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石头剪刀布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一
中国论文网 /3/view-13099605.htm
  
   有很长一段时间,梅雨家的防盗门会在下午六点半被准时敲醒。那时梅雨正在辅导儿子狗狗做家庭作业,梅雨妈妈在厨房里准备一家人的晚餐,只有路远一个人是闲的,在书房看书。敲门声一般响到三下,路远就已经把门打开。有时如果第二个三下敲门声响起,路远还没有去开门,梅雨就会朝书房喊,路远,你在干什么呢,怎么还不去开门?路远就一边跑步去开门,一边小声嘀咕,我也没闲着,我在看书!以表示他的不满。梅雨知道他的不满情绪多半是针对那个每天准时来敲门的人,也忍不住要回敬他,看闲书不是闲吗!
   门打开,杨桃大呼小叫的声音破门而入,I服了you!路帅哥,你在书房里绣花吗,你家的防盗门可是名牌哈,敲坏了不要怪我!路远说,干脆给你配片钥匙算了,就当我娶了两个老婆!
   杨桃在玄关换了拖鞋,她女儿羊羊不用换鞋,她是直接从家里把她抱上来的,梅雨家住401她家402。梅雨家的玄关设计得有点特别,要转一个弯才能到达客厅,首先是杨桃的高音喇叭进入梅雨的耳膜,然后才是一身家居服的杨桃身后牵着花枝招展的羊羊进入她的视线。所以每次杨桃母女俩的到来都有点隆重登场的味道。
   羊羊来了,狗狗的作业就无法继续,所以梅雨尽量监督他在六点半前把作业做完。狗狗和羊羊都上大二,幼儿园大二班,两个小朋友在小区内同一所幼儿园上学。
   杨桃经常带了饭到梅雨家来喂羊羊,两个女人就一边喂孩子吃饭,一边互相讲述这一天里各人经历或发现的新鲜事。杨桃说,我这段月经不对,医生说是T型环的问题,今天本来想去医院把环取了,换个圆型的爱母环,走到半路我家陶伟发信息来了,他明晚十点的火车回家,我想坏了,他回来少不了那事儿,换了环我会痛死了去!就打道回府了。梅雨横了她一眼,I真的服了you!你能不能把你的高音炮调低一点!然后又忍不住捂了嘴巴笑。
   I服了you!这话是杨桃的口头禅,听多了,梅雨也忍不住借用一下。
   杨桃的老公陶伟是开挖土机的司机,一年四季在不同方位的工地上忙碌,只有在连续下雨无法作业的天气里才会回家看看老婆孩子。印象里陶伟不太爱说话,回来了也不出门。
   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何况相隔几个城市,本地天气和陶伟工地的天气自然是不一样的,杨桃收看天气预报的台是跟着她老公转的,她老公到哪里她就把台调到哪里,陶伟现在张家界,家里的电视调不出张家界本地台,杨桃就把频道锁定在湖南卫视。所以杨桃一般对本地的天气状况搞不清楚,经常给羊羊穿错衣服,30多度她可以给她穿高领衣,有时20度她又给她穿裙子。幼儿园的老师有一次问羊羊,你们家里没有电视机吗?
   没有人搞过社会调查,喜欢阴雨天的女性有多少,肯定为数不多,而杨桃,绝对是铁杆雨迷。
   陶伟回不回来,跟梅雨的关系不大,跟狗狗和路远的关系却很大。陶伟回不回来,梅雨可以根据她家的敲门声来判断,如果哪天到了六点半,还没有人来敲门,那么几乎可以断定,陶伟回来了!狗狗会跟她吵,羊羊怎么还不来跟我玩!路远会从书房跑出来抱抱狗狗,来,狗狗乖,爸爸跟你玩!然后朝门口恨恨地看一眼,总算可以安静一晚上了!
  
