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新时代基于社交媒体的网络主流意识形态引导

作者:未知

  摘要:进入新时代我国网络主流意识形态建设形势严峻,在社交媒体上用户能够自主生产资讯产品并广泛传播,社交媒体去中心化加剧了网络意识形态之间的竞争、交流和冲突,全面引发网络主流意识形态引导危机。美国利用科技优势推行网络霸权,非主流网络意识形态异常强大,以及网络主流意识形态缺乏整合能力,严重阻碍网络主流意识形态做强,我国要扭转网络意识形态领域的不利局面,要发挥主流网络媒体引导,依法惩处社交媒体中的违法事件,提升网络主流意识形态融合创新能力。
  关键词:新时代;社交媒体;网络;主流意识形态;引导
  中图分类号:G206.3 文献标识码:A
  我国进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发生根本变化,网络意识形态领域斗争异常复杂,在社交媒体中网络主流意识形态引导权面临着各种的挑战,社交媒体是人们工作、生活、娱乐的集聚地,因此,要加强对社交媒体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导,坚持正确舆论导向,社交媒体是建设主流意识形态的主要阵地之一。
  1社交媒体中的网络意识形态
  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已经深度融入现代人的生活、工作、学习之中,社交媒体突破时空进行思想交流、信息传递、情感表达等,能够塑造人们的价值观念,改变人的行为,社交媒体是以Web2.0为核心,坚持以开放、共享为原则,组织和个人既能分享信息又能与他人保持联系的一种媒介。社交媒体上活跃着社会各个阶层的人们,他们通过思想互动、聚集形成各种各样的网络意识形态。网络意识形态是指国家、政党、利益集团、组织、网民等网络行为主体所认同、传播的价值观念和意识形态等精神要素,在网络空间中相互博弈而形成的代表着自身利益诉求与价值倾向的观念集合。
  2社交媒体中网络主流意识形态引导危机
  长期以来,一方面,我国忽视社交媒体上网络主流意识形态建设,另一方面,具有不同意识形态的用户自主生产资讯产品在社交媒体中广泛传播,同时,社交媒体加剧网络意识形态的竞争,强化了交流和冲突,目前社交媒体上严峻的形势给意识形态引导带来了危机和挑战。
  2.1忽视网络主流意识形态建设
  整个社会过于追求经济利益,政府以GDP为指挥棒,公共组织追求部门利益最大化,建设网络主流意识形态难以直接获得经济利益,往往被公共组织所忽视。社会转型中,社会经济基础发生了的变化,作为上层建筑的主流意识形态不会自动更新,网络主流意识形态内容建设落后,主流价值观难以获得社会认同,导致社会思想混乱,社会价值观扭曲,社会道德滑坡,个人和企业唯利是图,官员腐败事件屡见不鲜,消耗政府公信力,导致社会难以信服官方倡导的主流意识形态。
  2.2社交媒体助力用户自主生产资讯产品
  社交媒体作为一种凸显个性化的交流媒介工具,平民阶层获得了生产和传播资讯的权利,社交媒体的开放性,极大地调动了网民积极性,释放了每个个体生产资讯的创造力,具有不同意识形态立场的用戶,通过持续不断的生产和传播资讯产品吸引网民,具有相近价值观的网民齐聚在优质资讯创作者周围,有些资讯生产者逐步成为网络大v,很多网络大v属于不同网络意识形态群体,引导网络大v和大量个人资讯创造者是网络主流意识形态要面对的严峻问题。
  2.3社交媒体加剧了网络意识形态的竞争
  社交媒体是去中心化的媒介工具之一,有助于普通公民摆脱主流意识形态的控制,社会精英根据自己的偏好和价值观规定意识形态的内容,并通过专门的宣传机构向社会大众传播价值体系。网络媒体具有去中心化功能,打破意识形态领域的传播垄断性,特别是社交媒体,稀释了主流意识形态网络传播效果,把网络意识形态领域变成了具有竞争性的市场,也就是在意识形态领域创造了需求,不同意识形态内容需要主动满足网民的需求,才能够被网民关注、认同、接受,因此,网络主流意识形态需要主动争取网民支持,获取网络意识形态的竞争优势。
