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中国与欧盟、北美国家建立自贸区可行性探讨

作者:未知

  摘要: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是新时代的基本国策,“一带一路”实施以来,中国在双、多边贸易协定、自贸区建设以及推动RCEP谈判中取得了重大进展,正全力推进形成面向世界的自由贸易网络。但是也应看到,在与欧盟、北美国家建立自贸区,实现贸易自由化和投资便利化面临诸多问题和挑战。因此以“一带一路”为重点,与俄罗斯合作共建大欧亚自贸区是目前中国的现实战略选择。
  关键词:自贸区;欧盟;北美;一带一路
  中图分类号:F75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913X(2019)03-0005-02
  党的十九大对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进行了全面部署,习近平总书记在报告中明确提出,“拓展对外贸易,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推进贸易强国建设”。当前以“一带一路”为重点,形成面向世界的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开放格局已成为新时代的基本国策。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实施5年来,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改善全球治理体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中国坚持开展双、多边贸易取得的成就
  改革开放40以来,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始终坚持对外开放不动摇。今后也将坚定不移地、全方位地参与全球开放合作,而建立国际自贸区是全面对外开放的重要举措。
  自2013年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一带一路”不仅为全球经济繁荣带来了机遇,也成为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同时也向国际社会释放出维护双、多边贸易和自由贸易的信号。首先,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积极推进双、多边贸易和自由贸易并取得了重大进展,在建成“中国—东盟”升级版自贸区后,相继与韩国、新西兰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FTA(自由贸易协定)并在不断拓展。其次,积极推动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2018年的第二次RCEP领导人会议的联合声明郑重宣布,“在2019年完成现代、全面、高水平、互惠的RCEP协定”。再有,启动了与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和日本等国的自由贸易谈判,并得到了一定的响应。另外,2018年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为“一带一路”建设与非洲的战略对接以及中非经贸合作提供了广阔空间和重大机遇。与此同时,中日韩也正在努力推动自贸区的形成,虽然由于在政治上的信任不够,安全上的美日韩同盟等因素,自贸区的谈判在一定的障碍,但前景依然乐观。
  二、中国与欧盟、北美国家共建自贸区的可行性
  目前,中国对外贸易,尤其是对美国出口市场的依存度相对较高,2017年中国进出口总额41044.70亿美元,中美贸易总额为6359.7亿美元,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近15.5%,由此可见,因此美国是中国最大贸易伙伴,也是最大的出口市場。对欧盟来说,中国是其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对欧盟的直接投资,一方面拉动欧盟当地的经济增长;另一方面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更重要的是,中国的直接投资为欧盟当地带来了发展动力,不仅激发了当地企业的竞争意识,而且有利于当地企业用创新来促进发展。可以说无论是中国还是欧盟各国,可以优势互补、互惠互利,在能源、贸易、产能、技术等方面互通合作,实现共赢。
  但是在当前国际形势纷繁复杂的大背景下,目前阶段中国与欧盟、北美国家共建自贸区仍面临着诸多障碍,一是战略抵制与战略抗衡;二是政策沟通障碍。战略抵制与战略抗衡表现在:虽然欧盟、北美国家一方面需要中国市场,希望扩大与中国经贸合作;另一方面又对中国的投资、进入和技术出口等进行限制。例如加拿大在对华政策上紧跟美国,包括对华为的围堵,这看似主要缘于受制于美国对华的战略抵制与战略抗衡,但也反映出其对华政策的两面性。目前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欧盟、北美一些国家战略协调与对接较好,但仍有来自一些国家的疑虑和猜测,在“一带一路”建设中难以达成共识,经贸合作推进乏力。政策沟通面临的障碍表现在:文化、法律和民俗不同,地缘政治矛盾,贸易保护主义等问题。另外,由于欧盟各国发展水平不同,对外市场依存度不同,政治体制不同,在野党和执政党的理念与政策主张不同,因此很难形成一致的对华经贸合作战略与政策。再有,欧盟在政治上、意识形态上可以说是一个价值观联盟,因此在对中国的认识和政策选择上具有排斥异己的共性,亦即一致性。由此可见,中国现阶段要与欧盟、北美合作共建自贸区难度很大,或者说可能性很小,对此我们要有清醒认识。
  众所周知,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一些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和“逆全球化”趋势逐渐抬头。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伊始就极力推行贸易保护政策,宣布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谈判,迫使欧盟重谈与美国的贸易条件,并迫使日本、韩国重谈双边自贸协定。而且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重新谈判修改了NAFTA(北美自贸协定),在协议中规定,如其中一国与他国签署自贸协定,必须要有其他两国同意,否则其他两国可退出北美自贸协定,显而易见这一条款专门针对中国。特别是2018年7月特朗普发起了对中国的贸易战,并大规模对从中国进口到美国的商品加征关税,并威胁到2019年1月1日把加征关税提高到25%。虽然到目前为止中美双方进行了多次缓解或结束贸易战的谈判,美国延后到3月1日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但由于中美贸易摩擦是由多种因素导致的,能否通过几次谈判磋商出现实质性进展,其前景难以预料。换言之,美国对中国率先挑起贸易摩擦并不断升级,无非是以期谋取更大利益,同时与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也是高度吻合、目标一致的。
