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高虎脑战役及其不可低估的意义

作者:未知

  摘要:在第五次反“围剿”期间,为阻击南进的国民党军,掩护临时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安全转移,红军以高虎脑为中心,构筑5道以支撑点为骨干的防御阵地。高虎脑战役描绘了一段红军不怕牺牲、英勇顽强的光辉历史,谱写了一部长征前夕军民用鲜血和生命演绎的壮烈诗篇。我们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重温革命历史,传承红色基因,共同感受革命精神,以更饱满的热情、过硬的本领、务实的作风,做好各项工作。
  关键词:长征前夕;高虎脑战役;传承红色基因
  中图分类号:D9文献标识码:A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9.15.077
  1背景介绍
  1934年4月,国民党集中11个师外加5个炮兵连的兵力进攻广昌。为防止国民党军突破中央根据地的北方门户——广昌,李德和博古提出要“像保卫马德里那里保卫广昌”,主张“御敌于国门之外”,高喊“死守广昌”、“胜利或者死亡”!组织了一次空前的保卫战。广昌保卫战是“左”倾教条主义执行者推行防御中的保守主义的典型战役,也是红军有史以来在一次战役中遭受最大损失的一次战役。战役的部署,是错误的战略决策;战役的经过,是教条主义的瞎指挥。在广昌保卫战中,军事教条主义把“短促突出”视为阻击国民党军南进、保卫苏区北大门的法宝。事实证明这是非常错误的。对此,党史军史已有定论。毛泽东后来对这种单纯防御路线进行了严厉批评,指出:“只有丧失才能不丧失”,“如果我们丧失的是土地,而取得的是战胜敌人,加恢复土地,再加扩大土地,这是赚钱生意”,“不在一部分人民家中一时地打烂些坛坛罐罐,就要使全体人民长期地打烂坛坛罐罐”。
  “广昌保卫战”失利后,中央苏区闽赣两大根据地仅剩下瑞金、兴国、宁都、石城、汀州、会昌、于都、广赤几个县,形势岌岌可危!为阻击南进的国民党军,掩护临时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安全转移,7月中旬至8月底,遵照中革军委命令,红一军团第15师,红三军团第4、5师以及红五军团第13、34师在广昌赤水以南石城以北的大寨脑、高虎脑、万年亭到驿前约15公里纵深内,以高虎脑为中心,构筑5道以支撑点为骨干的防御阵地,进行守备。
  2战争纪实
  2.1大寨脑战斗
  大寨脑是赤水通往贯桥、驿前的必经之路,地势险要,处于广昌南部防御地带的突出位置。广昌失守后,红13、15师于7月中旬奉命进入大寨脑一带布防。
  7月21日拂晓,国民党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红15师正面阵地发起冲锋。红军战士英勇反击,先是利用前沿的地雷、“地黄蜂”(即地下埋竹钉),后来当手榴弹、子弹打光了,就用石头砸,石头砸光了,就跳出战壕与敌人肉搏,先后打退了敌军的9次冲锋。
  2.2高虎脑战斗
  高虎脑是贯桥村的后龙山,居赤水、驿前两镇之中,扼控广昌至石城乃至瑞金的必经通道,自古以来是军事要塞。
  8月5日拂晓, 国民党军10多架飞机和大炮对红军阵地进行猛烈轰炸。之后6个师猛攻高虎脑阵地,红军3个师英勇抗击,激战3小时,打退了国民党军6次进攻,守住了阵地。
  8月6日,国民党军6个师又一次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高虎脑主阵地发起冲锋。红军不怕牺牲,顽强战斗,再次击退国民党军8次冲锋,守住了阵地。
  8月8日,国民党第89师全线向红5师第15团阵地发起冲锋。红军战士沉着应战,坚守住了阵地。
  8月13日,国民党军第89师发动了最后一次冲锋,仍被红军击退。红军取得了高虎脑战斗胜利。
  高虎脑战斗,是第五次反“围剿”以来最激烈的一仗,国民党军投入6个师的兵力,倾泻在红军阵地上的各种炮弹和炸弹2000多发,手榴弹5000多枚,各种子弹如飞蝗。红军发扬不怕牺牲的战斗精神,顽强地抗击国民党军,使国民党军费时3天,只攻下不足3000米水平距离的山地,却付出了伤亡3000人(其中团以上军官5人)的惨重代价。其精锐部队第89师丧失了战斗力,不得不退出战斗。国民党军在战后自言:这是“进剿”以来“未有之牺牲。”
  战后,红三军团宣传部长刘志坚写了歌颂广大指战员英勇顽强战斗精神的《祝捷歌》:
  这首歌不仅当时唱,而且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传唱着。红军指战员,把这首祝捷歌,唱到了长征路、大渡河,唱到了雪山草地、陕北延安,唱着它走进了新中国。
  2.3万年亭战斗
  万年亭是一座古亭,坐落在贯桥村向南两公里的广(昌)石(城)大道边的山腰上。高虎脑战斗胜利后,红军向南撤到万年亭布防。
  8月14日,国民党军在飞机和火炮的轰击后,向万年亭发起猛烈进攻。红5、34师各部协力反击,当国民党军冲到第一道鹿砦时,红军战士居高临下向国民党军射击;接着国民党军组织40余名军官“奋勇队”和1营兵力猛冲阵地,越过3道鹿砦。当国民党军接近红军主堡时,红13、15团以交叉火力组成封锁网,红14团勇猛跳出工事对国民党军进行反突击。之后,国民党军在空军的掩护下狼狈后撤。
