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新冠肺炎疫情下构建我国汽车产业韧性供应链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郭宇轩 王丰

[摘 要]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突然来袭引发全球性应急事件激增。各行各业的经济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线下、制造业和零售行业受到的影响尤其严重,即使在面临全面复工复产可能带来的第二波疫情的危机下,恢复经济也是现在刻不容缓的第一要务。汽车产业作为制造业和线下零售模式的结合体,其高度协同化的全球供应链也一样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文章基于组织韧性视角延伸的中国式水样的概念,分析汽车行业受到的影响,以规模维度和期望维度作为切入点,引出快速处理和响应危险的环境信号、储备更多可广泛应用的灵活资源的方法,探讨如何打造具有韧性的汽车产业供应链。

[关键词]供应链管理;组织韧性;水样组织

[DOI]10.13939/j.cnki.zgsc.2021.36.074

1 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汽车产业的影响

汽车产业拥有全球化的生产与采购体系,是一种典型的全球企业参与的供应链体系,同时也是需要高效协同运作的行业,从制造一辆汽车开始到下线,这其中涉及数以万计的零部件,在整个生产过程中,其中任何一个零部件没有及时到达生产线,都会导致汽车无法及时下线。作为高度协同化的汽车供应链,在面临全球性的重大危机时,影响到任意一個企业,导致其停摆,就会引发供应链网络的蝴蝶效应。在2019年,汽车行业已经经历了一次行业“寒冬”,汽车行业的整体营收为8万亿元,但是相比上一年下滑了将近2%,主营业务成本相比同期减少了1.4%,而利润总额下滑达到了16%。从2020年2月开始,汽车销量在中国市场上经历了大幅度下滑,下滑比例达到了90%,这对在供应链上的产供销企业带来了难以估计的损失,在员工方面面临着复工难,生产管理也就无法正常开展,而且缺乏上下游企业之间的交流,这也让许多公司的财务运营状况出现了不小的问题。

1.1 我国汽车产业供应链在突发事件中存在的问题

国内学者对2003年我国发生的“非典”疫情进行复盘时发现,汽车类零售额每月对比从1月的113.8%一直滑落到5月的61.6%,而4月和5月也恰恰是“非典”疫情的高峰期,而到了6月的疫情末尾阶段,汽车类的每月零售额百分比回升到了92.4%,这说明疫情期间的民众也会进一步缩减自己在日常消费上的开支,尤其是像汽车这种非必需物品则会进一步缩减自己的开支。这也说明仅仅维持现状对于汽车产业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各种突发意外灾害事件都会对汽车行业造成极大的冲击。中国的汽车行业作为支柱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不容小觑,而且在疫情暴发的中心区域湖北省,还有像诸如东风、通用汽车、雪铁龙、日产等集团建设的生产工厂。山东烟台的线束供应商停产后,导致现代汽车在韩国的7家工厂全部受到冲击。总体来看,由于阶段性停产和持续低效运转,汽车产业链各环节企业普遍面临营收下降和各项成本上升的问题,生产压力增加,现金周转困难。一些企业甚至面临近一个月无产量、无收入、无现金流的局面。相比之下,传统燃油汽车整车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强,但不少零部件企业、经销商等中小规模企业已徘徊于破产倒闭的边缘,处于创业初期的各家造车新势力也大多面临研发、生产停滞和现金流断裂风险。这意味着需要汽车按行业供应链上下游企业联合起来,打造一条具有韧性的供应链,在面对各种灾后重建的组织当中,韧性已经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战略能力,这种能够积极帮助企业恢复稳态甚至欣欣向荣的能力恰恰是当今汽车行业所急需的。

1.2 员工管理方面的问题

在员工管理方面,汽车行业涉及人员构成比较分散和人员数量过多的问题,加上汽车产业属于劳动密集型的产业,一旦复工复产,涉及的跨省员工过多,导致疫情防控不稳定;而员工因春节放假在家中,只有极少数留守人员在工厂车间,这就无法维持正常的生产管理;另外供应链上下游之间对于产品的信息交互也出现了问题,原因在于许多在中国开设的汽车零部件工厂涉及出口业务,而由于疫情原因就导致通过海关的效率大大下降,出口成本反而提升;涉及人员参与的商务交流也因此推迟,同样严重影响到了节前还未收尾的各类进程中的项目,导致汽车企业的开发受阻;而且包括很多外资在华投资的汽车零部件公司并没有得到准确的疫情信息,导致企业的预防准备无法开展,库存也难以维持海外的订单。从去年3月开始,全国汽车经销商综合复工率仅为50%,其中门店复工率达到八成,客流恢复率约44%,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汽车市场将逐步恢复,但近年我国首购车群体减少,加之一线城市限购抑制需求而四五线城市消费能力不足,形势还很严峻。

2 组织韧性视角

2.1 组织韧性的概念

从根本上说,韧性最初来自于拉丁语,意思为“反弹”或“跳回”,并非在组织管理层面的理论,而是一个跨学科的概念属性,每个学科对于其侧重点都不同,生态学中对韧性的定义为缓冲能力,或者说是系统吸收变动时不改变其主要功能和结构的能力,而工程领域中的韧性则强调从变动中恢复的速度快慢;Weick教授对Mann Gulch的火灾的研究中首先引入了组织管理领域的韧性概念,并推断出潜在的组织中韧性的来源:即兴、虚拟角色系统、智慧态度和相互尊重的互动,这些原则有助于集体意识,因此可以避免意外事件带来的严重后果。

