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一群90后开设的黑彩网站

作者: 沈寅飞

  在湖南省长沙市市中心的一栋写字楼中,22楼一间拥挤的办公室里错落地放着多台电脑。屋子里充斥着噼里啪啦密集的打字声,十几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业务员正努力地敲打着键盘,在QQ上不断制作漂流瓶或者添加陌生好友,他们中无论男女都统一伪装成为漂亮婀娜的年轻女子形象,为的是能够吸引网民买他们网站的彩票。
  这里还有一个陈旧但十分“励志”的话题:每当这家名为瓦罗澜网络科技公司的业务部门开总结会的时候,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想到何思伟这个“神奇人物”,并以他作为榜样相互激励。这个生于湖南一个贫苦家庭,刚刚大学毕业的小伙子,在2014年年末的短短四个月内就为他所在的公司创造了上千万的利润,而他本人也获得各种提成及奖金近200万元。此后,他拿着这笔巨款为自己和女朋友各买了一份50万元的保险理财产品,然后打算用剩下了的钱买房结婚。
  然而何思伟看似美好的未来却也很快被给他带来巨大财物的网络销售彩票诈骗案所颠覆。2015年6月19日上午,江苏省金坛警方联合湖南长沙警方出动近百名警力统一行动,相继在长沙6个高档写字楼和住宅小区将包括何思伟在内的35名涉瓦罗澜公司案人员抓获归案,并对12名在逃人员进行上网追逃。这起受害人遍及浙江、江苏、湖南、广东等20多个省份,涉案金额高达4000余万元的特大网络销售彩票诈骗案宣告破获,而线索的来源也与何思伟紧密相连。
  连环案案发牵出黑彩内幕
  据金坛警方透露,何思伟网名为“思”,2014年年末在网上假扮年轻貌美的女子与金坛一建筑公司出纳陈连生保持网络暧昧关系,并积极拉拢陈连生先后在“聚宝”、“探彩”等非法网站购买彩票。至案发时,陈连生挪用公司的近1400万元资金已大部分用于在这几家网站购买彩票。因此,警方初步认定,“思”可能为“聚宝”“探彩”网站的托儿,解开“思”的身份也成了打开案件的突破口。
  但是出乎办案人员意料的是,具有如此好业绩的何思伟在2015年2月就已经离开了瓦罗澜公司。事实上,其中一个的原因在于陈连生被抓前夕,他还特意给何思伟留下消息,说自己购买彩票的钱是挪用了公司的钱,已经“跑路”了。这让何思伟有些害怕了。
  也正是2015年年初,财政部、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自查自纠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财政厅、民政厅、体育局针对目前彩票市场中存在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现象开展自查自纠工作。随后,全国各大网站宣布暂停网络彩票的销售。
  “听到国家在查网络彩票,很多大公司都关了,而我所在的公司却照常营业,就坚定地认为公司有问题,不敢再去上班了。”何思伟说其实那时候他心里是矛盾的,“从公司一开始对他的培训就看出有问题,但是还是没能经受住金钱的诱惑,抱有侥幸心理,以为周围不少人都干这个肯定没事。”
  虽然何思伟已经离开了公司,但是公司里甚至周围的人关于他那三个月的辉煌业绩还是人尽皆知,就连公司新来的同事都知道何思伟的大客户被抓的事情。因此,人不在公司的何思伟依然凭借其刺眼的事迹不断给警方提供调查线索,结合陈连生被骗的资金流向,警方最终确定了这个堂而皇之植根于在长沙市市中心的网络彩票诈骗犯罪团伙。
  操盘手竟然是一帮90后的大学生
  据户籍资料显示,何思伟所在的瓦罗澜公司的四个年轻股东周湘庄、唐中南、张进隆和沈华良也是刚出校园的大学生。尤其是1990年出生的周湘庄,长着一副稚嫩的脸孔,梳着三七分的头发,细瘦的身材中透露着典型的南方男生的气质。
  2014年年初,刚刚从湖南某大学毕业的周湘庄约上同样没有找到工作的好友唐中南等3人一起商量创业,“与其被动地找工作,不如一起开个公司挣大钱”,这是几个人共同的想法。于是,四个年轻人一拍即合,说干就干,他们每人拿出15万注册了长沙市瓦罗澜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网络开发与建设。之所以建这么一个公司是因为周湘庄等人自己也都是工科学校毕业,并且学习过与网络相关的课程,但是直到在长沙市中心租下办公场地、完成公司注册的那天,他们也没有想好建这么一个公司具体经营什么业务。
  之后的整整半个月时间,四人都在讨论公司的营业问题,但是始终没有找到一个所有人都满意的经营业务。有一天,周湘庄在路过一家彩票实体店的时候突然想到,自己原先在网上购买彩票的时候吃过亏,因为那家网站并不是正规网站而上当受骗,何不现在也建这样一个网络彩票网站呢?“成本低、来钱快、一本万利”的私彩网站经营模式让四个人很快达成了共识。