   二
  
   杨桃的婚姻很时髦,是闪婚。陶伟的姨妈是杨桃的叔伯嫂子,姨妈给外甥陶伟在村里物色了三个姑娘,拿了三张姑娘的照片给陶伟挑。杨桃格格格地笑,我不知他怎么那么没眼光,偏偏挑中了我,我那时候皮肤很黑,眼睛又小!见面的那天,我只看了他一眼,觉得这男人比我想象的要帅,再不敢看第二眼,就勾着头使劲盯着自己的鞋尖。这是我第一次相亲,我那天特意穿了双高跟鞋,我平时是不喜欢穿高跟鞋的,所以鞋子也没有刷油,枯枯的,我一点信心都没有。后来问他为什么看上我,他只会傻笑,说,鞋子有没有光彩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娶鞋子做老婆。
   杨桃一边讲她的婚姻一边不时地大声发笑,仿佛她的婚姻就是一个超级好笑的笑话,笑了六年还没笑够。她说,更好笑的是相亲十天后他家就提出结婚,理由是趁着雨季把婚结了,等天晴了工地开工又没时间结婚了。我差点晕倒,心想这也太离谱了吧,人这一生还有什么能比结婚更大的事呀!但是他家这样坚持,说只要人看准了,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我那时也忙,在城里同时包了三个小区的户外卫生,还有十二户人家的室内卫生,忙得不可开交。我的父亲是个酒精依赖症患者,白天黑夜没有清醒过,我母亲的意见等于没有意见,她说看你自己的意思,他家条件不错人也不错,就怕错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你知道我怎么做的选择吗?杨桃问梅雨。梅雨说,你怎么做的选择,还不是经不住帅哥的诱惑跟他睡了呗!杨桃说,去你的!我实在是没有主张,只得一个人躲在卧房里,左手跟右手石头剪刀布,左手写着结,右手写着不结。结果左手赢了。我就奇怪啊,人的右手不是比较发达嘛,我又不是左撇子,怎么会左手赢了呢!这回轮到梅雨大笑,笑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滚。想出这样决定婚姻大事的办法,杨桃是古今第一人,难道不好笑吗!梅雨说,左手胜了右手,说明左手通常代表一个人真正的内心,你的心呀,看一眼就被那个人勾走了!
  
