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摩擦成因及应对策略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2018年3月,美国单方面公布了针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清单,由此中美贸易战正式拉开序幕。其主要原因在于,美国社会内部矛盾日益激烈、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以及美国试图遏制中国工业转型升级。因此,中国应当建立防御措施应对这场贸易战。可以从三方面降低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一是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二是加强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三是继续推进对外开放。
  关键词:中美贸易摩擦;摩擦成因;经济格局
  中图分类号:F11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20)08-0112-02
  引言
  美国时间2018年3月22日,白宫官网发布关于美国针对301调查行动的总统备忘录,阐述了美国301调查结果和针对该结果的总统指示。该总统备忘录对于特定的中国商品将征收25%的关税,同时呼吁WTO成员联合抵制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由此中美贸易战正式开始了。
  中美贸易战虽然是以美中贸易逆差扩大为争端开始的,但是美国发起贸易战的原因主要缘于三个方面:第一,两党执政造成的国家内部社会矛盾日益激烈,贸易战是转移其国家内部矛盾的途径之一;第二,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促使国际政治格局发生巨大的变化,美国认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崛起对其构成了严重威胁;第三,“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实施被美国视为是其实现“再工业化战略”的重要竞争对手。为应对美国在贸易战中的打压,首先应该加快人民币的国际化,降低美元的牵制作用;同时,也要加强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积极应对贸易摩擦带来宏观经济波动,继续深入推动对外开放,降低贸易摩擦带来的负面影响。
  一、中美贸易摩擦的主要成因
  (一)转移美国内部发展矛盾
  美国是实行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轮换执政的国家,这两个党派代表了美国不同阶级人民的利益,民主党派代表了劳动阶级、中产阶级与低收入阶级人民的利益,共和黨则代表了大财团、大农场主的利益。民主党是典型的“自由派”,其倾向于保护本国劳动者的利益,因此,民主党更愿意采取贸易保护单边主义的措施来保护其所代表的阶级人民的利益。共和党则是典型的“保守派”,其倾向于保护资产阶级和社会保守势力,因此,共和党更倾向于多边贸易和自由贸易。在经济发展中,共和党和民主党因其代表的主要利益集体不同而采取不同的经济决策。近年来,美国社会收入出现了较为严重的两级分化现象。黄礼建(2018)在分析中美贸易战升级原因时得出,1980年至今,美国社会收入差距逐渐加大,收入前40%富裕家庭的实际收入保持正的增长,但是收入排后的60%的中低收入家庭的实际收入并没有增长;同时,2016年,富裕家庭的平均资产是中低家庭平均资产的10倍。这极大激化了中低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也进而增加了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的矛盾,特朗普执政后,为转移美国民族内部矛盾,将美中贸易逆差的问题严重化,从而转移美国人民的注意力,并以此增加美国产品进驻中国市场的机会。
  (二)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
  1978—2010年,世界经济格局是“美国为核心,中国为驱动”的模式。这期间,中国为世界各国提供劳动力,成为世界加工厂。2010年,中国GDP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经济格局从此由美国和日本两大经济体主导的局面演变为中国加入的“三足鼎立”的局面。这是1949年以来第一次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经济格局发生比较大的变动。美国面对中国迅速崛起,其主导世界经济的霸权地位受到了威胁,因此,美国分别从政治、经济和军事方面打压中国,尤其是特朗普上任后,进一步激化了中美摩擦。政治上,美国联合日本及欧盟分别达成了一系列协议和约定,旨在将中国边缘化。特朗普政府成立后,特朗普与日本及欧盟的高层接触频次明显提升。经济上,2018年6月20日,特朗普公开提出签署7个国家间实现零关税、零补贴和零壁垒的经济发展协议,目的是促使这七个发达国家与美国统一战线,逐渐弱化WTO。军事上,美国频频插手南海事件与台湾事件。2018年,美国在《国防战略报告》中公然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并多次挑唆菲律宾激化南海纠纷。同时,向台湾出售战略武器,在政治和经济上频频干预大陆与台湾的关系。美国主导的这一系列举措,都在激化中美之间的矛盾。
  (三)美国“再工业化”战略的发起
