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让市场“透明”的数据销售商

作者: 保罗·J·戴维斯(Paul J Davies)

  在一个鲜有人关注的金融领域,兰斯‘乌格拉发现了数据业务的市场机会。   最终,有效的合作模式和收购策略帮助他成功创业。   在互联网热潮的鼎盛时期,兰斯・乌格拉(Lance Uggla)是伦敦的一名信贷产品交易员,掌管着加拿大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180亿美元的信贷交易记录,正是在那时,他捕捉到了一个市场空白和创富机会。
  他发现,良好可靠的价格数据是决定其团队交易业绩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如果能够将这些数据提供给快速增长的新兴信贷衍生品市场,他就能在市场信息领域占据一席之地。
  乌格拉起草了一份商业规划一在那些非理性繁荣的日子里,这就是你筹集巨资所需的一切。但随后,互联网泡沫宣告破裂,轻松赚钱的美梦结束了。
  乌格拉继续艰难前行,转到伦敦郊外的一个车库着手创业。6年后,他的公司Markit Group搬进了焕然一新的办公室,与伦敦金融城隔泰晤士河(Thames)而相望,现年44岁的乌格拉成为了一家不断成长且盈利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他的公司约有200名员工,5000个用户,这些用户来自450家左右的机构,包括监管机构、银行、对冲基金以及其他资产管理公司。
  
  创业背景
  
  在创办Markit之前,加拿大人乌格拉在金融市场就是个厉害角色。20世纪90年代初,年仅30的他辞去了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世界银行部(CIBCWorldBank)固定收益主管的职位,转换了自己的买卖角色,开始为多伦多道明银行(Toronto DominionBank)旗下的道明证券创立信贷交易记录体系。那时,他不会想到以后会创办一家像Markit这样的企业。他表示: “如果你不在金融市场工作,你就不会想到成为一个数据销售商。”
  Markit的创立显示,在一些几乎不受人关注的金融领域,近年来创业活动激增,并促成了一系列专业资产管理公司、服务供应商、咨询机构乃至专业律师事务所的崛起。
  这也突显出金融生态系统的迅速演变。越来越多的交易和投资行为以私下的“场外交易”产品为基础,同时,银行正在把更多份额的风险所有权(或发放的贷款)出让给精明的专业人士和机构投资者。
  这种快速的变化得益于行业内部的一项集体判断:场外交易市场越开放,可赚的钱就越多。要帮助每种新型金融产品获得广泛的市场参与和流动性,由Markit等定价服务带来的额外透明度至关重要。
  在乌格拉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业界对场外交易市场透明度的要求一直在不断提高。在1986年他刚参加工作时,“透明度就是你用来观察美国长期债券走势、挂在天花板上的那个屏幕”。
  推动定价业务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动力源自监管因素。自20世纪90年代初发生首批围绕利率衍生品的丑闻以来,这类产品一直是引起许多市场混乱的中心问题。在美国对冲基金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ong・Term CapitalManagement)于上世纪90年代末破产时,许多向该基金提供贷款、加大后者高风险衍生品赌注的银行都受到了严重冲击。但直到成为巨大能源衍生品交易公司的安然(Enron)宣布破产,这其中的问题才引起了监管机构和立法人员的警觉。
  “到安然出现问题时,其影响已经从根本上对人们的养老金和整个北美经济形成了冲击,”乌格拉表示,“破产的是一个大型金融机构……当时(在监管方面)的确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认为,这种彻底变化对我来说是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一不是Markit为何存在,而是Markit为何壮大的原因。”
  