  这次战斗红军伤亡极小,给国民党军以1500人的重大杀伤,国民党后来记述当时战况,说自己的两个团陷入火网之中,“冲到鹿砦内者无一生存,鹿砦外者亦死伤过半”。
  红军战士英勇作战,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军嚣张气焰,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使其他各部暂停进攻,在万年亭一带滞留了10多天,等候从广昌北部挺进的1个师和60门大炮(卜福斯山炮)。
  2.4蜡烛形、宝峰山(保护山)战斗
  万年亭战斗后,红军利用战事暂歇时机,遵照中革军委命令,在驿前至万年亭一线构筑三道防御地带。
  8月28日拂晓,国民党军在20多架飞机和100门大炮的掩护下,向红军阵地发起全线攻击。面对国民党军空前猛烈的炮火,红军将士毫无惧色,大家都抱着“有敌无我,有我无敌”的战斗决心,坚决守住阵地,准备流尽最后一滴血。战斗最为激烈的红4师第10团第3营(守在蜡烛形“高地”),凭借交通壕,用步枪、手榴弹、刺刀与国民党军拼杀,子弹、手榴弹打光后肉搏,击退国民党军一次又一次的冲锋。红4师第12团(模范团)守护的宝峰山主阵地,遭国民党的重炮弹、硫磺弹、燃烧弹、烟幕弹暴雨般的倾泻,阵地被摧毁,交通壕沟被破坏,电话联系也中断,许多战士因被硫磺烟熏而中毒昏倒或嘔吐不止。国民党军在炮火掩护下包围和冲入红军阵地。宝峰山失守以后,红军的第一、二防御地带被击破,南撤到驿前庄下第三防御地带。   2.5驿前战斗
  驿前位于广昌县最南端,是红军在广昌境内的最后一道防线。
  8月29日凌晨,国民党军开始向红军警戒地带推进,并以空军、炮兵向红军主阵地猛烈轰击。上午进占瑶下、南岭,午后又以两个团的兵力向南攻击,被红13师击退。下午,中央军委授权彭、杨,可视战事发展决定对驿前的守弃,避免过大消耗。
  8月30日5时,国民党军开始向驿前发起进攻,红军前沿守备部队奋起迎战,给国民党军迎头痛击,后退向西华山主阵地。7时,国民党军占领西华峰北端阵地后,又以飞机、火炮对西华峰主阵地轰击,再用步兵发起攻击。 11时,国民党军主力攻陷西华峰、平公寨,红军最后弃守驿前。12时,国民党军炮火向驿前南延伸,加上敌兵向鼓楼峰支点攻击,红军节节抗击,后因攻势被国民党军炮火摧毁,红4师主动撤至横江下、椒林、隔背等后面防御地带。
  至此,以高虎脑为中心的广昌南部阻击战结束。双方共投入八万余兵力, 2300余名红军战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的忠魂永远长眠在广昌这片血染的红土地上,他们的英名将永远铭记在广昌人民的心中。同时,广昌人民协助红军筑调堡、挖站壕、削竹签、运弹药、救伤员,父送子、妻送郎参加红军,也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3重大意义及启示
  历史是一面镜子,也是一部教科书。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重温革命历史,传承红色基因,共同感受先辈不怕牺牲、勇于胜利的革命精神,以更饱满的热情、过硬的本领、务实的作风,做好各项工作。
  相对于“广昌保卫战”错误的战略决策,高虎脑战役在战略上则有着重要的积极意义。由于王明“左”倾路线的危害,高虎脑战役的胜利尽管没有也不可能挽回第五次反“围剿”全局性的失败,但它却是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全面失利后关键性的一仗,实现了战役之目的。这场战役,红军以血肉之躯构筑起一道道红色屏障。忠魂长眠高虎脑,热血铺就长征路。高虎脑战役描绘了一段红军不怕牺牲、英勇顽强、前赴后继、不懈斗争的光辉历史,谱写了一部长征前夕军民用鲜血和生命演绎的壮烈诗篇。如果没有高虎脑战役的胜利阻击,后果不堪设想。
  八十多年前高虎脑的战火硝烟虽已消逝,但红军将士的热血洒满高虎脑这片热土,老一辈革命家留下的足迹仿佛就在脚下。我们要继承革命先辈的遗志,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红色基因就是要传承”、“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邓小平、汪东兴、毛致用、孙春兰、孟建柱、曾汉周、李兆卓、张震、谢振华、肖锋、王洪光、刘华建、张裘炯、鹿心社等十余名领导曾先后到高虎腦视察,陈毅之女丛军、杨尚昆之子杨绍明、李井泉之子张华川、宋任穷之女宋彬彬、宋晓萍、张爱萍之女张小艾、袁国平之子袁振威、陈赓之女陈知进、陈阿金之子陈雪祥等“红二代”到踏寻父辈足迹。张震将军重返故地时,在高虎脑纪念碑前伫立许久,热泪盈眶,他还登上当年守卫的蜡烛形高地,重温那段令人难忘的峥嵘岁月,缅怀长眠于此的革命战友。如今,高虎脑已经成为革命传统教育基地,每年前来瞻仰革命故地、缅怀革命先烈的干部群众数万余人。
  参考文献
  [1]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M]//毛泽东选集.第一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2]陈诚.五次围剿战史[Z].1968:40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9556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