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转课堂在“3+4”本科段教学中的应用

作者:未知

  【摘要】  “3+4”本科教育是高职与大学本科衔接的改革模式,是职业教育改革的重要方向。翻转课堂将学习主动权交还给学生,促使学生主动获取相关知识解决问题。由于“3+4”学生在高职阶段强化应用能力培养,会计专业的学生一般已经具备会计软件操作能力,本科阶段如何在已有的应用基础上避免重复并与之衔接成为亟需解决的问题。将翻转课堂引入“3+4”本科段会计软件应用课程,以期培养学生在软件操作应用能力的基础上强化对系统业务流程的理解,从而强化“3+4”人才培养衔接,提升学生综合素质。
  【关键词】  “3+4”教育;翻转课堂;会计软件应用
  【中图分类号】  F23;G64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5812(2019)05-0108-03
  一、“3+4”高职段会计专业对于软件操作能力的培养
  “3+4”是职业教育改革的重要方向,通过3年职业高中学习,在经过考核后升入本科院校进行4年的本科阶段学习,打通高职升入大学的通道。2018年重庆科技学院会计专业与立信职业学校合作,经过考试筛选后招录“3+4”学生37人。根据对学生的调查以及对立信职业学校的访谈,了解到该批学生在教育高职阶段已经学习会计电算化课程,掌握对用友通会计软件的基本操作。所学习的用友通软件包括系统初始化、总账、报表、固定资产、工资几个主要模块。通过高职阶段会计电算化课程的学习,学生能够根据所提供的有关基础档案、凭证业务等数据,在用友通软件中完成账套建立、基础档案设置、用户及权限设置、凭证录入审核与记账、报表编制与查询等基本操作。
  相比普通会计专业学生而言,“3+4”学生并非“零基础”,而是已经具备了一定会计软件应用操作能力。尽管用友通会计软件一般适用于小企业,应用于单机、单账套环境,不在局域网或互联网范围内进行数据传送,但在计算机、网络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学生,能够很快掌握用友U8或金蝶K3这类会计软件的操作。在已有单机应用的基础上,根据已经提供的数据,学生能够很快进行会计软件切换,完成账套建立、基础档案设置、用户及权限设置、凭证录入审核与记账、报表编制与查询等操作。
  面对“3+4”学生会计软件应用操作非“零基础”的状况,如果仍采用普通会计专业学生的教学方式来讲授会计软件应用课程,学生必然会觉得课程内容有重复,掌握会计软件操作应用相对简单。转变会计软件应用课程教学方式,针对“3+4”学生特质采用恰当的教学方法,促进“3+4”相互衔接成为必然。
  二、翻转课堂的特征
  翻转课堂是摈弃原有的“教师讲、学生听”的模式,教师布置学习任务,学生完成任务后在课堂上与教师进行沟通、交流。这种方式的特征体现为:
  (一)学生的学习主动性更高。在传统教学模式下,教师讲授、学生听课,课后是否巩固课堂知识取决于学生的自觉主动性。學生处于教与学中的被动地位,不清楚课堂知识的重点、不清楚课程体系的知识点布局。而在翻转课堂的模式下,“预习-练习-找出问题-解决问题”的全流程被打通,教师布置学习任务,学生带着学习任务自觉查找相关资料,在完成任务中去发现问题,带着问题来到课堂,与教师沟通解决问题。在翻转课堂的模式下,学生学习主动性更高。
  (二)教学信息清晰明确。在传统教学模式下,学生只能根据教师的课堂用时、讲授逻辑去理解教学信息。而在翻转课堂的模式下,教师需要给学生布置清晰的任务,如案例的分析、问题的解答等,教学信息通过学习任务清晰呈现。学生也能够通过所需要完成的任务,明确教学信息。因此相比传统教学方式而言,翻转课堂所呈现的教学信息更加清晰明确。
