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嘉陵江、私房菜和夜场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从重庆江北机场一路向南,会通过跨越嘉陵江的千厮门大桥,然后穿过一个隧道,回到陆地。这条隧道就像一个“结界”,穿过它后,就来到了人们口中带有“魔幻色彩”的重庆。
中国论文网 /3/view-10688540.htm
  在这里能看到不少中国其他城市难觅的风貌:藏在山中的居民楼、从公寓楼里穿堂而过的轻轨、已经成为旅游目的地的城市索道、嘉陵江畔开在船上的饭店。
  与绝大多数大城市不同,重庆的主城区里有两条河流。自西向东的嘉陵江汇入了蜿蜒向北的长江,两条大河交汇处形成的狭长区域就是重庆的老城区,也就是现在的渝中区。
  重庆人口中的市中心“解放碑”就在渝中区。解放碑这个建筑本身建造于1947年,由当时的重庆市民募资建成,用于纪念抗战胜利,1950年后改名“重庆人民解放纪念碑”。很长一段时间里,重庆最主要的政治、文化、旅游、居住和商业设施都集中在这一区域。解放碑也成为重庆市中心的代名 词。
  当时住在嘉陵江以北的居民把乘摆渡船去一次解放碑称为“进城”。
  现在,如果通过航拍镜头鸟瞰这块区域,它仍是典型的城市中心的模样。摩天大楼的密度不输给任何一个一线城市,人们熟悉的豪华酒店、奢侈品品牌也集中于此。
  但事实上,最近几年,解放碑正在失去重庆第一商圈的位置。压过老城区风头的,是以观音桥为首的一群新商圈。对于大多数重庆人来说,这是件好事。在“去市中心化”的过程中,重庆的城市商业也在快速进步。
  唐正艺是戴德梁行重庆公司商业地产部的高级助理董事,同时为商业地产开发商和品牌方提供咨询服务。在她工作的头几年,解放碑在重庆商业地产界的地位难以撼动。“所有奢侈品和外资银行都只会选择解放碑的物业,这两种业态是判断一个商圈地位的核心指标。”唐正艺对《第一财经周刊》说,戴德梁行在重庆的办公室也位于解放碑。
  一个让唐正艺印象深刻的标志性转折,是2011年,渣打银行把它在重庆的首个企业金融中心放在了江北。外资银行的对公业务通常会让办公室靠近自己的客户聚集地。
  在嘉陵江以北,与解放碑隔江相望的区域就是江北区,观音桥的所在地。观音桥原本也是重庆除了解放碑以外的重要商圈。在《第一财经周刊》新一线研究所2017年的一份报告中,它已经超越解放碑,成为重庆最繁华商圈的所在地。
  在观音桥以北的更大区域,也就是重庆人所说的北部新城地区,越来越多的购物中心、住宅区和商业地产正在集聚―而在解放碑周边,九龙坡、大坪、沙坪坝、南岸等商圈也在兴起。

