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文化下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在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的当今,越来越多人从农村迁移到城市务工,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的数量随之加大。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区别于一般高校教育基金审计,内部审计难度更大。教育基金审计的重点在于,从廉政文化场域形成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创新路径。
  关键词:廉政文化;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
  中图分类号:F239 文献标识码:A
  自习近平总书记高度强调反腐倡廉建设以来,廉政文化建设日益得到重视。加强廉政文化建设是践行科学发展观的重要要求,也是建构和谐社会的必然选择。廉政文化建设是从廉政文化相关理论着手,通过标本兼治和综合治理的方式,将贪污腐败行为监管到位。考虑到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管理难度大,廉政文化建设与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的结合,将成为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的一大创新。
  1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管理的主要环节
  1.1教育基金的筹集
  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区别于高校教育基金,并不是由校友捐赠获得。在国家政府部门强调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筹集后,教育部和财政部高度重视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的筹集,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筹集量也在不断增多。从近几年的教育基金筹集情况看,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会的捐赠收入仍处于高速增长状态,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会的捐赠主要依赖于社会捐赠。由于我国留守儿童数量不断增多,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的筹集也会尽可能汇聚多方资源,社会资源的利用自然会比较充分。
  1.2教育基金的投资增值
  教育基金的投资增值,主要是为满足基金需求与基金供给间的矛盾,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会会通过基金投资增值的方式,以便获取更多的资金。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会投资增值工作的开展,主要是以安全性的投资为主,他们准确衡量了各大教育基金投资增值项目中可能存在的风险因素,并从中选择风险值最低的项目进行投资增值。通常来说,大部分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会能够很好的完成投资增值工作,他们甚至还为投资增值工作设立专门机构,但仍有少部分教育基金会出现投资管理不当的问题。
  1.3教育基金的分配使用
  在筹集基金和增值运作后,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会还需根据基金使用需求,进行合理的分配。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的分配使用,主要是指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会通过公益支出或行政费用等方式,将基金支出至合理用途。一般来说,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的分配使用,包括对学生的资助、对教师发展的促进等,诸如科研合作和社会公益等均属于常见的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分配使用模式。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的分配使用往往需要高度严谨,任何一方都不能随意使用留守儿童教育基金。
  1.4教育基金的监督管理
  尽管教育基金监督管理是教育基金管理的重要构成,但从目前来看,我国的教育基金监管机制并不完善,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的监督管理更是缺失。教育基金监督管理往往强调系统规范的内部监管,与之关联的管理层人员管理及资金筹集等均需有明确的规定为之保证,但从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监督管理的实际来看,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管理并没有设立监理会,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管理环节的缺失,已经限制了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审计的效果。
  2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的特征和作用
  2.1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的特征
  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的特征,包括层次性、全面性、独立性、重要性。层次性是指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会受到国家审计、内部审计和注册会计师审计等不同层次的审计,各个级别的审计工作会包含不同的审计主体和审计内容。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时,也会有多个部门协同审计。全面性是指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的审计监督,会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全面监督,无论是对教育基金筹集管理的审计,还是对教育基金运营的审计,相关审计工作都是不可或缺的。独立性是指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审计工作有客观的审计条件,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的内部审计工作人员,需要确保审计主体与审计对象间的分离,任何一方都不能在经济往来方面有直接性接触。而重要性则是从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会工作现状出发,强调了教育基金内部审计,能够确保教育基金的安全性和合法性,这对于教育基金效益的发挥有极大的帮助。
  2.2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的作用
  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的公益性特点,使得该教育基金的利益相关者众多。无论是捐赠者、社会公众还是受益人,他们都是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会的重要管理人员。捐赠者可通过信息披露的方式,确定捐赠的财产是否按照个人意愿有效使用,对于资金使用效果等也可做出追踪排查。社会公众可结合公开披露的信息,确定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会的相关成员是否将捐赠所得的基金服务于广大留守儿童群体。而受益人方面综合根据受益情况,确定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会对外披露的信息与自身实际经历是否相符。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的作用,在于能够通过信息披露的方式,让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会受社会各界的监督,这使得利益相关者的合法利益等均能得到有效维护。