  三
  
   陶伟回来的那个晚上,梅雨莫名地失眠了,一闭上眼就是楼下两个男女重叠在一起的剪影。她想起杨桃没心没肺说的那些话,她讲她会痛死了去,这话听上去有点黄,有点浪。不知男人听了会是什么感觉,她看了一眼身边睡得像猪一样的路远,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
   杨桃就是这样,想什么说什么,口无遮拦,有点小八卦,但是还能忍受。她跟梅雨说,人们说感情是婚姻的基础,我看未必,有时婚姻也是感情的基础,我和陶伟的感情就是在婚后的电话和短信中慢慢培养起来的。她经常说她家陶伟对她如何如何好,六年了,还跟初恋一样,虽然她一个人在家既要照顾好女儿,又要打乡下婆婆的招呼,累是累了点,但陶伟按月寄回来的生活费足够开支,又不时发来体贴的短信,这足以安慰杨桃孤单的心。杨桃给梅雨看过陶伟发来的短信,都是“亲爱的,我会想着你入梦”之类的暖昧言语。这样让人耳热心跳的话,恋爱时梅雨也曾听路远说过,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杨桃的幸福是溢于言表的。看着她,梅雨会想起小时候寄居的外婆的村庄,田野里那大片大片盛开的油菜花,那么灿烂,夺目,无边无际。现在,那大片的油菜花盛开在杨桃的脸上,让梅雨有小小的嫉妒。
   曾经,梅雨是有点瞧不起杨桃的,她没有什么文化,初中肄业,钟点工出身,她身上的土气就像漏气的液化气罐,时不时地冒出来一点点。
   按杨桃的说法,她天生就是一块搞卫生的料,她是这个城市钟点工的鼻祖,从十三岁进城开始,她就干的这个。最开始,帮她姨的三口之家做家务,接送表妹上下学。后来表妹慢慢大了,不用接送了,她早早把家里卫生搞好,无事可做,就突发奇想,这城里的上班族不都没时间搞卫生吗,我何不多联系几家,赚点外快。说干就干,杨桃姨住的那个小区很大,她挨家挨户地去敲门,只说同样一句话,我是某某的外甥女,我闲在家里没事做,我可以帮你家搞卫生吗,工钱您看着给。结果收获还真不小,她姨在这小区人缘很好,很多人都认识,很多人家正需要找人帮忙做家务,又没有合适的人选,听说了她是小区的外甥女,又见她说话利落大方,特别是后面那句听了特别顺耳,工钱看着给。杨桃一天就联系了五六家,后来她服务的那几家都夸她干的活细致用心,从不偷工减料,口口相传,很快她的业务发展到十多家。她晚上住姨家里,清早起来把姨家打扫利索就出发。一个月下来,算算工资,不但她大感意外,连她姨也大吃一惊,丫头不错啊,比姨的工资高多了。
   就这样,杨桃一干就是十年,直到遇到陶伟,石头剪刀布,结婚,结婚后又做了两年,两人感情也培养得差不多了,商量着买房,然后怀了羊羊,才放弃那份她热爱的工作。梅雨住的房子是按揭,每月要还两千块钱的房贷,而人家杨桃的房子是一次性付清的,多半是她多年的积蓄,小半才是婆家支持。
   断断续续听了杨桃的一些故事,梅雨对杨桃慢慢地产生了好感,她们最终成了朋友,是杨桃的锲而不舍敲开了梅雨家紧闭的门扉。杨桃会悄悄地把梅雨家的垃圾倒掉,从乡下家里带了新鲜蔬菜,会给她家挑最嫩最好的送来。狗狗爱吃的彩色糯玉米,羊羊的外婆每年都要种夏秋两季,五颜六色的漂亮又好吃。最关键的是,狗狗和羊羊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两个小朋友在一起作伴玩,省了大人很多事。
   生下狗狗后,梅雨患了一年的产后抑郁症,那以后,夫妻间的功课就基本处于下课状态了。对这种状态,梅雨不知所措。这晚狗狗被外婆哄去跟她睡了,平时都是梅雨坚持带他一起睡,孩子就像一道填空题的答案,填充了她和路远中间那片空白,让她在深夜醒来不致太过空虚。梅雨妈妈隔三差五会哄狗狗跟她一起睡,名义上是她想孩子了,梅雨懂母亲的意思,而母亲却并不懂她的坚持。梅雨看着熟睡的路远,深深地叹了口气,她自己也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以及她和路远的婚姻。
  梅雨想,杨桃的幸福,也许是来自距离的美感。她和陶伟结婚以来就一直分居两地,他们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地了解对方,距离就是一层保鲜膜。而她和路远,他们熟悉对方就像熟悉自己一样,睁开眼就能把彼此眼角的眼屎看得一清二楚,曾经的新鲜感和激情,早在锅碗瓢盆的撞击声中消耗殆尽。
  