  2.4社交媒体强化网络意识形态的交流与冲突
  社交媒体为网络意识形态提供多向无限传播的技术环境,为公民言论提供了技术保障,社交社区成为很多网民的精神家园,任何组织和个人都难以人为的消除某种网络意识形态的传播和影响,社交媒体创造条件帮助不同意识形态实现交流与互动。另外,也加剧不同意识形态的冲突和斗争,我国社会阶层利益诉求差异较大,网民表达思想和诉求上极度情绪化,一旦遇到社会不公的突发事件,社交媒体上的言论形成一种极端危险网络意识形态,甚至演变为网络暴力,破坏网络公共秩序。
  3阻碍我国网络主流意识形态做强的主要因素
  3.1科技是美国推行西方网络意识形态的新工具
  中美在网络意识形态领域展开竞争,中美政治制度的对立性决定了两国在互联网领域争夺意识形态领域的领导权。美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中美在网络意识形态领域的竞争,我国处于明显的劣势状态,我国网民在社交媒体中宣扬过各式“洋节”,认为西方文化“高大上”,盲目崇尚西方价值理念,导致美国网络意识形态很有“市场”。而传统节日往往被年轻人忽视,一些网民认为传统文化“老土”,不合时宜,传统价值观念正逐步被年轻一代抛弃。
  近现代以来我国科技文化长期落后,西方国家主导着世界科技发展方向,控制世界科技核心技术,科技成为物质生产的普遍形式,它就会制约乃至侵蚀整个文化以获得文化上的领导权。科技落后导致国民缺乏文化自信心,我国倡导的主流价值观难以在网民心底里树立起来,一部分人富裕了,但不一定真正拥护主流意识形态,否则,不会出现大批富人移民现象。美国强大的科技实力对我国有文化吸引力,美国控制全球互联网的域名解析权、根服务器、全球IP地址分配权,并拥有网络软硬件制造技术方面的绝对优势。美国特别善于利用互联网技术优势对世界“推销”西方价值观,推行“网络自由”渗透战略,美国通过网络技术取得世界的话语权和意识形态引导权。哈贝马斯认为科技就是意识形态,科技成了统治阶级新的统治武器。   3.2网络主流意识形态缺乏整合能力
  时下社会阶层增多并异质化,同时,社会阶层出现固化,社会阶层流动难度加大,不同社会阶层在意识形态上分歧较大,社会共识难以形成,通过自上而下的单方面宣传难以让人们接受主流价值观念。社交媒体为社会各个阶层提供了价值传递、利益诉求、情感表达的平台,社交媒体也把社会阶层价值观念分歧进一步放大,社交媒体作为一种媒介技术,其本身不能扮演整合社会利益和价值体系的“角色”,而我国建设网络主流意识形态时间短,面对网络意识形态日益扩大的分歧,社会阶层复杂多样的利益诉求,将制约发挥网络主流意识形态的整合能力。
  3.3非网络主流意识形态力量强大
  非网络主流意识形态比较多也比较复杂多变,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广影响大,获得比较多“粉丝”,往往与网络主流意识形态争夺思想阵地。
  3.3.1网络新自由主义
  新自由主义主张自由市场、私有制,反对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主流意识形态。网络新自由主义是利用互联网传播的传播,代表着社会新型阶层的价值观念,反映新型阶层政治经济利益诉求的意识形态。这些群体是市场经济改革的直接受益者,他们更加维护私有制,网络新自由主义在政治上主张实行西方宪政体制,是反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网络新自由主义赢得不少社会中下层的人们支持,特别是在改革中被遗忘的人们和利益受损的人们,长期得不到主流意识关注和人文关怀的人们,他们急需一种意识形态替他们发声,新自由主义充分利用空隙占据这些群体意识形态的空间。
  3.3.2网络消费主义