  提议者周湘庄更是格外地用心,专心致志地在网上搜索建彩票网站的预备条件,他以5000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套完整的彩票网站系统。然后几个人兴致勃勃地聚在一起仔细研究了当时具有官方授权的“360彩票”、“乐彩”等正规网站的经营模式和页面设计风格,并且很快聘用了专门的技术人员桂龙升和胡晓明照本宣科地进行修改、完善。
  桂龙升和胡晓明也非常有能力,运用自己学过的网络技术和积累的人脉关系不仅帮他们修改了系统代码,还一起完成了境外服务器的租用和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建立。几天之后,一个取名为“探彩”的私彩网站就开始悄悄运行了,用户只要注册并绑定银行卡就可以在这个网站上购买玩法与国家福利或者体育彩票一模一样的彩票。
  与此同时,他们也有了自己的分工,周湘庄负责财务,客户提现和工资发放由他决定,而唐中南、张进隆和沈华良分别负责联系外部运作、技术业务管理和人事行政。销售人员则主要通过各自同学的引荐或者通过网上求职简历招聘到了多名90后的大学生做业务。而所谓的业务,就是找陌生网民聊天,拉他们到网站注册买彩票。“其实他们就是网站的托。”周湘庄心里明白但没有直说,工作一段时间后的业务员也慢慢清楚这里面的“猫腻”,但在丰厚报酬的诱惑下,很少有离开的。   你输的是钱 我输的是数字
  就读于湖南长沙大学的90后女生阮锦程2014年的毕业季不断参加着学校的双选会,在多家网站上提交自己的求职简历,很多时候都如石沉大海没有回应。眼看马上就要毕业了,由于父母离异,一直由年迈的外公外婆提供帮助,阮锦程总是想着毕业了好好找一份工作,能够孝敬一下长辈。
  正当阮锦程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学长出于好意表示可以介绍他到一家网络公司工作,急于找到工作的阮锦程直接找到瓦罗澜公司的人事主管“喜哥”并进入了业务部门。按照业务员的标准,阮锦程的工资并不高,底薪为1400元,业绩达到50万以上可以提成1.7%,业绩达到100万以上提成则可以达到2%。
  新员工的培训格外简单,只是让业务组长讲讲工作经验,由于业务组长能够从业务员的销售额中提成千分之五,所以更是会毫无保留给把经验传授给自己的组员。但是培训之后,阮锦程总结为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不论你用什么方法,只要让别人投钱买网站的彩票即可,而且是越多越好。因为有何思伟作为榜样的力量,阮锦程也格外地用心,从淘宝上买来两个高等级的QQ号,加入到各个彩票交流群,有时候甚至与群里的“代理”打成一片。她也精心制作漂流瓶,写上温馨幸福的语句“美好的生活从此时此刻开始……”一旦有人回话,她说自己买彩票中奖了,并发上一堆中奖的截图,然后一步一步地引诱网民购买网络彩票。
  “每个业务员手中都有一个彩票网站的账号,公司每次都会充值5万元的虚拟货币供业务员与玩家一起买彩票,只不过他们输的是钱,我们输的数字而已。”阮锦程用公司源源不断的虚拟货币在网站上买彩票,并向他的客户炫耀自己的中奖金额。
  第一个月,阮锦程获得了500元的提成,第二个月提成变为1000元,而在第三个月她成功地有了自己的大客户,月收入成功步入了十万元的级别。阮锦程结识了一个网名为“友缘”的中年网民,并在第一天带着他一起买彩票的时候让他在一个下午投入28000元,最后成功提现35000多元。第二天,在约上“友缘”一起买彩票后,几番下注之后就让他输掉了48000元,但是这次输钱反而让“友缘”相信阮锦程是个彩票高手。按照阮锦程设定的购彩计划,一般会需要连续购买5期彩票,如果第一期没有中奖,那么第二期应该以3倍左右的金额投注,等到“友缘”输掉48000元以后,阮锦程十分肯定地让他再追加一期,但是“友缘”因为网银没有钱而无法跟注。开奖结果出来之后,“友缘”懊悔不已,那一期他如果按照阮锦程的计划购买的话能中奖近十万。“我更相信她了,她就是一个彩票高手。”“友缘”坚定地说,他当时把输钱的责任怪到自己头上。
  此后的两个月内,阮锦程用虚拟货币与“友缘”不断投入的60多万现金在彩票网站上“合作”,虽然中间也有赢钱提现的时候,但还是在最后让“友缘”输得所剩无几。直到警方找到“友缘”告知真相前,他还相信阮锦程去年靠彩票赢了200多万的传说,并且表示还会继续与阮锦程合作。
  提现只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
  在“友缘”以及其他一些受骗的彩民看来,“诚信网站”、“可信任网站身份验证”、“经营性网站备案”等图标一次次让他们相信这是一家正规的网站。网站充值提现也是一个区分彩票网站是否可信的重要依据,但是对于每个在瓦罗澜公司彩票网站上购买彩票的网民而言,他们的提现并非一帆风顺。网站规定,客户充值之后,购买彩票的金额必须超过投入的百分之八十以上,账户中的剩余金额才可以提现。周湘庄等人也有自己的小算盘,“这是为了防止客户在充钱获得返利之后直接提现,否则公司就会白白亏损很多钱。”