  四
  
   春去夏来,随着季节的更替,杨桃身上的冬衣换成春衣,又换成夏装,衣服像树叶一样,从她身上一片片抖落,梅雨有个惊心动魄的发现:毫不起眼甚至有点雍肿的杨桃竟迎来了她最妖娆的季节!她的妖娆不是来自精心的打扮,衣饰对她来说是多余的,穿得越少,她身体的自然之美显露得越多。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让梅雨有莫名的酸溜溜的感觉,与杨桃凹凸有致的身姿相比,梅雨越发显得一马平川。梅雨是中学语文教师,她想,男人看女人,应该也是像读文章一样,不喜欢平平淡淡的。她搞不懂,这个自称天生就是搞卫生的女人,那些粗糙的活计并没有影响她的生长质量,反而把她打磨得既具山的坚韧,又有水的细致。
   这个发现对梅雨是个不小的震憾。杨桃还是在六点半准时敲响梅雨家的门,现在,梅雨总是抢在路远前面跑去开门,因为杨桃总是穿着一套薄薄的丝质睡衣来,她那睡衣的领子开得很低,露出白花花的一片胸脯,她弯腰换鞋那一瞬间的春光乍泄,是很可能让某个男人流鼻血的。
   杨桃是个节俭的女人,她现在不做工,一家人的开支全靠陶伟开挖机。她怜惜那个悬在半空中工作的男人,他那狭窄的工作室仅用一根钢铁支撑着,他甚至想伸个懒腰都不行,他的工作孤单、枯燥又机械,跟人聊聊天的机会都没有。杨桃很少添新衣,在小区范围内活动都是穿睡衣。她也不用化妆品,冬天皮肤干燥,她跟羊羊一起擦一块钱一包的郁美净,夏天就连郁美净也免了。正因为这样,她的妖娆才让梅雨酸溜溜。梅雨每天上班都要在镜前忙碌半个小时,她的妆台上,爽肤水、隔离霜、防晒霜、眼霜,瓶瓶罐罐一大堆,而她那张擦过各种霜的脸,也恰如霜打过一样,白是白,却没有杨桃的红润和光泽。
   杨桃的节俭让梅雨到了崩溃的地步。有时梅雨会有点恶作剧地提醒杨桃,你这么省,将来给谁省的还不知道呢,哪个男人不偷腥,你就这么放心你家陶伟吗,也不去他工地上探探班?杨桃笑着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非常坚定地说,不可能,你不知道,他跟女人讲句话都要脸红半天,而且,他不会花钱,不打牌不喝酒,所有生活用品衣服鞋袜都是我从家里买好让他带去,唯一花钱的地方是抽烟,也只抽四十多块钱一条的硬盒白沙,也是我替他到批发部买了带到工地上去,工地上包吃包住,所以他每个月的工资基本上是全部上交的。有一个月他花了两百多块钱还很不好意思地对我说,老婆,这个月我请一帮工友吃了个便饭多花了一点。说这事时路远也在,梅雨朝路远直撇嘴,听见了吧,听见了吧!路远说,这样的男人我倒是从来没有机会见识过,杨桃,下次他回来我请他喝两杯,取取经!
   这样的话也就是说说而已,后来陶伟回来,路远和梅雨都没有请他的意思。梅雨认为,邻居的关系还是处得不咸不淡的比较适度。
   有一次杨桃急匆匆地跑到梅雨家来打电话,说她家的座机坏掉了。梅雨隐约听她在电话里没完没了地跟陶伟讲婆婆身体不舒服来城里检查的事,心里很不高兴,她家座机坏了,不还有手机吗,怎么跑别人家来打长途电话,这钱不是省得很让人瞧不起吗!杨桃电话打完了,硬塞给梅雨五块钱,那五块钱湿湿的,被她一直捏在手心里,捏出了汗,原来她是早就准备好了要付梅雨电话费的,倒并不是成心到她家来揩油。梅雨当然说什么也不收,生气是生气,隔壁领居打个电话还收钱,说出去同样让人瞧不起。但杨桃铁了心要给钱,说这钱你一定得收,因我手机好好的没有坏,不给钱就成了占别人便宜了。但用手机打这个电话起码得十五块钱,一下子省了十块,你说不是很划算吗?再说这个电话还真不方便在家里打,我婆婆是胃癌晚期,医生都瞒着她的,我跟陶伟通话不能让她听见!
   听了这话梅雨的气一下子消了,她对杨桃充满了同情。陶伟的两个姐姐一个弟弟都在外面工作,只有一个妹妹在乡下跟老人一起住,现在老人从乡下到城里一检查,就查出了胃癌,还能让她再回到乡下去吗!当然不能,这下子杨桃有苦头吃了。
   果然,梅雨家的门从此变得寂寞了,杨桃再没有时间带羊羊来串门,狗狗急得直掉眼泪,又不能带他去羊羊家玩,病人需要安静。梅雨买了点心水果去看望,那是个瘦得皮包骨头的老人,老是说胃里有个东西堵在那里,吃不下东西。为了让老人吃点东西,杨桃买了个果汁机,把苹果提子等水果去了皮,剔出籽,榨成果汁喂给婆婆喝。现在她每天除了接送羊羊上学,就是陪婆婆打针吃药,变着法子做婆婆喜欢吃的东西。乡下的亲戚来看病人,去了一拨,又来一拨,有些亲戚杨桃见都没见过,她一律热情款待,听婆婆的吩咐,初次上门的都上街置办一份回礼。
   梅雨真地有点佩服杨桃了,她对婆家人的那份耐心是她没办法比的。路远说,别说那陶伟还真有眼力,他当初可能就是看中了杨桃这一点呢,每个男人内心里都渴望找个贤惠懂事的女人做老婆。梅雨怎么听都觉得这话带了话外音,又不好发作。
  