  社交媒体的人流量是企业,电子商务企业在社交媒体创造消费氛围,通过各种创意营造“购物狂欢节”,设计广告融入社交媒体之中引诱网民进行网购,以便获取更多客源,销售更多商品,鼓励年轻人进行物质享受,鼓励年轻人超前消费。然而,很多消费者没有足够的经济收入支撑消费欲望,网贷公司抓住了社交网民的资金需求,在社交媒体开展网络借贷业务,为没有消费能力的网民提供各种“网贷”,社交媒体随处可见的“网贷”广告让部分网民无法抗拒,部分网民为了满足虚荣心和享乐,通过网络借贷消费,而“网贷”充满了陷阱,网贷中的各种“套路贷”问题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已经引起政府、高校、社会高度重视。消费主义思潮在社交媒体上野蛮生长,并获得青年人的青睐,但是消费主义的危害也是显而易见的。
  4提升社交媒体中网络主流意识引导力
  发挥主流媒体在社交媒体的引领作用,依法惩处社交媒体中的违法事件,纠正社交媒体上的不正之风,维护网民的合法利益,增强网络主流意识形态的融合能力,解决网络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危机。
  4.1主流网络媒体掌控社交媒体主导权
  社交媒體应该成为主流网络媒体的宣传主要阵地之一,根据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移动网民使用的各类APP中,即时通信类APP用户使用时间最长,其中10-39岁群体占整体网民的67.8%。抓住社交媒体上的大多数进行主流意识形态宣传,首先,社交媒体上日益传播“碎片化”的信息内容,有些信息是刻意误导网民,赢得网民支持以获取利益最大化,主流网络媒体要针对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的社会热点事件、热点舆情,进行全面的报道,有策略的传播信息。其次,主流媒体可以直接与网民进行交流,网民可以直接将诉求反馈给主流媒体,主流媒体创造网民需要的价值需求。再次,主流媒体要主动与社交媒体平台建立合作关系,把优质的主流媒体内容推送到社交媒体上,通过积极向上的网络资讯产品,主动引领非主流网络意识形态,发挥网络主流意识形态的整合和引导功能。
  4.2依法惩处社交媒体上的违法事件
  社交媒体上每天都会发布很多信息,网络上经常出现的一些违法事件,比如网络诈骗、泄露个人隐私信息等,一些社会组织也会发布垃圾信息,比如垃圾广告,政府通过法律途径、管理途径干预社交媒体上发生的违法和违反社会公德的事件,倡导和宣扬网络主流意识形态,在社交媒体上惩恶扬善,保障社交媒体上网民和社会组织的合法利益,赢得网民和社会组织的支持和拥护,把他们变成网络主流意识形态的支持者、宣传者、践行者。当前,政府对打击社交媒体上的“网贷”犯罪活动,深得广大网民的支持,增强了网民对网络主流意识形态的认可,扩大了主流意识的社会群众基础,提升了主流意识形态工作引导权。
  4.3增强网络主流意识形态融合能力
  网络意识形态本质上反映社会阶层在利益占有上的差别,网络主流意识形态要真正代表整个社会不同阶层的利益,同时,也要反映弱势群体的利益诉求,网络主流意识不能只反映精英阶层的利益,或者只代表社会利益集团的利益诉求。网络主流意识形态要充分吸取不同网络意识形态的合理价值因素和合法利益诉求,推进不同意识形态的融合与创新,提升主流意识形态的建构能力,对各种非主流意识形态进行规范和引导,使其在价值取向上趋向于主流意识形态。
  网络主流意识形态要有包容性,能够包容其他网络意识形态的存在,而不是想方设法去消灭其他网络意识形态的存在,另外,网络主流意识形态要具有实践性,能够把主流价值观念转换为满足社会各个阶层的现实利益,维护社会各阶层的利益均衡发展,维护社会公正。
  5结束语
  目前,社交媒体上的网络主流意识形态建设问题十分严峻,各种网络意识形态野蛮生长,不同的网络意识形态在争夺网络空间的引导权和领导权。我们要扭转网络主流意识形态处于被动局面,提升竞争优势,加强对网络非主流意识形态的引导,掌控社交网络空间的话语权和领导权。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509623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