  (三)学习流程得以重构。传统教学模式下,学生的学习过程通过两个阶段完成:第一阶段是课堂的“信息传递”,即教师讲、学生学。信息传递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教师语言表达能力、教学互动环节设计、教师讲课激情等因素的影响,不同的教师对于同样的教学内容所呈现的“信息传递”可能具有相当大的差异;第二个阶段是学生的“消化吸收”,是课后学生对课堂内容的巩固复习。在这个阶段一般没有教师的介入,学生寻求帮助往往只能通过同学间的交流。而“翻转课堂”则对学生的学习过程进行了重构。“信息传递”不在课堂上进行,而是通过提供学习资料要求学生在课前完成,通过视频资料、文献资料的方式,将知识点予以清晰呈现;第二阶段的“消化吸收”由课堂外转移至课堂内,学生带着问题来到课堂,教师针对学生的问题真正做到“解惑”“答疑”,在课堂上给予学生有效的辅导。因此学习流程从“信息传递-消化吸收”转变为了“信息传递-实践认知-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消化吸收”的新流程。
  三、“3+4”本科段会计软件应用课程翻转课堂设计
  在对“3+4”本科阶段会计专业学生的会计软件应用课程中,我们应用翻转课堂模式,对教学方式进行变革。翻转课堂所呈现的学习流程体现为:
  (一)信息传递。对于“3+4”学生,信息传递既包含高职阶段的学习基础,也包含本科阶段授课教师的学习任务布置,其中高职阶段的学习基础成为信息传递的重要内容。由于会计专业学生在“3+4”的高职阶段已经掌握了会计软件基本操作,有关账套建立、基础档案设置、凭证录入与审核、报表编制与查询等基础操作,已经在高职阶段通过课堂授课的方式完成,会计软件基本操作流程的信息已经以授课的方式扎实传递。因此,对于“3+4”学生而言,信息传递的相当部分内容已经在高职阶段完成,从而为翻转课堂后续任务完成提供了重要支撑。
  在本科阶段,信息传递不需要再对软件基本操作进行讲述,仅需要呈现单机版会计软件、基于局域网的会计软件及基于internet的会计软件在账套建立、数据流转方面的区别,以使学生能够了解会计软件并非只有小型企业单机版的简单应用,对于财务部门人员多及集团企业而言,财务软件可能有范围更大、部署更广、账套层次更多的应用。与此同时,需要布置明晰的学习任务,例如提供相关数据和会计软件,要求学生根据资料完成软件操作的学习,同时能够结合软件应用设计相关数据。   例如,我们在会计软件应用课程翻转课堂教学中布置课程学习任务如下:每个小组4人,小组任务包括:(1)根据实验数据,完成6个实验项目的数据录入,包括系统初始化、总账、固定资产、工资、报表、应收及应付模块。(2)在完成数据录入的基础上,对每个实验项目所涉及的系统操作模块,整理完成操作步骤,说明操作中需要重点关注的环节及容易出错的环节。(3)小组模拟创业微企,根据企业的经营范围、经营规模,说明该企业在应用会计信息系统中所需要的操作模块,设计应用系统时需要准备的基础档案、一个月的凭证数据,将此数据在系统中模拟运行可能得到的报表。(4)小组作业以PPT形式做口头演讲展示,同时提交打印的PPT文稿(口头演讲时长不少于30分钟)。(5)该部分得分以小组互评方式計分。
  (二)体验学习。根据所布置的课程任务,学生借助已有的会计软件操作基础,以及所提供的软件操作说明、软件操作相关数据,完成软件操作应用的学习。学习中以小组方式进行,小组成员间可以相互讨论、相互促进。在这个过程中,学生对于软件操作中遇到的问题先通过查找资料、小组讨论的方式进行解决,教师也可以辅助其解决问题。在学生体验学习的过程中,教师不再对软件操作过程进行讲解。由于软件操作相关流程、相关界面已经在资料中有足够详尽的说明,学生基本可以通过操作说明掌握软件的基本操作流程,完成体验学习。根据所布置的学习任务,学生的体验学习包括三个重要层次:
  1.根据实验资料完成软件操作学习。根据学习任务,学生需要根据所提供的软件操作说明,完成实验数据的软件录入。即在教师所提供的软件操作说明、实验数据的基础上,结合用友U8、金蝶K3等会计软件资源,完成系统初始化、总账、固定资产、工资、报表、应收应付模块的处理,在新的软件环境下,掌握账套建立、基础档案设置、凭证录入、凭证审核、凭证记账、固定资产增减、工资核算、报表编制、应收单录入、应付单录入、应收应付业务单据转移为凭证等会计软件基本操作。
