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带一路”视域下东北亚区域合作探究

作者:未知

  摘要:“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亚非欧大部分国家积极支持与响应,位于亚太核心地带的东北亚地区,也有国家参与其中。但由于历史原因和冷战遗留问题,东北亚国家间缺乏政治互信,地区安全一直广受诟病,区域合作处于较低水平。虽然“一带一路”未将东北亚纳入沿线重点合作区域,但其理念、原则与合作模式,却为东北亚区域合作提供了方向。据此,主要分析东北亚区域合作与“一带一路”的相关性以及东北亚区域合作的政治限制因素。
  关键词:“一带一路”;东北亚;区域合作;政治安全
  中图分类号:F74文献标识码:A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9.16.015
  1“一带一路”构想与东北亚地区的联系
  在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多极化发展趋势明显的今天,经济全球化已成为不可逆的趋势。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加深区域合作成为地区国家和平发展的重要途径。为了迎合国际形势之深刻变化,中国也主动向周边诸多国家和地区发出合作的倡议,以求引导这些国家和地区走上合作、共赢的道路。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便引起世界的关注,中外专家普遍赞誉其所倡导的“开放包容、和平发展、互利共赢”的理念。“一带一路”是中国政府把握国际政治经济形势而提出的重要倡议,具有广泛性、包容性、开放性等特点,亦与东北亚的区域合作相关联。
  1.1“一带一路”构想与东北亚区域合作休戚相关
  东北亚地区跨国家、跨地区的经贸、文化交流并不是近现代才出现的新事物。从历史上讲,东北亚国家间很早就存在过密切的经济文化交流,特殊的地缘关系使东北亚地区形成天然的合作优势,曾造就了东北亚历史上的繁荣。而到了近现代,这种天然优势遭到破坏,长期以来,尽管东北亚地区经济发展迅速,但受限于历史问题和与不稳定的地缘政治关系,区域合作方面依旧滞缓。在“一带一路”背景下,虽然学术界对于东北亚地区是否应纳入“一带一路”区域内观点不一,但无论东北亚地区是否被纳入“一带一路”的重点区域,“一带一路”的精神、原则和模式,均适用于东北亚地区的区域合作,因此,“一带一路”视域下东北亚区域合作問题值得探讨。
  东北亚地区历来是世界上大国利益争夺与冲突的交汇地带,时至今日,东北亚仍是大国竞争的角逐区域,这导致该地区政治动荡,国家之间信任缺失,安全稳定与合作一直处于较低水平。2015年3月28日,中国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全面阐述了“一带一路”倡议的原则、框架思路、合作重点和合作机制等内容,是将“一带一路”倡议具体化的行动指南。虽然这份文件表明东北亚地区并非“一带一路”沿线的重点合作区域,但东北亚地区却是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这里包括中国、俄罗斯(远东地区)、蒙古、朝鲜、韩国和日本六个国家,国家间地理相邻、经济互补、人文相通,有便捷的交通、丰富的资源和劳动力、雄厚的工业基础与先进的技术,拥有区域合作的广泛前景。有学者认为“无论从东北亚地区对中国的战略意义来看,还是从东北亚区域合作的潜力与前景来看,都存在提升东北亚地区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地位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东北亚地区的区域合作包括双边、多边以及次区域合作等多个层面,在许多领域都与“一带一路”倡议存在契合点。可以预见,“一带一路”倡议可以在多个领域为推进东北亚经济发展和区域合作创造有利契机。
  1.2“一带一路”构想下的东北亚区域合作现状
  东北亚区域合作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起步,并展现出了巨大的发展潜力。肇始于1992年的“图们江地区开发项目”就致力于中、俄、朝、韩、蒙五国合作,旨在合作、发展、共赢的环境下,在东北亚地区打造新的经济增长极。2005年,该项目更名为“大图们江倡议”(GTI),将合作区域继续扩大,长期以来,“大图们江倡议”已取得了丰硕的成果。2010年,为了有效应对图们江区域经济合作过程中的诸多不利因素和障碍,各成员国提出大图们倡议转型升级的意见。而这些不利因素中就存在地区安全因素(朝鲜在2009年因朝核问题退出)和政治因素,由此可见,在东北亚地区的政治环境下,“大图们江倡议”的发展步履维艰。“一带一路”的提出无疑为“大图们江倡议”提供了难得的发展机遇,二者在宗旨和理念上一脉相承,在具体实践也上也互为补充。
  除“大图们江倡议”外,2014年提出的中蒙俄经济走廊,已成为“一带一路”六大经济走廊之一。中俄蒙互为战略伙伴,在铁路运输、物流、农产品和矿产品、贸易便利化、基础设施等领域开展区域经济合作,已有良好基础,更有开展全面合作的巨大潜力。三方在经济领域实现合作的同时,力求为维护地区安全、加强国际合作、解决国际争端做出贡献,成为“一带一路”构想下区域合作的典范。此外,2012年启动的中韩自贸谈判,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2015年中韩正式签署《中韩自贸协定》,并通过韩国国会批准生效,为中韩贸易合作提供了有利契机。
