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管理者悖论思维分析

作者:未知

  摘 要:对于“悖论思维”的研究现已成为学者对企业进行研究的一个重要方向。本文主要从三家“逆潮”企业入手,分析管理者的悖论思维在企业管理中的应用,特别是战略制定与选择的方面。并通过对多种因素进行分析,探讨悖论思维产生的原因与未来值得研究的方向。
  关键词:逆潮企业;悖论思维;经营战略;相机选择
  一、悖论思维的定义
  悖论是“表面上同一命题或推理中隐含着两个对立的结论”。与“矛盾”不同,“悖论”涉及的范围更广,其蕴含的事物存在“自圆其说”的矛盾性。“悖论思维”强调的是主体将看似矛盾的要素进行整合,适时适当地加以选择性应用,从而达到更高的效用。本文将悖论思维视作是一种“相机选择”,即根据不同的情况采取行动,以达到殊途同归的目的。
  二、悖论思维的广泛应用及重要意义
  悖论无论在日常生活还是在企业管理中都有广泛应用。以“劳逸结合”为例,在工作或是学习时保持勤勉,在闲暇之余进行休憩。“劳动”与“休息”本是矛盾的两个要素,但在同一目标,即更好地完成任务的调动下,二者可以由主体进行调节、整合,根据主观意愿与客观环境进行选择性应用。
  三、管理者悖论思维在企业战略中的体现
  从企业经营角度分析,运用悖论思维的目的在于达到更好的企业绩效。悖论要素中蕴含着一定的矛盾性、冲突性,而这也启发企业管理者采取整合与分化的管理策略。本文认为“殊途同归”一词恰好可以说明这一现象。“归”,原意即趋向,此处可理解为企业运营的最终目标:盈利。而“殊途”反映了每个企业都有其独特多样的发展方式,体现了“分化”。不同的管理者具有不同的思维,因而采取不同的策略,但最终都是为了企业更好地发展。
  四、国内外研究
  “悖论式认知模式”(Paradoxical Cognition Model)由西方学者Smith和Tushman提出,极大促进了对于悖论思想的研究。在我国,道家思想对于悖论起源具有重要作用,禅宗思想也为其发展增添了一抹厚重的色彩,中国传统思想中的“阴阳”、“中庸”也为悖论的产生奠定了基础。
  在这些年中,我国学者针对悖论进行了诸多研究,多数研究都是围绕在矛盾的二者中管理者如何进行有效抉择。而徐立国等人(2019)根据“人单合一”模式对于传统行业的颠覆提出悖论式领导,罗瑾琏等人(2018)探讨在创新背景下对于悖论的应对策略,并从“军转民”的转型中进行新探索。
  然而在各行业中,都存在与大趋势“逆行”,采取独特战略的“逆潮”企业,但很少有研究分析此种情形中管理者的悖论思维与发展战略之间的联系。本文将从企业战略制定的角度分析麦考林、奔腾与瑞安地产三家“逆潮”企业的管理者如何运用悖论思维进行“相机选择”,以及可能影响其悖论思维形成的诸多因素。
  五、以三家企业为例分析悖论思维在战略制定层面的意义
  1.理论抽样
  本文以麦考林、奔腾与瑞安地产三家企业的战略制定为例进行分析。主要原因为:(1)三者都是各自行业中充满代表性的“逆潮”企业,通过对其管理者的分析,可为研究悖论思维在战略制定中的作用提供更大的支持。(2)关于三家企业的管理者访谈资料比较充足,有利于更加全面与客观的进行分析。
  2.数据来源
  本文案例分析材料及后续悖论思维原因讨论、分析中管理者谈话的内容主要源自《中国经营者》2009年5月30日该期节目中罗振宇对麦考林CEO顾备春的访谈、2009年6月6日该期节目中罗振宇对奔腾电器董事长刘建国的访谈与2011年6月18日该期节目中曾捷对瑞安集团董事局主席罗康瑞的访谈。案例主要针对2008年-2011年的企业发展进行分析,部分内容有参考2008年之前的相关资料。
  3.案例分析
  (1)麦考林的“混搭战略”——专注与尝试
  悖论思维强调“相机选择”,这与西方管理学中的“权变理论”有类似之处,即在合适的情境下选择合适的领导方式。麦考林在实体行业发展不太乐观、更多商家转向电子商务领域时,大规模开设实体店面。目录、网上销售、实体店等看似雜乱的“跨界”体现了CEO顾备春渴望作为“专注的多渠道零售商”的希冀。