  然而在实际的操作中,客户的每一次提现对于瓦罗澜公司而言都如“割肉”一样,“既然进来的钱就不想再让它出去”。只要一充值成功后,瓦罗澜公司就认为钱就属于他们了。即便客户有提现申请时,小额的提现需要经过公司财务部门审批,而大额的提现则还需要报到财务总监周湘庄,进行数据分析和真实性判断,然后由他决定是否给予提现。“不给提现,一般也不需要任何理由,提现也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周湘庄说,“明白人都知道网上买彩票十买九输,进来的钱一般都不会再让他流出去,即使提现也只是中间出去过渡一下而已。”
  实际上,瓦罗澜公司还专门在财务部设置了一个岗位,从事这个岗位的职员每天只负责一件事情,就是将财务部或者周湘庄审核通过的提现申请通过网银进行转账。“红色U盾代表007探彩网、紫色U盾是世纪彩票网。”财务会计小王的工作很机械,插入优盘完成转账即可,每天五点准时下班,这也是网站前台明文规定提现截止时间的原因,在此之后的提现申请就只能第二天到账。
  在瓦罗澜公司,客户通过网银向第三方支付机构转账,公司却并没有用自己真实的信息与第三方支付平台签订协议。2010年出台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支付机构明知或应知客户利用其支付业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应当停止为其办理支付业务。为了防止被追查,张进隆找了一家中介公司,用一个空壳公司完成了对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对接,即使连提取第三方支付平台上的资金也是购买了几张陌生人的银行卡作为中介,再以此分别向公司或者个人进行转账。
  破灭的分公司计划
  2015年农历过年前,瓦罗澜公司进行了第一次分红,按照实际投入和后期调整的股权比例,周湘庄、唐正和沈华良各占20%每人获得了120万,张进隆持股40%分得了200万,拿着这些钱,股东们纷纷为自己添置了奔驰、凯迪拉克等豪车,但是就在他们皆大欢喜的时候,技术桂龙升突然不辞而别。
  周湘庄等几个人此时才意识到,之前由于过分地相信桂龙升而将网站的代码、经营数据全然交由他掌握。他们猜测是桂龙升看到网站的利润,起了贪心,但对他又无可奈何。因为他们心里明白,如果对这个事情报警,无异于引火烧身。“那就歇一歇吧,正好这个时候国家开始管理严查网络彩票了。”周湘庄等人商量之后,决定给业务员提前放假过年,何思伟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离开了瓦罗澜公司。
  实际上,周湘庄等人自己却没有休息。他们将在网站负责开发手机客户端但一直没有开发成功的技术员曹志明叫到办公室,把他提职为技术部负责人,并让他负责购买一套新的网络售彩系统。为此,周湘庄、曹志明等还特意去深圳实地考察了几家专业做彩票平台的网络公司。这一次,他们不惜重金用35万元购买了一整套系统。回来之后,稍稍修改了网站标志,简单进行了调试。3月初,新网站上线。周湘庄等股东多留了心眼,他们把网站的源代码等几个核心资源掌握在自己手上。考虑到长远发展,他们在原先的办公地点附近买下了一处新办公场所,由一些核心骨干进驻。
  与此同时,面对国家对网络彩票的严查行动,他们的彩票网站也做得越来越隐蔽。新系统的好处在于能够开放或者关闭用户注册窗口,关闭后可以将原来开放的网址隐藏起来。“也是就是说,这个平台一般人看不到,只有经过业务员的专门指引才能注册购买。而且这个网络购买地址也与业务员绑定,可以知道是谁的客户,并更加精确地对业务员进行考核与提成。”曹志明觉得35万的系统就是比原来花5万元买的好上百倍千倍。就连最后一点瑕疵,原先将官方网站开奖号码自动复制过来的“爬虫程序”因为程序兼容问题屡屡出现错误或者失灵,周湘庄等人还为此花重金特意请来专业的技术团队进行程序改善。
  3月,网站的净收入24万,4月90万,5月90万。看着销售彩票的新网站如火如荼,公司业务部、财务部、技术部、客服部等部门、制度不断健全,周湘庄等人甚至计划着去湘潭开设一家分公司,逐步建成一个属于他们的网络彩票集团。但正如前不久周湘庄等人注销了瓦罗澜公司的工商登记时的想法一样,“本来就是做地下交易的,见不得人,工商登记也没必要了。”所谓的公司也仅仅是用来称呼的空壳而已,对于社会而言,这样的公司更没有存在的必要。
  仅仅时隔三个月,周湘庄等人没能实现他们的野心,悠然地坐在办公室坐收渔利,而是已经被关押进了千里之外的常州市金坛区看守所内。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的审理之中。(文中人物除陈连生外均为化名)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