  综上所述,东北亚区域合作机制不在少数,发展前景也十分广阔。但不可否认,东北亚地区还存在地区安全障碍和种种不利因素,影响到了东北亚区域合作的水平。比如,在美韩同盟和美日同盟日益巩固的局面下,在霸权主义渗透、历史遗留问题和现实地缘政治关系面前,如何促进中日韩在东北亚地区的稳定合作,引导三国真正走向合作、共赢的道路,是摆在中国面前的一个难题。
  2东北亚区域合作的政治限制因素
  冷战结束后,东北亚地区国家间的关系不断改善,地区形势总体上趋向缓和。但是,冷战的遗留问题却没有彻底解决,该地区在政治上和军事上仍存在不稳定因素,成为限制东北亚国家加强互信、建立区域合作机制的桎梏。复杂的地缘政治关系对区域合作构成挑战。概括来看,东北亚区域合作大体上存在三个政治限制因素,即:中国与日韩的关系问题,朝核问题和美国在亚太的政治干涉。
  2.1中国与日韩关系问题   冷战结束以来,中国与日韓之间总体上保持良好关系,相互也积极进行对话与合作。中韩关系方面,中韩在上世纪90年代初达成建交,但在政治和军事问题上仍不能称得上平稳。自建交以来,双方一直维持良好的双边关系,并形成快速发展的趋势。2003年,中韩关系提升为全面合作伙伴关系,2008年又成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不断深化伙伴关系的过程中,韩国却在2017年同意驻韩美军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中韩关系降至冰点,给双方合作蒙上了一层阴影。“萨德”的部署看似是韩国防范朝鲜的保护伞,但它却大大超出韩国的防御范围,破坏了地区的平衡,甚至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除了影响中韩关系外,朝韩问题将更加严峻,而美国在东北亚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举动将引起俄罗斯加大对远东地区的军事部署,这无疑加剧了东北亚地区的不稳定性,进而影响到该地区的区域合作。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非但解决不了有关国家的安全关切,只会严重破坏地区的战略平衡,损害包括中国在内的本地区国家的战略安全利益,同时加剧半岛的紧张和对立,使半岛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从长远利益看,美韩这种加强同盟关系的举动只会加剧东北亚地区的动荡局势,不利于该地区国家间的经济和安全合作。
  中日方面,两国的历史问题和领土争端,始终是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的障碍,中国一直在为改善中日关系做不懈努力。“一带一路”倡议不仅仅包括沿线国家,中国也欢迎非沿线国家加入进来,日本当然也不例外。日本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初期持抵触态度,认为其“无论有意无意都挑战了目前的国际经济秩序,触动了美日两国的既得利益和地位。”因此,日本也加快了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与中国形成竞争关系,并且宣扬“中国威胁论”,在南海拉拢个别国家,制造争端。究其原因,是日本想继续保持在亚太地区的既得利益,企图限制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然而,随着“一带一路”给沿线各国带来的利益越来越多,与中国竞争的日本企业也间接受益,部分日企已经开始转变对“一带一路”的偏见。目前,中日关系成为影响合作的短板,若能搁置争议或在争议问题上达成共识,无疑将对两国关系的进一步稳定有重要作用。随着韩国加入亚投行,日本将对“一带一路”和亚投行有新的理解,如若将来加入到东北亚区域合作中,成为“一带一路”的参与者,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2.2朝核问题
  朝核问题是东北亚区域合作的隐患,始终影响着东北亚地区的安全稳定和地区合作的开展。朝鲜与美韩之间存在着严重的信任危机,朝鲜不断地核试验、美国对朝鲜的强硬制裁均被各自描述成防御手段。朝鲜半岛的军事威慑不断升级,稍有不慎就会爆发战争。中国政府的立场是反对朝鲜进行核试验,反对朝鲜拥有核武器,实现半岛无核化。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国政府坚决反对朝鲜不顾国际社会普遍反对再次进行核试验。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防止核扩散、维护东北亚和平稳定是中方的坚定立场。”中国在推动半岛无核化、维护东北亚安全上继续做出积极贡献,朝鲜与中国是事实上的天然“盟友”关系,朝鲜拥有核武器也将给中国的安全带来威胁。中国始终在发挥大国作用,运用灵活的外交手段,推动朝鲜无核化谈判和各种形式的多边谈判机制的开展。另外,美朝之间积极地双边对话是双方取得互信手段,朝方暂停核试验、美韩停止军演是促成双方对话的前提条件,重启六方会谈是解决朝核问题的关键。任何对朝鲜产生威胁的事态出现,都会对东北亚的和平稳定产生负面影响,更是东北亚区域合作中的不稳定因素,朝鲜半岛局势的转折性变化,自然是朝鲜半岛核心相关方合力的结果,朝、韩、美、中等各方都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需要邻国与联合国一道共同努力去解决。