  顾备春在访谈中谈道:“其实专注和渠道的拓张是两回事,我还是非常专注地在做我的这些产品经营,为这些顾客服务,这是我非常专注的。”他所不断强调的“专注”与“尝试”也折射了悖论思维在麦考林发展战略中的应用。看似矛盾的二者,经过系统的思考与有机融合,从不同角度为企业发展输送了同样重要的力量。
  (2)奔腾电器的“勇士战略”——雄心与耐心
  悖论具有非对称性的特征。世间没有绝对的、固态的平衡。从整体上看,事物可能达到一个平衡,但在每一发展阶段都应有所偏重,奔腾电器的发展历程正体现了这一特性。在前期,奔腾电器花费二三十年的时间去验证两个字:耐心。刘建国谈道:“如果你要做,必须要投入很大的专注的精力,才能把它做好、做优。”刘建国经过了二三十年的沉淀、通过四个阶段的考验逐渐成熟。在总结经验时,他分享道:“第一,奔腾通过这么多年的积累……第二是我们有了经验。我们认为这个时候进入这个行业,我们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而投入市场阶段,刘建国则大刀阔斧地向众多竞争者表达了他的“雄心”。在发展领域上,刘建国将重点放在了鲜有新晋者成功的小家电领域,而在后续发展中,又大力发展盈利形势更为严峻的剃须刀领域。分享原因时他如此回应:“首先这个行业的一个特点,市场容量非常大。再一个就是说中国小家电的饱有量还是很低的。我认为这个行业的前景是非常好的,包括利润空间可能比大家电会稍微舒服一点。”
  (3)瑞安集团的“慢模式”——长期利益与短期目光
  矛盾性是悖论的根本属性,认识到非对称性在企业发展中的作用有利于企业更加高效地进入悖论中相对平衡的领域。   房地产行业一直都被人视做“暴利”行业,不断吸引大量投资者进入。而瑞安集团董事局主席罗康瑞则坚持在短期决策与长期发展之间进行博弈,坚持“慢模式”发展。“因为我觉得我们现在做的方法模式是最配合我自己(的战略)的”“我们一定要能够保证它能够发挥最大的效应。我们既然要走这条路,就要接受回报会慢一点。我相信长远,我们的利益比这些赚快钱的还要大得多。”罗康瑞在采访中说道。
  从瑞安的发展历程中也可窥见悖论思维中的动态平衡。瑞安集团致力于实现“快”与“慢”的平衡,在“暴利”与“发展”中选择长远与效益。从罗康瑞在采访中的发言:“到时候我希望我公司的同仁、后代他们都说这些是我们公司做的,大家都会感觉很骄傲,我觉得我们就很成功”,也折射出“商业”与“政治”、“利益最大化”与“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之间的平衡。
  六、悖论思维原因的讨论
  本文认为,管理者的悖论思维将对企业战略起到导向作用,综合来看,管理者的悖论思维受到多方面的影响,例如管理者成长经历、性格特征、家庭教育等。而特定的环境因素也会对企业家运用悖论思维进行合适的企业战略选择产生影响。故本文将从主观、客观环境两大方面,管理者内心世界、传统文化的熏陶、商业环境的发展与资源的稀缺程度四个小点来分析影响悖论思维的产生机制。
  七、主观环境
  1.管理者内心世界
  管理者内心世界的感知对于“战略印射悖论思维”有着更为直接的诠释。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管理者的态度往往决定了一个企业的文化甚至是核心精神。以罗康瑞为例,“1971年的时候我父亲借给我10万块港币起家,但是今天我不要说我值多少钱,我们公司的规模好几百个亿,这些是我一直用比较长远的眼光来经营的。”创业之初就秉承“宁挣慢钱,也保优钱”信念的罗康瑞使得瑞安集团成为快速发展的房地产业中一个独特的存在。与此相似的还有酒店服务业的“锦江之星”徐祖荣,“新东方”的俞敏洪等人。管理者的成长经历、个人性格等都在影响着他们的思维方式,从而影响着公司的战略决策。
  2.客观环境
  (1)传统文化的熏陶
