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体绘画艺术治疗对大学生自我和谐水平的干预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 为了探讨团体绘画艺术治疗是否能提高大学生自我和谐水平,本研究采用自我和谐量表(SCCS)对48名大学生施测,选取自我和谐水平比较低的16名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实验组实施8次干预,对照组不予以干预,实验结束后对两组被试进行后测。結果显示:(1)实验组和对照组前测上无显著差异;(2)实验组前后测在SCCS的总分(t=6.236,p=0.000)、自我灵活性因子(t=-3.152,p=0.016)和自我与经验的不和谐因子(t=2.438,p=0.045)上有显著性差异,而对照组前后测均无显著差异;(3)在临床表现上,综合领导者的观察、被试的自我报告、重要他人的报告、观察者的观察报告,团体绘画治疗后,实验组在提升大学生自我和谐水平起到了积极作用。结论:团体绘画艺术治疗对提升大学生自我和谐水平有一定的效果,并对人际交往也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关键词: 团体绘画艺术治疗;自我和谐;大学生
  中图分类号: F24      文献标识码: A      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9.13.037
   1 问题提出
  罗杰斯是第一个提出自我和谐概念的人,他认为和谐是一种调和或协调的状态,不和谐是一种矛盾或不协调的状态(Robert D.Nye,2000)。自我和谐的过程就是个体为了使自己适应客观世界,而调节个体内部的过程。不仅仅指一个人对自己现有状况的感知,即现实自我,还包括对未来状况的知觉,即理想自我,现实自我与理想自我间的差距是衡量一个人心理是否健康的标准,差距越小表明个体的自我和谐水平越高(王春娟、冯海英,2009)。绘画艺术治疗是让个体内心潜意识在纸上表达出来,应用的是投射技术,可以更清晰、更直观的探索个体内心世界的想法,使个体在绘画过程中达到自身整合、调整的目的。近年来,我国学者尝试采用团体绘画艺术治疗的手段从无意识层面来干预个体的自我和谐水平,如曼陀罗绘画在自我和谐的评估与干预中有着较好的效果(陈灿锐、高艳红,2014)、团体绘画治疗能提升大学生的自我和谐水平(巩丽群,2008)等等。本文将团体辅导与绘画治疗结合起来,以团体为形式、以绘画为手段,对团体绘画艺术治疗的效果进行有效评估,探讨团体绘画艺术治疗在大学生自我和谐水平方面的积极作用,并为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寻找有效的新途径。
   2 研究对象与方法
   2.1 研究对象
  招募48名学生,经过面谈和测试挑选出16名被试,随机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实验组进行每周两次、每次1.5—2小时左右,共8次的团体绘画活动的干预,对照组只进行前后测。
   2.2 研究工具
  (1)自我和谐量表(SCCS),该问卷由王登峰在Rogers提出的7个维度的基础上编制而来的,由自我与经验的不和谐、自我的刻板性、自我的灵活性3个分量表组成。共35个项目,采用5级评分法(王登峰,1994)。(2)团体活动反馈表,在治疗结束后对实验组成员进行测试,了解实验组成员在活动中的真实感受。
   2.3 团体绘画艺术治疗活动材料及方案
  需要绘画工具包括水粉纸、水粉颜料、水粉笔、水彩笔、彩色铅笔、素描纸等用于每次活动的开展。另外还需要相机,对每次活动中个体的绘画作品进行拍照、记录。
  本次团体绘画艺术治疗总共分为八个单元。第一单元:初见你我,通过开团仪式、循环沟通、团体契约、爱心小天使、自由绘画, 增加熟悉度,消除紧张感 , 使成员初步建立团体归属感;第二单元:信你信我,通过信任圈和图画接力赛促进成员相互熟悉、鼓励表达自己、形成相互信任的团体氛围;第三单元:知你知我,通过花样握手、捏拍捶和自画像促使成员进行初步自我探索;第四单元:我的故事,通过青蛙跳水和我的人生故事书促使成员接纳自己过去,思考自己未来,认识到自身与理想的差距,并找到办法缩减差距;第五单元:认识自我,通过人山人海和我的彩色墨迹图促进成员深入认识自我,透过最终的画作思考自己与画作是否有某些联系;第六单元:接纳自我,通过拍手叠词、九宫格绘画引导成员多角度思考自我;第七单元:整合自我,通过心有千千结和曼陀罗绘画引导成员进行绘画治疗的后期自我整合,解决存在的问题;第八单元:团体和谐,通过相亲相爱一家人手语操、揭晓爱心小天使和我们的旅途,促进成员的自我和谐,处理离别情绪。
   2.4 数据处理
  对收集到的数据采用SPSS22.0进行分析和统计。
   3 结果分析
   3.1 团体绘画的过程分析
  团体绘画治疗共8次,分为初始阶段、过渡阶段、工作阶段和结束阶段。第一次为团体初始阶段,成员交流存在表面化,有的成员觉得“尴尬”;第二次为过渡阶段,通过信任圈和团体接力画可以看出,整个团队形成了较好的凝聚力,并能相互配合;第三到第七次工作阶段,随着活动的开展,团队氛围逐渐升温,成员互相熟悉,在绘画结束后的分享讨论中,成员的自我暴露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能对其他成员共情, 成员也能够更加了解自己,曼陀罗绘画也会试着自己分析,并希望得到大家的肯定。但是临近结束阶段,有的成员的离别情绪没有被处理好;最后一次活动是结束阶段,有的成员提议希望以后再开展类似的活动还可以叫上团队的所有成员,也有的提议延长活动时间,还有的提议大家聚餐,领导者接受了最后一个提议,在活动结束后所有团体成员聚餐,最终团体绘画小组正式结束。