  三、以“一带一路”为依托,中俄共建大欧亚自贸区是现实的战略选择
  面对当前国际形势的新变化以及对外经贸合作的新挑战,中国需要把握战略机遇,实施对外开放的新战略。因此,我们提出应加快推进中国与大欧亚地区签署自由贸易协定、推进建立“大欧亚自贸区”进程,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推动形成对外开放的新格局。
  我们倡导的“大欧亚自贸区”是由中俄合作共建,涵盖“一带一路”沿线的中亚地区、中东地区和南亚地区的国家签署自贸协定,形成一个地跨欧亚,由不同发展水平、不同社会制度和不同文明组成的区域经济贸易体系,目前应包括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吉尔吉斯坦、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埃及、土耳其、蒙古国、韩国、尼泊尔、斯里兰卡和卡塔尔等20国,这将为“一带一路”区域合作打下良好基础。这些国家虽然资源丰富,但多数经济欠发达,基础设施无法满足经济增长的需求,对商品和投资的需求很大,是世界上最具潜力的新兴大市场。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中国与沿线国家在贸易往来、投资合作、产能合作、经贸区建设、等方面合作成效显著。据统计,目前中国已累计与103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118份“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对沿线国家直接投资超过700亿,年均增长7.2%。在促进贸易自由化和投资便利化的同时,相互信任度不断提高,为共建“大欧亚自贸区”奠定了基础。   中俄密切合作建立“大欧亚自贸区”符合中俄战略方向和战略利益,而非一厢情愿。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自东向西推进,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向東西两方辐射。基于以上对大欧亚地区贸易与投资合作的分析,中俄共同主导建立“大欧亚自贸区”来推进“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实现有效对接,并以新的且更高水平的区域合作来响应新形势下的需求,这也将成为中俄两国战略合作的新增长点,而且符合欧亚地区各国的国家利益,同时对未来欧亚地区的经济发展与互利共赢产生深远影响。另外,建立“大欧亚自贸区”有着深厚的国际驱动因素,因受贸易保护主义与民粹主义、“逆全球化”思潮不断涌动等因素影响,世界各国均面临不同程度的压力,与外部国家及地区区域合作的愿望更加迫切。自乌克兰危机后,欧美对俄罗斯进行的经济制裁至今仍未有松动迹象。作为重要的战略协作伙伴的中国必将是其合作对象的首选,将有利于推动俄罗斯东部地区经济发展,促使其积极参与亚太一体化进程。就中国而言,美国采取多重措施遏制中国,从“亚太再平衡战略”到特朗普提出的“印太战略”,再到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根本动机都是在欧亚边缘地区实行霸权。鉴此,中俄共建“大欧亚自贸区”,可以发挥好机制对接合作,应对西方经济集体挑战。
  另外,建立“大欧亚自贸区”还有一些原有条件可以利用,如上合组织、亚投行以及中国—东盟合作框架。目前,上合组织已成为欧亚地区最具影响力和凝聚力的区域性安全合作组织,成员国之间的政治信任度和安全合作效果不断提高;此外,由中国主导的亚投行现已发展成有99个成员国的地区性金融组织,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金融支持是其重要目标;再有,经过15年的努力中国和东盟的合作上升为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升级版合作框架。因此,上合组织、亚投行以及中国—东盟合作框架是建立大欧亚自贸区的重要纽带和平台。
  建立“大欧亚自贸区”不仅能够给中国带来经济影响,还会带来政治影响,在参与和引导国际贸易规则制定中贡献中国智慧。当然,“一带一路”建设进程的加快,也让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和在经济上的渗透力越来越强,所以建立“大欧亚自贸区”应由中俄两国共同主导,吸引中亚国家加入,将各国置于一个框架内,以此来减少俄罗斯对中国权利扩大的疑虑,也能用合作来解决各国的现实需求。
  综上分析,面对当前国际形势的新挑战、对外经济关系的新变化,中国需要极具潜力的欧亚地区的新兴市场,也需要努力开拓非洲、拉美市场,以及全球最大经济体的欧盟和北美市场。虽然“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以来,中国与欧盟、北美国家的经贸合作有所拓展和深化,但远未形成有效的贸易自由化和投资便利化的合作机制,特别是近年来多边贸易合作与投资合作受到制约。但是“一带一路”秉承开放包容、互利共赢、平等合作的丝路精神,因此双方应在共商、共建、共享的基础上积极探索新的经贸合作方式,尽可能实现趋利避害。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2] 牛福莲.消除“一带一路”贸易障碍 重在展现包容与普惠[N].中国经济时报,2017-04-20.
  [3] 朱菲娜.自贸区“升级版”接连送暖意[N].中国经济时报,2018-11-20.
  [4] 王丽娟.把握机遇克服挑战——“一带一路”区域合作前景广阔[N].中国经济时报,2018-9-03(第4版).
  [5] 徐蔚冰.投资联动助推“一带一路”开放发展[N].中国经济时报,2018-09-04.
  [6] 李 兴.亚欧中心跨区域合作体制机制比较分析:“丝绸之路经济带”、欧亚经济联盟和“新丝绸之路”[J].人文杂志,2018(9).
  [责任编辑:方 晓]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829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