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变迁、路径与路径依赖

作者:未知

  摘要:制度变迁的过程是如何的,制度变迁的路径又是什么样的以及在制度变迁的过程中,又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以上的这些问题,将是本文所要注重探讨的。本文将基于诺斯的制度变迁理论,来探讨制度变迁的过程问题,诺斯提出的关于制度变迁的两条路径,即正式规则与非正式规则的变迁以及制度变迁的路径依赖。
  关键词:制度变迁 正式规则 非正式规则 路径依赖
  制度变迁理论有很多学派或者学者在研究,如新经济史学派,演化经济学,具体包括舒尔茨、诺斯、拉坦、哈耶克等等。诺斯作为新经济史学派的代表人物,其对制度变迁的理解最为深刻,贡献也最为丰富。诺斯的制度变迁理论主要体现于他的著作之中,且著作较多。在诺斯的制度变迁理论中,最为难懂的就是制度变迁的路径以及所涉及到的路径依赖问题,弄懂这部分内容,对于把握诺斯对制度变迁理论的推进与创新以及运用该理论来解释现实中的经济现象具有重要的意义。因此,本文在此基础上,本文也将参考其他一些学者文章,努力做到对诺斯制度变迁的路径以及路径依赖问题能有一个较为全面而简明易懂的认识。
  一、制度变迁的过程以及制度变迁的内生动力
  (一)制度变迁的过程
  想要弄清楚诺斯制度变迁的路径以及路径依赖问题,首先,要认识制度变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过程。这里,本文主要概括了对诺斯制度变迁过程理解的三个关键要点。第一,制度变迁是一种演化、演进的过程。所谓演進、演化是一种涉及事物本身的变化,因此,可以说制度变迁是制度本身变化所带来的这种变化的过程;第二,制度变迁是一种渐进式的,而不是突变式的。它是慢慢变化着的,我们从中可以看出这也符合马歇尔传统。我们知道新古典经济学不太喜欢突变或者说存在断点的变化过程,因为这样不好求得均衡解,这自然就引出第三个要点:第三,制度变迁是一种连续性的。马歇尔的新古典模型中的,供求曲线等都是平滑连续的曲线,虽然说跟现实比较起来有点太过完美,但这样做有他的好处,即便于分析与求得均衡解。因此,论及制度变迁是连续性的,从而为均衡分析留下余地。总括来说,制度变迁是一种演进的过程,是渐进的,是连续性的,更重要地在于它是基于新古典框架之下,是对新古典理论的补充与完善。
  (二)制度变迁的内生动力
  以上只是简略概括了制度变迁的过程是什么样的,但这还不够,还必须把握制度变迁的内生动力或者说是制度变迁的根源,从而弄清楚“三知”中的“一知”。
  首先,要认识到制度变迁主体的动机。这里的主体可以是个人、团体或者政府。诺斯认为动机笼统地来讲是为了私利,但这里的私利并不全是指可以用金钱来折算的,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是为了某种信念。那如何来描述主体的动机呢,诺斯提出可以用效用函数来进行描述。第二,环境的复杂性及不确定性。简单理解,是指一项制度变迁,在初始的时候无法明确知道最后的结果。许多主体改变制度的动机与最后的结果是相违背的,或者说造成的结果无法明确。第三是主体的知识存量。诺斯认为最根本的决定性因素是知识存量,也就是说一个人知道理解事物的多少是很重要的。从人类历史来看,之初人类知识存量很少,能做的事也很有限,但当知识多了,可以向更高的社会阶段前进。诺斯之所以强调知识存量的重要性,在于人的知识决定着行动者进行制度变迁的愿景。所谓愿景,是指行动者在采取行动时,对未来将要达到什么目的有一个具体的构想。愿景既是抽象的,同时也要是具象的,否则,只能称之为想象。这种愿景来自哪里?在一定程度上,它跟一个人的知识存量有关。如果行动者没有什么知识存量,那么,进行制度变迁就会受到一定的限制甚至更糟糕。
  二、制度变迁的两种路径
  在弄清楚制度变迁过程以及内生动力的基础上,我们来看下诺斯认为制度变迁的路径是如何的。诺斯提出了两种类型的制度变迁路径,即正式规则与非正式规则的制度变迁路径。那么什么叫正式规则呢?所谓正式规则,就是我们所讲的正式的制度或者正规的制度。最正规的制度,比如宪法、法律等明文规定的,普遍适用的并可以依靠国家强制力保障实施。而所谓的非正规制度则包括很多,最常见的且对我们影响最多的非正规制度就是习俗、惯例,这两个词也是有一定区分的。我们日常生活都会按照习俗这样去做,有些是有意识的,而有些则是无意识的,所以我们做很多事情是按照习俗来做的,一旦某些事情与我们的习俗、惯例相违背了,我们就会觉得不协调。