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江苏省县域工业环境绩效评价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 要:以江苏省44个县(市)为决策单元(DMU),使用投入导向型CCR模型计算出2015—2016年各个DMU的环境绩效。根据评价结果,探讨了江苏省县域特别是苏北地区工业环境绩效提升的对策与建议。
  关键词:江苏;县域;工业环境绩效
  中图分类号:F207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19)11-0021-02
  引言
  早在1992年,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WBCSD)就提出了生态效率的概念。研究者发现,需要从资本效率和环境绩效两大方面着手去提升生态效率,其中要弄清环境绩效用于衡量某一企业、行业或地区创造单位价值的同时对环境影响的程度(杜克锐等,2018)。因此,环境绩效可以用作判断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指标,也是衡量减排政策实施效果的指标之一。
  环境绩效评价目前仍是一个较为新颖的课题。从现有的文献来看,多数研究侧重于理论阐述和模型构建,针对具体情境的实证研究相对缺乏。另外,国内相关的研究大多数站在企业角度,能够满足国家可持续发展的需要,但对地区或者行业进行环境绩效评价的研究却较少(例如郭四代等,2018;杨浩和张灵,2016)。基于此,本文使用数据包络分析(DEA)方法对江苏省44个县(县级市)2015—2016年的环境绩效实施评价分析。不同于以往的研究,本文对WBCSD环境绩效的内涵重新进行了界定。在环境绩效的评价中“输入”指非期望产出(污染物)所造成的环境影响,“输出”指产品和服务的价值(李莉,张华,2016)。因此,本文将非期望产出(污染物排放)视作投入指标,而将工业增加值作为产出指标,对江苏省44个县(市)的环境绩效进行分析,进而对江苏县域减排政策的实施效果进行评价。
  改革开放以来,江苏省经济飞速发展,但同时环境问题愈加严重。比如,全国发生的十大洪水污染事件,江苏省就占了两个。当前,江苏省经济的结构转型和发展已经受到环境问题的严重制约。本文在对江苏省主要县域环境绩效评价的基础上,对江苏省县域减排政策的实施效果进行分析,能够为江苏省各县级单位进行产业结构调整提供借鉴,从而实现增效、降污的目标。
  一、 评价方法、指标及数据
  Charnes和Cooper在1978年提出数据包络分析法(简称DEA),用相对技术效率评价决策单元(DMU),形成了生产前沿面理论。DEA方法采用多个投入指标和多个产出指标评价相同类型的单位或部门的效率,指标数量不受限制,相比其他一些方法更加方便实用。同时,DEA评价法以决策单元的投入、产出指标的权重为变量,避免了其他评价方法(如Delphi法、AHP法等)在确定指标权重上的主观偏好等人为因素,由此增强了评价结果的信度。
  在众多的环境绩效评价指标中,为了规范环境绩效评价,国际通用的指标体系应运而生,其中最为核心的指标体系是ISO14031指标体系以及世界可持续发展委员会(WBCSD)所提出的生态效益指标体系。生态效益指标体系将环境绩效与经济相结合,以数字形式直观表达环境绩效水平和经济水平之间的关系。ISO14031指标体系中的绩效指标反映了组织运行过程中的环境绩效,输出因素一般为原材料、能源等,产出因素有废水、废气、固体废弃物等。
  本文所采用指标数据全部来源于江苏省统计局网站。其中,投入指标包括固定资产投资、工业用电费两项,产出指标包括全部工业增加值、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两项,非期望产出指标包括工业废水排放量和工业废气排放量两项。为了处理非期望产出对DEA模型的影响,一般采用两种方法,一是将非期望产出进行递减函数转换,比如对非期望产出先进行倒数或者负数的处理,然后作为期望产出运行DEA模型;二是将非期望产出作为一种投入,在这种情况下得到的有效性与原有的DEA模型的有效性一致(冯晨鹏,等,2017)。本文采取了第二种处理办法。
  二、结果