  3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存在的问题
  3.1内部审计相关法规的缺失
  尽管留守儿童数量众多,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却缺少相关法律法规,基金制度立法不完善,已经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审计定性及审计评价。尽管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会己根据教育基金审计的实际需求,尽可能加强基金会基金审计工作,但由于审计工作缺少统一标准来衡量,内部审计遇到了较大的障碍。在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管理过程中,教育基金會的利益相关者会要求教育基金会的相关成员定期披露信息,但非财务信息的披露属于自愿披露,部分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会就会选择不披露。长此以往,由于内部审计相关法规的缺失而导致的教育基金审计受限问题会比较突出。
  3.2内部审计的监督管理不到位
  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工作需要有相应的审计监督体系,但目前的审计监督不够及时到位,监督模式也比较单一,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内部审计监督管理的效果。教育部门在加强对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的审计工作时,往往只能针对部分教育审计工作作出安排,对于留守儿童教育基金方面的审计无法做到年年都规范审计,审计监督不力的问题由此产生,贪污腐败行为也会存在。由于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通常采取事后审计监督的方式,事后审计监督下的基金管理会造成较大的损失。   3.3内部审计内容不够系统全面
  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审计区别于一般的高校教育基金审计,审计内容较为特殊。但从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的效果看,内部审计内容不够系统全面,内部审计效果因此受到限制。在审计留守儿童教育基金过程中,部分审计工作人员未能做到高度尽心尽职,他们为了降低时间和精力的投入,只对部分基金做审查处理。尽管大部分留守儿童教育基金都能保证相对平稳的运作,但仍有一部分教育基金急需审计排查。在审计内容不够系统全面的当下,审计人员所采取的审计手段也相对落后,这会加速捐赠者及社会公众不满情绪的激发。
  3.4内部审计人员素质偏低
  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审计工作的开展会相对较为困难,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人员素质高低,会直接影响审计工作开展的效果。从目前来看,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人员素质偏低,部分审计人员并不能及时有效地发现教育基金审计的问题。对于内部审计人员而言,他们需要根据审计单位的实际情况,确定财务数据等是否如实有效,同时,他们还应结合相关政策理论,确定自身审计工作开展是合法合规的。但部分审计人员未能在发现问题时及时找出问题的根源,审计人员的职业素养和综合素质等都相对较低,这限制了教育基金审计监督的效果。
  4廉政文化下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路径
  4.1健全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廉政审计法规
  要想真正促成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创新,就应该在廉政文化场域下,健全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廉政审计法规。一方面,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审计人员应当根据党中央关于廉政文化建设的相关指示,确定廉政文化与教育基金审计结合的方式和方法,并在此基础上确定如何深入实现廉政审计管理。另一方面,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审计人员应当在原有审计法规基础上逐步融入廉政文化元素,通过廉政文化内容的补充,确保廉政审计法规的健全,能够最终作用于教育基金内部审计工作的开展。
  4.2加强对教育基金廉政审计的监督管理
  当前,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审计监督管理工作不到位,已经直接限制了审计工作的开展,部分审计工作还存在较大的漏洞。所以,应当加强对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廉政审计的监督与管理,保证教育基金的审计监督工作能够进一步补充。需要注意的是,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审计工作的开展并非易事,相关审计人员应当明确分析廉政文化场域与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管理间的关联性,从教育基金管理的各个环节着手,真正将廉政文化建设的要点纳入其中。
  4.3补充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廉政审计内容
  根据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审计现状,廉政审计并没有纳入审计工作中,部分审计人员对廉政文化建设的贯彻还存在限制,因此,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会相关工作人员应补充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廉政审计的内容,真正将廉政审计内容贯彻到教育基金审计中。除了细化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审计的工作内容,還可以结合廉政文化场域,确定如何将廉政审计内容深入到教育基金审计工作中,对于审计内容及内涵的提升也应高度重视。初期阶段,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会缺少廉政审计的相关经验,基金会也可借鉴其他教育基金会的做法。
  4.4提高教育基金人员廉政审计综合素质
  考虑到审计人员综合素质的高低会影响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审计工作开展的效果,提高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人员廉政审计的综合素质,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提升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管理的效果。一方面,审计部门应根据审计人员的综合素质高低,确定审计人员是否为合格的审计人员,对于综合素质不达标的审计人员应作辞退处理。另一方面,审计部门还应结合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审计的客观需求,加强廉政审计工作的培训指导,帮助审计人员能更好适应廉政审计工作的开展。在提高留守儿童教育基金人员廉政审计综合素质时,相关人员可通过线上培训与线下指导相结合的方式,真正提升教育基金审计人员的综合素养。
  5结束语
  留守儿童教育基金管理包括教育基金的筹集、投资增值和分配使用等,基于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的重要作用,加强对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创新的重要价值己较为明显。针对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内部审计法规缺失、监督管理不及时到位等诸多问题,相关部门应健全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廉政审计法规,通过加强监督管理的方式,真正将廉政文化与教育基金审计相关联。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487097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