  2.总结软件操作流程与易错点。在数据录入的基础上,学生需要梳理会计软件业务流程,并绘制流程图。这就要求学生在操作的基础上进行总结,不再只是埋头录数据,而是在数据录入的基础上整理软件各模块的业务流程,结合软件工程、系统开发设计的相关工具,绘制业务流程。与此同时,要求学生在录入实验数据的过程中总结易错点,对软件操作应用的关键环节进行剖析。这个任务要求相比高职阶段掌握软件操作的要求而言有一定提升,要求学生有一定的软件工程、系统开发设计的思想,能够借助数据流程图等工具对软件业务流程进行描述,对已有的操作应用进行归纳提炼。通过完成这些任务,学生的系统设计能力、业务流程理解能力将有所增强。
  3.模拟企业并设计业务数据。在梳理软件业务流程的基础上,进一步要求学生模拟企业并设计业务数据,将所设计的业务数据作为实验基础数据,通过会计软件完成业务数据的信息化处理,得到企业的财务报表、总账、明细账、固定资产账簿以及工资统计表,使学生能够进一步思考业务数据如何应用于会计软件,需要对账套建立、基础档案处理进行怎样的数据准备。在完成这一任务的过程中,学生需要查询行业相关信息,例如,所模拟企业所处行业对于固定资产的要求,员工工资的基本水平、主要的产品及价格、采购的主要原材料及价格等。通过对行业信息的查询,学生不再局限于实验室的模拟,而是更加真实地还原行业状况、企业状况,并且通过信息化视角对行业与企业的关键信息进行掌握。这对学生的信息收集能力、业务规划能力、信息系统应用前的数据准备能力有较好的提升。
  (三)课堂答疑。在学生体验学习之后,通过小组陈述与展示,检验学生的学习效果,同时解决学生在体验学习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在这个阶段,学生一方面呈现学习的成效,一方面提升语言表达能力。教师需要在这个阶段对学生的学习成效及时评价,评价需要有理有据。同时教师需要对学生总结的业务流程、易错点及时响应,强化学生对业务流程的理解。与此同时,教师对于学生模拟企业设计业务流程,需要针对数据的合理性及时予以评价,指出数据的合理性或者不合理性,使学生明确模拟数据并非“编造”数据,而是需要收集行业相关信息,结合会计软件应用流程完成数据设计。
  四、翻转课堂的应用效果
  (一)“3+4”的衔接性增强。通过翻转课堂应用,信息传递任务的主要内容在高职阶段完成,体验学习、课堂答疑任务在本科阶段完成,学习流程更加合理,课程内容重复得以有效避免,“3+4”高职阶段与本科阶段的有效衔接得以增强。
  (二)学生的学习主动性得以增强。通过翻转课堂引入,学生带着任务去学习,主动增加实验学时,小组成员热烈讨论,从而改变了之前被动学习的局面,能够积极主动去思考业务流程、思考业务数据在会计软件中的应用。同时学生积极准备课堂展示,对课堂展示的积极性远高于课堂听课的积极性。
  (三)学生的综合素质得以提升。在翻转课堂的应用过程中,学生需要补充软件工程、系统设计与分析的专业知识,需要掌握行业数据查询的相关方法,需要准备讲解的PPT,需要锻炼语言表达能力,这种多方位的锻炼,对促进学生综合素质的提升发挥了积极作用。X
  【主要参考文献】
  [ 1 ] 吴仁英,王坦.翻转课堂:教师面临的现实挑战及应对策略[J].教育研究,2017,(2).
  [ 2 ] 何克抗.从“翻转课堂”的本质,看“翻转课堂”在我国的未来发展[J].电化教育研究,2014,(7).
  [ 3 ] 陈丽,李波,郭玉娟,等.“互联网+”时代我国基础教育信息化的新趋势和新方向[J].教育科学文摘,2017,(3).
  [ 4 ] 卜彩丽,孔素真.现状与反思:国内翻转课堂研究评述[J].中国远程教育,2016,(02).
  [ 5 ] 刘邦奇.翻转课堂的技术特征及发展趋势[J].中国教育信息化,2015,(09).
  [ 6 ] 郭剑媚.基础会计课堂教学模式改革研究——基于“微课”和“翻转课堂”结合[J].商业会计,2016,(2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5719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