  以江苏省44个县(市)为决策单元(DMU),利用软件DEA-SOLVER分别计算2015—2016年各县(市)基于投入导向型CCR模型的环境绩效。从表1所示结果可知,2015—2016年间江苏省44个县(市)的环境绩效总体不高,且各县(市)的环境绩效差异较大。总体而言,苏北、苏中、苏南三大区域的环境绩效依次递减,与这三个区域的经济发展水平正好呈相反的趋势。
  从2016年的评价结果来看,张家港市、启东市、如皋市、滨海县、盱眙县、宝应县、阜宁县、扬中市、灌南县、丰县、金湖县的值为1,说明这些县(市)的环境绩效特别低。工业生产投入造成的非期望产出比较大,污染比较严重。例如,东县、新沂市、海门市、高邮市、溧阳市、海安县、宜兴市、东台市、昆山市、邳州市、江阴市、常熟市、泰兴市、太仓市的评分低于0.5,说明这些县(市)的环境绩效相比其他县(市)要好,工业生产投入造成的非期望产出相对较少,对环境污染相对较轻。
  三、结论
  江苏省三大区域目前仍处在快速的发展期,特别是“十三五”以来,三大区域的人均GDP、工业总产值都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工业虽仍占据较大比重,但苏南与苏中地区服务业的发展势头越发迅猛。从区域层面看,由南向北工业发展呈现明显的梯度变化。苏南目前已经处于工业化的高级阶段并且正高速向发达经济的初级阶段前进中;苏中当前开始进入工业化的高级阶段,但处在这个阶段的时间还太短;而苏北当下刚刚进入工业化的中级阶段。工业环境绩效方面,区域间差异也很显著,本文结果表明,苏北地区工业环境绩效目前明显优于苏南地区。
  基于此,苏北应汲取苏南工业发展的经验教训,避免走“先发展,再治理”的老路。首先,在工业园区规划方面,不应以追逐经济数量增长为主要目标,应形成成熟的具有地方特色的产业发展思路,科学制定工业园区的发展规划,园区内的产业结构以及产业种类应与本地环境容量状况做到有机的联系,要根据相关上游、下游产业链的合理配置来引进项目,这样才有利于污染物的有效利用,做到循环经济,减少园区内的污染。其次,为了避免各级政府的趋利行为,苏北应在苏南相关实践的基础上尽快设立具有自身特色的环境责任一把手问责制。地区主要领导(市长或分管副市长)要对本地区发生的环境问题承担主要责任,不允许再出现集体负责的说法。主要领导在任期间所批准建设的项目应实行终身问责制,一旦产生环境问题,不管该领导身处何处仍由其承担主要责任。环境责任一把手问责制的设立不仅可以传递出地方政府重视环保、强化责任的鲜明态度,更可以有效调动地方政府履行环境监管职责的执政能力。让各级党政主要负责人亲自抓环保,有利于统筹协调政府各部门的力量,方便各级地方领导直接进行环保决策和管理。最后,苏北应以苏南地区早期的环境政策为鉴,对苏北地区引进项目的环境门槛进行具体分类,明确各类项目的准入条件,做到有针对性地保护苏北地区的环境质量。早期苏南地区引进的很多项目质量不高、把关不严,环保准入形同虚设,甚至时常出现违反环评批复要求的或是未批先建(例如著名的铁本事件)的情况。蘇北在拟定空间准入制度、限制类产业指导目录、最低投资准入条件等文件时应引以为鉴。
  参考文献:
  [1]  杜克锐,鄢哲明,杨志明.能源和环境绩效评价方法的最新研究进展[J].环境经济研究,2018,3(1):113-138.
  [2]  冯晨鹏,王慧玲,毕功兵.存在多种非期望产出的非径向零和收益DEA模型我国区域环境效率实证研究[J].中国管理科学,2017,25(10):42-51.
  [3]  郭四代,仝梦,郭杰,韩玥.基于三阶段DEA模型的省际真实环境效率测度与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8,28(3):106-116.
  [4]  李莉,张华.基于DEA的区域环境绩效研究综述[J].生态经济,2016,32(9):167-172.
  [5]  杨浩,张灵.基于数据包络(DEA)分析的京津冀地区环境绩效评估研究[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8,35(14):43-4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5323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