>> 解放碑一带作为“重庆最繁华商圈”的地位在过去两年已经被位于江北区的观音桥所取代。

  政府当然是城市扩张的主要推动力。重庆在很长时间内都把开发北部新区作为重要目标。十多年来,诸如法院、检察院等公务机构,以及医院、学校等资源,都从渝中区搬到了当时的北部新区。这也是中国城市发展的常用方法。
  紧跟着过去的就是开发商。龙湖、万科、中粮等地产商都在那里建造了定位中高端的住宅区。当然,旁边也会配套规划大型购物中心。既处于江北,又靠近老城区的观音桥很快汇聚了一线商业地产项目。星光68广场这样的商城,也取代了解放碑的传统百货,成为重庆奢侈品品牌的聚集地。
  不论是政府、开发商还是城市居民,青睐江北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地理特点。
  在解放碑,出租车司机们往往需要更高的驾驶技术。这里的道路高低起伏,有许多狭窄的单行道,一个看似很近的大楼,经常需要绕上十几分钟的路。从无处不在的火锅店里走出来的行人们,又让机动车道和人行道混合在一起。
  相比于解放碑区域“山城”的地势特征,江北的土地更平整,离机场也更近。唐正艺告诉《第一财经周刊》,除了即将开张的来福士广场,解放碑区域已经很难有大规模的商业综合体了。
  老商圈另一个历史包袱是相对分散的产权。解放碑的商业地产产权大都属于本地的国资开发商,且相对分散独立,此外还有很多产权结构复杂的住宅和民房。想要将它们整合起来重新开发难度不小。相比之下,嘉陵江以北的新商业中心土地开发起来更容 易。
  对于品牌方来说,或许解放碑的人流量依旧巨大,但它们也看中自己入驻的物业是由谁开发管理的。显然,相比重庆本地的开发商,品牌们还是更信任合作充分的主流开发商。
  不论如何,对于一个迅速发展、中心城区有近1000万人口的特大城市,解放碑所在的老城区无论如何容纳不 下。
  越来越多的原住民,把自己的家从老城区依山而建的老公房里,搬到了嘉陵江以北的高层公寓楼里。他们的工作地点或许还在解放碑的写字楼里,但生活重心已经转移到了新商圈。根据《重庆统计年鉴》的数据,在中心城区中,过去10年,只有渝中区的户籍人口在减 少。
  当然,就算周围有了较充分的基础,一个商圈也并非理所当然就会繁荣,试错和妥协难以避免。比如观音桥地区最早的大型购物中心之一龙湖北城天街,于2004年开业,一开始更像是传统的露天步行街,以百货和餐饮为主。在潮湿闷热的重庆,露天步行街不那么受欢迎。后来它加盖了屋顶,并引入诸多快时尚品牌,这才逐渐成为江北区人气最旺的购物中心之一。
  让唐佳艺印象深刻的一个失败案例是同样位于观音桥的盈嘉中心。它同样在2014年开幕,一楼摆满了当时在北京、上海都不甚有名的轻奢或设计师品牌。放在现在,这样的定位是不少购物中心青睐的转型方向。但这对4年前的重庆来说显然超前了一些,开幕后这个项目的人气一直不旺。
  如今,当年集中在盈嘉中心的�O计师品牌和买手店们,比如Maria Luisa、ATTOS和D2C,已经在观音桥乃至更北部的区域流行起来。

  重庆的地理特征决定了人们更喜欢在自己周围的商圈活动。即使是在解放碑上班的公司人,下了班也更愿意与亲朋聚在离家近的火锅店里。这也给了其他商圈机会,除了占据天时地利的观音桥,其他正在崛起的商圈并没有一味追求高端定位,而是把年轻人视为争夺焦点。
  在成都长大的周芷伊,在重庆念完大学后,进入了重庆九龙坡区的招商部门工作。九龙坡在渝中区南侧,也是渝中区人口流出后逐渐兴起的商圈之一。万象城是这里的核心商业综合体,也是周芷伊周末最常去的地方。
  相比于解放碑或观音桥以高端消费品为主打定位,万象城还是发挥了它的独特优势,最早引入流行的快时尚品牌,比如Inditex旗下包括ZARA在内的6个品牌。
  和其他城市一样,以零售为主的商圈,在迅速扩张带来繁荣后,也需要用升级来应对新需求。
  唐正艺觉得工作变得有趣起来。她所供职的戴德梁行开始接到一些不一样的需求。在崛起的新商圈里,瞄准黄金店铺的不再只是传统的奢侈品、外资银行,而是变成了一些新玩家。传统文具制造商晨光找到戴德梁行,想在观音桥找位置最好的商铺,它要在那里开一家杂货铺。
  新商圈也在孕育一些新店铺。2010年,一家名叫陶苏的私房菜在红鼎国际42楼开业,这座电梯等待时间有些长的写字楼离观音桥地铁站不到200米。这家主打创意、融合风格的川菜店很快成了满是火锅的重庆城内有名的私房菜。逐渐,红鼎国际附近的写字楼、公寓楼成为私房菜的聚集地,而陶苏自己也已经“登堂入室”,在重庆的购物中心里开了5家店,分散在江北、大坪、渝北乃至远离市区的大学 城。
  过去,周芷伊的周末会在万象城的快时尚品牌和咖啡馆里度过,现在,她或许会试一下陶艺和木雕,或是去江北的某个购物中心玩一下密室逃脱。而诸如医疗美容、健身、教育培训等业态也快速渗透进重庆的商圈内,几乎与一线城市同步。据戴德梁行的调查,重庆的公司人中44%有健身需求,高于成都。