  2.3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政治干涉
  美国在亚太的干预是影响东北亚区域合作的阻力。进入21世纪以来,东亚成为世界经济发展最快、最活跃的地区,中国也超越了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提升,对美国主导的全球霸权产生一定冲击力。2009年起,美国开始将视野调整回亚太地区,企图运用经济、政治、军事、外交等手段,遏制中国的崛起。除了美国主导TPP试图牵制中国,建立亚太经济霸权外,美国更强化了在亚太地区的军事主导权。在东北亚地区表现为加强美国与传统盟友日本和韩国的同盟关系,这使原本就不稳定的东北亚安全形势更加恶化,东北亚区域合作面临着军事安全与地缘政治的挑战。美国善于用其政治手段来干涉东北亚国家的关系,南海争端与对朝鲜的制裁等问题,进一步破坏了东北亚国家间脆弱的政治互信,企图从根本上阻碍东北亚国家之间进行区域合作,以此达到遏制中国崛起的目的。而事实上,美国在亚太的干预并不能对中国经济构成实质性威胁,在中国“一带一路”建设蓬勃建设之时,美国却退出TPP,这无疑暴露出美国在亚太战略上的矛盾。面对美国重返亚太带来的冲击,中国在提高警惕的同时,应继续深化中美合作,与东北亚国家继续培养政治互信,建立区域合作机制。
  3“一带一路”视域下东北亚区域合作的方向
  在形势局势复杂多变的东北亚,建立“命运共同体”的意识极其重要,实现安全稳定和建立互信是进行区域合作的基础。在霸权主义威胁下的东北亚区域合作依然存在机遇。“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精神,“一带一路”建设所坚持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为深受霸权主义和冷战思维困扰的东北亚发展提供了新思路。正如前文所述,东北亚国家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与区位优势,资源互补性极强,东北亚国家间应该积极交流沟通,增强政治互信,在尊重彼此发展道路和发展理念的基础上,进行广泛的合作,在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道路上推进东北亚区域合作的实现。
  中国作为大国,在国际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东北亚安全合作的问题上,始终坚持立足于和平对话,反对武力解决,倡导国际多边合作。多边合作为区域合作提供机遇,而区域合作又是国际多边合作的重要动力。面临潜在的难题与挑战时,东北亚各国应始终保持理智与克制;在推动东北亚区域合作上,中国坚持开放与包容,以“一带一路”建设为标榜,积极与东北亚各国开展多边合作,促成东北亚区域集团的实现。   对于重返亚太的美国,中美双方应该继续深化合作,找到共同的利益切入点。虽然美国有意牵制中国的崛起,但是战略的冲突与矛盾却不能掩盖双方开展经济合作的切实意愿。若中美在东北亚地区找到合作空间,在朝核问题和“萨德”部署等热点问题上达成共识,将是推动东北亚安全稳定与区域合作的关键环节,也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因此中美间的双边合作极为重要。
  4結语
  东北亚作为亚太地区的核心与焦点,对“一带一路”的建设有很好的辐射和带动作用。不仅如此,实现东北亚与“一带一路”对接,还可以有效缓解东北亚地区的安全问题,在中日韩共享区域合作成果时,自然也会淡化三国间尚存的历史遗留问题和政治关系上的矛盾。需要指出的是,虽然东北亚区域合作前景广阔,但在推行建设的过程中,机遇与挑战并存,如何处理东北亚国家间的矛盾仍是一个难题。若东北亚各国坚信和平发展,为东北亚区域合作提供良好的地区政治环境,再现东北亚地区繁荣稳定将不再遥远。
  参考文献
  [1]吴昊,李征.东北亚地区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地位--应否从边缘区提升为重点合作区?[J].东北亚论坛,2016,(02):46-57.
  [2]吴可亮.大图们倡议的转型升级研究[J].社会科学战线,2018,(04):252.
  [3]李乙泳.大图们江开发计划:政策选择与发展前景[D].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13.
  [4]耿爽.韩欲部署剩余4辆“萨德”发射车,中国外交部强硬表态[EB/OL].(2017-09-06).http://news.cctv.com/2017/09/06/ARTIgSuwxeGGCZXITLFkXAPN170906.shtml.
  [5]李素华.日本对“一带一路”构想的认知和反应[J].东北亚学刊,2015,(03):15-19.
  [6]外交部:坚决反对朝鲜进行核试验[EB/OL].(2016-09-09).http://news.cri.cn/20160909/1fd735cf-a131-cfeb-db38-b4b02038277f.html.
  [7]郑继永.朝鲜半岛局势转圜:动因、评估与展望[J].现代国际关系, 2018,(05).
  [8]李文.“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的东北亚合作问题[J].东北亚学刊,2015,(04):16-2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9304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