档升级发展中高端产业,创新驱动发展农村经济。
  (四)壮大集体经济,发展村级产业
  产业扶贫的过程中,农村集体经济缺失是一大问题。盘活村集体资产,发展集体经济。产业扶贫模式之一就是“企业+集体经济+农户”。喀喇沁旗和宁城县应发展集体经济,以集体经济带动产业经济发展。第一利用国家产业政策,争取产业资金支持;第二喀喇沁旗和宁城县属于民族地区,充分利用国家民委政策,争取国家民委项目资金;第三赤峰市属于欠发达地区,应利用世界银行的无息贷款,发展地区产业经济;第四利用赤峰市所实施的“鸿雁计划”,争取赤峰籍企业家在资金上和产业发展上的支持;第五村集体自筹部分资金,按股份制或者混合经济发展的要求增加资金渠道,发展村集体产业。
  (五)区域协调发展,提升区域产业竞争力
  赤峰市在区域协调发展上主要是“一带一路”建设协调发展、京津冀协同发展、东北老工业基地协同发展。在“一带一路”建设上,赤峰市处于向北开放的前沿,内蒙古向北开放的格局中赤峰属于东翼。在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方面,锡赤经济带、锡赤通经济区与蒙古国、俄罗斯构建中国北方次区域合作区;在中蒙俄经济走廊的基础上,构建中蒙俄跨境经济合作区;在欧亚新商道基础上,建立中国北方自由贸易试验区。京津冀协同发展方面,《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文本中已将赤峰列入。随着高铁的开通,赤峰与京津冀之间将形成的两小时经济圈。首先,与京津冀需要建立健全区域合作机制,制定区域经济合作的顶层设计;其次,建立中国正北方休闲体验区和中国北方健康养老示范区;第三,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承接地,再者利用京蒙帮扶,引进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最后,京津冀与赤峰建立区域经济发展基金,在资金上给予区域经济协同发展充分保证;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发展上,东北老工业基地产业发展基础比较好,赤峰与东北老工业基地成立区域产业联盟,组建跨区域产业集群;利用锡赤朝锦陆港协同发展,打通块状经济的壁垒,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使“港口—经济腹地—毗邻国家—次区域经济合作区—欧亚市场”连为一体,实现区域经济互联互通。最终,通过协同发展,提升区域经济的竞争力。
  (六)金融服务实体经济
  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舒畅健康发展。民族地区新兴产业-茶产业,由于资金瓶颈问题制约了其进一步发展,使南茶北引陷入困境。突破“融资的高山”,需要做到以下几点:
  第一,茶产业使北方民族的新兴产业,可寻求中国农业银行和中国农业开发银行中长期贷款的金融支持。
  第二,喀喇沁旗和宁城县为贫困旗县,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重点攻克深度贫困地区脱贫任务,确保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脱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做到脱真贫、真脱贫”。所以,当地的农业合作社应争取通过区域性银行以扶贫贷款的形式申请低息贷款或无息贷款。
  第三,南茶北引所引进的茶,主要是种植绿茶,也可发展黑茶。本文首次提出一个概念发展北路边茶(北路边茶是相对南路边茶的一个概念)。黑茶属于我国边销茶,在民族地区建设国家少数民族特需的商品定点生产企业,一方面利用国家民族政策,争取国家开发银行低息贷款的金融支持,另一方面也争取世界银行无息贷款。
  第四,南茶北引所在区域属于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西部大开发和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发展地区。多重政策因素叠加在一起,可争取政策性资金和政策性银行的低息贷款或无息贷款。
  第五,對从事特色产业生产的企业而言,应该利用区域性金融中心破解融资渠道狭窄的问题。赤峰市的茶企业应该利用京蒙合作的有利条件,与北京有关企业进行对接。同时,利用北京金融服务和天津北方金融中心的区域性银行进行融资。
  第六,建立地方企业产业发展基金。地方企业建立地方产业发展基金,这就要求地方企业抱团取暖,拿出部分资金形成种子基金。为新兴产业解决资金问题,使其孵化成能够创造出产值的企业,从而提升区域经济增长的综合实力。
  六、结论
  南茶北引在地方经济发展中可促使本地化经济进行动能转换,茶产业及其关联产业演化新兴产业,改变地方产业发展新格局,为产业扶贫注入新动力。产业扶贫中要注重挖掘乡村本身的内生动力,再集聚要素使之扩散,提升区域经济发展的综合竞争力。同时,产业扶贫要与区域协调发展相结合,重视外部经济对内部经济的影响作用,将外部经济内部化,引致区域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最后,壮大集体经济,吸纳农牧民参与产业经济发展,使其规避贫困惰性和贫困依赖。
  
  参考文献:
  [1]习近平决胜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2]王军,张蕴萍县域经济创新发展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
  [3]李博,左停精准扶贫视角下农村产业化扶贫政策执行逻辑的探讨——以Y村大棚蔬菜产业扶贫为例[J].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42(04).
  [4]许汉泽,李小云精准扶贫背景下农村产业扶贫的实践困境——对华北李村产业扶贫项目的考察[J].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17(01).
  [5]王春萍,郑烨21世纪以来中国产业扶贫研究脉络与主题谱系[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7,27(06).
  [6]孙久文,唐泽地中国产业扶贫模式演变及其对“一带一路”国家的借鉴意义[J].西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54(06).
  [7]董存荣蒙山茶话[M].北京:中国三峡出版社,2004
  [8]赵然生态保护在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中的地位与作用[J].中国经贸导刊,2018(02).
  [9]边销茶项目课题组边销茶——中国少数民族特需商品传统生产工艺和技术保护工程第一期工程[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8
  [10]让·博西玛(荷兰),让·马丁(英国).演化经济学手册[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
  [11]张太平构建“一轴两翼”开放开发战略新格局[J].北方经济,2016(02).
  [12]赵然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赤峰市发展路径研究[J].经济论坛,2018(12).
  [13]梁琦,蔡建刚资源禀赋,资产性收益与产业扶贫——多案例比较研究[J].中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23(04).
  [14]张琦,王建民等产业扶贫模式与少数民族社区发展[M].北京:民族出版社,2013
  〔本文系内蒙古自治区社科规划办重点项目“内蒙古东部地区产业扶贫调查研究”(项目编号:2017ZJD027);内蒙古自治区社科规划特别项目“西拉沐沦流域民族特色经济变迁调查研究(项目编号:MZWHD2015-32)阶段性成果〕
  (赵然,内蒙古自治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中心)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4606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