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形势下贸易摩擦的思考和对策

作者:未知

  摘  要:2019年8月24日,美方宣布将提高对约5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税率,这是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也是谈判过程中力图避免的局面。这次旷日持久的贸易谈判以这种方式告一段落,带来的影响不仅仅在贸易领域,更将延伸到中国的各行各业。我们在对中美贸易谈判进行总结的同时,更应该对贸易摩擦的本质和未来的应对措施进行思考。
  关键词:新经济形势;贸易摩擦;思考;对策
  一、中美贸易摩擦的本质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巨大的贸易逆差必然会引发贸易冲突,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美国与德国、日本等盟友之间的贸易摩擦便由贸易逆差引发。按照中国商务部统计,2018年美国从中国的进口额为4784亿美元,美国向中国出口约1551亿美元,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3233亿美元,占美国总贸易逆差2/3以上。为消减贸易逆差,美国特朗普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2017年3月,特朗普签署了两项行政命令,一项是加强对现有反补贴和反倾销惩罚措施的执行,另一项是要求审查美国的贸易逆差及其原因。2018年6月,美国决定自7月6日起对中国进口的340亿美元商品征收25%关税,同时对另外16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开始征求公众意见。9月,美国正式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10%的关税。2019年5月10日,美国宣布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正式从10%上调至25%。8月15日,美国政府宣布,對自华进口的约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8月24日,美方宣布将提高对约5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税率。
  表面上看,美国发动贸易摩擦是为了解决中美间进出口平衡问题。通过增加进口中国商品的贸易关税,吸引中国的向美出口企业到美国设厂,带动国外企业在美国的投资,降低中美贸易逆差,提高就业率,进而提升支持率。但是,深入分析中美贸易逆差,可以得知其主要来源于中美产业结构以及消费结构的差异。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中国逐步成为世界工厂,承担了出口美国产品产业链上所有国家的顺差转移。与此同时,美国加大了对中国高新科技产品的出口限制,造成了美国一方面抱怨中国赚取太多贸易顺差,另一方面却在禁止中国购买想要的高科技产品的局面,进一步加剧了中美贸易的失衡。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多次攻击中国是一个掠夺性的国家,“是一个偷取知识产权、盗取别人技术、强迫转移技术、强迫地猎取别人资源的国家”。同时,共和党、民主党之争非常多,但是在“中国问题”上两党保持高度一致,说明美国政界已经把中美关系上升到一种新的意识形态高度。目前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已不是贸易冲突本身,而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霸权国家已经公开把中国当成了最主要的对手。回顾历史,大国之间的较量,经济利益之争只是表象,背后更多的是以科技、产业实力为支撑的综合博弈。美国以其超强的全球军事实力为支撑,通过多重方式干扰中国的和平发展进程,对中国的崛起进行全面遏制,这才是中美贸易摩擦的本质。
  二、对此次贸易摩擦的思考
  从中美开启贸易谈判以来,我们一直在被动应对,造成现在局面的原因很多。二战以来,美国在几乎所有的关键领域长期占据优势,但近年来,国际社会似乎形成了一个共识,即随着中国科研经费投入、专利申请量、高等技术人才数量等指标的提升,中国开始在越来越多的领域挑战美国的领先地位,并有可能取代美国的霸权。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经济的发展带给我们强烈的民族自豪感,但是也给整个社会带来了一些自大和浮躁的情绪,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们的判断。一是对此次贸易摩擦准备不足。从此次的贸易争端历程来看,虽然美国手里的牌比我们好打,但是学界对于美国这届政府研究的不够充分,低估了美国的谈判手段,影响了我们在谈判过程中的判断,导致了我们对面临的困难准备不够充分。二是未联系最新国际局势的发展。贸易摩擦爆发以来,我们将精力集中在贸易本身,而未认识到中美关系已进入新阶段,即使没有贸易摩擦,双方的矛盾也会以其他形势体现出来。三是核心技术领域的仍有较大差距。面对美国的专利限制和长臂管辖,很多技术依附型企业只能束手就擒,归根结底还是技术研发投入不到位,核心技术的缺失,难以在高技术领域站稳脚跟。
  三、中国的相应对策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美国在这次的贸易争端中占据上风,中国将难以继续维持对美国的贸易顺差额,中国经济必将降低对美依存度。但无论在地缘政治领域还是在国内政治、经济体制改革领域,中国还有很大政策调整的空间。我们不应忽略我们的优势:一是体制优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国家可以集中各类资源和力量办大事。通过出台相关优惠政策,提升战略性产业的竞争力。二是市场优势。中国的市场潜力巨大,而且随着经济发展和财富积累,庞大的消费需求,完全能满足贸易格局的转变。三是资本优势。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和资本,能够为科研和产业发展提供强大的资金支持。
  面对已被美国定位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的现实,我们不应抱有过多的幻想,更应该去积极面对。主要的应对策略有:一是调整好心态。现在的局面是中美关系发展过程中必经的历程,我们必须冷静地认识到我们与美国的巨大差距,坚持虚心地学习和韬光养晦的战略方针,同时做好面对困难的充足准备。二是慎重考虑走出去战略。产业并购是获得先进技术的捷径,但这种通过并购和投资并没有真正掌握技术研发的核心历程,也将逐渐引起欧美国家的警惕。以资金为基础的海外并购必然受阻,且代价越来越高,不能盲目实施,应该建立在充分的商业考虑基础之上。三是加大对自主创新的支持。随着获取外国核心技术难度和成本越来越高,自主创新成为中国企业唯一可靠的选择。政府必须通过适度的补贴、减税、奖励、信贷优惠等方式进行大力支持。
  大危即大机。这次中美贸易摩擦不啻为一剂强烈的清醒剂,让我们清晰地意识到自己与美国之间存在的巨大技术差距,帮助我们进一步觉醒。我们应借此贸易摩擦的切肤之痛,发挥举国优势,集中资源对经济的规模和质量进行优化,依靠自己的力量实现技术突破,提升核心竞争力,避免受制于人的不利境地。或许,在不远的将来,中国应该感谢特朗普、蓬佩奥等,是他们让中国更加心无旁骛地走向自主创新的道路,加速实现了中国新一轮深化改革的完成。
  作者简介:
  周  韬(1988.05-);性别:男;籍贯:安徽省六安市;学历:硕士研究生;职称:工程师;研究方向:项目管理、科研管理、战略分析。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510533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