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市场走势特点及影响因素探析

作者:未知

  摘 要:以2016年和2019年国际黄金市场时间序列数据分析两个不同时段内国际金价的走势特点,以及对形成该时段黄金市场走势的影响因素加以探析,发现两次黄金市场出现持续性的上涨趋势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当时复杂的国际政治经济局势和货币政策环境的影响,同时经济增长乏力、央行购金需求增加、地缘政治风险等因素也影响着金价走势。因此,市场避险情绪升温和风险性增加时,较为稳健的黄金市场便成为广大投资者良好的“避风港”。
  关键词:黄金市场;走势特点;影响因素
  中图分类号:F830.59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20)01-0074-02
  引言
  金本位制出现前,黄金充当交易媒介已有3 000多年的历史。金本位制和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开始了以《牙买加协议》实施为标志的非货币化的改革进程,黄金价格逐渐市场化,黄金市场趋向国际化。但黄金定价主要仍在于美元,而美元波动的核心在于美国利率环境。
  一直以来,黄金市场都是金融市场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期货黄金市场又最具有价格的先导性和提示性,在历次黄金牛市中表现强劲。200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激发市场恐慌情绪,资本市场大量资金流入黄金市场避险保值,推动金价走高。2016年和2019年面对复杂的国际局势和经济发展不确定性,国际金价也走出了自己的步调。下面,将着重从2016年和2019年两个时间节点研究黄金市场发展。
  一、黄金市场走势及特点
  2008年金融危机,股票市场、能源期货市场等在短时间内跌幅过半,打破了亚洲经济急速发展的景象,众多大型企业倒闭,工人失业,新兴市场国家政治经济运转受到影响。市场性恐慌使资金逐步从实体经济流向黄金等替代领域,避险保值需求,推动国际金价骤然走高。2016年、2019年国际局势各有异态,在复杂的环境下,国际黄金市场呈现出不同走势。
  1. 2016—2019年黄金市场走势。回顾2016年,国际金价在2016年上半年表现大放异彩。经历了中国库存周期的触底回升,在经济修复中大宗商品价格走出一波令人叹服的走势,期货黄金市场迎来春天。以7月为分界线,前半段受全球政治经济不确定影响,大幅攀升;后半段受美国大选尘埃落定、美联储加息落地等影响,出现大幅重挫,回吐当年大半涨幅。直到2018年10月,黄金价格启动新一轮向上行情,一度涨幅超过10%。2019年1月金市转暖再度站上1 300$/盎司关口,6—8月金价总体上跌宕上扬,并在8月迎来近六年来国际金价的高峰,走上1 550$/盎司的重要关口,9月初金价展现出盘调趋势,有所回落。
  2.2016—2019年黄金市场走势的特点的分析。2016年和2019年黄金市场存在时空上不同幅度的上涨,国际金价受世界经济状况和供需基本面的影响,在不同时段波动上扬。2016年国际金价上涨主要集中在上半年时段,高峰出现在7月,最高探至1 375.31美元/盎司,漲幅达25%,总体上涨时间持续半年多后下跌。2018年10月至2019年6月波动较为平缓,为今年金价上扬的铺垫时期;6—8月短周期内,国际金价波动受突发因素、投资者情绪和市场预期影响大,涨幅明显,较2016年金价增速较快,空间波动幅度较大,金价高位远高于2016年。
  二、2016年黄金市场走势的影响因素
  经济周期运动的时间效应常带给我们赚取财富的机会。宏观环境趋弱,政治经济局势复杂,在经济长波衰退转萧条的周期路径上,经济体创新活力下降后,内生经济增长乏力,一波三折的年度级别反弹成为现实,注定是全球经济剧烈震荡和波动之年,市场的不确定性使黄金市场成为投资新宠。
  1.商品周期运动和市场需求叠加推动金价上涨。首先,从商品周期的运行来看,大宗商品于2015年底反弹后在2016年4月前后触顶,正在逐步迈入第二波主升浪。初期以需求拉动的有色金属上涨为主,上涨后期和经济回落初期黄金存在明显超额收益。其次,黄金商品属性使其价格受到市场供需的影响,需求增加或者供给端减少会都会影响其价格波动。黄金协会数据报告显示,2016年上半年全球黄金需求达2 335公吨,较2009年上半年的高点还高出61%,较大的市场需求助推金价上涨。
  2.美联储加息预期与英国公投脱欧叠加强化避险属性。2015年12月美联储首次加息靴子落地后,美联储主席耶伦对经济的预期由温和增长转向逐渐放缓,市场的加息预期下降。同时,欧元区经济的疲软也触发市场对欧洲央行放松货币供应的预期,全球的货币宽松预期上扬导致金价震荡上行。另一方面,英国脱欧等“黑天鹅事件”带来的市场恐慌和政治的不确定性刺激黄金投资。国际金价曾单日暴涨8%,创下自2008年以来单日最大涨幅,一路走来累计大涨逾25.8%。