例如中国的婚嫁,参加人家的婚礼穿着白色衣服,而不是喜庆一点的衣服,那人家就会认为你不懂得习俗。相反,丧事也是如此。你可能会反问,这说起来没道理,为什么一定要穿着适当的颜色衣服呢?其实是有道理,这个道理就在于习俗。而惯例,就是习惯的做法。我们知道很多的制度不是写在纸上的,不是明文规定的,而是大家都这么做。当然,习俗与惯例事都会变,但变起来会非常的慢。因此,诺斯认为非正式规则变迁的速度会很慢,并且这种变迁往往是局部性的变迁,很难整体性的变迁。相反,正式制度变迁的快,往往是整体性的。这一点很好理解,正如上文所说,由国家制定并颁布的宪法与法律等规范性文件,往往具有强制性与普遍适用性。而习俗、惯例等往往是一些地方随着历史的推进慢慢保留下来的,另外一些地方可能就没有这样的习俗、惯例。以上就是从诺斯的著作中概括出来的关于制度变迁的第四个要点,即正式规则与非正式规则的制度变迁路径。
  三、制度变迁的路径依赖问题
  虽然诺斯提出了两条制度变迁的路径,但在变迁的过程中,又会出现哪些问题昵?诺斯认为,在制度变迁的过程中会出现犹如路径依赖的问题。什么叫路径依赖呢?通俗地说,就是在制度变迁的过程中,我们当下的制度是依赖于过去的制度,过去的制度对我们当下的制度构成了一种约束,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这种约束会深刻的影响到制度的变迁,使得制度变迁往往被束缚在特定的几种备选方案上,有时甚至是一种,而不是自由地选择,这两层含义也是理解制度变迁中路径依赖问题的关键。诺斯曾认为,研究制度变迁中的路径依赖问题,有利于深入探究长期经济为什么以及如何变化,它是理解长期经济变动的关键。在分析制度变迁过程中,诺斯也引入了“锁定效应”。前文谈到制度变迁会受到环境的复杂性,尤其是不确定性的影响。作为一个行动者,原来有一个设想或者说愿景,但在制度变迁的过程中,受到某些不确定性的制约,使得制度变迁的路径偏离了原来的道路,即与原来设想的相背离。一旦发生这种偏离,那么这条路径只要是有效的路径,就会产生锁定效应,原来设想的无法进行下去,从而向这个锁定的路径发展下去。如何解释这种现象,诺斯就引入了报酬递增效益的思想,简单来说,就是存在一个累积效应。所谓累积效应,即指由于外部存在的不确定性,使得制度变迁偏离了原来的轨道或者路径。这个偏离会产生一种反馈,反馈完成以后,进而会产生一种自我强化现象,自我强化进一步演变成一种锁定状态,只要这样发展或者变迁下去,进而就会出现诺斯称之为的路径依赖。同时我们还需要注意到,这种锁定的状态不一定是有效率,相反,可能会被锁定在某种无效率的状态之下。一旦进入这种无效率的状态之下,想要从中偏离出来是十分艰难的。并且这种偏离或者说摆脱出来,往往需要依靠外生变量改变所产生的外部效应来推动,而自身则很难摆脱。实际上,路径依赖更多地常见于数学之中,如数学中算法问题。诺斯则把这个概念引入到制度变迁之中,从中可以看出诺斯独特的、深刻的见解。这种见解是主流经济学所没有提及的,也即在主流经济学中并没有这种见解。主流经济学偏见于均衡系统,有利于求得一系列变量的均衡解。而诺斯在制度变迁中引入路径依赖,使之变为一个开放系统,这也是诺斯所要告诉我们的,研究制度变迁应该基于一种开放的思维或者方法。
  四、总结
  以上就是基于诺斯的相关著作,本文所概括出来的关于制度变迁的过程、制度变迁的路径以及制度变迁的路径依赖问题。当然,也可能有所不足。总结一下,首先要明确诺斯的制度变迁是渐进式的而非突变式的。其次,分析了诺斯制度变迁的路径,即正式规则与非正式规则的制度变迁。最后,笔者阐述了制度变迁过程中的路径依赖问题。笔者虽然从一些方面为认识诺斯的制度变迁理论提供了一定的参考,但也只是诺斯制度变迁理论的一部分,理解也并非准确无误。但重要地在于如何把诺斯的制度变迁理论运用到实际生活中来解释中国的一些现实问题或者现象,本文也列举了一些,作为理论理解的需要。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诺斯的制度变迁理论仅是制度变迁理论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环节,但该理论之所以在制度变迁理论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关键在于诺斯在制度变迁理论的重大贡献,创新性以及对现实的巨大解释力。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496033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