  20世纪70年代,美国经历了一轮“去工业化”浪潮,促使美国逐渐由制造业大国转型为以科学技术、虚拟金融产业作为经济支柱性产业发展的国家。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显露了美国经济发展面临产业“空心化”、失业率逐渐增加、劳动力成本逐渐增加等一系列问题。自此以后,美国开始意识到,发展实体经济才是经济发展的根基。因此,奥巴马政府为了重振美国实体经济,在2009年提出“再工业化”战略,其战略目标是建立新的工业体系,大力发展高端制造业,促使美国实体经济的回归,以便未来能够占领创新型制造业的至高点。中国是唯一拥有全工业体系的国家,2010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2015年颁布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其目的是实现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的战略转型,并大力发展新兴战略产业。美国将中国发展制造业的一系列举措和国际大国地位的逐渐稳固,视为重振其“再工业化”战略的主要威胁。因此,2016年特朗普上任后,开始频频对中国实施加征关税的措施,以此打压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速度。美国加征关税清单基本都是针对“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由此更能明晰美国政府发起贸易战的主要意图。
  二、应对中美贸易摩擦的对策分析
  (一)加快人民币的国际化
  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是解决中美贸易战有效途径之一,可以从两个方面分析人民币国际化所带来的好处。对内,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有助于减少因持有庞大美元储备引发的贬值风险,实现中国经济存量的保值,同时降低美元在国际贸易中对中国的掣肘。中国也可以通过人民币持有外国资产,借入外国资金,从而缓解外汇储备受制于美元资产的现状。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还可以有助于提升中国国际地位,增强中国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进一步促进中国边境贸易的发展。此外,人民币国际化也将给中国带来巨大的国际铸币税收入,并促进尚不完善的中国金融市场向标准化的国际市场靠拢,平衡美国在贸易战中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影响。对外,由于中国是最大的需求市场,在国际市场中使用人民币结算将会改变各国与中国存在的贸易逆差;同时,人民币国际地位的提升将有助于稳定国际市场的汇率,对于各国的外汇储备将有较大的益处。   (二)加强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在这场中美贸易战中,由于美国对中国设置高新技术壁垒,曾一度让中兴公司陷入瘫痪的局面,最终损失十几亿美元。因此,加强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和健全知识产权保护措施是非常有必要的。可以从两方面提高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一方面完善专利法。专利法是保障知识产权交易和实施的法律保障,因此,完善的专利法对保护知识产权至关重要。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企业的快速成长,都需要更加健全的专利法以保障其产权,因此,健全专利法的步伐需要提上日程。另一方面,促进企业与院校、科研机构之间的合作。院校和科研机构可以把研发成果卖给(或等价占股)商业公司,商业公司负责转化成有商业价值的应用。在这个模式中,科研机构可以获得源源不断的研发资金,而企业也可以获得新技术以保证其在经济市场中的核心竞争力,高校、科研机构的科研资金不用仅依靠国家财政的支持。总体上看,校企合作能够降低政府支出的压力,企业也无需过多投资建立规模庞大的科研团队,降低了企业运营资本,因此,校企合作进行科技创新,实现知识产权的交易将会有效降低全社会投资成本,也保护了中国知识产权。
  (三)继续深入发展对外开放
  在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发酵的背景下,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对外开放,是平衡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经济损失的重要途径。深化对外开放,营造稳定有利的贸易环境可以通过以下几个途径实现。其一,适当提高对美贸易双向开放对称程度,主动化解摩擦风险。进一步放宽外商准入制度,持续推进服务业开放,深化农业、采矿业、制造业开放,加快電信、教育、医疗、文化等领域开放进程。其二,继续推进与不同经济体和国家的贸易自由化建设。推动多边和双边合作深入发展。加快推进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加快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谈判进程。以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为抓手,强化与周边国家之间的自贸区建设,发展与欧盟、加拿大、墨西哥等国的多边贸易关系。加快推进国内自由贸易区与自由港的建设。其三,激发进口潜力。促进中国居民收入增加、消费能力增强,培育中高端消费增长点,持续释放国内市场潜力,扩大进口空间。其四,完善扩大进口财税政策和金融政策,要通过降低部分日用消费品关税,来增加消费品进口,优化进口结构。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进口信贷支持力度,扩大先进的技术设备和关键零部件的进口。
  参考文献:
  [1]  鞠建东.中美贸易争端一二三四五[J].财经智库,2018,(3):5-13,141.
  [2]  黄礼健.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原因、影响及趋势分析[J].新金融,2018,(9):20-24.
  [3]  陈继勇.中美贸易战的背景、原因、本质及中国对策[J].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5):72-81.
  [4]  黄鹏,汪建新,孟雪.经济全球化再平衡与中美贸易摩擦[J].中国工业经济,2018,(10):156-174.
  [5]  刘威.中美贸易摩擦中的高技术限制之“谜”[J].东北亚论坛,2019,(2):1-15.
  [6]  蔡兴,刘子兰.美国产业结构的调整与贸易逆差[J].国际贸易问题,2012,(10):68-7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15470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