   3.2 自我和谐量表数据分析
  3.2.1 实验组对照组前测比较
  将实验组对照组在自我和谐量表各个维度上的前测得分进行比较,两组在自我灵活性(t=-0.150,p=0.885、自我刻板性(t=-0.414,p=0.691)、自我与经验不和谐(t=0.717,p=0.497)、总分(t=0.456,p=0.662)上未呈现显著差异,表明实验组和对照组是同质的。   3.2.2 实验组前后测比较
  实验组进行团体绘画干预后的前后比较结果,见表1。实验组团体绘画艺术治疗前后在自我灵活性、自我与经验的不和谐、自我和谐总分上呈现显著差异。
  3.2.3 实验组对照组后测比较
  实验组和对照组的后测结果见表2,两组在自我刻板性、自我与经验不和谐、自我和谐总分呈现显著差异。
  3.2.4 对照组前后测比较
  对照组在自我和谐量表自我灵活性(t=-1.376,p=0.211、自我刻板性(t=-0.882,p=0.407)、自我与经验不和谐(t=-0.875,p=0.411)以及总分(t=0.196,p=0.850)前后测未呈现显著差异。
   3.3 团体绘画治疗的临床效果分析
  3.3.1 被试的自我报告
  在结束阶段,成员根据自己的所有作品对自身变化做了口头性报告:从最开始到现在变得自信了,慢慢找到了融入集体、改善现状的方法;最大的变化是意识到了现实和理想的差距;更明确了自己想要做什么,在这个团体中还能交到这么多朋友,自己很满足。
  3.3.2 团体绘画反馈表的报告
  对实验组成员进行团体绘画满意度评估表进行不记名施测。在各个条目上,大部分成员表示团体绘画都有不同程度的帮助,仅在“对自己更有信心”这个条目上有12.5%的成员认为没有帮助。
  3.3.3 重要他人的报告
  在团体绘画治疗结束后一个星期,领导者对参与成员的室友进行了访谈,表示:做事有计划、有规律,愿意与身边人打交道,积极参与班级、社团组织活动,学习生活上有了一定的目标并为之努力。
  3.3.4 观察者的报告
  从最开始大家都很拘谨,绘画内容只停留在表面,到慢慢的大家开始进一步谈论自身的事情,绘画作品丰富起来,整个团体气氛温馨和谐,再到最后大家对团体的恋恋不舍,观察者发现了成员们都在成长,成员的绘画思维、交流能力以及对自身的了解程度都有所提升。
  综合数据分析和临床效果分析,团体绘画治疗在提升大学生自我和谐水平具备良好的效果。
   4 讨论
   4.1 从绘画作品本身讨论团体艺术治疗效果
  实验组成员绘画的线条越来越清晰、内容越来越具体,人物像中越来越多的描述面部、身体、衣着等细节,其余画作中色彩越来越鲜艳,画作也越来越流畅,最初成员的“多个自我”、“迷茫自我”在图画中表现的相对明显,绘画治疗接近尾声时,成员已经可以确定绘画的目标,表明成员自我意识的提高、自我整合的深入。用于绘画的时间缩短,用于团体分享的时间变长。成员在分享创作时有着越来越多的情感吐露、越来越多的自我剖析,表明团体成员对自我的理解更加深入,渴望在团队的相互作用中找到真实的自我。
   4.2 从人际关系角度讨论团体艺术治疗效果
  通过团体绘画活动反馈表和重要他人的报告,团体成员在人际交往方面较以前表现更好,在团体中更能勇于表达自己的看法,成员不再有以自我为中心式的想法,能够换位思考。更乐于参加集体活动,更愿意融入集體,成员各自也会在团体绘画创作、分享过程中,找寻真实的自己,有能力将多个自我整合。在团体的模式中开展绘画治疗有助于成员快速成长,团体绘画艺术治疗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人际关系的融合。
   5 结论
  本研究通过对实验组被试进行团体绘画艺术治疗的干预,团体绘画艺术治疗对提升大学生自我和谐水平有一定的积极作用,接受团体绘画艺术治疗干预的被试在人际交往方面可以得到更好的改善。团体绘画艺术治疗在改善自我和谐量表中的自我灵活性和自我与经验的不和谐性维度上是有效果的,因此团体绘画艺术治疗可以作为提高大学生心理健康水平的一条有效新途径。
   参考文献
  [1] 美·Robert D.Nye.三种心理学:弗洛伊德、斯金纳、罗杰斯的心理学理论[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0.
  [2]王春娟,冯海英.从罗杰斯的自我和谐理论看大学生心理健康的自我维护[J].教育探索,2009,(05):123-124.
  [3]陈灿锐,高艳红.曼陀罗绘画对自我和谐的评估与干预[J].教育导刊,2014,(01):35-38.
  [4]巩丽群.绘画艺术疗法在大学生心理辅导与咨询中的应用探索[D].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08.
  [5]王登峰.自我和谐量表的编制[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1994,(01):19-2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9549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