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新时代高投资企业基建工程现金流预测技术探析

作者:未知

  [摘要]新时代背景下政府明确提出企业高质量发展目标,客观要求企业精益化管理。高投资企业资金占用大、成本高,通过优化基建工程现金流预算,提高现金流预测准确度,从而进一步降低融资成本并提高预算管理水平。
  [关键词]基建工程 现金流 预算
  对于高投资企业,基于项目架构开展基建工程月度现金流量预测,是提高工程月度现金流量预算准确性和预见性的有效途径,有利于进一步增强融资计划的针对性,在确保工程建设资金需求的前提下,降低融资成本,是财务工作坚持价值引领、精益运营的重要体现。
  一、研究背景
  预算是企业财务的起点,也是管控企业业务的重要工具。传统手工编织方式下,预算编制依据不能充分掌握,预算编制方式的准确性难以得到保证,长远期预算更是涉足较少。对于高投资企业而言,随着企业整体投资规模的不断增大,工程资金总量越来越多,潜在的风险越来越大,对资源集约化利用、工程精益化管理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建立基于项目架构的基建工程月度现金流量预测模型,利用信息技术手段集成多系统信息,预测工程月度现金流量、编制工程资金支出预算,能够提高预算的实时性和准确性,够强化预算对工程建设的财务约束作用,防止低效、无效投资,提高资源的使用效率和效益,促进基建工程精益化管理,全面提升预算管理水平。
  二、研究基础
  (一)总体思路
  依托ERP与法律系统、基建管控等系统的信息集成,以合同签订为起点、以采购订单为载体、以支付融合为工具,将工程概估算和合同金额按照工程进度分解到工程建设周期内的各月份,结合工程实际动态调整,形成明细成本费用项目月度现金流量预算,在此基础上汇总形成具体工程和全部工程的月度现金流量预算。
  (二)主要费用具体方案
  1.服务采购费用
  在经济法律系统合同签订完成时自动触发ERP物资管理模块中的“创建采购订单”流程,确保“一合同一订单”。在“创建采购订单”流程中维护项目作分解结构单元、交货计划:通过维护项目作分解结构单元建立起合同与采购订单的关联,通过维护交货计划,按照合同中的“合同总价、支付条款、结算时点”等关键条款预排合同履约进度,并将其作为后期预测的基础。创设“项目成本(预算)执行进度排程”,获取基建项目管控系统的概估算信息,获取项目全口径储备系统中的年度预算下达值,获取采购订单中的交货计划信息,预测单项合同的预算执行进度,按照项目工作分解结构单元汇总该项目所有已签合同,预测单项目预算执行进度,进而汇总产生企业项目预算执行进度预测。工程月度现金流量的预测将继续使用“支付融合”工具,在根据交货计划对项目成本进行排程后,根据“预计付款日期=资金池接收日期+N天数”的规则确定不同业务类型的预计付款日期,即可进行资金计划排程。
  2.物资采购费用
  物资采购资金预测与服务采购费用基本一致,不同点在于:
  一是合同需要从电子商务平台中获取;二是物资交货计划不在采购订单中维护,而是在物资模块中的“供应计划”中单独维护,相应的进度信息也是从“供应计划”中获取,这里可以建立模型同步测算付款申请单办理日期;三是考虑到物资资金结算安全管控,原则上在付款申请单办理后30个工作日内完成资金支付,并提前10天申报资金预算,因此在预测出付款申请单办理日期后,需要顺延42天(30个工作日+12个休息日)确定资金预算,预计付款日期=付款单办理日期+42天。
  四、关键问题
  (一)业务系统直接可联性
  项目需要进一步强化经法系统、基建管控和ERP等系统的衔接集成,实现工程概估算、工程合同、里程碑计划等信息的充分共享和高效传递,多个信息系统之间并未互联互通,涉及到其功能相应调整,需要进一步协调。
  (二)合同数据覆盖完整性
  现阶段合同和采购订单是分别创建、人为建立对应关系,存在已签订合同未创建采购订单的情况,对成本排程、资金预算数据的完整性产生影响,需要在项目实施前联合招投标管理部门、项目管理部门进行合同清查。在实现签订合同时自动触发订单功能后将能解决这个问题。
  (三)交货计划相对准确性
  以“里程碑计划-合同签订-交货计划”为基础进行资金预测,对交货计划时间节点、交貨金额(或付款比例)编制的准确性要求较高,对业务部门的工程管理人员提出了较高的要求,需要进一步强化业财协同。
  (四)存量工程追溯可行性
  系统上线后,新增工程新签合同可以严格按照方案执行,但是对于大部分存量工程而言,其中部分合同已签订、部分采购订单已创建,如需要预测一个完整工程的现金流量,需要对这部分合同、订单数据进行维护,这种逆行操作需要系统支撑,也需要相关业务部门的理解与支持。
  五、预期成效
  (一)提升基建工程管理水平
  通过基建工程现金流量预测系统,自动编制工程年度、月度乃至每周现金流量预测,并根据工程现场实施变化情况,对现金流量预测进行实时滚动调整,一方面,提高了工程预算编制准确性和及时性;另一方面,释放了传统手工编制预算模式下的工程管理和财务管理人员,促使其以工程全过程成本管理为重点,注重工程现场管理和成本核算,全面提升了工程精益化管理水平。
  (二)降低工程融资成本
  适时制定项目融资计划,缩短融资准备周期,实现基建项目在项目融资、成本核算、资金安全三大重点环节的有效管控,满足“实时管控、精益高效”的管理要求,在保证资金安全的同时,降低了工程的融资成本。
  (三)强化多口径系统的实时共享
  建立基于项目架构的工程月度现金流量预测系统,通过将工程月度现金流量预测与SAP系统工作分解结构单元构架进行自动勾稽,强化了经法系统、基建管控、财务管控、物资系统等多口径系统数据的实时共享。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6138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