2.2 维度划分

国外学者指出现在的研究将组织韧性分成了三种角度:第一种指的是:组织抵御不利情况的能力和干扰后,并恢复正常状态的能力;第二种指的是:超越原状之上的能力,包括为了跟上甚至创造新的发展机遇和扩张能力,也就是复原超越能力;第三种指的是:组织关注的不仅仅是功能的维持和恢复,而更应该着眼于组织过程和能力的发展,将组织韧性定义为个体、组织、社区利用其能力禀赋建立和维护与外界环境的联系,并在逆境中积极调整和发挥功能的过程。国内学者则将韧性与《易经》相结合,提出韧性首先是一个适应性的过程,包括组织成长、保存和成熟之后的僵化问题,使自身的韧性降低;其次是创造性破坏,在组织瓦解之后,会不断的出现新的机会和挑战;最后是重组,这个阶段中的挑战反而会成为组织的机遇,组织应该抓住当前的机遇进行重组和更新。此外,“水样组织”的概念基于组织柔性,将水样组织定义为可以自由、灵活地应对组织内部和外部环境的变化,也就是像水一样灵活。文章基于之前的学者们的研究认为中国汽车行业的供应链可能不能像组织韧性中的第一或者第二种的概念,而是应该结合中国特色,打造可以灵活应对内部、外部环境变化,在逆境之中利用各种组织能力、资源等要素,对上下游进行灵活调整的“水样”供应链,最大化与外部环境变化协同的能力,在面临危机之前做到预防,逆境之中做到调整自身,兼具韧性和适应能力的供应链。

3 构建韧性供应链

基于上述两个条件进行构建就要引入评估韧性时的两种维度,即规模维度和期望维度。规模维度指的是应变能力的级别,也就是可以容忍并持续存在的较高或较低级别的干扰的程度;期望维度指的是企业的利益相关者的期望级别,组织和利益相关者们构成了整个供应链链条,上下游都可以辅助识别环境变化的敏感信息,比如潜在发生的一些危机、新技术开发、相对价格的变化和顾客需求的变化等,这就需要供应链上企业快速的感知和对未知信息进行解读。汽车行业是全球性供应链,更加需要建立快速响应机制。在2020年疫情最开始暴发的时间点,在华外企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没有得到来自供应链上下游合作伙伴的准确疫情信息,导致像这种奉行“准时交付、最优库存”的零部件厂商遭受重创,缺乏库存就导致企业无法交付对外的订单,全面停工,中断了企业的现金流,导致整个供应链举步维艰。因此,可以依托云計算平台开发一个广泛应用于供应链上的企业的预警信息平台,对组织外部环境的变化进行实时监控和信息共享。

而对于储备更多的灵活资源,不仅仅局限于储备应急库存,同样可以来源于员工、供应商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带来的灵活性,对于企业内部,应该积极培养员工专业知识能力,通过采用危机模拟演习的形式为员工培养更多危机应对的经验。同样,企业外部一样需要灵活资源,供应链上下游之间的关系网络也是一种必需的资源能力,在因为重大危机发生时缺乏应急的周转资金,拥有积极的关系网络也可以为企业解决燃眉之急;另外灵活资源也包括不同的销售形式,对于汽车行业来说恢复销售业绩是首要目标,然而疫情造成的避免人员聚集的限制条件,对更加依赖消费者前往线下实体店购车的消费模式造成了严重阻碍,对于急需恢复的汽车行业供应链来说,产供销任何环节都需要韧性,而这方面需要的灵活资源指的就是开发类似房地产行业的VR看房的系统,可以灵活的从一个产品形式转到另一个形式,设计一个可以为消费者提供线上销售渠道,让消费者在家就能直观的看到汽车的外观和内饰等结构,决定好车型之后通过预约体验,再到实体店进行实地验车。

4 结论

综上所述,我国的汽车行业供应链涉及国内、国外各类利益相关者网络的牵动,急需灵活整合和重新配置组织内部和供应链上下游资源的韧性供应链,以适应各种突发公共事件造成的环境变化,真正做到对上下游进行灵活调整的水样供应链,最大化与外部环境变化协同的能力,在面临危机之前做到预防,逆境之中做到调整自身,兼具韧性和适应能力的供应链。

参考文献:

[1]DUCHEK S. Organizational resilience: a capability-based conceptualization[J].Business Research,2019(1).

[2]WEICK E. The collapse of sensemaking in organizations:the mann gulch disaster[J].Administrative ence quarterly,1993,38(4):628-652.

[3]陈春花,刘祯.水样组织:一个新的组织概念[J].外国经济与管理,2017,39(7):3-14.

[4]罗肖依,孙黎.生生不息:破解绩效导向的悖论[J].外国经济与管理,2019,41(5):128-140.

[5]孙利.黑天鹅+蝴蝶效应——疫情冲击下的汽车供应链[J].汽车纵横,2020(3):25-31.

[6]郑江淮,付一夫,陶金.新冠肺炎疫情对消费经济的影响及对策分析[J].消费经济,2020,36(2):3-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420168.htm

相关文章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