  五
  
   就是在这样艰难的时刻,杨桃也没有想过要陶伟回来帮她分担。偏偏这段时间天天艳阳高照,没有一点要下雨的迹象。梅雨劝杨桃,让陶伟请几天假,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好,又不是哪一个人的娘,大家分担着点,担子就轻了。可杨桃说,陶伟的假请不起呢,请一天就是两百块。她不盼他回来帮她,倒是担心他长期吃工地上的饭菜缺油少盐营养不良。
   放暑假了,梅雨跟学校几个同事约好,带家人一起去张家界玩。杨桃听说了,比自己要去张家界还高兴,准备了三个保温瓶,油闷仔鸭,板栗蒸鸡,麻辣鱼干,杨桃说这三道菜都是陶伟爱吃的,那板栗还是去年风干了的,贮藏在冰箱里一直舍不得吃。梅雨对路远直伸舌头,拜托,我们这是去旅游,还是替杨桃去千里探夫啊。
   说也奇怪,一伙人一到张家界就开始下雨,在家时杨桃已经跟陶伟说好,梅雨和路远晚上给他送菜去。杨桃跟陶伟发信息联系的时候,路远还在一边开玩笑说,你最好不要告诉他时间,我们去给你抓两个活的回来。
   因为下雨,梅雨和路远决定放弃下午游金鞭溪,早点把菜给陶伟送过去,这三个罐子带在身边实在是个累赘。母亲和狗狗留在酒店,梅雨和路远打车往陶伟工地的方向赶过去,陶伟可能在睡午觉,手机关了。
   二人找到工地,果然工地上静悄悄的,那是一处高速公路的引路施工处,荒凉的黄土堆上孤零零的立着两台挖机,其中的一台就属于陶伟。工地旁边不远处有几个工棚,和几间稀稀散散的民居。梅雨和路远撑着雨伞,朝一栋三层小楼走过去,那栋楼一楼的门面内,有一伙民工模样的人在吆五喝六地打麻将。路远问开挖机的陶伟住哪里,一个公鸭嗓音的中年汉子警惕地问,你是他什么人?路远举着手里的保温瓶说,哥们,不是哥们能大老远地给他送这个来吗?公鸭嗓发出嘎嘎的笑声,你那哥们现在不缺这口腥的呢!一伙人哗地全笑了。
   梅雨二人根据公鸭嗓的指点来到二楼,敲响了靠左边的一间房门,路远一边敲门还一边开玩笑,他妈的他老婆天天敲我家的门,没想到今天我也来敲他的门了。一个声音在里面答应,他妈的公鸭子,又来敲什么鬼,今天老子不想赢你的钱,你们自己玩吧。路远成心跟他开玩笑,越发敲得狠了。门终于开了,陶伟穿着条裤衩把门开了一条缝,见是梅雨和路远,脸刷地红了又白,赶紧把门复又关上。梅雨耳尖,她听见有个女人的声音问,是谁――呀?后面一个呀字拖了个短音就被掐断了,显然是被捂住了嘴巴的结果。梅雨和路远对望了一眼,什么都明白了。路远压低声音朝门内喊,陶伟,你给我穿好衣服出来,我有话跟你说!陶伟磨蹭了一会才打开门,嗫嚅着说,你们,不是说晚上才来的吗?梅雨扫了一眼陈设简陋的房间,发现床上只有一条空调被横卧在那里,她几乎要怀疑自己刚才听觉出了问题,但她马上发现了衣帽架上挂着一只棕色的女式挎包,便断定那女的已经把自己从床上转移到了床下,那床是实木硬板床,底下藏个把女人是不成问题的,只要那女人不是太肥。
   路远把三个保温瓶嘭地一声摔在桌子上,一把抓住陶伟的衣领,作势朝他脸上虚劈了两巴掌,恨恨地道,可惜我不是你什么人,不然饶不了你!然后拉了梅雨快步下楼奔入雨中,身后又是一阵粗犷的大笑。
   这晚,梅雨和路远找到了久违的感觉,酒店房间里的那张双人床倍受摧残。在微弱的灯光下端详着筋疲力尽后沉沉睡去的路远,梅雨全身心都很放松,她想,这份美好感觉的回归不仅仅是置换了场景的缘故,更重要的是,她从杨桃关于幸福的童话里找到了心理平衡。她想幸福无非就是一种想象,你的心往幸福的方向去想,心里就会充满幸福感。
  