  新鲜的店铺也不太会选择已经显得有些传统的购物中心了。极具旅游属性的杜莎夫人蜡像馆也没有选择解放碑,而是将新店店址放在了与解放碑隔长江相望的南岸地区。
>> 重庆的地理特征决定了人们更喜欢在自己周围的商圈活动。

  乐高则把店开在观音桥以北10公里的爱琴海购物公园。不难理解这样的选择,这个购物中心紧邻龙湖和万科开发的住宅区,那里住着在过去十多年成长起来的重庆中产家庭。
  “过去,一个奢侈品进入北京上海后,可能要再过10年才进入重庆;快时尚品牌可能是三四年;而对一些新兴的购物娱乐业态来说,这个速度现在已经缩短到一两年。”唐正艺总结道,而不断涌现的新商圈是缩短这一时间差的加速器。
  根据新一线城市商业数据库的统计,重庆的商业资源已经超过广东,排名第四,仅次于北京、上海和成都。这里的商业资源,包含了餐饮、酒店、购物中心、地铁、公交等商圈的核心要素。任何想要在中国有所作为的、面向消费者的品牌,都不会忽略这个仅主城区就有近1000万人口的直辖市。
  在唐正艺看来,重庆的商圈布局可能更分散,大型开发商们已经在诸如重庆中央公园这样距离观音桥还有十几公里的地区建造了新的住宅区,并正在推进商业设施配套。重庆不太会像北京那样有明确的市中心,和以市中心为原点扩散的同心圆。它更可能会呈现不同商圈各自发展的局面。“这自然也会形成竞争,每个商圈都要寻找自己的特色,让重庆人愿意留在这里。”
  2017年,万象城引进了从成都起家、如今颇有名气的夜场SPACE酒吧。这个对购物中心来说不太常见的招商,是当地政府亲自牵线搭桥的。“每个商圈都想吸引年轻人,因此会花心思引进一些新东西。”周芷伊说。
  周芷伊所在的部门还曾试图帮助万象城争夺特斯拉在重庆的第一家门店,对于渴望在商圈竞争中领先的当地政府来说,特斯拉这样的商家是顶尖资源,把它们引入自己辖区内的王牌商场最能提升商圈地位。更何况特斯拉的零售门店意味着不菲的营业额和税收。
  特斯拉最后还是选择了观音桥以北、距它两站地铁的新光天地。不过各个商圈并没有因此放弃,现在它们正在争夺特斯拉的售后服务中心―特斯拉熟练地在政府之间周旋,尚未给出任何保证。
  当然,解放碑也不愿意就此变成那种失去活力的老城区。既然那些分散、老旧的房子难以整合动迁,那不如就把它们改造成讨年轻人喜欢的空间。比如与解放碑毗邻的下半城,原本被视作老城区里破旧的、需要拆除的部分,但如今,那里以十八梯、白象街、湖广会馆等名胜的修缮为起点,周围的老房子有的已经被改建为文化创意空间。
  在不少年轻人眼里,相比于繁华的购物中心和摩天楼,老城区里独特的建筑,还有轻轨2号线沿线的江景,显然更不可复制,也更能把人留下来。
  重庆市政府最近已经提出了“1+18”的商圈规划,也就是�f,除了解放碑所在的中心区域,还会有18个颇具规模的商圈。不论对于这座城市,还是身处其中的公司来说,这既是个令人兴奋的机会,又充满挑战,就和中国所有的新一线城市一样。
  对于生活在重庆的年轻人来说,这总是好事,他们离新鲜事物更近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3/view-10688540.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