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质量 唯有认真

作者:未知

  出版业要实现高质量发展,要求编辑出版人必须掌握扎实的基本功。那么,怎样才能掌握扎实的基本功呢?经验多多,归根结底只有一条:认真。
  管理学上有一个重要理念:做正确的事永远比正确地做事更重要。但实践告诉我们,做正确的事与正确地做事同等重要。如果不能正确地做事,往往会把正确的事做坏,成“蝼蚁之穴毁千里之堤”之憾。“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这是指做正确的事;古人有“小学之学”的说法,有“术不可不慎”的提醒,这是指正确地做事。古代的大学之道与小学之学各有其用,各具其要,同样受到专家们的重视。
  编辑要对书籍内容“明明德”,但不能止于此。倘若对语言文字不能应对,错字连篇,文句颠倒,不仅破坏阅读,还有可能因文害义、因文害德,贻误读者。出版业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大学”“小学”同等重要,内容质量与编校质量不可或缺。在我们已经高度重视出版物内容方向的同时,务必对编校质量给予高度重视。
  一个编辑,要掌握扎实的基本功,最首要的也是最简单的经验就是“认真”。
  大作家鲁迅的编辑生涯一直以态度认真闻名。在编辑苏联小说《铁流》曹靖华译本时,他对照德译本和日译本进行校定, 使中译本完全胜过了德译本,而序跋、注解、地图和插图,又为日译本所不及。最让许多专业人士钦佩的是,鲁迅曾经对《嵇康集》作过四次校勘,曾把10多万字的《嵇康集》抄写过三遍。
  被称为“革命出版第一人”的著名出版家邹韬奋,出版业绩彪炳史册。他在出版工作中有两件“最不能容忍的事情”,一个是刊物脱期,一个是刊物有错字,为此当年他常常在印刷厂加班校改付印样,一熬就是一个通宵。这就是一位大出版家对书刊质量的认真态度。
  首届韬奋出版獎获奖者周振甫一生的主要精力都放在默默无闻的编辑工作上。他30多岁时编辑钱钟书的《谈艺录》,帮助作者订正书稿,甚至还耐心编订目次,态度不可谓不认真。年近70岁时,他编辑钱钟书的《管锥编》,前后写下两份审读报告,第一份是关于出版《管锥编》的建议报告,后一份是审读报告,长达数万字,指出书稿1000多处错讹,其认真态度堪称编辑工作典范。
  一个编辑,要掌握扎实的基本功,首要的经验是“认真”——认真工作,此外,第二条经验,还是“认真”——认真学习。
  周振甫不光在编辑工作上态度认真,其实,在学问上他也极为认真。他的专著《诗词例话》《文章例话》曾一度十分畅销。后来还出版了十卷本的《周振甫文集》。
  王云五是商务印书馆历史上继开创者张元济、夏瑞芳之后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并没有像样的学历,全靠自学成才。自20岁起,王云五用三年时间读完英文版《大英百科全书》,为他日后从事出版工作奠定了基础。他还读了大量世界学术名著,把家中的存书“二十四史”阅览了一遍,夯实了自身文化涵养,后来经胡适一力举荐入职商务印书馆,开创了20世纪30年代商务印书馆的中兴时代。
  一个编辑,要掌握扎实的基本功,除认真工作、认真学习之外,还有其他经验吗?有!不过,还是两个字:“认真”——认真继续学习。特别是认真对待编辑工作中继续学习的机会,也就是我们编辑工作中经常提到的“编学相长”。
  一位毕业于北京大学的文学硕士入职出版业后谈的一番感想很能说明学问与职业的关联。她说,大学7年的学习经历让自己学会了如何欣赏好书,而编辑工作的实践则练就了她编校的基本功,更重要的是,职业的要求让她完成了从读者视角到编校视角的转换,现在读一部书稿,既要关注书的内容,又要咬文嚼字,同时还要关注全书的宏观和微观结构,这就是于编学相长中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
  要掌握扎实的基本功,无非就是不懂就学,不明白就查阅工具书,查引文当做到“无一字无来历”,改人书稿内容当与作者认真交流。总之,要把工作过程当作自己的修行。认真的态度就是修行,是在工作岗位上继续学习者的修行,而且这几乎是所有行业所有岗位优秀从业者的普遍经验。
  出版业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进行全面质量管理;出版业要进行全面质量管理,每个岗位人员都必须掌握扎实的基本功,而要掌握扎实的基本功,唯有认真:认真、认真、再认真!
   (作者系韬奋基金会理事长)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38692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