  六
  
   旅途中梅雨收到了陶伟的一条短信:梅老师,求求你不要告诉杨桃,我不想伤害她,你不知道远离亲人的日子简直寂寞得让人发疯,你也许不会相信,在我们那伙人中,我还算表现最好的。
   梅雨把短信给路远看,说这是什么话,他自称还是表现好的,不知那表现不好的又是什么样子!路远说,我们医院的性病科有很多民工来看病,他说的表现好,可能是指这方面吧,听说有的民工还包养经济困难的在校女大学生,几百元可以包月,每周一次,开挖机的属于高级民工,有这种可能。梅雨嗔他,就你什么都知道!
   再见到杨桃,梅雨说话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生怕一不小心说漏了嘴,会把她从幸福的梦里拉回到现实。她的心情是复杂的,她既同情杨桃,又有点幸灾乐祸,她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有点笨头笨脑,男人两句甜言蜜语就把她骗得团团转。她一度还曾羡慕过她,甚至因此而对自己缺乏激情的婚姻感到茫然,自己一个高级知识分子,怎么就只看现象看不到本质呢!这样一想,她觉得自己也变得笨头笨脑了。
   杨桃的婆婆走到了生命的边缘,她坚持要回到乡下去,陶伟的兄弟姐妹都拖儿带女从外面回来见老人最后一面,杨桃家里热闹了好几天,然后复归宁静。陶伟也回来了,梅雨下班回来在楼道里遇到他,他十分尴尬地笑了一下,梅雨不知跟他说什么好,点点头就擦身而过了。她听见陶伟在她身后轻轻说了声,谢谢你,梅老师。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地往前走,梅雨家的敲门声又在六点半准时响起来。忽有一天,羊羊用细瘦的胳膊独个儿敲开了梅雨家的门,她哭着喊,梅阿姨,不好了,我妈妈出事了。梅雨心里一个激灵,只有一个念头,杨桃知道陶伟的事了!梅雨以为杨桃不是吃了安眠药就是割了手腕,第一动作是打开手机的开锁键,准备随时拨打急救电话,跑到她家一看,却发现杨桃只是痴痴呆呆地坐在木地板上,正用左手一下一下地锤着地板。她脸上一片灰暗,那大片盛开的油菜花突然之间全部枯萎了。杨桃见到梅雨就像见到了久违的亲人,扑进她怀里失声痛哭,她抽抽噎噎地哭喊,你说,这左手怎么会又一次赢了右手呢,怎么会呢!梅雨掰开她的两只拳头,只见右手心写着离,左手心写着不离。梅雨哭笑不得,这个傻女人,又在左手跟右手石头剪刀布了,她怎么就不明白,这简直就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啊!
   梅雨劝慰杨桃,左手赢了右手,说明左手比较能代表一个人真正的内心,你的内心深处,其实是不想跟他离婚的。事实上这事也并不一定要闹到离婚的地步,他一时湖涂犯了错,只要认错态度好知错能改咱就既往不咎吧,你说呢,杨桃!杨桃说,他倒是认错态度好,但那又有什么用呢,那女的是大学生呢,人家比我有文化,有水平,他的心早就到了别人身上,他给我的短信原来都是虚情假意,都是骗我的,他骗得我好苦,亏我还把他娘当成亲娘一样伺候了一场。梅雨说,大学生就稀罕啦,这样见钱就卖的大学生,你以为能比街头那些贱女人高贵到哪里去吗,我建议你,还是跟他去工地吧,男人有时候也像孩子一样,需要女人教他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杨桃瞪着黯淡无光的眼睛看着天花板,好像天塌地陷末日来临。
   梅雨奇怪,这个幸福得昏头昏脑的女人,怎么就自己发现了那事呢。她问路远,你没有透露给她什么消息吧。路远不屑一顾地说,关我屁事!梅雨自言自语,那床底下的女子还真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啊,现在的女大学生怎么这么堕落啊!路远接腔说,所以说要穷养儿子富养女嘛,女孩子父母不给她足够的钱花,她就自己想办法去赚,什么办法来钱最快就干什么。顿了一下又说,幸亏我们生的是儿子。
  