  成功合作
  
  Markit的第一个支持者,是当时任道明证券首席执行官的唐・赖特(DonWright)。“我跟他说:‘我准备离开道明证券了。’他说:‘你为什么一定要离开?我们可以和你合作。’”乌格拉表示,赖特立即为该计划提供了1700万美元的支持,若没有这个支持,Markit也许永远不能成功,或者他的创意可能已落到私人股本手中:“在早期,如果你为支付薪水而到处奔走的话,你只能与私人股本公司达成出让股权的交易了。”
  在为道明证券做信贷投资和交易的时候,乌格拉告诉那些希望进行卖出交易的银行,只有它们提供银行自己看到或者采用的每日市场价格数据,他才会和它们进行交易。这样一来,乌格拉就可以在数据库中对比并清除异常项,生成有关当前市场价值的可靠信息。
  如果没有在信贷市场交易的银行为其提供数据,Markit便无法生存,但它无权销售在道明证券建立的数据,所以只能从头开始。它为那些向其提供数据的信贷市场上最大的银行提供了在18个月后买进Markit的期权。
  “我们和金融机构联系,告诉它作为提供数据的交换,我们给你购买大约5%Markit股份的期权。”他向13家银行提供了期权,并预期最终支持这项业务的不会超过10家,但在2002年底,所有这些银行都行使了期权。有了30-40个客户后,Markit便已基本实现收支平衡。而现在,Markit拥有450个客户,为其提供数据的交易商超过60个。
  现在,Markit股份约有67%由银行持有,但乌格拉表示,在董事会中有13家银行没什么不好。“我们把多数股权让给了银行,但银行是我们最好的合作伙伴,”他表示,“它们帮助我们开发新产品,我们帮助它们编制独立的数据和衡量标准,提供风险模型数据输入及产品控制和研究功能。”如果没有银行的支持和参与,获得价格数据将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发展壮大
  
  Markit通过内部发展和收购并举壮大起来。它拥有一个权威数据库的所有权,所有针对其债务开展了衍生品交易的公司都包含在这个数据库中。Markit于2003年收购了摩根大通(JP Morgan)、德意志银行(DeutscheBank)和高盛(GoldmanSachs)当时正在开发的这个数据库。正是这项交易使Markit始终领先于信贷衍生品市场的其他数据提供商。同一年,它又将提供贷款定价数据的LoanEx收归麾下。然后在2004年,它通过收购Totem向债务市场以外迈出了第一步。Totem提供从证券到能源的各种衍生品的估值服务。
  乌格拉表示,该公司收购的所有企业的负责人都留了下来。他表示,拥有股权让Markit留住了人才,否则他们会到对冲基金或银行担任高层职位。“可能有20名此类人才被我留在这里工作 他们都是曾在银行供职的高层人物,有创业意识,是他们造就了这一切。”
  公司所有雇员持有的股份略低于20%,因为去年他们决定为自己的辛勤工作提供一些奖赏,将13%的股份出售给了几只对冲基金。
  今后3年如果取得成功,公司的用户将从几千增至10万,产生大约5亿美元的年收入。乌格拉表示,Markit目前已经实现了大约25%的目标。
  然后,总有一天,乌格拉和他的团队会获得真正的财务回报。他表示:“我想我们会上市,不过目前还不可能。”但看起来这确实是最有可能的结果。“我认为Markit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公司,”他说, “我想我们永远不会把公司出售给第三方。”
  
  市场需要
  
  随着债券和(更重要的是)信贷衍生品交易的迅速扩张,对Markit等公司的需求也在增长。在短短10年的时间里,信贷衍生品和其他新型固定收益产品一道,经历了爆炸式增长。
  所有的固定收益产品和多数衍生品都在私下的场外市场进行交易。交易员们总是清楚自己能够买卖的价格,但不太清楚别人在做什么。对许多客户而言,长期以来经纪人的话一直最具权威。
  交易量的增长和市场的混乱促进了对透明度的需求,它首先来自风险管理者和监管机构,然后是交易员。会计准则的变更则迫使客户不得不定期按市场价值调整金融工具的价格――这就是Markit名字的由来。
  美林(MerrillLynch)负责欧洲、中东和非洲业务的董事长鲍勃・威格利(BobWigley)表示,银行及其客户使用的投资产品,在没有屏幕显示市场价格的场外进行交易的比例越来越高。有了Markit,他说,“我们就能够独立查证记录在我们账簿上的价格是否正确”。
  Markit的下一步是分销。乌格拉表示:“我们必须作出决定:是通过路透(Reuters)、汤姆森(Thomson)、彭博(Bloomberg)的平台来分销呢,还是建立自己的平台?这事很难办,我们要与之竞争的都是相当知名的公司。因此,我们也许会成为它们最好的合作伙伴,也许会和它们同台角逐,但我真的认为,我们拥有竞争优势。”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