  中西方企业家的思维模式由于其根植的社会环境不同也有所差异,中国传统思想的影响在企业家行为上也有所体现。罗康瑞选择成本高、见效慢的旧城区改造作为瑞安地产的主力军,他谈道:“赚钱不是我唯一的目标,你今天叫我拿一个地块一塌糊涂建出来,赚了很多钱,我都不愿意做。这是因为我觉得要是没把它做好,我对不起我自己,我对不起国家。”在“商业”与“政治”、“社会责任”与“经济效益”之间根据传统的“为民”、“担当”,他做出了选择。而刘建国投身小家电战场,致力于打造中国小家电品牌也有受到民族自豪感的强烈鼓舞:“现在全球剃须刀的市场基本上被这三个巨头所垄断的。我们当时就觉得这个一定要为我们的民族工业争口气,所以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精力、物力去攻克”。
  (2)商业环境的发展
  以麦考林为例,在制定企业战略时,他结合行业发展与麦考林多年积累下的优势,“反其道而行之”,开设实体店铺,旨在通过“尝试”与“专注”打开新的大门。“我们是力争成为多渠道零售当中的一个领头羊,第一的位置。那么开零售门店,其实一方面是迎合了市场的需求,另外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了市场巨大的潜力。”将商业环境与自身状况进行对比分析:“以目前的情况看,我们的店在一、二线城市的情况并不比Only、Vero Moda 差。”
  (3)资源的稀缺程度
  资源冗余将影响企业管理者对于“悖论”的敏感度,从而影响应对策略选择。以奔腾电器为例,在奔腾崛起之前,小家电市场几乎被几大巨头瓜分,鲜有其他企业敢进入,其中在剃须刀市场,更是要面对例如飞利浦等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利用二三十年进行沉淀,磨砺耐心。在第一阶段,“在卖的过程中”,奔腾“应该来讲是学会了销售产品的一些技巧”。下个阶段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到第三阶段学会了卖产品,在供应商阶段完成了资本积累,OEM阶段学会了做产品。会做会卖又有钱,那第四个阶段做自我品牌应该来讲是水到渠成。”另一方面,也是雄心引领刘建国进入市场,意识到成为游戏参与者应具备的基本素质与奔腾未来应发力的方向。
  八、启示与结论
  本文由悖论思维的定义入手,通过对麦考林、奔腾集团、瑞安集团三个案例的分析得出以下结论:(1)商业环境充满变动,管理者只利用固化思维或是“从一而终”的策略难以适应行业发展,故应随机而变,在变化中达到悖论的“动态平衡”,从而实现更高的企业绩效。(2)从外部环境因素与管理者内部素质分析其可能对“悖论思维”产生的影响,得出影响悖论思想的因素是多方面的结论。
  目前针对悖论思想的研究得到愈来愈多的关注,除管理者“悖论思维”外,还有其他因素,例如以消费者为导向的战略制定等。此外,就悖论方面的研究而言,中西方悖论思想的差异及其原因、领导力特质与悖论思维的关系等也成为未来一个很有研究意义的领域。
  参考文献:
  [1]庞大龙,徐立国,席酉民.悖论管理的思想溯源、特征启示与未来前景[J].管理学报,2017(2):168-175.
  [2]徐立国,富萍萍,庞大龙,等.“人单合一”管理模式与悖论式领导[J].清华管理评论,2019(10):56-61.
  [3]罗瑾琏,管建世,钟竞,等.迷雾中的抉择:创新背景下企业管理者悖论应对策略与路径研究[J].管理世界,2018(11):150-167.
  [4]吕力,李君,李倩,等.动态博弈、阴阳思维与动态竞争视角下一类管理悖论的实质与解决[J].科技创业,2016(18):98-100.
  [5]周生辉,周轩.基于中醫阴阳平衡法破解管理理论或策略对立问题的案例分析[J].管理学报,2018(4):485-495.
  作者简介:张丹灵(1999.05- ),女,汉族,福建宁德市人,在读本科,会计学专业,目前跟随老师进行管理者悖论思想方面研究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5160392.htm

服务推荐