  七
  
   那以后杨桃很少到梅雨家来,两家的来往日渐少了。开学之前梅雨去了一趟外地,回来后发现,402搬进了另外一户人家,杨桃把房子出租了!这么大一件事杨桃居然事先没有跟梅雨透过气!梅雨打电话过去,杨桃的手机居然是停机状态。梅雨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她从张家界回来没有及时把真相告诉她,她生她的气了吗?不可能啊,那都是为了她好,难道她这么不明事理吗!左思右想,梅雨得出结论,她和杨桃之间,其实并没有多少友谊的成份,她们不过是普通的邻居关系,是两个玩得好的孩子的母亲之间的一般交往,除此而已。随着邻居关系的解除,一切也就烟消云散了。路远附和道,你这样想就对了,她杨桃既然决定搬离这里,不跟你做邻居了,告不告诉你梅雨又有什么关系呢!
   两年后,梅雨的妹妹生孩子,母亲到妹妹家去帮忙带孩子了。母亲走了,很多事都要梅雨亲自动手,她一天到晚不是忙工作,就是忙家务,弄得心力交瘁。路远又笨手笨脚帮不上什么忙,他能把冬瓜连皮一起煮了。路远说,去请个钟点工吧,不要把我老婆累成黄脸婆了!梅雨横他一眼,成了黄脸婆那不正好给了你理由吗!嘴里虽这么说,心里却也甜丝丝的。
   母亲走后,路远提议让狗狗单独睡小床,开始孩子依恋大人,不肯一个人睡,慢慢也就习惯了。梅雨欣喜地发现,孩子不在他们中间,现在他们也是一个完整的句子,而且是富有抒情色彩的感叹句,并不像以前那样,留个空空的括号在那里。
   这天梅雨来到“一心家政服务中心”,接待她的竟是杨桃,她的老公陶伟一脸谦恭地站在她的身后。杨桃高兴地拥紧了梅雨,梅雨说,行啊你,我还以为你早就把我忘了呢!杨桃像从前一样灿烂地笑着,哪能呢,这不刚开业不久吗,我正寻思着等忙完这阵再去敲你家的门呢!
   杨桃告诉梅雨,那年杨桃一气之下换了住所换了手机,断绝了与陶伟的一切消息,决定好好惩罚一下那个负心汉,她在城西租了房子,一边带女儿上学一边重操旧业干起了老本行,她想你陶伟除了能赚钱养家,对这个家就没有过别的贡献,我就不相信我不用你的钱养活不了我们娘儿俩,你不来找我们就此拉倒,四只脚的男人没有两只脚的男人遍地都是,你要来找我们就得拿出十二分的诚意来。陶伟联系不上杨桃,开始还想她是一时负气,后来打家里的座机居然是房客接的,这一惊非同小可,也不等下雨了,赶紧请了假从工地上跑回来。
   一听杨桃说起这些往事,陶伟就红着脸走到一边去了,这个男人看上去是那么腼腆,怪不得那时候杨桃那么自信。如今陶伟已不再背井离乡去远方的工地开挖机,他们夫妻现在一心一意经营这家家政服务公司,生意刚开张就相当火爆。她们互相倾诉着这两年来生活里发生的一些事,仿佛她们之间从来就没有过什么隔阂。
   其实,有一件事杨桃是永远不会说出口的,就像当初梅雨从张家界回来,对她守口如瓶一样。
   陶伟的事,是路远跟她讲的。那天杨桃六点半准时敲开了梅雨家的门,得知梅雨跟母亲到亲戚家喝喜酒去了,只有路远带着狗狗在家,杨桃本想立即带羊羊回去,但两个小朋友舍不得刚见面就分开。趁狗狗和羊羊在客厅玩得忘乎所以,路远把杨桃拉到一边,说要告诉她两件事。一个是陶伟的事,另一个呢,他说他每次打开门一看到杨桃,就想把她拉到卧室里去。这两件事对杨桃影响深远,第一件事让她伤痛欲绝,而第二件事,最终使杨桃选择了彻底离开梅雨和路远的视线范围。这一次选择杨桃做得异常果断,没有用左手跟右手石头剪刀布。
   很多时候,一个人的幸福,往往就像唇膏一样,轻浮地沾在另一个人的嘴皮上。这是杨桃的切身体会。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3/view-13099605.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