  三、2019年黄金市场走势的影响因素
  2019年现货、期货黄金市场走势受到多方面影响。从宏观经济面分析,今年正处于经济周期变化中的一个超级周期中。经历过 2001—2008年和2009—2015年两次涛动周期,数据推测2016—2019年可能迎来第3次涛动周期。波动的资产价格与错综复杂的经济形势,已然成为2019年影响市场投资决策的主要困惑,保值性资产黄金受到青睐。
  1.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不确定性牵动金价上扬。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趋缓,IMF和世界银行预测今年美国、欧元区和中国经济均下行。且在今年1月,IMF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下调至3.5%,为三年来最低;4月初,欧盟和世贸组织都发布了贸易问题拖累全球增长的预警。且今年美国2年期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挤压经营不确定性盈利的机会,经济衰退风险因素隐现。投资黄金等保值资产对冲经济放缓带来的负面效应,推动金价上涨。
  2.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地缘政治风险加剧。中美贸易摩擦从2018年开始,已艰难地走过一段时间,但由贸易摩擦带给市场的恐慌仍然存在。美国政府对华的贸易政策使美国消费市场预期和财政支出走弱、制造业市场景气度和出口增速下滑影响私人投资利润,投资意愿降低,美国企业及其消费者利益受损。不确定的贸易磋商激化投资者的恐慌情绪和对美国经济下行的担忧。为国际金价8月一路上扬带来支撑力,创下1 558$/盎司的高位。“屋漏偏逢连夜雨。”英国脱欧悬而未决,德国制造业出口减少,法国经济面临困难,世界原油市场神经紧绷。地缘政治经济的不确定性与市场悲观避险情绪,推动黄金价格进入上涨通道。   3.负利率环境下全球各大央行大量收购黄金。继2016年之后,今年3月全球負利率债券规模再次突破10万亿美元,截至6月27日,全球已有15家央行累计降息17次。其中美联储连续降息,M2增速加快,面临通胀压力的同时降低了其他有息资产与黄金的竞争力和持有黄金的成本,资本流向转变。全球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使得中国、俄罗斯等全球多个经济体的央行连续增加黄金储备,开启“买买买”模式,购金量创出布雷顿森林体系结束后的新纪录,巨幅增长了74%。央行买盘的明显增加,给金价强势回归给足了底气。
  四、未来黄金市场走向预测
  未来,“黄金热”能否持续是我们关注的问题。当下全球经济下行,实体经济投资回报、股市等风险资产收益率可能下降,全球风险隐现。
  1.中美贸易战持续到今天,一方面对中国外贸转型升级带来了挑战,另一方面极大地提高了美国本土制造业的生产成本,限制了美国制造商的全球竞争力。贸易成本显著上升,消费者福利受损,贸易战阶段性缓和下存在再度升级的风险。
  2.当前全球正处于长债务周期尾声,债务危机隐忧凸显。美国的非金融企业债务创历史新高;希腊、意大利政府债务率高,经济增速低迷,财政状况恶化;新兴经济体,如阿根廷、南非等国,外债负担沉重。
  3.黄金作为世界领域中的特殊商品,是最佳的保值对象和各国公认的有效的国际储备,在几乎所有发达的金融市场体系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国际金价在经历连续上涨和8月高位后,很大程度上脱离供需基本面,短期将迎来盘调;长期国际复杂局势一时难有显著改变,在市场不确定性增加时,黄金将成为投资者的良好选择,长期看涨趋势犹存。
  参考文献:
  [1]  丁绪辉,高新雨,杨凯凯.国际黄金价格波动特征及风险防范研究——基于 GARCH 族模型的实证分析[J].价格理论与实践,2014,(7):72-74.
  [2]  周策,张鹏.黄金行业深度报告——黄金绽放光芒[EB/OL].财富证券研究报告,2019-07-08.
  [3]  谭倩,李浩,纪翔.中长线看好黄金,关注高弹性个股——黄金行业深度报告[J].国海证券行业研究,2019,(8):23.
  [4]  杨晓华.国际黄金价格周期性波动特征研究[J].价格理论与实践,2011,(9):62-63.
  [5]  周茂华,刘骏民,许平祥.基于GARCH族模型的黄金市场的风险度量与预测研究[J].国际金融研究,2011,(5):87-96.
  [6]  许立平,罗明志.基于ARIMA模型的黄金价格短期分析预测[J].财经科学,2011,(1):26-34.
  [7]  任泽平,罗志恒,贺晨.展望2019年世界经济:美国经济见顶,贸易战重塑全球[EB/OL].搜狐网,2019-01-1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16285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